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泡泡(是不行吗。...)

书名:甜渍情诗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23-01-23 20:59:1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太牛了,太牛了,你们是没看到司杰最后的表情,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尴尬得笑都笑不出来,他队长圆场的时候他笑得比哭还难看!该的,一天到晚该做的不做,就知道说人闲话,跟他认识吗,真的是——”

  回程的车上,阿修还在说这事儿:“不过我们队长的嘴就是厉害,短短几句,又骂一个电竞选手游戏打得菜,又说他长得矮,还说脑子不好使,再加上今雨说的声音难听和长得丑,你俩真是把能损的全损完了,问题还都是损的他最在乎的痛点,妈的,杀人诛心兄弟们,脸笑裂了。”

  冷茶:“他这人嘴是真挺贱的,之前有回也是,明明自己啥也不是,要不是他们战队青黄不接怎么轮得到他,全队打得最拉胯的,一点进步没有,我看心思都用在嚼舌根上了吧。”

  尤鱼:“他们队关系看着也不太好。”

  “是啊,你以为人人都跟咱们队长一样啊?”阿修又开始吹了,“你看他一说小今雨,队长立马站出来了。”

  江束长腿懒散搭着,举着手机看比赛视频,任后面多热闹,一直没出声,这会儿才开口道:“换做你们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出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所以你也承认是替小今雨撑腰咯?”

  说着说着,冷茶看向今雨:“怎么样,感不感动?”

  今雨撑着脑袋,透过前视镜,去看江束的脸。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等到下车,大家分道扬镳进房间之前,她趿着拖鞋缓慢走在江束身后,过了半晌,轻轻抬脚,踩住他鞋跟。

  江束走得慢,因此并未被绊,顿了两秒,回过神。

  “那什么,”她清了下嗓子说,“谢谢。”

  她战斗力一直很强,不管是在游戏内或游戏外,就连她家皇后殿下都说她小时候在学校,虽然个子矮发育慢,但根本没人敢说她,因为开学时为数不多那几个取笑她的,已经被她寥寥几语回敬得见到她都绕道走。

  更不要说考试或游戏,她永远都是top,不需要别人教题,也不需要被人带,她是很强大的,一直都是,所有人也都心知肚明地知道这件事,所以ex会放下她去带别的妹,所以家里人从来不会问她受欺负了没,因为他们知道,她不会吃亏。她总是赢,所以无需也极少被人保护,更因此,道谢对她来说,也是很陌生且不知如何是好的一件事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姑娘脱了高跟鞋,还是就到他胸口,小小的一只,又像兔子,软绵绵地没什么攻击性,脸蛋被长时间的空调吹得有些泛红,睫毛往下垂,嘴里嘟嘟囔囔地,也不知道在补充些什么。

  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她是在道谢。

  他挺稀奇地倾身去观察,又在她抬起头之前及时回到原位,就那么同她对视半晌,然后道:“我还以为你觉得我挺多此一举。”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男人慢悠悠地,挺讨打地双手插着口袋,缓声说:

  “毕竟在我之前,你已经把他骂得找不着北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春天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到来,一场倒春寒让今雨本就不是很好的体质饱受磋磨,她重感冒加发烧,请了三天假回家修养。

  她也就缺席了几天,没想到风言风语很快传开,还有说训练太苦她受不住了跑路的。

  原定是第三天晚上回战队,但是出了点事耽搁了,今雨和经理请过假,第四天中午归队。

  结果包刚一放下,就被经理语重心长地叫到休息室谈心。

  “这个……小雨啊,听说你最近,是不是在接触别的战队?”

  “啊,”今雨懵,没想到这事儿添油加醋变成了这个版本,“我——”

  “没”字还没说出口,一直在对面一言不发的江束,展开自己的长腿,正好抵住她足尖。

  今雨要说的话顺其自然打住,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腿上。

  就这么晃神一会儿的功夫,落在经理眼里,就是默认加不好回复了。

  他清了清嗓子,立刻坐起身来:“是这样,我昨天和束神也商量了一下,你这段时间表现非常不错,也很能融入团队,别的战队你就不要接洽了,直接签我们吧,价格都好谈,你要是觉得OK今天就能签,怎么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知道LGW是出了名的选人严格,小姑娘微微睁大眼,气音拖出些不可置信:“……真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扬了下唇角,没想到江束看似平平无奇的一脚,为她带来了一个异常可观的结果。

  “行,那等会儿谈一下吧,没问题的话就签约!”

  “好。”

  经理坐在位置上等了半天,半晌后看着打开手机分享喜讯的她,停顿片刻:“——就没了?”

