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70 秦三爷:宝贝的牙印真好看

书名:重生后她在大佬圈爆火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二堂姐 更新时间:2021-07-14 00:03:10

  “怎么又害羞了?”

  秦北冥瞅着凌墨落荒而逃的背影,眉眼间溢满宠溺之色。

  这小丫头,着实可爱。

  人前又拽又酷,独处时,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透着反差萌。

  害羞时,薄红的脸颊似未熟透的苹果,清纯中透着一股子引人犯罪的欲。

  撒娇时,他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掏给她。

  当然,不止心,就连他的身体,他也想着打包送给她。

  最让他匪夷所思的是,他甚至觉得,她口吐芬芳时那些骂人的话语都格外动听,似华美的乐章,百听不腻。

  这不,光是脑补了一通和她独处时的美好画面,嘴角又开始疯狂地向上扬起。

  在卧室门口处探头探脑的陆靳九见秦北冥笑得一脸骚气,尤为兴奋地问道:

  “三哥,你该不会是趁机全垒打了吧?”

  “……”

  秦北冥脑海中的粉红泡泡因突然凑至跟前的陆靳九尽数散去,默不作声地收敛了笑意,低低地回了一声:

  “别污了女孩家的清白。”

  “三嫂膝盖都肿成那样了,你们之间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是我对不起她。”

  秦北冥回想起发病时那样虐待她,心下愧疚不已。

  “啥意思?三哥,你该不会用强的吧?三嫂武力值那么彪悍,你当真打得过她?”

  陆靳九劈头盖脸地一阵发问,急迫地想要整明白秦北冥口中的“对不起她”是什么意思。

  “这么八卦做什么?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秦北冥并未告诉陆靳九,凌墨的血液似乎能够很好地控制住他的病情。

  他就怕陆靳九藏不住事儿,不小心将此事透露了出去。

  秦家支系庞大,一大家子看似和和气气,实则各怀鬼胎,暗潮汹涌。

  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偌大的秦家,除却秦夫人和秦老夫人,根本没有人在意他的死活。

  这其中,不乏有一部分家族中人巴不得他快点死。

  若是让这一部分人得知凌墨的存在,势必会给她招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再者,他虽急于寻求根治病症的药方,却并不打算靠吸食她的血液过活。

  这种感觉就好比让一个硬汉吃软饭,实在是难受得紧。

  “嗐~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啊?”

  陆靳九扼腕叹息,话里行间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我说三哥,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不知道把握?不熟练没关系的,别怕闹笑话,一回生二回熟...”

  “她还小。”

  秦北冥被陆靳九唧唧歪歪吵得脑壳儿嗡嗡作痛,直接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

  什么熟不熟练的,这种事难道还用得着别人手把手教?

  理论上,他应该是会的。

  不过是不想伤害她罢了。

  陆靳九不以为然地反驳道:

  “三嫂都快成年了,还小么?依我看,三嫂这个年纪刚刚好。”

  “……”

  秦北冥懒得同满肚子花花肠子的陆靳九废话,卷起了衣袖,出神地看着胳膊上渗着血迹的整齐牙印。

  陆靳九见他这般专注,亦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他胳膊上的牙印。

  仅一眼,他就噗嗤笑出了声:“好家伙!三嫂果真从未让我失望。”

  秦北冥如同看傻子一般,侧目看向笑得不能自持的陆靳九,不解地问:

  “抽的什么风?”

  “刚才我还以为三嫂是在亲吻你的胳膊,没想到她居然下了这么狠的口。我就说,正常男人怎么可能跟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原来是三嫂不让碰哈哈哈!”

  “你以为所有男人都和你一样?”

  秦北冥无视了陆靳九杠铃般的笑声,很是满意地看着近乎和腕表平行的牙印,淡淡地道:

  “牙印挺好看的,不觉得么?”

  “???”

  陆靳九没想到秦北冥还能一本正经地搞笑,顿时戏精上身,朝着秦北冥的胳膊深情款款地噘起了嘴:

  “三哥要是喜欢,我不介意多咬上几口。”

  “滚。”

  秦北冥虎躯一震,嫌弃地甩掉了陆靳九的手,兀自踱步至梳妆台前整理着身上发皱的衬衣。

  就冲凌墨醉酒时那句“好帅”,他也得把自己捯饬得赏心悦目一些。

  另一边,凌墨捂着绯红的脸颊刚冲入隔壁套房,就见笑得如菊花般灿烂的陈虢迎了上来,给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凌小姐,您好。我是秦三爷的特助陈虢,您可以叫我小陈。”

  “你好。”

  凌墨看着眼前奇奇怪怪的男人,客气且不失礼貌地回了一句。

  得到回应之后,陈虢更显兴奋,一边殷勤地给凌墨端茶送水,一边还滔滔不绝地同她唠着嗑:

  “凌小姐,您有所不知,其实这并非我第一次见您。早在一个星期之前,boss在线上会议的时候偷偷翻看您的照片,我就已经见过您了。”

  凌墨一头雾水:“???”

  陈虢还想着继续说下去,霍云霆深怕他一不小心将秦北冥所有的小癖好都说了出来,连拖带拽地将他推出了总统套房,“小陈,你先带史密斯先生去看看三哥的情况。”

  “啊?哦...”

  陈虢一步三回头,不情不愿地朝着隔壁套房走去。

  此刻的他,哪里顾得上秦北冥,一门心思只想着和极有可能成为老板夫人的凌墨处好关系,为将来的升职加薪蓄力。

  待众人散去,宋星晚忙关上了门扉,焦声道:

  “墨墨,快把浴袍脱了,让我看看你究竟受了多少伤。”

  “没事。不过是一些轻伤,过两天就好了。”

  宋星晚瞅着一身狼狈的凌墨,仍觉不太放心,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秦三爷没有非礼你吧?”

  “没有。他倒没有做那些出格的事儿,就跟个吸血鬼一样,死死地咬着我的肩膀吸着我的血。”

  “他该不会是得了狂犬病吧?怪吓人的。”

  宋星晚得见凌墨肩膀上已然涂了药水的森然牙印,顿觉脊背发凉。

  说话间,她正打算给凌墨递去叠放地整整齐齐的校服,突然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儿,忙将凌墨昨夜遗落在桌下的手机一并递上。

  “对了,半个小时前,田妈给你打了电话。说是寒山观的凌霄道人特地前来为凌宅看风水,要求所有人都得在场。她还说,凌老爷得知你彻夜不归,气疯了。”

12562 446477 MjAyMS8wNS8yNC8jIyMxMjU2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5/24/12562_446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