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章:一家人

书名:大唐第一郎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景以 更新时间:2021-07-21 18:27:44

  谨慎的林秀并没有直接认亲,因为他觉得房玄龄透着古怪。

  “梁国公,你不担心我是假冒的?”林秀问道。

  房玄龄自信道:“你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俊郎洒脱、潇洒神秀...“

  “等等,这个话题暂停。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么些年,你为什么没有找过我母亲?”林秀问道。

  房玄龄叹道:“哎,怎么没有找过?当年就派人找过,但因为战乱,回去后就再也没有你母亲的下落了。这么些年,也找了很多地方,但都没有下落。你母亲就没想着带你来长安吗?”

  林秀穿越时,本体是十四岁,当时的林淑儿已经病逝,所以林秀对这位母亲的记忆比较模糊,连音容样貌都朦胧,更不要说相关事情了。

  “母亲从未说过你们之间的事,当时我也小,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林秀解释道。

  房玄龄微微松了一口气,回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古怪!

  林秀心中的古怪感觉越来越浓。

  这时,房玄龄殷切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知道你和我第一见面,不太适应,所以称呼我叔父吧,叫我叔父就行。为了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什么需求都可以!”

  “叔父?”林秀笑着问道:“是你不适应,还是我不适应?”

  房玄龄一本正经道:“你不用难为情,我知道你埋怨我,叫我叔父就行,我很满意,很知足!”

  林秀瞅着他,的确感受到了他的满足。

  “好!”林秀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他还真不习惯叫别人爸爸,他又不是读者老爷。

  其实林秀心中还有很多疑问,但是察觉到房玄龄的古怪,索性不去追问,静观其变就是了。

  而且此次来长安城,林秀除了认亲,还有其他大事要做,而做梁国公府的庶子,正好方便打探。

  此时场面一静,两人大眼瞪小眼。

  “那个侄儿,你稍坐!我去看看午饭做的怎么样了!”房玄龄起身,匆匆离开。

  呵,这声侄儿叫的真顺溜,似乎练习了很多遍。

  ......

  两刻钟后,房遗爱返回客厅。

  “你真是我弟弟?”房遗爱一副意外神色。

  林秀笑了笑,看来房玄龄出去后,已经把自己的身份通知了梁国公府。

  突然,房遗爱叹了一声,道:“你啊,害苦了我爹...”

  “何意?”林秀面露不解。

  房遗爱刚想说话,就看到房玄龄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原本干净的官袍乱皱皱,竟然还有鞋印。更可怜的是脸上还有抓痕,已经抓破了脸皮。

  啧啧...

  “叔父这是遇到了袭击?”林秀问道。

  房玄龄略微尴尬,但还是能死不要脸的解释道:“没事,我喜欢练武,刚刚和别人切磋了一下!对方伤得比我重!”

  “比试还用手挠?对方是个泼妇吗?”林秀问道。

  房遗爱大怒,喝道:“住嘴!不准骂我娘是泼妇!”

  啪!

  房玄龄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房遗爱的后脑勺上,这个傻缺儿子,没有脑子吗?

  “午饭准备好了,吃饭吧,正好给你介绍一下府邸的环境,还有家人。”房玄龄说道。

  林秀点了点头,便随他离开了客厅,然后在梁国公府转悠了几圈,认清了所有位置。

  而后,来到食厅,看到厅内已经坐了几个人。

  卢氏和房遗爱已经见过面,剩下三人中,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应该是房玄龄的长子房遗直,一名和林秀年纪相仿,但面容略显苍白的少年,应该是幼子房遗则。最后是一位及笄之龄的少女。

  五人盯着林秀,神情各异。

  卢氏扫了一眼林秀,便把目光放在了房玄龄身上,看来她在和房玄龄的较量中,完全占据了上风,此时锐利的眼神中充满了再次进攻的战意。

  房遗爱则是瞅着林秀的行囊,盼望着道家金丹。

  至于房遗直和房遗则、房若晴,则是审视和好奇的目光。

  “咳咳...”房玄龄避开卢氏的目光,努力把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呈现出来,然后说道:“他叫林秀,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现在不熟,以后就熟悉了。秀儿,坐吧!”