  “啊,”今雨抬头,“还得有什么?”

  “这么大的好消息你的反应就是一个OK?!也不跳起来转个圈什么的?”

  小姑娘垂下眼睫认认真真想了想,然后回复。

  “也还好吧,”她诚恳地说,“毕竟错过了我,你们的确会后悔的,这波不亏。”

  “……?”

  10.

  周末,经理就说正好趁战队五周年,官宣一下她正式成为战队一员的好消息。

  五周年有个线下见面会,场地挺大,所以入场的粉丝也多,好多都是从五湖四海赶来的,热度也高。

  那天一大早,其他队员在客厅候着,今雨还没下楼。

  阿修:“怎么还没下来?”

  冷茶:“挑衣服呢吧。”

  “啊?她今天不穿队服吗?”

  冷茶低头,拽了一下自己身上黑白色的队服:“人女孩子,肯定穿裙子更好看啊。”

  “不过队长,她能穿吗?你允许没?”

  一旁复盘比赛视频的江束停下手指,散漫道:“没问过我。”

  “那她这不就失策了,万一挑了二十分钟好不容易换好,你直接一票否决,那不全白干了——而且你肯定会否决吧,像你这种强迫症,肯定要求大家穿得——”

  话没说完,楼梯上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江束抬头。

  格外珍稀的阳光从冬日的清晨破窗而入,暖色调氤氲长廊楼梯,沁染出一幅随手点笔的油画,而小姑娘就拎着裙摆,从这油画之中跑了出来。

  她挑的是件黑色吊带裙,露出漂亮的锁骨和纤细的脖颈,裙摆薄纱随着动作向后飘荡,膝盖往下,白皙的腿匀称有致,像是扑棱着翅膀学习怎么起飞的小天鹅,下一秒就有可能乘着风飞起来。

  “不好意思久等了,”小姑娘猛地一刹车,轻轻吸气时锁骨向内凹陷,仰头说,“走吧走吧!”

  “等等,”冷茶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你穿自己的衣服,没跟队长申请啊?”

  今雨:“这还要申请?”

  “那肯定的!队长如果说不,你就不能穿了知道吗?”

  “这么严重啊?”

  今雨转向江束,侧偏着头,“……那队长,我能穿吗?”

  她侧着头,一缕碎发顺着脸颊滑下来,大概是在询问,所以刻意放缓了声调,像黏黏糯糯的米糕,揉碎了品,有点甜味儿。

  冷茶见江束的目光从她出现开始就没动,帮忙催促道:“队长?队长?”

  冷茶:“能不能穿啊?”

  这么沉默,真吹了?生气了?等太久要骂人了?

  江束回神,收回视线的当下,眸光晃了一晃。

  “没时间了。”他垂眼扫了手表,旋即转身走向门口,“就穿这个,走吧。”

  冷茶:……?

  我操?

  *

  很快,商务车载着五人前往见面会体育馆。

  今雨没吃早餐,在附近看到有小食一条街,先下了车觅食。

  这会儿是冬天,她当然不可能在外面也穿这么少,套了件到脚踝的羽绒服,又裹着围巾,暖暖和和地点了份芝士汉堡。

  等餐时,她就坐在旋转椅上,靠在背后桌沿来回转着,围巾遮住小半张脸,只露出双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出餐口,鼻尖被风扫得有些红。

  楚天阔原本是出来随便买点快餐,听说体育场的嘉宾快到了,但甫一坐下就被对面的姑娘吸引了视线,她白得扎眼,尤其一身黑色显得愈发白皙,眼睛是非常标志的杏仁眼,大而灵动,被头顶灯光一衬,如同水波轻漾。

  身子微转时,她又偶尔会露出鼻尖以下的五官,虽然稍纵即逝来不及看清,但遥遥一看便是标准的美人胚子,他极少一见钟情,但此刻分明听到许久没有波澜的心跳开始沸腾。

  好漂亮。

  这一瞬间就到错过了,可能会后悔一辈子的程度。

  想了想,他起身走过去。

  今雨拿到了自己的汉堡,打开准备美美开吃,忽然感觉对面坐了个人,本来没打算搭理,扫过一眼准备低下头——

  但就在低头这个动势之间,她又猛然抬起头来。

  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像她那个傻逼前男友。

  不会就这么倒霉吧?

  楚天阔一见她本不欲搭理,但看到他正脸后又抬起头来,心里不免有些得意,自己这张脸确实少有几分姿色,搭讪也很少失手。

  他轻咳两声,笑说:“你好,刚在那边远远看你,感觉蛮漂亮的,想说能不能认识一下?一出门就看到这么漂亮的,我运气还蛮好。”

  今雨没说话。

  两秒后她确定,她就有这么倒霉,这他妈就是楚天阔那个究极大傻逼。

  谢邀,你还没死呢?

