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六章 军阀罗老歪

书名:我在诸天封印禁忌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俩菜一汤 更新时间:2021-07-13 23:59:03

  所谓:道不盗,非常盗,盗亦有道,盗不离道。

  魏平思考了三天,还是暂且先放弃了继续攻略九叔,随着陈玉楼到了湘阴陈家庄,以待盗掘古墓,收容禁忌。

  不知不觉,冬去春来,数月时间一晃而过。

  这几个月时间里,陈玉楼好吃好喝供着他,但魏平也非吃喝玩乐、虚度光阴,而是用心习武、打熬筋骨,仰仗着“吸血獠牙”的恢复力,他的功夫日益精进。

  卸岭群盗里有那么几个尚武之辈,什么戳脚、披挂、心意把,抓沙、掏桃、铁山靠,都有相传。

  毕竟,那可是总把头的结拜兄弟。

  连花玛拐、昆仑摩勒都敬着呢!

  但这国术,越深入修行,魏平越觉得九叔教的五禽戏才是根基,一个“熊经鸟申”,就妙用无穷,受益终生。

  练武之外,魏平也是深入研究了卸岭一脉,毕竟,今后要用得着他们。

  卸岭其辈,或散布天下,或啸聚山林,拜关帝,并尊西楚霸王为祖师,逢有古墓巨冢,便蜂拥而起,众力发掘,毁尸平丘,搜刮宝货,毫厘不剩,专效仿两汉时“赤眉”义军的作为。

  试看各朝史上,都少不了卸岭群贼倒斗发冢的秘闻,倘若说将出来,那些惊心动魄、诡异万分的行踪,实不逊于“摸金校尉”的事迹。

  卸岭盗墓皆是聚众行事,盗取古冢,历涉险阻危厄,并非仅凭矫捷身手与群盗之力,盗亦有术,卸岭之术流传近两千年,引出许多冠绝古今的奇事,然天下事物兴衰有数,卸岭力士始于汉代,鼎盛于唐宋,末落于明清。

  至此,盘踞于湘西,以陈玉楼为尊。

  “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其术不外乎望、闻、问、切四字。三弟,你是留洋博士出身,读过心理学,擅长催眠之法,这个问字,你比我擅长。”

  “他们都道我口才了得,机辨无双,有口若悬河的本事,能口吐九九八十一瓣莲花来。但你这圆光催眠术一出,中招的,祖宗十八代都要交代清楚……”

  今日得闲,陈玉楼拉着魏平吃血粑鸭,现在谁不知道,魏平就好这口,每日少不了鸭血、猪血之物,不然吃不下饭。

  “我也就会这个了,其他又不会。对了,二哥你这次出门有一个月,那大墓,可是有了眉目?”

  魏平很是有些期待,他在这湘阴陈家庄已经呆了好几个月,也该去挖瓶山了吧!

  “有倒是有了,只是……还需等一人前来,要他来请我才是,不然就被动了。”

  这时,有人来报:“老爷,罗老歪来了,您看?”

  “罗老歪?”陈玉楼眼前骤亮,笑道:“说曹操、曹操到,我等的人来了。”

  湘西有个军阀头子,叫做罗老歪,其人是响马出身,满身的痞气。

  此时时局混乱,幽州易帜,南北一统,并未能让华夏安定下来。谁手底下枪多人多,谁的势力就大,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陈玉楼和罗老歪早就认识,甚至在陈玉楼的协助下,罗老歪还组建了专门盗墓的工兵掘子营,把自己地盘上能挖的古墓挖了个遍,用墓中珍宝换取钱财,大量购买枪支弹药,这几年里实力大增。

  于是进一步扩充地盘,吞并小股军阀,然后继续寻找古墓盗掘。

  今日,罗老歪特意赶到湘阴来找陈玉楼。

  “陈老兄,你可要救救我啊!”

  一见面,这个即便穿着军装依旧满身痞气,因为刀疤歪着嘴的军阀叫起苦来。

  陈玉楼大马金刀地坐着,给其人添了一碗酒,漫不经心道:“怎么着,又没钱了?”

