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结束(“不要报警。”教官说,“...)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24 19:00:23

  ##14-结束

  江临夏点击视频的时候,心里就知道不妙。
  信号一连通,屏幕中立即出现教官那张放大的臭脸。
  对方将鼻子贴近光脑,嘴角泛着冷笑,恨不得用眼神表达对他们的“关爱”:吃好喝好,时日无多。

  江临夏不由自主地吞咽了口唾沫,调整姿势,让自己坐得更加板正,以无比肃穆的态度等待聆讯。

  教官阴沉地问:“你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江临夏小心地说:“维……维持秩序?”
  “就你特么……”教官高昂的骂声喷到一半停住了,将光脑拿远,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领导们,艰难咽下。
  他将这份无从发泄的怒气一并转嫁到江临夏身上。眼神凶恶地瞪着屏幕,抬手对脑袋做了个击毙的动作,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等你回来我再教育你!”

  江临夏:“……”战后星一切都挺好的,就是不知道移民难不难。

  教官现在除了脏话什么都不想说,直接将界面切换到演习的频道,让他们自己反省。
  江临夏跟严慎凑在一起,从第三方视角看了一遍剪辑并快进过的战场回顾。

  从教官让乘风更换阵营开始,两人的表情就开始不对劲了。
  当知道自己的埋伏早已暴露,跟裸奔似地在乘风后面追赶,严慎微微后仰,脸上是深受打击后的悚然,连嘴也忘了闭上。

  江临夏用余光窥觑身边人的反应,觉得他比自己更加凄惨,多少感到有点安慰。

  画面外又一次插进教官的声音:“你们怎么会那么轻敌?乘风一个人就把你们四个都掀翻了,他才多大呀!”
  严慎:“唔……”
  教官针对性输出:“严慎退场之后,你们居然还不提高警惕。江临夏你很飘啊,喝了几两酒上的战场?是不是像特么做梦一样?”
  确实挺像做梦的。江临夏叫苦道:“那我也不知道他是个指挥B类啊!我以为他是个纯粹的手操机甲手。大家都不能用光脑不能开定位,就他一个人开了挂一样。”
  边上的手操老师倏地扭过头,出声打断:“年轻人,客观点,说话要谨慎的!谁告诉你他就是指挥B类?”

  嗓门粗犷,语气里明带威胁,江临夏仿佛隔空感受到了他喷溅出来的口水,闭上眼睛,噤若寒蝉。

  今天怎么了?他专业踩雷吗?
  这帮中年人的生活真的是太复杂了。

  严慎还在盯演习视频,见战局进度已经快进到江临夏阵亡前夕,便用手臂碰了碰自己兄弟,示意他注意演习。

  这一段集合期,不管是用谁的视角,看起来都会很混乱。
  技术员直接拉出了大地图,用黄色的星星来表示乘风的队友,白色的点表示其余考生,然后再用一个明艳的红点来表示乘风。
  项云间等三人则是移动的香饽饽。

  江临夏觉得从图标选择就可以看出这帮人的心脏不好。
  他们偏心。

  他用力揉了把脸,认真关注起视频。

  红点的行动利落果决,率先朝着城市中心发起进击。
  一群黄点跟在她的身后,听从她的指令,相继停在不同的街口。

  从地图上的变动来看,乘风并不追求密集的布局,而是保持一定距离,将还留在场上的考生星星点点地安插进去。
  先是她自己队伍里的十二个人,占领了废弃城镇的东北版块。
  随后红色圆点独自一个,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朝着西南的方向加速靠近。将目标区块的六个白球全部染成黄色后,像母鸡带小鸡一样,手把手领着他们,顺着原先的防线继续排兵。

  西南区域的地图江临夏还挺熟的,因为开场之后,他们小队在那个方位往复巡查了两三次。
  他将缩略地图与记忆中的几个街口相重叠,发现乘风安插的所有位置都经过合理考量,并不是随机按照距离进行分配。
  那些点位,要么建筑群复杂适合隐藏,要么身后道路开阔适合逃跑,要么视野清晰适合攻击。
  里面有几个地方他们也埋伏过。

  江临夏顿时有种被监视住的毛骨悚然感。
  他们还真是都小看了这个发育不良的小矮子。

  能够那么精准、全面、迅捷地对人员进行铺排,并提供他们一定自由操作的空间,不是单单“熟知地图”一点就可以做到的。更为强大的应该是她的信息处理以及分析能力。
  要知道,这次参加测试的一百名单兵,还有大半人连怎么选点伏击都不清楚,更别说大范围派兵部署。

  江临夏面色越发严肃,一手横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下巴,眼珠在地图上来回转动,研究各个黄星之间的联系。思考包围圈内的人要怎么做才能顺利突出重围。

  很快,随着频道里铿锵有力的报数声,进击的红球将溃散了一早上的散兵全部集结起来,包围住那三个大饼所在的中心圈。
  听着那些人越发响亮的回复,队员的编号从最初的“12”,慢慢拓展到“20”、“34”、“42”……所有的白色小球全部变成星星,点缀在城市四周,竟然显得有些热血。就差来首bgm。

  到这里,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战局已经基本锁定了。剩下的全是表演时间。

  下一秒,地图被撤换,切成了乘风视角的镜头。
  在江临夏阵亡之后,乘风爬到某处高地,担任指挥职务。

  她居高临下地俯视,冰冷的音调与其他人的振奋形成鲜明对比。

  “二队的兄弟,都准备好了吗?”