  楚天阔轻咳两声,心说女孩腼腆也是正常,往窗外看去,一辆豪车经过,他便找了个话题,顺水推舟地吹起来:“看你今天过来,是不是LGW的粉丝?我是内场负责人哦,如果你喜欢他们的话,我可以帮你要一张签名照,加个微信?”

  今雨起身,自上而下俯视他:“你要真有那闲工夫,先把脑子撬开把里面隔夜的水倒干净会更好。”

  楚天阔:……?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离开,楚天阔脑子上像猛然挨了一棒,一头雾水,心内莫名且忿然,直到一小时后,和她在后台碰面。

  彼时的今雨已经梳化完毕,后台暖气足,她脱下羽绒服放在一边,一身黑色礼裙,长发不束,从眼妆精致到裙摆。

  她是嘉宾,漂亮得星光璀璨;

  而他傻站在一边,是今天需要全程服务她的,点头哈腰的工作人员。

  一旁的安保推他:“这就是定下来的新队员,你可能没了解太细没见过,不过是真漂亮啊,感觉送去娱乐圈也没问题的程度,LGW这颜值太顶了。”

  一瞬间,充血感从脖颈处上涌到大脑,楚天阔感觉太阳穴旁的血管都在跟着跳,就在刚才,他居然误会人家是什么都不懂的粉丝,吹嘘自己是只手遮天的负责人,不过短短一小时就被当场打脸,而他甚至都不是体育场的正式员工。

  今雨就在对面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却仿佛能用无声凌迟他千万遍,她眼神如此漂亮而清明,很显然早就看穿他拙劣的手段和可笑的自尊心。

  她当然看出他的失态,而他还得硬着头皮,因为这是他今天最尊敬的嘉宾,谦卑地服务她,是他的工作。

  楚天阔调整了一下表情,走到她面前,克制着因为丢脸而愈发加速的心跳和血液流动,温声恭敬道:“一会儿就要开场了,需要帮您拿衣服吗?”

  ……

  今雨当然没有让他帮自己拿衣服,她嫌晦气,即将上场前,她低头玩着手机,不像冷茶他们还在聊天。

  很快,江束的消息发进来。

  【注意听,别等会儿喊你上场都没听到。】

  今雨心说你今天还挺关注我:【我在听,渴了玩手机分散注意力。】

  Shoot:【渴了?刚工作人员给你倒水怎么一口不喝?】

  【你会喝你前男友倒的水吗?晦气。】

  Shoot:【?】

  他抬头看一眼,顿了顿:【确定?】

  今雨无言:【他烧成灰我都认识。】

  【他没认出你?】

  【没。】

  今雨摇摇头,说:“骚扰。”

  江束顿了下,视线从那滩扩开的水滴向上,找寻始作俑者。

  今雨敲字:【他那会儿自恋,到处都是自拍和他拍,他眉毛中间断一块,还不规则,没第二个人长这样。说话也是一个调,所以我今天认出来了。】

  他的血一寸寸沸腾,又一寸寸冷却。

  今雨晃着竹签,看着路旁刚萌出的花慨叹:“这些小花开在路边,都没人驻足,实在可怜,”话锋又一转,惨兮兮地说,“——还是牡丹好,国花,睥睨众生。”

  如潮的欢呼声中,她看向幕布后,站在阴影里,呆愣地看向她、失去所有表情的,面色一片煞白的,楚天阔。

  江束靠在椅背上,淡道:“那让她来吧。”

  “确实有那么几分姿色,不过跟我们队长比还是差远了……”冷茶啧啧发表意见,“配不上你。”

  那为数不多的郁结情绪早已全然散去,整个事件在经过五个小时后,越品,情绪越是分明。

  Rainy:【有什么比再遇见时,绿了你的前男友对你点头哈腰、云泥之别更爽的事呢^^】

  【那他求复合没?】

  “队长,你好菜哦。”

  “啊?”

  回身。

  尾声的最后一秒,主持人高声庆贺:“欢迎你加入LGW,我们的天才少女——今、雨!”

