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更(“你要说她是女生的话……...)

书名:第一战场分析师!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1-07-29 20:16:07

  ##17-娇气

  乘风衣服已经脱到一半, 里头剩了件老大爷款的加大秋衣,听见林医生的喊叫,又把外套披了回去。

  林医生推门进来, 看着她的装扮,深吸了一口气, 脸上闪过各种难以形容的神色, 可以想见内心正在经历极为激烈的交锋, 只是苦于人类的语言难以表述。

  最后他嘴唇颤了颤,抬手捂住额头, 下半张脸扯出个阴恻恻的笑容,幽幽吐息道:“是项云间的错。我以为他们四个就算每人只带一点脑子, 多少也能众筹出一个完整的, 现在看来是我太高估他们了。”

  一个傻子跟一群傻子,没有差别的。

  他把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憋了回去, 竭力在乘风面前保持自己的涵养。可是一抬头, 一睁眼,乘风身上那套老头衫就快要刺伤他的审美,又觉得忍耐是人类最无用的一种道德素养。

  林医生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重新找两件衣服。”

  这次来招生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男性, 两名行政处的女老师年龄又比较大了,没有适合乘风的衣服,林医生只好去商场买两件回来。

  他怕乘风穿不惯裙子,最后挑了一件领口绣花的白色衬衫,还有一条黑色的背带短裤。风格相对中性。

  即将离开商场时,他看见隔壁展示柜里的假发, 想起乘风的光头,有点头疼, 又进去买了一顶。

  这个季节战后星昼夜温差巨大,但联盟正值炎热夏季。飞船开了恒温,这样简单的着装才是正常的。

  怎么还有人在穿秋衣?

  东西送到乘风手上。

  比起新衣服,她明显更喜欢那顶过肩的假发。对着研究了好一会儿,戴到自己的头上。偷偷挪步到墙角,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整个情绪都明显得高兴起来。

  林医生见状松了口气。

  等她换下那套不知从哪儿买来的成年男性旧衣服,终于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了。

  只是四肢过于纤细,原先被遮掩住的枯瘦身材都暴露了出来。青筋覆盖在没什么血色的皮肤下,顺着骨骼的纹路,隐约描绘出肌肉的形状。手臂跟膝盖上交错着数道狰狞的旧伤疤,已经看不出受伤的缘由。

  战后星的艰苦生活,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给乘风做完基础的身体检查,林医生关了医务室的大门,带她一起回房间。

  ・

  项云间四人依旧懒散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几天没有回去,联大的各个校友都在询问他们关于新生的事。

  项云间觉得烦,开了信息屏蔽,拉着兄弟们在三夭上刷团队分。

  乘风进来时,谁也没有抬头,直到林医生不悦地“咳”了声,他们才勉强分出一丝余光瞥来。

  这一看,几人的动作都停住了。

  又点儿眼熟,又不是那么眼熟。

  辛旷讷讷问:“这是谁?”

  江临夏最快反应过来,放下光脑,表情严峻地对医生说:“林医生,不要随便把男生打扮成女生的样子,这样很容易让他造成性别认知障碍,一点都不可爱。他已经对自己的物种认知不清了,你还要在他的世界里增加游戏难度吗?”

  项云间也皱眉道:“而且他已经很娇气了,一不高兴就不理人。我想带着他往铁血的方向发展,队伍里不能有两个江临夏。”

  江临夏气道:“你滚!我是这样的吗?”

  严慎说:“为什么要给他穿这样的衣服?他可能什么都不懂。不是给他带男生的衣服了吗?难道乘风不喜欢吗?”

  江临夏叫道:“跟他平时穿的衣服比起来,联盟的男装怎么都算得上是时尚!”

  辛旷欲言又止,眼珠飘了飘,觉得自己看出了什么,又实在不敢说,默默移开视线。

  林医生拿着体检报告的文件夹,过去在江临夏跟项云间的头上重重拍了一下。

  严慎坐得远,没有被波及。可是他听见那沉闷的响声,感觉自己的脑子现在也是嗡嗡作响,又空空荡荡。

  林医生咬牙骂道:“我!娇!气!你妈的!乘风就是一个女生!你们都瞎了眼吗?!”

  “不可能!”江临夏都顾不上自己的头,跳到沙发上,近乎惊恐地尖叫道,“不!可!能!”

  话虽然是这样说,几人屏着呼吸,盯着乘风上上下下地审视,却无法将面前的人跟记忆中的小男生联系起来。

  他们大脑的记忆区块似乎出现了故障。

  “你要说她是女生的话……”严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只是说半句就要滚动一下喉结,以维持自己的理智,“也……也确实挺像的?”

