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内鬼(他就一个人,能长两双眼睛...)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18 15:34:15

  ##08-内鬼

  年过半百的两个人要当众争吵,拍桌子瞪眼已经上了,即将进行到下一步的时候,被招生办领导按了下来。

  “别吵了,选专业的事情要以学生意愿为主,你们吵也没用的,现在先看演习。”

  “他背刺我!”手操专业的老师愤懑控诉道,“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他还说恭喜你们手操班又要多一名猛将,说不定今年能在联赛上看见他的身影。现在就成你们指挥系的人了?你们指挥系缺人吗?还来我们手操系打秋风,亏不亏心啊!”
  指挥系老师很淡定,不仅翻脸不认,还发挥出了他们本专业上下一致的讨打本性,微笑着宽慰道:“看开点,人生嘛,很无常的。”

  没当场把鞋子拍到对方脸上,教官都有点敬佩那位手操老师的忍耐力了。

  一米九的壮汉,果然能屈能伸。
  指挥系的无耻,果然名不虚传。

  手操老师重重喘了几口气,随后脸红脖子粗地坐下,抱住自己的手臂,斜眼瞪向对面的同事。
  在这里跟他争吵没有意思。普通人根本适应不了指挥系那样的龙潭虎穴,何况是乘风这种涉世未深、心思单纯的小男生。

  “他不适合。”手操老师再三强调道,“他没有人类的弯弯绕绕。”
  乘风只是一个机器人啊!
  指挥系老师依旧笑容可掬地道:“我觉得这是人类的本性。”

  招生办的领导脑壳里一阵嗡嗡作响,但已经习惯了他们这帮人之间虚伪的友谊,忍住了没吭声。
  让暴风雨来得迟一点吧,他已经老了。

  他一指屏幕,转移话题道:“把视角切回严慎那里。”

  几人连忙将注意力都投了过去。

  乘风的好运气似乎终止了,她遇到了一支六人的小队。
  那六人队伍已经有一定的组织性,行动调度比之前的几个散兵正规许多。

  出于力量性的局限,乘风的单兵作战能力并不强。在没有手操机甲的情况下,即使有严慎在后面为她掩护,面对少对多的冲突还是很容易遭遇危险。

  乘风的进击之路停住了。她佝着背缩在树干后面,小心观察敌情,抱紧枪,将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一米九的壮汉急忙先说了一句,试图给乘风打上他们单兵的烙印:“这就是单兵之间的对决!”
  另外一面那个戴眼镜的指挥系老师只是推了推眼镜,觉得没那么简单。

  当所有人都在猜测,乘风是会负隅顽抗还是暂避锋芒的时候,下一刻,她忽然抬枪空鸣了一声。

  屏幕内外的人都惊住了。

  紧跟着乘风又空鸣了一枪,并缓缓从树后伸出一只手,招了招,确认安全之后,才冒出一个头。
  虽然她让人看不清脸,但是她的装扮,她的身高,很显然不是联大的学生。
  为首的青年放松警惕,说道:“我去,是学生啊?”
  乘风站在原地,单手夹住枪,给他们打了个危险禁行的手势。

  侧面一个平头男生不解道:“什么意思?前面有学长?”
  乘风点头。

  随即她弯下腰,蹲在地上,跟十分戒备似地左右张望,战战兢兢地朝几人靠近。表演得煞有其事。

  手操老师:“……”
  他摸了摸自己冒着青茬的下巴,面不改色地道:“很有我们单兵系的素质,遇事不惧,临危不乱。打得过就上,打不过就加入他们。利用双方的信息差,从内部瓦解敌军。”

  教官翻了个白眼,心说:真的吗?我不信。

  对面六人紧盯着乘风的举动,实在受不了她慢吞吞的架势。为首青年抬手一招,示意她赶紧过来。
  乘风于是脚下蓄势,奋力朝前一跃。

  她跳过去的方向,靠近小平头的躲藏点。那青年探出半个脑袋,好奇查看她的情况。

  忽然有子弹破风的声音传了过来。平头青年听见通讯器里模拟出的射击声似乎近在耳边,被震得一个哆嗦,以为自己没了。
  扑倒在地,没听见阵亡提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一枪估计是擦着他的帽子险险飞了过去,距离取他狗命只有短短的几毫米。

  见果真有敌袭,其余几人也急匆匆地缩回遮蔽物后。
  乘风在不远处大叫了声:“救救我!”
  然而危险来临的瞬息之间,没有人在意她的求助。

  上膛,到再一次开枪,中间有短暂的间隔。
  第二枪打来的时候,乘风以令人惊讶的肢体控制能力,骤停、急速转向,重心朝侧面歪去,片刻功夫,半边身体已经躲到石头后面,跟平头青年挤在一起。
  代表子弹的红光在她脚边落下,停留了一秒后消失不见。