  几道跃跃欲试的声音迅速响应:“5号准备好了!”
  “16号、19号也准备好了!”
  “12号就位。”
  “……”

  镜头轻微转动,在她目能所及的范围里都游走了一圈。

  然后江临夏听见乘风得意地打了个响指。
  ……机器人根本不会打响指。等她出来一定要嘲笑她。

  “导航开始,听我指挥。”乘风道,“5号鱼饵准备行动,第二个路口右拐,翻墙。7号注意接应。”

  话音刚落,一青年立即冲向穹苍正注视着的那个角落,抬枪一阵盲扫,又在烟尘扬起时转身撤逃。
  项云间从高墙后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死死追在青年的身后。

  画面又一次切换,变成了项云间的视角。

  两侧景色随着轻微的颠簸飞掠而过,眼见他就要追上目标,周围忽然扫来一枪,硬逼着他转了方向。

  乘风:“好,7号鱼饵拉到目标,正朝13号的方位跑。狙击手看准一点,还有一百米的距离。”

  这一幕似曾相识,江临夏在不久前刚刚经历过一遍。
  再之后的剧情也犹如噩梦重演,所有分散在各地的考生,随着项云间的跑位活跃起来,开始了游击一般的骚扰拉锯。
  分明是彼此并不熟悉的人,却在乘风简洁明了的调派中,配合得亲密无间。像是一场刺激的追逐游戏。

  项云间跟辛旷就是群狼环伺中的两只小羊,跌跌撞撞,死命挣扎也逃脱不了被狩猎的宿命。

  江临夏不忍再看,摇了摇头。

  教官同样看得烦躁:“啧。”

  事实证明,教官预估的半个小时都是宽容的。
  不到二十分钟,屏幕中传来一阵沸腾的欢呼,与城市深处的喊声相重合。
  联大小队最后两人也领了盒饭。实战演习正式结束。

  江临夏爬到石头上张望,看着项云间背着枪大步流星地走回来,身后跟了一高一矮的两条小尾巴,再后面则跟着浩浩荡荡的几十人队伍。
  那群考生估计是想跟着乘风,又觉得联大的两人过于恐怖,不敢靠近。

  走到半路,乘风受不了身后那群人压抑着的呼叫,停了下来,跟他们说话。

  项云间径直过来,接过江临夏递出的光脑。
  教官厉声道:“你觉得你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江临夏耳朵动了动,抿紧唇角,等待教官也对项云间来一波狂风暴雨的输出。

  项云间平静地说:“还行。”
  “你这也叫还行?!”教官破音道,“你离谱吗?!你说说你今天犯了几个错误!”
  项云间说:“如果是以敌对的身份,我今天的表现是失格,但如果是以考官的身份,抛却好胜心,让他们能有表现的机会,就结果来讲确实还可以。”
  教官的怒火被平息,想了想,闷声“嗯”了一句。

  什么叫“嗯”?
  江临夏抬起头,“这就没了?”
  教官:“呵,对你的话,我还有很多要说的。”
  江临夏敬谢不敏:“……不用了。”

  他偏过头,听到那边一帮人在扯着嗓子喊:
  “大哥!”
  “谢谢大哥提携!大哥威武!”
  “大哥你虽然矮,但是你在我心中有一米八!”
  “滚!什么一米八,在你心中大哥还没你高大?不敢想点更高的吗?!”
  “你这话说的,我怀疑你是在恶意嘲讽我们大哥!”

  受到追捧的主角不是非常高兴,挥挥手要将人轰开。
  那帮青年勾肩搭背地大笑,互相推攘着,在乘风的再三催促中,才依依不舍地去还装备。

  江临夏承认自己有点酸了。

  乘风默默走过来,停在距离三人一米远的位置,将手揣进兜里,对着他们发呆。一点都没有胜利者的激情。
  离开指挥的身份,她似乎就变回了那个连话都不愿意多说的机器人。

  项云间主动转过身,问道:“好玩吗?”
  乘风含蓄点头。
  项云间嘴角上扬:“这是人类的游戏。”
  乘风别开脸,用袖子挡住脸,擦拭额头上的汗渍。

  “乘风啊?回来啦!”教官变脸的速度过快,一会儿温柔,一会儿暴躁,“声音给我放大!把我拿过去!”
  这人迟早精分。
  江临夏一阵腹诽,还是把光脑拿了过去。

  “乘风同学,辛苦了,表现得不错,联盟大学很欢迎你这样的学生!”教官的声音让几人直起鸡皮疙瘩,“你的情况我都听同学们说了,大家一起思考对策,可以解决。”

  乘风对着屏幕里的人定定看了会儿,目光焦距向侧面偏离。
  教官顺势回过头,才发现手操机甲的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几乎要贴到他的身上,正炯炯有神地盯着屏幕。
  ……笑得极其没有招生办的专业素养。

  “不要报警。”教官忙解释说,“他其实是个好人。”

  

12834 461979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61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