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同类(虽然笨拙,但是在努力地融...)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16 00:45:11

  ##05-借宿

  “喂,你好。”

  信号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
  因为是深夜,周遭没有别的杂音,通讯器两端的声线都变得十分干净,还能听出说话那人声音里的苍老跟疲惫。

  项云间道:“您好,我们是联盟大学的学生,想向您打听一下关于乘风的事情。”
  “我听说了,但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希望能给你们提供一点帮助。”

  老人的声音有点含糊,像夹在喉咙里随着气息勉强吞吐出来的,还带着一点奇怪的乡音。
  项云间将音量开到最大,以便能够听清对方的话。

  “战争时期的很多资料跟档案都已经丢失了,何况她是在混乱年代出生的,本身就是个黑户。那样的孩子有很多,基本上都找不到家属。她父亲……准确来说应该是她养父,是一名军人。当时照顾了她一段时间。”

  时起时停的夜风,裹挟着他略带沙哑的声线,莫名勾勒出一种饱经风霜的沧桑。

  黄沙从废弃城市的大街小巷飞掠而过,落地绘成一副千疮百孔的画面。

  “战争结束后没多久,她父亲因为创伤应激障碍,自杀了。”

  江临夏深吸一口气,问道:“为什么?不是都结束了吗?”

  “嗯……”对方沉吟许久,嘴里响动着让人听不大清的呓语,到最后几句,才逐渐清晰起来。

  “你们联盟的人,或许不大懂。战争结束之后,要统计人口跟伤亡。他在接连几天里,得知最亲密的几个战友已经全部牺牲,家人也尽数罹难……”

  这是和平的新世界,却是他的荒芜城。
  遗迹上染着血、插着刀、筑满了坟头。
  墓碑上潦草地标注着他无人在意的青春、痛苦、亲友,还有未来。
  战争的风暴永远不会停歇,就像永远无从改变的过去,就像他茕茕孑立、从此空荡的人生。

  他没有像英雄一样死去,而是在一切归于平静的一天,也平静地消失在一个寂静的角落。
  或者这就是,他跟这个世界释怀的唯一方式。

  “动荡不安的年代,格斗机器人还是挺常见的。它不像说明书上标注的那么可怕,很多情况下,能够帮助他们保护家人……或者交代遗言。”

  战争带来无数的迷惘,其中最大的一个或许就是,他们将会去哪里?
  生死的那个路标会落在哪个方向上,那个方向的尽头又代表着什么?

  格斗机器人有一个程序,可以预先设置这样的回答。

  父亲自杀之后,乘风趴在机器人的背上问过。
  格斗机器人当时的回答是:“他回家去了。去追求随心所欲的自由了。去一个不再需要道别的世界了。”

  老人说:“他想回家了。”

  数人沉默,站在原地听他平静阐述。

  “然后,我们把乘风接进福利院。她跟机器人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有点不合群。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物资,也没有那么多人手,很多孩子吃不饱饭,互相间有竞争、抱团,工作人员管不到。别看乘风个头小,但是她打架特别凶,所以不管对错,她总是受罚的那一个。
  “住了没多久她就跑了。我们自顾不暇,也没法儿去找她。只知道她待在家里,跟自己的机器人住在一起。
  “因为她的机器人会偷菜,所以勉强能生活。当然后来改好了,他们改种菜了。”

  格斗机器人并不是保姆机器人,它的程度设定从根本上就不一样。
  几人有些难以想象,那样的生活要怎么进行。

  “她没什么朋友。她可以忍受饥饿、贫穷、孤独,但是她不能忍受福利院的生活。”
  老人说着咳嗽了一声,轻叹道:“也许她在福利院里感受到了世界的负面,所谓的人性还没有格斗机器人来得纯粹,哪怕是孩子也是一样。
  “每个人都在摸打滚爬中长大,很难变得单纯。我每天忙的事情太多,为了金钱焦头烂额。焦虑氛围里的一切都不正常。这样的地方不能称之为家,是吧?所以她走了。这是我的错。”

  项云间想起乘风的眼神。
  平静的、清澈的,倒映着这个世界里所有的颜色。
  她会努力睁开眼睛试图看清面前的人,也会别开脸去回避自己不想面对的问题。
  懂得劳作、知道要努力。勤恳学习,做一个不危险的人。
  对比起第一次接触人类时所体验到的人情世故,更喜欢鼓噪单调没有欺骗的机器世界。

  她也只是想回家,想追求可以随心所欲的自由。
  如果这样的人都不能算正常的话,那么汲汲营营、仓促奔波的人,又应该算什么呢?