  江临夏的脑袋,很小幅度地点了点。

  林医生被他们气笑了。

  人乘风还什么都没说,他们一帮大男人却像被糟蹋过一样。

  他拍着乘风的肩道:“骂他们!”

  乘风很听话,搜索了下自己的词汇库:“变态。”

  “这样不好,林先生。”江临夏极小声地道,“别教女孩子骂人。”

  严慎近乎呢喃地道:“尤其是变态这样的指控。”

  “扎你们心窝子上了?我懒得理你们,回去重新上一下初中的生理卫生课。”林医生连白眼都不屑得翻给他们,推着乘风道,“把东西放好,我带你去吃饭。”

  乘风:“哦。”

  ・

  从房间到食堂的一路,难免会遇见这次要招收的新生。

  几名青年迎面过来,扬起笑脸,想要跟林医生打招呼,目光偏到乘风脸上,黏住了无法移开,下意识地说了个字:“大……”

  后面那个“哥”字,怎么也说不出口。连同他们的脚步一起定在原地。

  直到乘风面不改色地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还恍惚得难以清醒,在后面小声议论道:“是大哥吗?原来大哥还有这癖好吗?我……现在可怎么办啊?”

  乘风回头,毫无感情的眼神扫去。

  那两人顿感害怕,鹌鹑似地缩起了脖子,两手合十朝她赔笑。

  林医生扶住乘风的脸,将她转回来,叮嘱道:“别理他们。军校里这种人很多的。别靠近这帮单身狗,会变得不幸。”

  乘风听得半懂,还是点了点头。

  走到食堂门口时,她问出了内心无比的困惑。

  “长头发的人,不能做大哥吗?”

  这个问题生生将林医生问住了,他哽了半天,只能反问:“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拿。”

  ・

  乘风离开后,江临夏才如履薄冰地沙发上摸索下来。

  四位兄弟一致地陷入了难言的沉默之中,放下二郎腿,放空大脑,并维持着凝重的气氛直到乘风回来。

  其实他们已经调整好心情了。

  机器人,哪分什么男女?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乘风缺乏许多正常社会该有的阅历,还需要爸爸们的引领。

  他们仔细回忆了一遍,庆幸自己没有在她面前说什么奇怪的话题。顶多只是嘲笑了下她的头发。

  现在她已经有新的假发了,应该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

  江临夏鸡贼,抓住先机,在乘风坐下后,先一步甩锅道:“这其实主要是老项的错,你知道吧?他第一眼把你认成了男生,把我们全都带进了沟里。”

  确实是事实,项云间没有反驳。他靠在沙发的扶手上,目光没什么焦距地望着远处的一盆绿植。

  乘风道:“哦。”

  “没有别的意思,女生就女生嘛。”江临夏放低了声音,与她商量道,“但是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们在你家里住过。”

  乘风沉默,低下头,摸出自己的光脑。

  江临夏心里头有点发憷,看向自己的兄弟,不幸发现另外三个没出息的家伙比他还要无助。

  他朝乘风的光脑屏幕瞄了两眼,发现她只是在三夭论坛跟主界面之间来来回回地切换,立马领会,主动上前道:“我教你我教你!”

  乘风说:“可是我没有账号。”江临夏:“我的借你!你随便玩!”

  “谢谢你。”乘风懂事地说,“等我能注册了,我会还给你的。”

  江临夏:“……”难道你拿不到身份证,还想共享我的ID吗?

  江临夏扭头问:“她的背调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乘风的背调很简单。

  她的活动范围狭窄,基本都在家里。而家里一贫如洗,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东西。找当地官员开完证明后,就可以走申请户口的流程了。

  飞船不能在战后星停留太久,初步核实完情况,整理好资料,管理员就决定先返回联盟。剩下的流程慢慢走。

  他们给乘风申请了一个临时用的身份卡,能在联盟境内自由行动,应对身份检查,但权责受限,三个月后过期。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林医生迟迟没把乘风的体检报告发回去,只是跟留校的招生办工作人员说:无特殊备注。身体健康。

  对方回了个大大的“好!”字。

  对此,项云间几人也不敢吭声。

  这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不仅给乘风捋了遍联盟大学的校规,还做她的陪玩,跟她一起打益智小游戏。

  “像养了个女儿。”江临夏感慨说,“女儿和她四个不称职的爹。”

  可惜乘风不是很买账,“我没有你们这样年轻的爸爸。”

  临近降落,几人开始收拾行李,要么准备回家,要么准备回校。只有乘风依旧是一个小皮箱加一架格斗机器人。

  而且技术工还把她的格斗机器人拆卸了,装进了一个行李箱里。否则联盟出现一个完整型的格斗机器人,很容易引人误会。

  江临夏看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想起来问:“乘风现在有钱吗?联大的助学金什么时候发?离开我们她能不能吃得上饭?”

