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章:和我长得多像啊

书名:大唐第一郎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景以 更新时间:2021-07-21 07:05:47

  房玄龄走出朱雀门,就看到自家管事像个陀螺,正在来回绕圈。

  这名管事跟随房玄龄多年,为人稳重、处事不惊,但今日怎么这么焦急?

  看来府内果然出了大事!

  想到这儿,房玄龄连忙上前,并问道:“出了什么事?”

  管事擦了擦汗,急声道:“老爷,不好了!今早有个叫林秀的青年来到府上拜访,拿出了老爷的家族令牌,还有一封信,说是十八年前老爷给她母亲留的!他来寻亲的!”

  “是吗?”房玄龄大喜,等了这么些年,终于等来了。

  他连忙追问:“他母亲叫什么?”

  管事回道:“听夫人提了一句,好像叫林淑儿!”

  “没错没错,终于来了,太好了!快快回府!这是好事啊,你为何一脸紧张?”房玄龄诧异道。

  管事惊讶于自家老爷的镇定,难道老爷忘了夫人的狮子吼、十八路鞭腿、龙爪功、催心掌、密宗咒了吗?

  忘了曾经经历的伤痛和风雨了吗?

  忘了盘绕在梁国公府上的哀嚎吗?

  “老爷,夫人因为老爷私生子的事,正在气头上,愤怒等级:最高级,老爷这样面带笑容的回去,恐怕…”身为跟随他多年的随从,管事没有把话说完,算是给他留最后一点颜面。

  房玄龄浑身一颤,那是听到夫人生气后的条件反射。

  “我的私生子?和我…”房玄龄嘟囔了一声,突然愣住了。

  而后,他深皱眉头,才意识到了整件事情的棘手。

  “你在这里等着,我要进宫!”房玄龄连忙折身返回,健步如飞。

  管事轻叹一声:“老爷啊,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

  又等了小半时辰,房玄龄再次走出朱雀门。

  不过这一次,管事看到了他身上弥漫的哀鸿,眼中透露着对活下去的奢望。

  对,这个表情才是正确的,就是这味。

  “老爷,咱们回府?”管事名叫高伟,他轻声询问。

  房玄龄叹息了三声,突然抬起手,忙道:“来,扶着我,我有点慌!”

  高伟知道,这是被夫人支配的恐惧。于是他忍不住问道:“老爷,那位林秀,真是老爷的孩子?”

  房玄龄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刚刚为什么要入宫啊!

  他嘴角抽了抽,叹道:“他...哎...说是,就算是吧!”

  “要不老爷否认?坚称不是自己的!然后将对方先打发了?”高伟出谋划策。

  房玄龄摇了摇头,然后头抬四十五度角,眼眶中湿润,嘴唇哆嗦道:“已经晚了…”

  高伟挠了挠头,哪里晚了?

  “走吧,回府!”房玄龄深吸一口气,今日这龙潭虎穴,必须自己承受了。

  马车缓缓停在了梁国公府,下了车的房玄龄深吸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谁知前庭院内,卢氏坐在椅子上,正等着他。

  “老爷回来了!”卢氏看到房玄龄,立即站了起来,笑盈盈的欠身行礼。

  果然是最高等级的愤怒!

  这是笑里藏刀啊!

  这是先礼后兵啊!

  房玄龄什么世面没见过,朝堂上挥斥方遒,战场上出谋献策,丝毫不怵。唯独面对自己夫人,惧内的厉害,让自己一世英名沦为同僚笑柄。

  “夫人怎么在这里?”房玄龄随意问道。

  卢氏上前,为房玄龄整理官服,指尖划过他的脖子,然后问道:“老爷应该从高伟那里听了吧,府里来了客人,说是认亲的,我就纳闷了,我们堂堂梁国公府,怎么可能有人是他的亲爹?老爷,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稍顿一下,卢氏又道:“我是不相信的!我让老爷纳妾,好几次把人送到老爷的房间,都被老爷拒绝了呢!”

  此言一出,又勾起了房玄龄的伤心事。

  的确是把人送到房间了,但对方三百多斤的体重,长得比自己还男人,那样的妾室不要也罢。

  “老爷,你说句话啊!”卢氏盯着房玄龄,提醒道。

  房玄龄知道,这就平安和灾难的决选,他自然想平安,但这一次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夫人稍等,容我先见见他!”房玄龄提议道。

  卢氏挤出一个冷笑,问道:“请老爷再说一遍!”

  房玄龄咬着牙,喝道:“我说让我先见见人,至于其他事,容后再说!夫人贵为梁国公夫人,难道这点时间也等不了吗?”

  “你竟然敢大声对我吼!你变了!好!我让你见!我等着你的答案!”卢氏大吼一声,转身就离开。

  房玄龄满心苦楚,但还是抬脚去了客厅。

  来到客厅,第一眼就看到一身道袍的林秀。

  风姿俊秀!

  随后,就看着自己的二儿子正在招待对方,两人谈笑风生。

  房玄龄暗暗点头,平时对二儿子的严厉还是非常正确的,瞧瞧现在彬彬有礼的表现,没有给自己丢脸!

  “咳咳!”

  房玄龄故意咳嗽,立即吸引了两人的主意。

  “父亲!你回来了!”房遗爱连忙站起身来,姿态乖巧。

  林秀也看向了对方,顿时皱眉。

  说他是房遗爱的亲爹没有任何问题,长得一样丑。但若说自己是他的儿子,那这基因的选择是完美的避开了他啊。

  “遗爱,你先出去!”房玄龄吩咐道。

  房遗爱乖巧退下。

  房玄龄伸手示意:“你叫林秀是吧,我们坐下聊!”

  相比较对房遗爱的平静,对待林秀的语气中带着一种特别的韵味,让林秀察觉到了一丝丝古怪。

  林秀坐了下来,决定主动出击,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于是问道:“我来此的目的你应该知晓,认祖归宗非我意,这是我的母亲的遗愿!”

  “什…么?你母亲去世了?”房玄龄霍然起身,一脸震惊。

  林秀道:“我十岁那年就病逝了。”

  “那你如何生活的?”房玄龄面露悲色。

  林秀回道:“我被我师父所救,跟随他在道观生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房玄龄有些恍惚,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好一会,房玄龄才叹道:“你母亲那么完美的一个女子,竟然病逝,唉…命运不公啊!”

  叹息以后,房玄龄挪挪姿势,正襟危坐,说道:“没错,你是我的孩子!”

  “真的?”林秀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房玄龄点头如捣蒜,反问道:“这还能有假啊?瞧你,和我长的多像啊。”

  林秀:...

  但凡你长得帅一些,林秀也就认了这个爹。

12862 459311 MjAyMS8wNy8yMC8jIyMxMjg2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20/12862_459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