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69 大型社死现场

书名: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二堂姐 更新时间:2021-07-13 00:01:08

  待霍云霆拿到钥匙,顺利打开房门之时,秦北冥和凌墨还是维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横陈在卧室的地板上。

  “啊!”

  紧跟在霍云霆身后的宋星晚误以为秦北冥在非礼凌墨,抄起桌台上的花瓶,不管不顾地朝卧室冲去,“混蛋,我跟你拼了!”

  原本已经趋于平静的秦北冥被宋星晚的尖叫声所扰,遽然松开了凌墨,冷冷地看向大声吵嚷的宋星晚,杀意横生。

  “危险!回来。”

  霍云霆见秦北冥眼神不对,忙将宋星晚拽向了身后。

  眼看秦北冥还想对霍云霆和宋星晚下手,刚缓过一口气的凌墨忙拽住了他的胳膊,生无可恋地道:“不是想吸血?来。”

  闻言,秦北冥缓缓地回过头,定定地看着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凌墨,脑海中亦于这一瞬闪过有关于她的记忆。

  可仅仅只是片刻功夫,他又抛下了心底里最后一丝柔软,就着凌墨肩头上的齿印,熟门熟路地咬了上去。

  凌墨见他的情绪稍有缓和,这才看向了一脸凝重的霍云霆,“你们别靠近,他情绪很不稳定。先去找医生我还能撑一会儿。”

  “三哥裤兜里有备用药,你试试看能不能够着。”

  话落,霍云霆便心急火燎地给陈虢打了一通电话,让他迅速带秦北冥的主治医生赶来。

  宋星晚见凌墨身上的浴袍已经染上了斑驳血渍,情急之下,风风火火地闯入了卧室之中,大无畏地冲着秦北冥喊道:

  “你放开墨墨!要咬,就咬我吧。”

  秦北冥察觉到生人的靠近,眉头紧拧,戒备心比方才强了不少。

  凌墨担忧秦北冥会做出什么伤害宋星晚的事,忙挣开了他的束缚,一把将宋星晚推出了卧室,并顺手关上了门扉:

  “别进来!我的血对于他的病症有安定作用,你们的闯入只会让他更加狂躁。”

  “过来。”

  秦北冥怀里一空,心里亦觉得空落落的。

  他歪了歪脖子,丧尸般冲着凌墨招了招手,见她岿然不动地抵在门板上,索性欺身上前,死死地将她禁锢在怀中。

  这一回,他并没有如同丧失般咬着她的肩膀,只静静地抱着她,深嗅着她身上的药香味。

  凌墨被他折腾的已经没了脾气,见四周并无重物可作防身器具,更觉无奈。

  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得依霍云霆所言,将手探入了他的裤兜之中,寄希望于那劳什子的备用药得以唤回他的理智。

  然而,她的手刚触碰到他的西裤,他就将她的手反剪至身后,迫使她双膝重磕在地。

  “别在我面前玩花样。”

  秦北冥微微躬身,将凌墨拎了起来,同她一道齐齐地陷入绵软的大床中。

  凌墨双手紧攥成拳,恨不得将他打成大猪头。

  就算有病在身,也不该这么折腾她吧?

  无缘无故被咬了一口不说,还被这样不清不白地压在床上。

  这要是被人看见,她的老脸该往哪里搁?

  她越想越不得劲儿,一口气哽在心口咽不下去,也提不上来。

  反观秦北冥,此刻已经彻底安定了下来。

  他歪着头,在她怀中寻了个舒适的地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听闻他均匀的呼吸声,凌墨口吐芬芳,一度想着趁他昏睡暴打他的狗头,可又担忧他睡醒之后继续对她施暴,只好作罢。

  半个小时后。

  秦北冥刚睁开眼,入目便是身下一脸幽怨地盯着他的凌墨。

  得见凌墨肩上渗血的齿印,又见她浴袍上染着点点血迹,秦北冥连忙起身,呆愣地杵在床边,一时无言。

  凌墨意识到秦北冥的瞳孔已恢复了正常大小,如释重负:“你总算是清醒了。”

  “抱歉。”

  秦北冥没料到自己突然发病,更没料到他居然对她动了手,心里难受得不行。

  凌墨火气正盛,随手将床上的大号抱枕朝他扔去,一改平时的淡漠,凶巴巴地吼他:

  “折腾了我一晚上,道歉有个屁用?”

  秦北冥并未闪躲,倒像是犯了事儿的孩童乖乖地站在一旁挨着家中长辈的训话。

  迟疑了好一会儿,他又开口补了一句:

  “往后,我会尽可能地离你远一些。”

  见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凌墨仿若窥伺到了当初在凌家委曲求全的自己,所有的无助和脆弱只能往心里咽…

  思及此,她倒是有些同情秦北冥的遭遇。

  患病本不是他所愿,确实怪不了他。

  半晌之后,她站起身抓住了秦北冥的胳膊,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秦北冥不知她此举是为何意,不过也没想着挣开,由着她一通咬。

  直到血腥味于口腔中弥散开来,凌墨这才满意地松开了他的胳膊,大手一挥,爽快地道:“扯平了。”

  风风火火赶来的陈虢、陆靳九等人刚打开卧室房门,正打算招呼着主治医生上镇定剂之际,却见屋内两人相处得甚是融洽,顿时刹住了脚,叠罗汉般次第摔倒在地。

  “你们继续...”

  陆靳九反应最快,一边讪讪笑着,一边将震惊的无以复加的陈虢等人连拖带拽地赶出了卧室,顺带还贴心地替秦北冥和凌墨关上了门。

  “……”

  凌墨无语至极。

  她差点儿就要死了,这群人居然还一脸揶揄地开她和秦北冥的玩笑。

  “小九有口无心,你不要放在心上。”

  秦北冥让人拿来的药箱,轻手轻脚地替凌墨上着药。

  “嗯。”

  凌墨点了点头,紧揪着好似随时都会散架的浴袍,试探性地问道:

  “对了。昨晚我醉酒后,没对你做什么吧?”

  秦北冥神情微滞,忽的忆起昨夜她那撩人的媚态,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凌墨瞅着他这耐人寻味的神情,更显焦灼,“喂!你别想讹我,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

  “嗯。你什么也没做,就说要告诉我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什么秘密?”

  凌墨警铃大作,深怕自己将不该说的也给说了。

  秦北冥摇了摇头,眉眼间现出点点宠溺之色,“你说,你会站着尿尿。还说,改天教我。”

  “!!!”

  我屮艸芔茻……

  这种虎狼之词,真的是她说的?

  此刻的凌墨,尴尬得脚趾头能抠出一室三厅,再没法独自面对秦北冥。

  她避开了秦北冥正欲给她通红的膝盖上药的手,捂着绯红的脸颊,夺门而逃。

12562 443707 MjAyMS8wNS8yNC8jIyMxMjU2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5/24/12562_443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