  秀儿?艹,老家伙过分了啊。

  “叔父叫我林秀即可。”林秀忙道。

  卢氏闻之,当即讥讽:“叔父?姓房的,你还真不要脸啊,既然认亲了,怎么还让人家叫你叔父?你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啊!”

  房玄龄虽然惧她,但此时此刻必须表现一家之主的气势,便说道:“林秀,这是你姨娘!快叫人!”

  “哦,姨娘好!”林秀乖巧的叫了一声,能逗逗卢氏,自己吃点亏也认了。

  果不其然,“姨娘”一出,卢氏就像炸毛的猫,直接站了起来。

  这个动作可把房玄龄吓坏了,脸上的抓痕还疼着呢。

  不过卢氏并未开撕,而是咬牙道:“好!别说我不讲情义和冷血无情,既然叫我一声姨娘,那就坐吧,姨娘好好疼你!”

  林秀嘴角一抽,这个疼字怎么让人毛骨悚然,让自己这个见过大世面的穿越者都心里发毛。

  就这样,林秀坐了下来。

  房玄龄坐在上首,旁边是卢氏,不过两人之间有明显的楚河汉界。而且房玄龄的表情已经皱在一起,不用猜也知道,卢氏正用她那灵活的小脚给他松皮。

  左侧坐着房遗直、房遗则和房若晴。

  右侧是房遗爱和林秀。

  正准备用餐,记挂着道家金丹的房遗爱突然说道:“阿耶、阿娘,林秀初次登门,说有重礼相赠。而且他说来认亲,就是想报恩,还了恩情,才能得证道果!”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这时她们才发现,林秀穿着道袍。

  “当真?”卢氏狐疑道。

  房玄龄更为激动,连忙追问:“林秀,此话当真?胡闹!你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寻什么道果!”

  看着众人投射来的目光,林秀笑着回道:“我初自登门,的确准备了重礼,但是现在想想,还是别拿出来了,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呢,不行啊!那可是你的心意!为什么要算?”房遗爱急了,他可是盼望着道家金丹呢。

  “是啊林秀哥哥,你准备了什么重礼?”房若晴也问道,这少女眼眸明亮,语气温柔。

  林秀便拿出了玉瓶,笑眯眯道:“我本来准备了五枚道家金丹,准备送给诸位。这道家金丹有延年益寿的功效,相信诸位有所耳闻。可惜,少准备了一颗。二公子说,既然少了一颗,但就不用给大公子了,大公子身为兄长,自然要让给弟弟妹妹。”

  “但我觉得,大公子器宇轩昂,乃是人杰。若是不赠金丹,我倍感过意不去,索性便不准备拿出这份礼物了,都不给了,这样也显得公平!”

  说罢,林秀品了一口茶,嗯,不错。

  但是屋内的气氛陡然一凝。

  房遗爱傻眼了?尼玛,自己竟然被坑了!

  此时的房遗爱已经注意到了大哥的敌视目光,恨不得撕了自己。

  房遗直的确很生气,我可以让,但不是你说让就该让的!

  卢氏瞪向二儿子,这就是平时棍棒下教育出来的孽障儿子?竟然没有一点孔融让梨的美德,该打!

  房玄龄捻着胡子,瞥着气定神闲的林秀,心中感慨不已,这小子还真是记仇的性子,肯定是老二冒犯了他,所以落入了他的圈套,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这心思和算计,果然缜密啊。

  最可怜的还是房遗爱,他感受到了多处冰冷的注视,最后只能瞪向林秀,不断地咬牙切齿。

12862 459616 MjAyMS8wNy8yMC8jIyMxMjg2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20/12862_459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