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观察(三夭出bug了?...)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15 23:15:04

  ##02-观察

  项云间下意识地手指一划,将信息略了过去,界面直接跳回到三夭的个人主页。

  乘风离开时就停留在这个版面。

  屏幕左侧的聊天框里刷屏似地闪过各种评论。还有人特意买了喇叭全频播放,夸张流动的字体直直往他眼睛里撞。
  项云间粗粗扫过,确认他们是在说自己。

  “屠榜的人又上线了!【尖叫】”
  “不愧是老项,联大吹牛还是过于谦虚了,快向隔壁一军学学吧。”
  “这是正常人类能做到的事情吗?”
  “我怀疑你们三夭后台出bug了。@三夭客服,快点处理!”
  “整理了一下项云间的练习数据,想找点攻略,可是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啊?为什么连个过渡都没有,直接突飞猛进?这不符合客观规律!”
  “联大牛逼!一军跟联军今年还有表现的机会吗?快点支棱起来啊!”
  “战后星那么磨砺人吗?默示这就后继有人了?”
  “项云间要转系吗?联大手操机甲专业终于要有个能打的了?”

  什么东西?

  项云间点开不停闪动的好友头像,略过前面各种稀奇古怪的表情包,直接跳到最后。

  冰一样的枪口:?
  向云间:?
  冰一样的枪口:你号被盗了?
  冰一样的枪口:【图片】这个是你吗?!

  项云间放大截图,里面显示的是三夭模拟训练的官方排行榜。

  相关训练分为半手操跟全手操,以连胜的九宫和季班的默示为基础数据进行建模,分别设定了三种训练难度。
  此时六种难度的榜首,全部挂着项云间的名字,而在这之前,别说榜首,项云间连榜单的尾巴都没摸到过。
  一直以传感训练为主的他,甚至还没有适应手操机甲各种复杂的指令。

  好友还在不停地骚扰。

  冰一样的枪口:你也装假肢然后浴火重生了?不然没有道理啊。
  冰一样的枪口:难道你们招到了不得的学生?【惊恐】没道理啊!几所军校都去收割过了,还能给你们捡漏?!
  冰一样的枪口:兄弟,我记得你们单兵系招生年龄不能超过25岁的。不可以耍赖啊。
  项云间:闭嘴。
  冰一样的枪口:【呜呜呜】

  项云间烦了,正好看见教官发来的通讯,直接拒接,并开启了免打扰功能。

  他点开训练视频,准备看看乘风的具体操作。
  战后星的网络速度有点慢,全黑屏幕中一个加载的图标一直在旋转。
  项云间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卡机,松了松衣领,表情是自己也没发现的严肃。

  江临夏举起手,在那头嚷嚷着喊道:“老项,教官找你!问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项云间抬手一挥,示意他安静。
  江临夏告状道:“教官,他嘘你!”
  没想到一向暴躁的老哥这次竟出奇的耐心,顿了两秒,只道:“你去看看他在干什么。”

  江临夏拿着光脑过去,辛旷也纳闷地跟了上来。
  三个小脑袋凑到一起。正好视频加载完毕,一台火红色的机甲出现在城市地图中央。

  “又是半手操的训练?”辛旷余光往上一扫,“困难模式?”

  随着【进击】的字样跳出,机甲猛地冲了出去。

  两侧高楼瞬间逼近,极有压迫力的画面如同翻涌的浊浪临空扑打过来,中间混杂着各种令人缭乱的战斗信息——交错纵横的街道、敌机的位置、避难所的区域、不知会从那里坠落的炮弹。

  半手操的训练模式里,系统默认机甲会自动游走规避障碍,只需要用代码进行远程攻击跟防御。
  只是人类的反应速度跟指令输入速度都是一种延迟,表现在机甲操作上就是卡顿。
  那么多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在手操机甲的训练中,看到了名为“流畅”的动作。

  辛旷小声惊叹了下:“切枪速度好快!”

  机甲的格挡、跳跃,以及武器切换与进攻,都没有片刻的迟疑。
  辛旷目光的焦点不断在左侧的指令屏跟右侧的输入屏上转动,确认两者几乎是同时进行。
  说明乘风原先就对手操机甲十分熟稔,做到了得心应手乃至是炉火纯青的地步。

  由于高强度训练对手指的压力过大,每个训练场景最长只有五分钟。中间会穿插一段张弛放松的节奏。
  五分钟结束了,机甲成功穿越城市包围圈,几人还没回过神来。

  江临夏舔了舔嘴唇,在大脑里酝酿着评论的词语,项云间又点开了全手操训练的视频记录。

  相较而言,全手操机甲的训练难度要高很多。
  虽然城市地图变得相对规整,敌军信息也明显缩减,但是代码库更为庞大,要操纵的部件也更为繁复,对多数机甲手来说是更为严苛的挑战。