  严慎回道:“住宿免费,每天餐补五十。但是助学金怎么也得等到正式入学,起码得到新生联赛后才会发。”

  江临夏愁道:“她总要买点生活用品吧?衣服啊、洗漱用品啊……还有她那么能吃,宿舍里不得放点小零食?”

  江临夏数着数着,觉得这得好大一笔钱。

  乘风一穷二白的,来了联盟难道要过苦行僧的生活吗?

  何况学费可以免,但是一些教辅资料、课外训练时长,是要自己买的。

  据说手操机甲跟指挥B类的学生,都很费钱。不仅费钱,还受单兵系的排挤。

  江临夏最近对自己的新身份适应得很快,一想到乘风刚入学就要受欺负,心里很不是滋味。

  乘风摸摸口袋,向他们展示了下自己的巨款:“我有两百多块钱。还有你们之前付的借宿费。”

  “我可怜的女儿。”江临夏语气急转,“说好了不提借宿的事情!我求你!”

  “哦。”乘风说,“我有钱。”

  “你那点儿钱,还是留着给自己买糖吃吧。”江临夏环视一圈,因为辛旷不在,就说,“找老项,他有钱。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擦屁股也可以找他,他是专业的。”

  项云间伸长手臂,召唤道:“过来,爸爸给你发钱。”

  乘风坐着没动,视线稳稳落在光脑上。

  江临夏有感而发:“网瘾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传染病。”

  ……孩子大了,翅膀硬了,不知道社会的美好。

  项云间勾起唇角:“想不想吃红烧肉、口水鸡、小蛋糕?”

  这几样都是飞船上最受乘风喜欢的菜。

  准确来说只要不是大白菜,她都很喜欢,全部都是砸开她新世界大门的敲门砖。

  乘风放下光脑,表情有点落寞。

  项云间又招了招手,说:“等你熬到新人联赛,应该就有钱了,到时候再还给我。”

  “其实我们队伍还少一个副指挥,找很久了。如果你能进我们队伍,走公账,就不用你还。”江临夏补充说,“我们队伍很厉害的,不缺钱。”

  乘风犹豫片刻,承认自己抵挡不住诱惑。

  所有的克制力在吃了十几年的白菜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她默默站起来,走到项云间面前,伸出两只手,像一个十分乖巧的不孝子。

  项云间掏出光脑,准备给她转账。

  乘风说:“我想要现金。”

  “干什么?方便携款卷逃吗?”项云间提醒说,“联盟大部分地方都是用电子钱包付账。”

  他从兜里掏出最后的几百块钱,都给了乘风,说:“我取了钱再给你。只有做我们家的孩子才能这么幸福,知道吗?”

  不孝子已经跑了,一点温柔没有留下。

  项云间摇头,自嘲道:“她如果真的是我女儿,长大后一定会拔我的氧气管。”

  江临夏闻言大笑,在一旁得意洋洋地道:“所以说,孩子最需要的是陪伴。你看乘风对我多体贴、多亲近?她已经会对我说‘谢谢’。”

  “你?”项云间冷冷地瞥他,“你就是等我老了以后天天往我家推销保健品的那骗子!”

  江临夏直乐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单独薅你的羊毛。我会在你跟财务之间流转,给你减轻负担。”

  ・

  飞船落地时,校车早已等在机场。

  江临夏三人打了声招呼,自己叫车回家了,只有项云间还跟着队伍。

  工作人员领着学生们走出候机厅,有序上车,前往联盟大学。

  这批学生出生的时候,自己的祖国还是战区,各地炮火轰鸣,他们只能在不同的防空洞里转移避难。

  和平后开始漫长的战后重建,依旧难以恢复往日的容光。

  他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可以用“恢弘”来形容的现代都市,超乎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此时坐在游览车里,盯着外面一掠而过的街景难以抽身。

