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消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15 23:16:43

  ##04-好消息

  右侧墙壁上有一扇门,同样是虚掩着的。
  乘风号格斗机器人似乎不喜欢关门。

  几人依次起身过去。

  这个房间大概是乘风的卧室,里头东西多了不少,虽然都用方正的箱子装得整齐贴墙摆放,依旧显得有些拥挤。
  严慎终于摸到开关,淡黄色的光线铺洒下来,照亮了里头各式老旧的电子零件。看来乘风是个垃圾场“淘金者”。
  而在角落的位置,坐着一个木然的人影,腿上还盖了一层红色的薄毛毯。

  这一幕似曾相识,都带着阴间的风味。

  江临夏先前被乘风吓过一次,此刻骤然对上机器人那双漆黑空洞的眼睛,常年训练的直觉又让他肌肉战栗了下。迅速后退半步,从后腰摸出武器。
  项云间按住他的手腕,说了句“坏的”,边上三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项云间走过去,探手摸了摸机器人的后脑,判断道:“核心被销毁了,外表有多处扛击打痕迹。电线跟关节处已经生锈,应该坏了很长时间。”

  江临夏缓过神来定睛打量,在看见机器人脑袋上的某道划痕处,贴着的一张褪色的儿童贴纸时,第一次觉得这种杀伤力极强的人形武器也有一点可爱。

  项云间从它脖子的位置找到了它的生产编号,淡淡地道:“二十年前出产的机器人。”
  “距离战争结束已经有七八年了。那个时候乘风还小,拒绝福利院收容之后,应该也一直跟这台机器人在一起。直到它被彻底销毁。”

  推算一下年龄,乘风跟格斗机器人在一起的时间,可能比他们设想的还要久。

  江临夏犹豫道:“乘风不会以为这台机器人是他爸吧?”

  项云间朝侧面跨了两步,将蓝色的窗帘拉开,借着屋内的灯光,看见乘风正在地里收白菜。
  那件黑色的外套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合身了。这个角度看过去,更像是一个偷穿父亲衣服的小孩子。
  过长的袖子抓着把锄头,顺道将旁边排水的沟渠也清理了下,而后迈着小碎步往家里跑。

  没多久,乘风从正门出现,对着四个呆立着的青年疑惑道:“你们又在干什么?”

  江临夏声音越说越小: “以为你在房间里,所以进来看看。”
  他指向机器人,带着点讨好的语气问:“这就是你的朋友?”
  乘风点头。
  江临夏试探着道:“真……真好看。”

  好违心的夸奖。

  乘风如实说:“不好看。已经被打坏了。”
  江临夏登时觉得心情复杂。有点感动,还有点迷茫。
  这矮豆丁除了认知有点问题,别的都很正常。
  连审美都比自己几个兄弟正常。

  不过江临夏愿意夸奖格斗机器人,让乘风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

  这是一个善良的人。

  乘风问:“你们还不走吗?”
  江临夏尴尬道:“不用这么急着赶人吧?我们还没开始测试呢。”
  乘风思考片刻,问道:“你们还招我吗?”

  人与人之间都已经没有真诚了,跟机器人之间更加没有。
  江临夏煞有其事地点头说:“招的。但是我们要先确定你有没有危险。额……因为你是格斗机器人。”
  “我没有危险。”乘风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特意切换了个温柔的系统女声,重复了一遍,“我不危险。”
  四人都感受到了她的体贴,同时也没想到她这个老旧的发声器还有这样的功能。
  江临夏说:“好,那你先跟老项过去做个测试。”
  乘风抱着白菜,小跑着要往客厅去。项云间顺手将她拽住,说:“时间不早了,先吃饭。”

  乘风这里只有白菜。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江临夏笑说:“哥哥不拿群众一分一线,也不拿你的白菜。”

  他拎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抖出好几盒真空包装袋,问道:“厨房在哪儿,加热一下。”

  ·

  乘风的厨房十分贫瘠。除了少量的碎米跟面条,几乎没有别的粮食。
  江临夏趁她煮热水的空隙翻了下橱柜,然后又拿了包水果糖出来,塞进乘风的兜里。

  她应该很久没有吃过好吃的饭了,但是吃东西的样子很乖。担心将米饭掉到衣服上,就将碗举得很高。

  江临夏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人,问道:“老项,你怎么看?”
  “不怎么看。”项云间单手支在桌上,坐姿没什么正形,隐隐带着笑意道,“我只知道一般的机器人不会边吃边晃腿。”
  乘风动作顿了下,挣扎过后,决定还是继续遵从本能。