  平头青年惊魂未定,抚着胸口长长吐出一口气,闭着眼睛道:“死里逃生,运气好啊。”

  乘风右侧耳机里传来严慎愉悦的笑声:“不用谢。配合愉快。”

  配合得不愉快。
  乘风怀疑有一秒他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危险过后,连空气都变得安静了一些。
  荒林的风并不猛烈,带着秋后植被腐烂的味道,徐徐吹来。

  乘风抬高帽子,用袖口去擦额头上的汗渍。

  几人背靠着遮蔽物,临近的几个可以互相看见。

  他们队长伸长脖子,审视着乘风问:“你怎么加进来的?不是过线的学生才能参加演习吗?你哪所高中的?”

  乘风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青年以为她是生气自己刚才没有救她,觉得这种人小孩子脾气,不值得计较,挥了下手道:“算了。你要是想跟着我们的话,就必须服从指令,否则就自己离开。”
  乘风点了点头。

  队长说:“对面的那个学长应该是狙击手。几个学长都分开走了。另外几支队伍遇到了其余三人的组合。”
  平头青年不解道:“为什么狙击手要单走啊?什么毛病?”
  队长哼了声:“鬼知道他们。”

  乘风和谐地融入进去,默默听几人在那里讨论战术。

  平头青年用手肘推了推她,友善邀请道:“你先加一下我们的通讯频道。为了防止信息被窃取,我们都是当面建队频。刚刚已经跟几个队伍打通了。大公频现在没用。”
  乘风顺势切换到就近的队伍频道,“滋滋”的电流声后,听见几个人在那里打暗号。

  “各队情况怎么样?”
  “一切安全,没遇到伏击。”
  “二队也安全。”

  乘风问:“你们召集了三个小队?”
  平头青年听见她的机械声,愣了愣,然后才应道:“是啊。”

  不远处的队长正警惕着前方的状况,怕严慎趁机转移,一面迅速和另外两队通风报信:“我们大概知道对面狙击手的位置了,具体坐标虽然无法确定,但附近适合狙击的点位不多,大家可以逐一试探,包抄进攻。”

  紧跟着他核对好各方现在所处的位置,确定包抄的路线。

  这些学生都是战后星本地人,虽然不常来这片荒林,但比严慎等人还是要更熟悉一些。昨晚接到通知后,又对着地图仔细研究了一遍,现在颇有种运筹帷幄的感觉。

  乘风轻声道:“你们要包抄?那个狙击手挺厉害的,小心被他逐一击破。”
  队长浑不在意道:“他屁股后面又没长脑袋,盯着我们就不能盯着他们。我们有三队人,足够分散他的注意力。只要拿下一个人头,稳赚不亏。”
  乘风:“哦……”

  队长考量片刻,下令道:“西侧的队伍先跟进吧,你们现在应该在狙击手的视角盲区。确定他的具体位置之后,能杀就杀,不能杀,我让二队从后面接应你们!”
  乘风忽然道:“我觉得山林西侧不适合作为包抄路线。整个地图中间沉降,类似盆地,西侧地形偏低,如果狙击手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站在高位很容易进行突破。”

  队长扭过头,无声地注视着她。
  “服从指挥。”乘风自觉举起双手,语气无辜地道,“我只是提一点我自己的小看法,没有要反驳你的意思。”

  队长本来正意气风发,被她两次打断,酝酿好的情绪都消弭殆尽。心说队伍里果然不能有动摇士气的人,这小个子一来就自带debuff。

  他不再管乘风,沉声令道:“西侧队伍前进。”

  乘风拉低帽子,调整脖子上的发声器。

  两分钟后,队频里传来几人的哀嚎。

  “卧靠卧靠!我们被发现了!小北退场了!”
  “什么情况?不是说我们在他的视角盲区吗?他怎么掉头过来了?”
  “对面的枪法太快了!两个兄弟折了!”
  “队伍别乱!越乱越惨!先撤!”
  “这附近遮蔽物那么少,怎么撤?别拿后背对着狙击手!”

  “怎么回事?”队长急得差点站起来,表情瞬间阴沉,令道,“二队,二队马上过去支援!”
  乘风悠悠道:“小心他杀一个回马枪。”
  队长正急躁,大声回了句:“他哪有那么神!前面牵制,侧面狙杀。他就一个人,能长两双眼睛吗?我们也上!”

  乘风眨了眨眼睛。

  你别说,还真不一定。
  人生嘛,很无常的。

  

12834 456899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56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