  原先吵闹得跟锅沸腾的粥似的青年们,此刻静默无声。

  羡慕、惊讶、陌生,这些情绪在巨大的差距面前都变得寡淡起来。

  他们只是很安静地看。看街边行人身上的愉悦与生命力;看有着多年历史依旧屹立不倒的地标性建筑;看这座城市健全且完善的规则与秩序;看长久和平所熏染出来的美丽。

  眼神专注,面容肃穆。

  然后渺小地畅想着,和平也能像这样偏爱一次他们的星球。

  校车在校门口停下,众人拎起背包,OO@@地起身,挺直腰背,按照座位顺序走下车门。

  乘风坐在最后面,透过车窗,发现之前在视频中出现过的几位老师跟教官也在。

  他们站成一排,笑得和善又自然,跟从面前走过的每一位学生握手示意,然后让边上的志愿者带领他们去领取自己的宿舍信息。

  等车厢差不多空了,乘风才走下车。

  手操专业的老师看见她,有略微的惊讶,想不起来今年的特招名单里是不是有女生了。

  身材瘦小,眼睛清澈透亮,看起来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如果见过,他绝对会有印象。

  但他求贤的心太过迫切,没有过多关注,草草跟乘风握了下手,越过视线望车内张望。

  他茫然问:“没有人了吗?”

  项云间最后一个走出来,回道:“没有了,都到了。”

  “那……那乘风呢?”手操老师慌了,“人呢?”

  乘风:“……”

  她扯了扯一米九壮汉的衣角,抬手指向自己,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手操老师懵了,张着嘴,所有打好的腹稿都在一瞬间流产。

  “啊……啊?”

  项云间委婉地道:“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几个老师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盯着乘风满目震惊,心说那么短的时候,不能做得了变性手术啊?

  等明白过来,又开始紧张。

  靠,这到底是异装癖,还是女孩子啊?

  开场白应该要怎么说?

  乘风的耐心只能够维持三秒,告罄后转身就走。手操老师忙拉住她,说:“等一下同学!我姓孔,你可以叫我孔老师,也可以叫我孔叔叔,怎么习惯怎么来。多大了啊同学?哟,小姑娘长得真可爱。”

  这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总觉得有点猥琐。

  项云间觉得手操系可能会毁在这位老师上。

  教官用力将他推开,摆出比准备过的更亲和的笑容,说:“乘风同学你好。欢迎加入联盟大学。我们军事系虽然女生比较少,但出过许多非常优秀的女士。希望你能成为下一个。”

  乘风受到夸奖,礼貌鞠躬:“谢谢。”

  教官感动了,他太感动了。

  一群奇花异草里长出了一朵正常的祖国花朵,开得文静又纯洁。

  他激动地道:“每一个有天赋的人都很有个性。你放心,联大向来兼爱包容!只要你不影响社会稳定,你可以在这里很好地生活!”

  可是乘风觉得自己并没有很奇怪,奇怪到需要他们包容。

  孔老师再次试图凑上来:“你的专业还没有定……”

  指挥系老师抢白道:“新生联赛,你知道吗?”

  乘风听过这个名词,机智地道:“能赚钱!”

  指挥系老师笑了,说:“是的,能赚钱。”

  乘风点头。

  “但是名额有限。”指挥系老师说,“每所军校只能选出各专业分数最高的一批学生,推荐他们参加。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你没有高中的学籍,是经过学校考核后特招的学生,而且入学时间比普通的学生晚一个月,按照常理来说,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乘风转身,用眼神询问项云间。

  指挥系老师接着道:“可是,你的综合评分很高,经过招生组的内部讨论,我们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孔老师露出点愤恨的表情。

  乘风迟疑着点了下头。

  指挥系老师又道:“但是吧……”

  乘风现在只有一个感想。

  说话说半截,每段埋一个转折,真的很容易让人打。

  指挥系老师依旧沉稳地道:“我们给你的评分,是基于指挥b类,也就是数据分析与建模这个专业来打的,毕竟模拟演习没能考察到你的手操情况,而新生联赛,为了保证公平,也是不涉及机甲操作的。”

  乘风等了等,等不到下一句,以为他是缺少捧哏,替他说道:“但是?”

  指挥系老师失笑说:“没有但是了。你愿意作为指挥b类的身份,参加这次的新生联赛吗?”