  【不会吧??你遇到楚天阔那个傻逼了??】

  烤肠吃完,嘴巴刚闲下来,也没事干,不如贩个剑。

  中途车子停了一趟,路途太长,车子加油的时候他们下来活动,今雨顺便去买了根烤肠。

  今雨被这四个字讲得全身舒畅,快活道:“那当然。”

  她在键盘上敲字如飞。

  ……

  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连发丝垂落一缕都不曾发觉,大概是下来得太急,脸颊还没擦干,鬓角处又有一滴水珠汇聚,顺着脸颊蜿蜒下滑——

  “嗯,不知道是退学还是暂时休学了,”今雨说,“没了解。”

  第一面就在她面前装了一个汉堡味的逼,结果不到一小时就被光荣打脸。

  今雨想了想:【我是真没想到他现在过得这么差。】

  差距太大了,他像低位者在摇尾乞怜,而她甚至都不用对他的问句表示回应。他哪里想到过这一天。他曾经所有的豪言壮语、踌躇满志,尽数被无能扑灭,成为普罗大众中最平平无奇甚至不足为道的一个,而她的成长抽枝拔节,很快到了他需得仰视的高度,如果他当初能够把握住,假如他当初……

  “听懂了,点我呢。”

  今雨拎起一旁的队服,勾了下唇心想。

  “为什么不乐意谈,”今雨挺真挚无辜地说,“是不行吗?”

  “和他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是重点大学的年级前十,结果人生一路顺风顺水,太自命不凡又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沉迷游戏和带妹,被老师劝退了。”

  她就说了一句话,仅靠声音,又隔了这么久,楚天阔肯定是认不出的。

  这点她还是很确信:【他要认出我了不会是这样,我很想他,每晚做梦拳击的沙包都是他。】

  阿修:“就是全屏幕都是白色方块,然后会突然出现一个灰色,色系很接近,你需要马上找出来然后按下,按照你的时间计算手速和反应能力。”

  回到基地,今雨做的第一件事——

  *

  男人太高了,一站那儿几乎遮住了头顶大半的灯光,无论是谁站在他对面,都很难不自惭形秽。

  母胎单身。

  黑色典雅,在她身上却增添贵气,让柔和的气质多出几分高不可攀的疏离,她今日眼妆也格外精致,虽是五官留白极少的漂亮脸蛋,但眼尾仍做了棕黑色的上挑,垂下眼看他时,便格外地难以企及。

  中场休息,今雨起身去洗手间。

  她的人生是上坡路,而这个废物走的,是下坡路。

  此时,后台正好传来叫她上场的播报——

  但现在不用问了。

  不过,他很快就要认出来了。

  是砸进床垫里,找到和闺蜜的聊天对话框。

  【没有了!!!!!】

  【好爽啊!!!!!!!!】

  江束:【……】

  阿修转头:“队长,你笑什么?”

  次日一早,今雨刚起床,脸都没来得及擦,就被冲上来还在爆笑的阿修往楼下拽。

  ……

  12.

  小姑娘得意到不行,臭屁地朝他皱了下鼻子,一幅获胜者的口吻:

  可惜这蠢货无福消受。

  楚天阔:“……”

  江束:“……”

  他视线一滞,分明看到灰色方块从屏幕中跳出,却仿佛被人定身似的一动没动,等她看向自己,这才忽而移转开视线。

  “你听我说!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楚天阔焦急的喘息混在起伏不定的声调里,“我后来想找你解释,但是你所有平台都把我拉黑了,我联系不了你,我们共同的朋友也是,帮我说话的也都被你拉黑了,真的不是那样的,我就是那天晚上随机排到了,我们……”

  江束蹙眉:“……什么牡丹?”

  对面很快回复:【???】

  “母胎单身,”阿修热心解说,“简称牡丹。”

  对面:【卧槽,带入我风光化全妆美美出门遇到我前男友在路边捡垃圾吃了,爽死谁了?!】

  没等江束说话,今雨又垫着后脑勺叹声说:“还是年纪大好啊,虽然是朵牡丹,但是也能嘲笑好歹算谈过恋爱的小姑娘。”

  三束追光灯,一个VCR,开场即官宣,屏幕上播放着少女漂亮的操作和战绩,以及无须宣传就会让所有人聚焦的脸蛋,那照片里,有她曾和楚天阔一起作战过的ID。

  被无视,才最难堪。

  今雨:“我不管,我要挑战就要挑最强的。”

  Rainy:【我长这么漂亮,跟他网恋奔现不是他赚了?这还不惊喜?】

  走到洗手间门口,她终于停下脚步。

  “所以现在就这样啊?”

