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重点(机器人风评被害,他都要替...)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19 14:30:10

  ##09-重点

  队频里是各种奔跑、嚎叫、枪械拼斗的噪音。以致于彼此的交流出现了延迟。
  那位青年队长喊了两次,无奈战局中心的人无法保持冷静。他顾不上整顿,在前头开路,领着小队兄弟迂回上去,妄图用人海战术先行攻下严慎。

  没多久,背景里混乱的枪声忽然停歇下来。
  一人屏着呼吸,压低嗓音紧张问道:“人好像不见了?”
  “什么意思?现在要怎么办?趁机撤退?”

  安静来得太过诡异,队长迟疑中没有及时下达指令,导致一群人在追击与撤退之间游离不定。
  青年也察觉到这样不行,停下脚步,靠在树后思忖对策。

  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另外一道粗犷的男声几乎是嘶吼着叫了出来:“靠!他过来了!”
  那道高昂的叫声跟惊雷似地在众人头顶炸响。战友如此强烈的恐惧,让同样的情绪极快地渲染开来。所有人的心底都笼罩上一层阴影,潜意识中已经觉得严慎是个不可战胜的对手。

  之后响起的每一句,都让那种无形的惊恐变得更为清晰。

  “他枪法好准!”
  “别急着逃跑!我们人多!”
  “乱跑什么?你跑起来能打得中对面的人?不要自乱阵脚!”
  “你看清楚对方的位置了吗?你往哪儿打?你丫在这里盲狙呢?”

  这个距离,隐约还能听到枪声的余音。
  队长目露惊愕,眺望深处。跟在他身后的队员也抬起了头,茫然地杵在原地。

  队伍已然分崩析离,在一人尖声的叫骂中,队长终于惊醒,厉声令道:“撤撤撤!所有人先撤离整队!”

  火线迅速拉开,没有队形,没有技巧,几乎是落荒而逃。

  看着重新安静下来的战场,严慎收起枪,准备寻找新的狙击点,不忘夸一句:“乘风,干得漂亮。”
  江临夏抽空揶揄道:“你卖小孩儿了?多少钱一斤?不合适吧咱们都是体面人,没有一换十都是亏。”
  严慎说:“他跑敌营里去了,不方便说话。”

  对面背景里同样是枪林弹雨般的紧迫状况,偏偏几人聊天还有种谈笑风生的从容。

  项云间说:“注意保护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格斗机器人……应该是类似理工科的直男脑回路?说不定容易受到伤害。”
  严慎不知道在想什么,意味深长地道:“有点难。”
  江临夏“咦”了声:“你为什么笑得那么鸡贼?”
  严慎纠正道:“是乘风。”
  乘风为自己辩解:“我没有笑。”
  江临夏说:“你看,还要人自己出来打假!污蔑机器人你好意思吗?”
  严慎声音低了下去,确认一遍视野,弯腰架好枪,才道:“我说是乘风鸡贼。”

  这次乘风没有回应了。

  十分钟后,三支队伍的人重新会合。统计一下伤亡,少了六个。

  包抄战术猛如虎,一看战绩还不如0:5。
  一群人耷拉着脑袋,颓丧靠在树边,闷声不语,士气低迷。

  平头青年再次看向乘风,眼神已经大不一样,复杂问道:“兄弟!你究竟是乌鸦嘴,还是诸葛亮啊?”
  队长也支起上身问:“你怎么猜得那么准?”
  乘风耸了耸肩。
  队长舔舔干涩的嘴唇,觉得很不是滋味,捶了大腿一拳,忿忿道:“不科学吧?联盟大学的这帮人也太玄了。我怀疑他们开了挂。”

  边上的队友没好气地道:“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
  “他们是裁判兼考生,你管他们开不开挂?问题是我们还能怎么打?”
  “对方手上不只有一把狙击^枪,还有适合短程射击的手^枪,故意等我们靠近了才动手,打乱我们的节奏。我们想悄悄靠近,其实他早就在那儿等我们了。”

  队长挠了挠头,烦躁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能这么大?”

  乘风将手揣进兜里摸了摸,又摸出一颗水果糖。
  平头青年瞥见,高声呼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吃糖?!”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乘风犹豫许久,依依不舍地又摸出几颗。
  她挑了挑,把自己最不喜欢的草莓口味给了过去。
  平头青年哭笑不得道:“我谢谢你啊,我不用你分享!”
  乘风飞快地将手收了回去。
  平头青年捂住额头:“不是?你是来凑人头的吗?为什么没有一点紧迫性?!”

  如果不是乘风的脸被遮挡得太过严实,平头小哥一定能够看出她脸上的怜悯。
  她要是再有紧迫性一点。这帮人就灭队了。

  平头男生存着最后一点侥幸,清了清嗓子,在公频里问道:“喂?兄弟们,有哪位勇士,成功狙杀过对面的学长吗?我们现在的敌人还有几个?”
  一时间无人回答。
  片刻后,一青年冷笑道:“你在想屁吃?”
  平头青年顿觉胸口一哽,叹道:“刚刚一波就挂了六个,我们这边死了三十个人得有吧?”