  听起来是一件很厉害的事,会有很多人参与。

  可是乘风对指挥b类这个职位了解得不是非常清楚,更不要说相关职责了。

  “我没有玩过。”乘风犹豫地道,“都是你们人类的游戏。”

  “没什么特别的。与别的副指挥一起完善战场数据进行建模,引导新生规划出正确的攻击路线。”指挥系老师顿了顿,说,“就像你在演习中做的一样。”

  原理听起来确实是挺简单的。

  她的格斗机器人自身带有庞大的地图分析功能,乘风跟着它一起学习,加上与生俱来的空间立体感和距离感,整个学习过程虽然并不系统化,但锻炼出了强大的数据运算能力。

  如果相关代码没有发生变更,乘风觉得是可以的。

  她瞄了瞄对面的人,觉得应该可以用“强大”来形容自己。

  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有两天的时间考虑。我的名单申报截止日期是后天。”指挥系老师的态度要亲和很多,说话语调一直都是不急不缓的,跟乘风的机械音有种异样的适配,“顺便介绍一下。我姓罗。”

  乘风:“你好。”

  孔老师酸溜溜地加了一句:“但是正规的军校联赛,是有机甲对战的。小姑娘啊,这次只是新生互相露个脸,不代表你今后要选的专业。你可以再想想。”

  教官说:“留一下联系方式,去休息吧。晚点我给你发一条信息。你有决定了就直接在光脑上告诉我。”

  乘风直接把光脑递给对方。

  潦草地迎新完毕,项云间提起她的箱子,示意送她去宿舍。

  走在半路,乘风若有所思地回头觑了他两眼。

  项云间鼓励她:“给自己赚粮吃。过得富足不富足,就靠这一把了。新生联赛对外公开,很赚钱的。”

  乘风重重点头。

  ・

  联盟大学的军事系很有钱。近两年多盖了几间校舍,学生住的都是套房里的单人间。

  项云间将人送到宿舍楼门口就走了,乘风照着图标爬上去找房间。

  这时候还是假期,整栋宿舍楼都没什么人。乘风把东西搬进去后,反锁了房门。

  临时身份卡不能注册三夭账号,但是联大的学生卡似乎可以。

  乘风坐在床上,把证件拍照录入,终于有了自己的个人账号。

  她用的不大熟练,跳转到设置界面,填写自己的信息。

  id:叶归程

  个人简介:一个机器人。

  打完后几个字后,乘风又删掉了,知道这个形容会让人觉得奇怪。

  于是她把中间的两个字给马赛克了。

  “一个**人。”

  这就是一个机器人的神秘感!

  乘风用过江临夏的账号,记得他的id,主动添加他做自己的第一个好友。

  网瘾青年果然在线,回复一条接一条地弹出来。

  夏天有什么好:乘风?我去,差点忘了你还有这个名字。

  夏天有什么好:你介绍里写了什么被屏蔽了?“机器”不是屏蔽词啊?这样看起来怪不正经的。

  夏天有什么好:算了,先扩列。【名片】【名片】老项他们的好友加一下。

  夏天有什么好:新生联赛加油,我会一起看直播的。【大笑】

  叶归程:哦。

  夏天有什么好:?你有问题没有?你手速那么快,都在网上了还要这么惜字如金吗?

  乘风已经把界面切出去了。

  她回复了教官,拿到新生联赛的日程安排以及比赛规则。从头到尾将条例阅读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很特殊的规定。

  联大、一军、二军等几所知名的军事大学,以及其余小型军校的联盟队伍共同混战。按照各自的击杀数、死亡数、物资数来计算最终积分。积分最高的学校获得优胜。

  一句话概括,就是用拳头来决定话语权。多余的规则都是影响学生发挥。

  教官又发了一张宣传图过来。

  那张图片做得花里胡哨的,大红的配色看得乘风眼睛发热。

  上面介绍道,联大已经连续三年蝉联新生联赛的冠军,如果今年再度捧回奖杯,将会创造联赛历史。

  希望所有学生带着前辈的希望跟信任,砥砺奋进,再创佳绩!

  教官:我们联盟大学是最强的!【冲啊】

  乘风打了一行字,又删掉了。

  有点怀疑地切换回三夭论坛,搜索两个关键词,发现前两天刚有人发过类似的帖子。

  【新生联赛,联盟大学很强吗?】

  很简单的一个标题,没想到下面跟炸窝了一样争吵起来。

  “捡漏之王!”

  “一所专门捡漏的学校也敢称最强?”

  “人家明明说的是很强不是最强,楼上的疯了吗?”

  “楼上估计是一军的,可不就是输疯了吗?年年吹水年年战败,连第二都稳不住,可人家联大就是蝉联三届的胜利者,不服气你也只能略略略。”

  “为什么黑水都往我们一军的人身上泼?有病吧?二军的二不会打是不是?”

  “?我艹你们,一军整天不招惹一下我们就不痛快是不是?”

  “联大还不强?这是我听过最狂妄的笑话。”

  “老二、老三、老n,在这里嘲笑老大。哈哈哈哈!”

  “事不过三,今年联大必输!我说的。”

  

12834 466322 MjAyMS8wNy8xNS8jIyMxMjg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15/12834_466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