  键盘刚被冷茶发泄似的蹂.躏了一通,这会儿线打结了,今雨只好趴在长桌上,身子向前,去看江束电脑里的游戏。

  又聊了会儿,她转了战队发的官宣微博,然后起身去洗澡。

  今雨闭着眼都能猜到:“笑我就这么屁大点的小屁孩儿,还谈什么前任。”

  【‘您好,需要帮您倒水吗?’】

  楚天阔一怔。

  所有要说的话在这一刻俱说不出口,他甚至面对着站在台阶上的她,有些抬不起头。

  江束沉默了一会儿:【惊喜指?】

  【不提这个晦气的,我看热搜上好多你的图啊,你和Shoot神身高差居然有这么多?妈的,最萌身高差,狠狠爱了。】

  他站在空荡的走廊,看二人重新回到万人追捧的席位上,一瞬间耳边嗡鸣声巨大到如同失聪,再回过神来时,镜中的自己,脸已经涨红一片。

  楚天阔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下。

  伴随着“start”闪出的一瞬间,有滴水啪嗒,落在男人手背。

  今雨看着手机沉默半晌,一时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这都能嗑?你吃点好的吧。】

  阿修把方才的八卦消化完,这才顿悟道:“怪不得你们后台去了那么久,你也不让那个工作人员帮你拿衣服……不过话说,你们一样大的话,他现在不应该读大二吗?怎么到这来了?”

  “……”

  我这么努力地往前跑,就是为了让他越来越配不上。

  他想了八百个自我介绍和回应的方式,却未曾想江束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回头问今雨:“认识?”

  见面会结束,回去的车上,今雨右手撑着脸颊,看向窗外哼歌。

  “PK的话,就是一个电脑外接俩键盘,你们同时用键盘选。”

  “干嘛上来就给自己选个地狱模式?一点游戏获胜的乐趣都享受不到。”阿修转头,“队长你看她——”

  他们就“遇到前任的一百种设想”展开了激烈讨论,歇息时,前排传来声很轻的笑。

  她抿了下唇。

  【没有了。】

  “行吧行吧,喏,键盘。”

  Rainy:【嗯,还是后台专门服务我的服务人员^^】

  虽然这个词也是头回听,但能听出意思,无非就是说他从生下来到现在,都单身。

  等洗完出来,对话框对面已经换成了别的话题。

  但男人靠在车门,长腿支着地面,懒洋洋一点头。

  如果是在一年之前,今雨也许还有那么几句话想说,想问他,这么焦急地,是不是真的后悔了。

  ……

  楚天阔预设中,再怎么也应该要算天崩地裂、浓墨重彩的一场重逢,却如同她台阶路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石子,没停步,没赘述,没多余地看一眼,径直离开。

  11.

  【……?】

  【?】

  她没回头,大迈步向前走。

  啪嗒。

  阿修:“快来快来,尤鱼找到了一个测手速小游戏,看看谁是我们队手速最拉的。”

  江束坐在位置上没搭茬,阿修跟个传声筒一样,又跟今雨说:“那他是不想谈,不夸张地说,圈内多少人追我们队长啊,逢年过节,基地光是各种礼物都能收满一沙发。更别说粉丝了,一口一个老公地喊,还是我们队长正派,不乐意谈,不动凡心。”

  “懂了,”今雨说,“那我要跟江束比。”

  在后台一片明亮的长廊里,纷乱的脚步声响在后方,有人大声喊她的名字:“今雨!”

  今雨:“这怎么玩儿啊?”

  “你哪能上来就跟队长比啊,按照游戏规则,肯定是先要跟第四比,然后第三……假如你赢了第二,再跟第一的队长……”

  阿修张了张嘴,看向江束,似乎是有话想说。

  她知道他一定会后悔,后悔过无数个日夜,辗转反侧地、无孔不入地,好不容易情绪平息时又再度和她遇到,直到发现站在聚光灯下的就是她时,他一定,肠子都悔青了。

  沙发上,冷茶正在仰天长啸:“我他妈可是金牌中路,手速怎么会比一个辅助还烂啊?!谁找的破烂游戏啊??我不信!!!”

  小姑娘刚睡醒的脸像颗新鲜的水蜜桃,能看见浅浅的软软的绒毛,和红润柔软的唇。

  事到如今也还是在狡辩,哪怕他真的能诚恳说句道歉呢,她想。

  【他知道我的真名,但我那时候说要给他个惊喜,所以没给他发照片。】

  冷茶:“你真他妈是队长肚子里的蛔虫。”

  楚天阔一怔,抬头去看。

  【算了,肯定求了,刚分开那会儿他就悔得不行,更别提现在了,你这条件,打着灯笼找全国也就这一个,说他不后悔谁信啊?!他估计这会都得吐血了,嘿嘿。】

  但怎么也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他上前两步正要抬手,面前忽地插进个人。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2183 592379 MjAyMS8wMy8yNS8jIyMxMjE4Mw==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3/25/12183_592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