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五章 圆光催眠术

书名:我在诸天封印禁忌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俩菜一汤 更新时间:2021-07-13 19:49:50

  九叔守着义庄,庇护一方,淡泊以名利,宁静以致远,不鸟陈玉楼,再正常不过。

  但四目道长却不能如此,他走南闯北,以赶尸为业,其中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湘西。

  不管是西去蜀州,还是北上楚州,都需要从湘西经过。

  湘西,这可是常胜山的地盘啊!

  得罪了陈玉楼,那就等于断了谋生的财路。

  修道之人,视金钱为粪土,但总要吃饭,炼丹画符的材料也都要钱去买吧!

  四目走南闯北一辈子,讲究个和气生财。

  为人处世、性格性情,与九叔迥异。

  “道长不用客气,帮你降服僵尸,也是顺手为之。今后在湘西遇到了麻烦,报我陈玉楼的名字便是。我陈玉楼,在湘西还有几分薄面。”

  只看四目道长操控行尸夜行,便知道有些道行。陈玉楼稳坐常胜山,虽然傲气不羁,却也有识人之明、容人之量。

  再说,身后义庄里的那位,可是真高人,与其师弟保持好关系,指不定今后还有有求于他的时候。

  四目客客气气,陈玉楼老神在在。

  火焰焚尸还未结束,魏平怀里尸骨坛子上的异象终于消散,黑气尽去。

  而在他的掌心里,多出了一枚小小的戒指,要是细看,便能发现这是用女人的黑发编织而成的,显露出精致的花纹。

  【小玉魂戒:黄级-中品】

  【来源:九州-末法时代】

  【能力:摄魂迷幻】

  【收容条件:佩戴于男人的无名指;长得越帅,契合度越高,不达标准,不具备收容条件。】

  【外形:用黑发编织的戒指,但具有活着的特性。】

  【使用代价:每逢月圆之夜,自身将被董小玉所迷惑,如若定力不足,将被其掠夺阳精。】

  ‘摄魂迷幻?’

  魏平细细解读着这枚魂戒的能力,所谓“摄魂迷幻之法”,即为“圆光术”,西洋人则称“催眠术”,实为一理。

  厉鬼董小玉都不怕,这封印的董小玉,自然更是不惧,有“吸血獠牙”的负面代价,她又岂能夺我阳精。

  魏平毫不犹豫,立刻将戒指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在戴上的一刹那,隐隐约约听到董小玉的声音在耳边呢喃,而手指间,发丝收紧,牢牢束缚着。

  冥冥之中的感觉,好像,契合度极其高。

  “陈把头,那我告辞了!”

  四目道长朝着众人拱了拱手,摇着铃铛驱使着僵尸向义庄走去。

  “兄弟,跟我一起回饭店吧!兄弟?”

  “啊!好啊!”

  一夜无话。

  第二天,魏平找了块公墓,将尸骨坛子给埋了。

  回到饭店,陈玉楼四人调查大粽子走私案还未回来,他点了两个菜刚吃完饭,对面椅子上坐下了一个女人。

  旗袍开叉很高,肤白貌美,长发飘飘,事业线很凶。

  “先生,我是隔壁的花魁婉茹,能坐下来聊聊吗?”

  你都自己坐下了,还问我。

  魏平刚要拒绝,也不是看不起从业人员,就是有心无力,徒惹烦恼罢了。突然,他看了一眼左手无名指上的魂戒,转而改变了主意。

  “……”

  两人天南海北聊了半个小时,魏平这张骗人的嘴,自然让女人不时捂嘴浅笑,二人相谈甚欢,于是,魏平搂着小蛮腰走进了宾馆房间。

  半个小时之后,陈玉楼四人恰巧回来了。

  正要准备开门,四人都愣住了,隐隐约约的声音从隔壁房间里传了过来。

  这年头的房子,它不隔音啊!

  红姑娘脸蛋一红,狠狠地啐了一口,说道:“光天化日之下,白日宣淫。总把头,这个魏博士,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昨日还那副做派,装模作样的,我真是看错了人。今后要离他远点……”

  陈玉楼嘴角一抽,抚了抚眼镜:“嘿嘿,男人嘛,这点事不算什么。花玛拐不也经常出入烟花巷柳之地,常常夜不归宿……”

  “老大,怎么说到我身上了?”

  “嘎嘎!”哑巴戏谑地笑了起来。

  “下流!”红姑娘瞪了花玛拐一眼,走向远处的那间房,关上了门。

  至于花玛拐,凑近了些,甚至耳朵贴近了墙,脸上露出淫笑。

  又过了半个小时,魏平打开了窗户,透了透房间里的靡靡海鲜之气。身后的大床上,女人曼妙的身姿蜷成一团,眉眼间满是余韵春意,已然是满足地沉沉睡去。

  摸着无名指上的魂戒,这“摄魂迷幻”之术,他算是摸清楚了。普通人根本无力抵挡,任由催眠,构筑精神幻境,有问必答,任人施为。

  “好宝贝!”

  在房间里打了一套五禽戏,增进了武学根基,又等了一会儿,女人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望着魏平娇笑一声,可真是妩媚动人,眉眼间春意黯然,柔声说道:“先生,真看不出来,您能耐那么大。真是舍不得离开啊,但天色不早了,这美好的时光总是这般短暂,我该回去了。”

  麻利地将旗袍穿好,魏平掏出三块大洋,拉过她的手,放在了掌心。

  “先生,给我留点想念吧,我不是为了钱。”

  说罢,将大洋仍在床上,抬起脑袋,红唇靠近,小舌搅动。

  唇分,开门,倚门回首,娇笑而去。

  魏平揉了揉脑袋,他发誓,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一直是你在磨镜子,我就看着,动了动手,而已……

  “吱呀”一身,房门打开,陈玉楼站在门外,一脸笑意。

  “这……”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陈兄,早啊!”

  “哈哈,累了吧!我安排了晚饭,喝一杯?”

  累了?

  还真不累。

  魏平活动着手腕,尴尬一笑,说道:“酒色伤身,我也准备习武,强身健骨,就不喝酒了,我用荷兰水陪陈兄吧!”

  “是啊!酒色伤身,少喝酒,咦!”陈玉楼望着魏平沉稳有力的步伐,有些刮目相看。

  刚刚那动静,可不是一般大,竟然,还有这体力?

  陈玉楼何许人,一眼便看出了魏平的虚实,心中暗暗道:我这兄弟果真不是一般人,就这体力,指不定能练出一点成就来。

12799 446197 MjAyMS8wNy8wNy8jIyMxMjc5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07/12799_446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