  “可不是嘛!南北一统,这军事上压力大啊!我想再购买一批英国产的先进步轮,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次他娘的一次就装备一个师,如今这世道,就是人多枪多拳头大,说话才够份量。

  我这个英师如果能迅速组建起来,腰杆子那可就硬了。不要说湘西,就是粤州也能闯一闯。”

  一碗酒,咕噜咕噜干尽。

  魏平嘴角一抽,但凡有粒花生米,他也不会醉成这样。

  “这位小兄弟是?”

  “我三弟,魏平。这是罗帅。”

  “幸会!”

  “幸会!”罗老歪举起酒碗又干一碗,说道:“金堂,这次你可要帮我,出山吧!干一票大的,明器二一添作五,一家得一半。”

  “你这胃口太大。”陈玉楼小口一啄,将酒碗放下,皱起眉头。

  “我滴哥哥啊!要是小块肉,哪里需要请动您老。”

  陈玉楼也不答应,吊足了罗老歪的胃口,摇头道:“罗帅这一个师要装备起来,少说也要几千条快枪,再加上几百万发子弹和十几门大炮,要知英国货不比汉阳造,可着实不便宜,你拿算盘拨拉拨拉,算算得挖出多少明器,才够你买这些军火装备的,要照罗帅你的胃口,至少也得寻个诸侯王的大墓,如今附近的古墓早都被挖绝了,想找这么个大墓却又谈何容易。”

  罗老歪见陈玉楼犯难,便不敢再提扩编新军的事情,而是死皮赖脸地哀求道:“陈掌柜,我的哥哥哎,要是寻常的小举动还用得着劳你大驾?这阵子部队扩充太快,军费吃紧,再不给弟兄们发点烟土银元,我操他奈子的,那可就真要有部队哗变了,陈掌柜你要是见死不救,当兄弟的可只好扔下这烂摊子,继续上山落草去了。”

  罗老歪岂是一般人,陈玉楼拿捏他,他更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交锋一直进行。

  只是,今日罗老歪亲自上门来,已经是输了一半。

  陈玉楼心中早有主张,只是凭卸岭一脉还没什么把握,不肯提前对罗老歪言明,不过话说到这份上,只好和盘托出,不紧不慢道:

  “素闻猛洞河流域林深岭密,是片夷汉杂处的三不管地方,当年元兵南下,和洞民恶战经年,死了好些个番子贵胄,其中有一番僧与一统兵大将之墓殉葬最丰,如今那瓶山里,仍旧藏着不少土司、洞人和元兵元将的坟茔,不过元代古墓不封不树,向来深埋大藏,加上那些苗洞蛮子多会放蛊施毒,又常有落洞、赶尸一类的妖异存在,咱们的势力覆盖不到那边,贸然过去怕有闪失,所以始终犹豫着是不是要去勾当一番……”

  罗老歪是个盗墓成瘾的军阀,一听那“瓶山”竟有这么多大型的古墓,不禁喜出望外。

  以前他脸上被人砍了一刀,落下好大的伤疤,将嘴角都带歪了,所以才得了罗老歪这么个名字,此时一阵狂喜,本就歪的嘴角更是快要咧到后脑勺了。

  他立即从椅子上跳将起来,此人是一身的土匪习气,平常说话就喜欢拔枪,抽出象牙柄的左轮手枪,喝令副官马上回去集合手枪连和工兵营,工兵营每人都带上锹、铲、锄、镐,并准备大量炸药,想今天就要带兵进山。

  “别……罗帅,不急。先说好了,这次入山,你需听我的,否则,这瓶山不盗也罢!”

  “陈掌柜,我什么时候没听你的,你说一便是一,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罗老歪拍着胸膛保证。

  “好,既然如此,你那大军就先别动,我带几个精干得力之人,先进山去探它一个究竟……”

  坐在一边像个空气人的魏平,嘴角微微一扬,伸出筷子夹起一块血粑鸭,美滋滋的品了起来。

  怒晴湘西的剧情,可算是开始了。

12799 446467 MjAyMS8wNy8wNy8jIyMxMjc5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07/12799_446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