  是因为他没有见识。

  因为时间已经太晚,吃过饭后,项云间给乘风做了个简单的测试。

  体能项目暂时无法开展。他从文化类题目里截选了部分经典题型,拼凑成一张试卷,让乘风在一小时内刷完。

  成绩比众人想象的要好。且好很多。

  三维空间想象测试、逻辑思辨测试的结果都很不错。语言水平一般,阅读理解较差,词汇量有限。
  数学、地理等理科科目,部门题型可以解决高难模型,但部分常识类题目则一窍不通。

  她的学习体系跟普通的学生不大一样。别人是应试,她更像是应战。大部分的知识范围都跟格斗机器人的数据库相重合。
  但这不影响她正常求学,毕竟军校生不是什么知识点都需要储备。她不是个文盲已经是意外之喜。

  放低标准之后,几人发现生活都变得美好了。
  难怪教官总是那么的快乐。

  文化科测试结束,根据教官的要求,项云间又打开设备,让乘风补了射击测试跟手操测试。

  射击测试的最终数据并不理想。乘风的命中率大概在4环到7环之间。这在军校里是会吃教官飞踹的程度。
  但是这个成绩却让几人正色起来,因为乘风的出枪速度极快,且稳定性卓越。
  原计是十分钟的射击时长,不到一半时间,目标靶位已全部击中。

  严慎是狙击手,而江临夏是前锋。两人的枪速都算是队伍里数一数二的。
  他们试着跟了下乘风的动作,却发现自己对于目标的捕捉竟然还没有她灵敏。

  她的动态视觉说不定比严慎还要发达。是在刻意放弃精准度,好追求攻击速度。
  毕竟如果是手操机甲的话,武器会有一定程度的自动校准功能。小范围的误差完全可以弥补。

  此外她的动作一板一眼,每次攻击时偏斜的头部弧度与上抬的手臂高度,都保持在近似的位置,给人一种极为特殊的熟悉感。
  在她摘下模拟设备后,几人才后知后觉。
  是格斗机器人。
  她的攻击姿势与格斗机器人几乎一模一样。

  江临夏往深处想,不由打了个哆嗦,小声道:“我现在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机器人了。”
  项云间斜睨他道:“胡说什么?科学一点。”
  严慎正在导出数据,闻言低笑一声。

  连江临夏这样的都能正常入学,乘风看起来简直是太正常了。
  而且等这边的数据传过去,他相信教官能连夜买通招生组,扛着飞行器到战后星来。

  “好了。”项云间说,“明天有消息再来通知你。你最好不要出门,出去的话,在门口留张纸条。”

  几人将设备整理好,又给乘风留了点吃的,随后相继离开。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点左右,屋外的气温直降十多度。夜风中带着股肃杀的冷。
  漫无边际的夜空里依旧闪着一抹黯淡的红光。光脑的照明灯打在布满野草跟碎石的小路上,无数细小泛着金光的灰尘在光路中飞扬。

  刚走出房间没多久,教官的通讯就拨了进来。

  项云间点开免提,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教官兴致勃勃道:“我要先听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没什么社会经验,比较容易拐骗。喜欢吃、喜欢钱。”项云间慢条斯理地道,“坏消息是他有点认知障碍,觉得自己是一台机器人。”

  教官沉默片晌,反驳说:“喜欢吃、喜欢钱,说明他有世俗的欲望。有世俗欲望说明他活在世俗里,懂得并遵守社会的规则,是一个正常的人。所以第一个是好消息,第二个是假消息。”
  项云间:“……”
  孙悟空在世都没他这么会七十二变。

  江临夏:“呵呵。教官,你这么维护的样子,真让我嫉妒。”
  教官包容地笑道:“我理解你们的年轻不懂事。”

  胡侃几句后,项云间严肃起来,认真问道:“您要给他安排到单兵系的手操机甲专业里吗?先不说现在联盟根本没有多少台能上前线的手操机甲,他的精神状态也确实是一个问题。他没有足够的合作意识,对人际关系的认知也不大明确……”

  教官那边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应该是打开了窗户。
  他站在风口,沉声道:“你知道吗?我做教官那么多年,学到的最宝贵的教训,就是不要轻易用自己的经验给别人下定论。”
  项云间说:“我不是在给他下定论,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想把他培养成一个什么样的士兵。”
  “相信母校,你个臭小子!”教官笑骂了句,“明天,给所有过线学生组织一场实战演习,他跟着你们,我看着他,给他找找定位。说不定他还有什么我没发现的惊喜呢?”

  项云间“嗯”了声,正要跟他讨论一下演习的具体规则,中午的那位校方负责人发了个号码过来,说对方是福利院的管理员。
  项云间当即挂断通讯,给对方拨打过去。

  

12834 447273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47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