  实际情况其实要更糟糕一点。

  这批学生是在打散后被随机分配到地图边缘的,而贺决云等人则是从自己选择好的绝佳位置抱团开场。

  乘风带着严慎去清扫北面战线,加上刚才的一波里应外合,已经杀了十多个人。
  贺决云三人则凭借默契的配合,迅速向外推进,围绕几个关键的攻防点,阻止各处学生进行会合。

  这帮学生没有太多实战经验,体能、技巧、意识,都远远不如正规的军校生。游兵散将根本成不了气候。

  目前场上学生只剩下一半。不算乘风这个内鬼的话,共是51个人。
  依照贺决云那边的战况来看,人数还在不断缩减。

  当战力呈现出一面倒的态势,演习也就没了看点。
  会议室里的讨论声逐渐减少,众人在各个视角之间跳转,普遍认为在这批学生里,没有一个能够带领他们力挽狂澜的天才,甚至连一个卓越些的领导者都没有。
  能组织起群众的,做不到远距离管理。那跟各自为营没什么区别。

  这么大的人数差距,却打成这个局势,不是考官们想看见的。
  当然这跟比赛基调也有关系。在大氛围的影响下,恐慌蔓延、理智丧失,学生该有的应变能力与作战能力都会受到限制。
  仔细分析,乘风这个内应也是一个关键,她在里头瞎搅局,使得众人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自信彻底崩盘。

  而且她的身份太具有迷惑性。之前考虑到她是个没什么实际战力的手操机甲手,想带着她体验一把比赛,看看她适合什么站位。没想到她颠颠地跑到对面打酱油。
  委实是欺负人。

  看着她坐在地上浑水摸鱼,就差在身上挂个“事不关己”的牌子,会议室里的教官也有点忍不下去。

  一米九的壮汉还在干巴巴地夸奖道:“他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手操机甲手。你看,他耐得住性子,不争强不好斗,跟群众的相处也很愉快。不主动,可能是因为他不喜欢人类之间的勾心斗角。”

  招生办的负责人考量许久,面上闪过一丝兴味,叩了叩桌面说:“告诉乘风,他的新任务是击杀联盟大学的四个人。现在他跟考生是一个阵营的。”
  教官兴奋道:“好!”

  手操专业的老师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想说他不合适!他做不了那么无耻的事情!
  可对面那个指挥系的老贼从刚才起就稳如泰山,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挪动着屁股,在周围人俱是跃跃欲试的期待中,小声嘀咕道:“不要这样考验他的人性,他只是没有那些世俗的欲望。”

  ·

  一片死寂的休整中,乘风的耳机里传来教官的提示。

  “阵营变更。乘风,你现在的目标是击杀联盟大学的四人。你们阵营的情况目前有点严峻,你有信心带领他们走出危机吗?”

  乘风照旧没有出声,只是擦枪的手明显地轻快起来,原本微低的头也稍稍抬起。
  随后她将袖子往上扎了一截,提着枪站了起来。

  周围几人仰起头,不解地扫了她一眼,又重新转开。

  队长振作起来,再次鼓舞众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刚刚只是准备不充分。是我的错,我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这次我们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注意谨慎谨慎再谨慎,一定不会再出问题!”

  乘风伸出一只手,阻止道:“不可以。”

  她的机械音有种凉飕飕的质感,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让不远处的队长觉得她是在挑衅。

  乘风紧继续道:“你没有抓到重点。”
  “我哪里没有抓到重点?”队长因为之前两次被她说中,虽然不大痛快,还是克制住了脾气与她争辩,“人海围攻,四面包抄,不对吗?”
  “重点抓了,又没完全抓住。”乘风说,“我们要集合群众的力量,这是必须的。可是如何利用群众的力量,才是真正的重点。”

  她的身高夹在这群人中间,有种鸡立鹤群的滑稽感。尤其是她身上那件外套的衣摆,长得可以盖住她的大腿。
  然而也是她那奇特的声音,让人摸不清她的深浅,有种莫名的可信力。

  乘风涌起了前所未有的动力,拍拍胸口道:“相信我,听我的。”
  队长觉得事情在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因为我……”乘风不擅长说谎话,有点害羞道,“特别的善良。”
  众人:“??”
  乘风大方地说:“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我的地图,教你们怎么找对面的狙击手。”

  她说着扯低衣领,朝他们露出个极为真诚的笑容。
  一点背叛阵营的心理负担都没有。

  一米九的壮汉:“……”
  妈的,机器人风评被害,他都要替机器人报警了。

  指挥系老师一点都不担心了,甚至还有点心心相惜。
  确认过眼神,乘风打娘胎里就是他们指挥系的人。

  

12834 457933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57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