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起航(他问:“你头发怎么没的?...)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25 12:22:12

  ##15-新世界

  手操机甲的这位老师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猥琐,更没有意识到教官的好意。不等对方说完,直接用肩膀往边上一撞,硬生生挤占走大半的屏幕。
  他脸上堆满关切,柔声问道:“乘风同学啊,你学手操代码多久了?有什么技巧吗?愿不愿意来跟联大的同学分享呀?”

  项云间几人感觉一阵不适从脚底直传上来,跟蚂蚁爬过似的酥酥痒痒,激得他们齐齐打了个寒颤。

  虽然他们没有上过这位老师的课,但平时听说过不少关于他严厉冷酷的传闻,实在无法接受他这样的形象。
  眯着眼睛,生硬微笑,不自然地牵动着脸部肌肉。
  随便拍张照片,都可以挂出去当恐怖电影的宣传海报。

  果不其然,乘风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小步,是她在人类世界倒退的一大步。

  手操老师还疑惑地问:“怎么了?有什么困惑需要老师解答吗?”
  乘风摇头。
  项云间走到她身后,替她解围说:“跑了半天他也累了,专业的事情,还是等联大的招生组来了之后再说吧。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教官终于找到机会说话,推开男人,插了一句:“联大的同事已经出发了,应该很快就能到战后星。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汇报,我们这边会随时跟进。”
  他说着暧昧地挑挑了眉,一脸的心照不宣:“放心,来的都是自己人。”

  能把“走后门”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果然是人贩子。

  教官怕一米九的壮汉又挤过来吓人,语速急促地说了几句:“另外,今天晚上行李可以收拾起来了,贵重物品最好还是找地方寄存一下。联大的假期安排得很紧密,不一定会有时间回战后星。你好好休息,有困难找同学,大家都很乐于助人……”

  他匆匆说到一半,光脑又一次被人拿开,这次架在了桌子上,画面缩小,能将整个会议桌都包揽进去。
  粗粗一看,有十几二十来人,表情各异。
  为首的一名老人朝乘风轻笑,正欲开口说话,乘风上前,径直关掉了视频通讯。

  世界安静下来,乘风沉沉松了口气。
  江临夏跟严慎都愣住了,见她转过身,朝她竖起拇指,敬佩道:“勇士啊!”
  这就是没有经历过社会打击的机器人吗?

  ·

  看着漆黑的大屏幕,招生办领导无奈笑了笑,没有放在心上。他调出所有学生的成绩,跟几位老师共同商讨招生的学生人选。
  边上的中年男人一目十行地核实分数,埋头说了句:“虽然他看起来不善于交际,但是他很有魅力。”

  魅力这种东西,有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尤其是指挥的魅力。
  它的表现形式可以大为不同。
  像连胜,她的指挥风格是热血的、激情的,做她的士兵能够感受到大浪潮涌般的澎湃。
  而乘风则是极致的冷静,仿佛天裂了一块掉到她面前,她都能冷冰冰地说一句,“前方拥堵,绕个路”。
  两者的共同点是安全感。这其实没什么问题。

  “嗯。”老人笑道,“我很期待他会给我们带来的改变。”

  ·

  下午的时间是空闲的。

  项云间四人回去整理设备,乘风决定去收白菜。毕竟她的钱包里只剩下两百多块钱。

  这两天战后星的市场行情依旧萎靡。白菜太贵了,大家更愿意吃便宜的速食食品。
  乘风在路边摆了一个下午,入账只有十二块钱。有一颗白菜还被扒拉烂了。

  这个地方真的有很多不好的人。
  乘风抱着腿,看着面前那些结伴穿行的人群,挣扎过后,还是稍稍修改了下自己的评价。
  其实也没有特别的不好。只有她过得不是非常好。

  天色黑下来之后,乘风背着竹筐去了城里的福利院,将东西放在门口。

  院长倚在窗台,看见她了,惊讶地叫了声:“乘风?”
  乘风循声抬起头,静静与他注视,等不到他说话,兀自转身离开。
  院长急得又喊:“乘风!叶归程!你等一下!”
  乘风再次停下来的时候,院长还是没想好要说什么。脸上的皱纹堆叠在一起,努力将半边身体探出窗户,问道:“你要去哪里?”
  乘风说:“回家。”
  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回来了。”
  院长失神道:“啊……”
  对这个唯一跟她告别的人,乘风勉强多说了一句:“再见。”