  因此这个训练也被叫做“销毁默示的三千种方法”。

  当黑色机甲出现在屏幕正中时,江临夏的大脑又一次出现了完全的放空。
  他揉了揉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紧目标。

  刚刚开场,乘风就秀了个操作。
  机身向左急转,在机甲重心因惯性而失控翻到时,迅速变型,攀住墙面,避开了一整条的火线。

  几人的心脏狠狠提了一下,与对方的从容不迫形成鲜明对比。

  如果之前还只是猜测,那么这场训练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乘风从小就在接受手操机甲相关的学习。
  她的操作多次跟系统提供的指令出现冲突,行动路线也与系统建议的大相径庭。然而这并不影响她的发挥。
  她凭借目不暇接的武器切换频率与令人意想不到的走位,不出半个地图,直接清出了数公里的安全领域。

  别人训练是绝境求生,乘风更像是王者归来。
  腾起的硝烟与喧嚣的狂风,都是迎接她的号角。

  她已经有系统的、成熟的、独属于自己的战斗观。
  连最后的系统评价也是:【完美通关(可恶,被装到了!)】

  视频播放完毕,三个凑在一起的脑袋缓缓抬起,彼此面面相觑,有着对这个世界的迷惘。

  那个才豆芽菜点儿高的小子,居然那么厉害?!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合理吗?”

  江临夏压着嗓子,不敢置信地问:“三夭出bug了?”

  被他们遗忘的教官此时大喊了句:“让项云间接电话!”

  项云间喉结滚了滚,从江临夏手中将光脑接过去,开口就是一句:“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你没有那么优秀。”教官那往日粗粝的声音里都带上了点别样的柔情,尾音是上扬的调子,极力克制地问,“人呢?战后星还有这样的人才?”
  项云间说:“已经走了。”
  教官静默了两秒,意识到对这帮崽子不能客气,冷笑两声道:“你要是喜欢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呢,我也喜欢十分十分地往下扣。联大新建的训练场你们还没体验过吧?我可以免费帮你们申请三小时。”
  项云间立即说:“人还是个小孩儿,年龄不够,看着特别小。身体素质倒是还行,但我们没有给他测试。”
  教官激动道:“那给他测啊!”
  项云间说:“不是不符合规定吗?”
  “什么规定?你是说这个世界对人才的特例通行证吗?”教官抠了抠耳朵,“超龄的学生没有办法,身体素质已经开始不可逆地下滑了,但是低龄的孩子我们正好可以从小培养。从小培养更有归属感。而且他在战后星长大都能有这么出色的能力,来我们联盟,享受最尖端的教育资源,该有多么优秀?我可以给他推荐对接的高中。这些都不是问题!”
  教官越说越上头,连未来的蓝图都规划好了,意味深长地教育道:“你怎么能因为一个大饼没放盐就不要了呢?你们对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冷酷?这是我教你们的吗?”

  项云间听不下去,将光脑拿远一点,直接开了外放,尽责转述那位校领导的话:“但是这边的负责人说他脑子有点问题。”
  教官飞快反问:“你脑子就没问题?”
  项云间:“……?”
  江临夏忍不住:“哈哈哈哈!”
  教官说:“你边上那个成天唧唧歪歪吹毛求疵不照镜子就会死的男人是在笑吗?”
  江临夏:“……”

  你至于吗?
  你礼貌吗?
  你家开刀子铺的吗?

  教官也意识到现在还要依靠他们,不好太嚣张,干咳一声,问道:“到底是多小啊,你们具体问过吗?”
  江临夏道:“他说自己是18岁,我看着15岁不能更多了,都还没发育。”
  教官一口咬死,兴奋地道:“胡说什么!那就是18岁,可以上大学了!”
  项云间由衷地问:“你是人贩子吗?”

  沉默。
  混着一点咬牙切齿的声音。

  如果手上有武器的话,估计两边人都已经被对方给炸了。

  教官问:“到底是多大毛病啊?”
  几人也不清楚。
  他们之前根本没想到乘风有这么大能耐,也没想过要给她开特例。

  项云间思忖片刻,认真说道:“其实根据我今天和他的交流来看,他并没有问题。没有暴力倾向、没有沟通障碍、没有四肢缺陷、能够独立生活。但具体还不能确认。等这边测试结束,我们带着设备过去找他,届时数据一起反馈。联大招生办过来接人的时候,记得多带一个心理医生……最好多带两件衣服,我看他没有合身的衣服。”
  教官心说那不就是没问题吗?一口答应道:“好。那你们早点过去。保持联系。”

  

12834 447271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47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