  老人的声音淡得快要消散。

  “又过了几年,政府开始搜查违禁武器。她试图把格斗机器人藏起来,可惜最后也被销毁了。”
  “有时候我看见她提着篮子,比同邻人更早地学会独立,我觉得她挺厉害的。虽然笨拙,但是在努力地融入社会。只不过,融入的过程需要寻找同类。而她的同类,是一个机器人。”

  “大概就是这一些。”

  谈话结束后,几人都杵在原地,陷在一阵近似恍惚的状态中。
  不管他们受过多少训练,没有体验过战争的阴影,或者就无法坦然地说豁达。
  也无法笃定地回答,在这样的背景里,想要成为一个机器人,究竟是正确还是不正确的。

  直到一滴雨落在他们头顶,顺着发尾缓缓向下垂落。
  原本就阴凉的秋夜,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细雨,变得更加寒冷。

  “靠!”江临夏跳脚,“设备不能淋雨!带伞了吗?”
  严慎还在找伞,项云间当机立断,往回跑去。

  几人重新朝着不远处那栋低矮的楼房狂奔。

  ·

  乘风从兜里摸出嫩黄色的包装袋,拆开后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是菠萝的味道。
  她把糖递给自己的朋友,等了会儿才拿回来,放进嘴里。

  口腔中才刚泛出点甜意,外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刚走不久的四个青年站在大门处整理衣服,放下包后走进来打招呼:“下雨了,今晚避个雨。”
  乘风抗拒道:“住不下。”
  “财务付钱。”项云间随手一挥,“一千一晚。”
  乘风猛地站起,快步走向辛旷,扯出个面对上帝时的标准笑脸,鞠了一躬:“承惠,一千。”

  江临夏在外间大声问道:“小弟弟,太冷了,你房间里有没有暖气?”
  乘风埋头数钱,回道:“没有。”

  几人搜索了下,随后发现,不仅没有暖气,还没有多余的被子。
  这孩子的家里除了各种垃圾零件,穷得令人发指。

  江临夏又一次被这奸商给惊到,咬牙质问道:“老板,你只管收钱,不管安置是不是?”
  乘风的良心勉强动摇了下,随后把机器人腿上盖的那层毛毯友情租借给他。

  “省点睡。”乘风好心叮嘱,“毯子小。”
  江临夏:“??”你善良吗?

  ·

  等项云间冲了个澡出来,乘风已经躺到床上了。

  她还是一样的不讲究。只脱了最外面的一件外套,里面依旧穿着难以用正常人审美来评判的混搭服装。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戴着帽子,只不过换了顶款式。
  新帽子是种柔软紧贴头皮的棉质布料,同样宽大地向下耷拉着,遮住了她的眼睛,看着还挺舒服。

  项云间倒是可以理解她为什么要穿厚衣服睡觉,因为现在床上只有一条单薄老旧的毯子。

  她橱柜里所有的被褥都被分瓜了。江临夏没有抢到她的床,强烈要求分享她的被子跟枕头,以作为自己消费者的权利。

  让项云间啼笑皆非的是,乘风这人对床还挺有执念。

  原本就只是张单人床,乘风躺在靠墙的位置,以不大自然的姿势,将一只手和一只脚朝外伸展开,霸占了剩下空余的大半位置。意图明显。

  项云间站在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用毛巾擦了把湿头发,好笑道:“奇怪啊?机器人不应该是站着睡觉的吗?”

  乘风眼皮动了动,加重自己呼吸的声音。

  很顺利的,项云间走开了。
  乘风松了口气。
  很快,又一床被子盖了下来,稳稳蒙住她的脸。

  乘风用手指不动声色地把它往下勾,就听项云间说:“把外套脱了。”
  房间的另外一端,江临夏惨叫道:“老项!!”
  项云间无情地说:“你把衣服穿上。”
  江临夏:“我只穿了一件外套!我一直穿着!”
  “你今天自己说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人现在还不是你学弟,你这行为是抢未成年人的被子,属于情节特别严重。”项云间把光脑丢过去,“行了,通知一下名单上的学生,明天早上九点,直接来这里演习。”

  

12834 447275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47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