  她把帽子往下拉,一路小跑地冲了回去。

  ·

  乘风的东西不多。
  她不能丢掉的只有一个箱子,和一架废弃的格斗机器人。随时都可以起身远航。

  第二天早晨,有光脑的同学收到了集合地点的通知,没有光脑的,联大学生人工确认。

  项云间负责过来接她,为了帮她搬运东西,还特意借了辆小货车。
  结果乘风直接拖拽着自己的机器人朋友,脑袋上顶了个箱子就出来了。

  她还是穿得奇奇怪怪,项云间一看见就笑了,问道:“你就这些?”
  乘风点头。

  她脑袋上那个皮质小箱的锁扣已经坏了,用金属重新修理了下,可是看起来很脆弱,装不了太多东西。

  项云间帮她提下来,放在车后座,问道:“你都放了什么?易燃易爆物品不能带,要过安检的。”
  “没什么。”乘风说,“把我爸爸带回家。”

  她打开箱子让项云间查看。

  里面只有一套洗得崭新的军装,摆得整整齐齐。左侧放了几封未寄出的信件,右侧则是各种勋章。

  几枚勋章里有联盟的标志,还有几枚则带着战后星的标志。
  项云间大概明白。
  战后星的军事水平一直比较薄弱,常年跟联盟合作,进行学术交流。
  乘风的父亲当年应该就是特招的学生,毕业后在联盟服役了几年,战争发生又回到祖国。

  “他其实一直是在联盟长大的。”
  乘风说不大来,“家”或者“祖国”这个词的概念,对于奔波的人来说,太过模糊了。他父亲分不清楚。
  但她父亲是想回去的,只是找不到自己的归程。
  乘风说:“我带他回去。”

  项云间将箱子盖上,说:“走吧。”

  ·

  因为已经被几所军校挑选过几轮,剩下来的学生素质其实都一般。但在之前的演习中,招生组还是看见了一些潜力。
  最后联大一共招收了十个学生,包括乘风。

  乘风到的时候,别的学生差不多已经齐了。
  他们基本是大包小包,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与前来送行的亲人道别,讨论得十分热闹。

  江临夏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这边来。并从身后的物资箱里摸出两袋鸡腿,怂恿道:“叫大哥,给你吃。”
  辛旷拍掉他的手,递给乘风,说:“随便吃,别管他,自己拿。”
  乘风要接过,被项云间给拦住了。
  “不要给他。”
  江临夏闻言大声谴责:“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老项你干嘛那么扫兴?”
  “你不知道他在车上吃了多少东西吗!”项云间扼住乘风的后脖颈,“他就那么点儿大的个子,你觉得他能消化得了吗?”
  乘风挣脱开,不大高兴,把格斗机器人放到地上,蹲在旁边等飞船。

  项云间跟着在边上蹲下,看着她刻意压低的帽子,又来找她搭话:“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乘风偏过头看他。
  “你剃光头,是因为机器人没有头发吗?”项云间摸了摸她的脑袋,“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戴帽子?”
  乘风挥开他的手,虽然没吭声,但周身气场明显的阴沉下来。

  项云间觉得自己可能窥觑到了什么秘密。

  他问:“你头发怎么没的?”
  乘风摸了摸格斗机器人锃亮的脑袋,强调道:“我不是光头。”
  准确来说,她是有点头发的,只是短而已。

  严慎也凑过来问:“所以是剪坏了?”
  江临夏惊讶道:“不会是天生秃头吧?”
  辛旷也惊:“年纪轻轻不至于吧?”

  “不是秃头!”乘风被几人吵得烦不胜烦,大声道,“晚上冷,没暖气,生火盆的时候没注意,被烧了!”

  几人愣了愣,觉得有点惨,又有点好笑。最后快乐压过了良知,肆意笑出了声。

  乘风猜到了,猜到这群不善良的人会嘲笑她,但是没猜到他们竟然这么的不含蓄。
  她生气了。

  四人没乐多久,天际线上飘来一片巨大的阴影,浮在厚重的云层之上。
  红白色的灯光时熄时亮,提醒附近的人群即将降落。

  项云间当即收敛起笑意,抬起下巴道:“来了。”

  

12834 463314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63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