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章:夜探大理寺

书名:大唐第一郎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景以 更新时间:2021-07-22 17:38:17

  拿着长安城的平面图回到房府,天色已经渐昏,橘色的晚霞洒满天空,一团团火烧云将蓝天衬托的格外绚丽。

  没有工业污染的天空,美的那么剔透。

  回到房府,所见仆人、丫鬟恭敬的叫一声:“林少爷!”

  尤其是娇滴滴的丫鬟,脆生脆生,可比道馆山下的村妇要养眼多了。

  走过中庭,迎面走来一群护卫簇拥着内官,卢氏面露笑容陪同,看样子是送他们出府。

  林秀让开了身位,让他们先行,谁知内官脚步一顿,突然停了下来。

  “房夫人,这位道人是?”这名中年太监笑眯眯问道,声音就像扭住了嗓子的公鸭子。

  卢氏瞥了一眼林秀,脸色有些憋屈,但还是介绍道:“高公公,这是我家老爷在外面的…嗯…失散多年的孩子,今日才相见!”

  “啥?”高公公一惊,一项宠辱不惊的他也被震慑到了。尤其是这番话还是长安城第一妒妇的房夫人亲口所说。

  林秀也微微惊讶,没想到卢氏会直接承认自己的身世。这也让林秀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

  高公公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他只是觉得这位青年道人看起来眼熟,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所以多问了一句,没想到捅了马蜂窝。

  希望房相吉人自有天相吧!

  而后,高公公带人迅速逃离,远离这个龙潭虎穴。

  送走了这些人,卢氏气得脸色铁青,目光扫视四周,所有人噤若寒蝉,就连房遗直这位嫡长子,都避开其目光。

  林秀不惧,和她对视。

  “我讨厌你母亲,也不喜欢你,但我是梁国公夫人!哼…”卢氏瞪了林秀一眼,而后转身回府,并且叫道:“把府门锁上,我看今晚谁敢给姓房的开门!”

  谁敢给姓房的开门?

  看来是房玄龄了。

  啧啧,卢氏真够霸气的!

  林秀唏嘘不已时,房遗直察觉到了林秀的表情,便安慰道:“你别担心,父亲不会有事的,尚书省里有休息的地方,父亲已经习惯了。我母亲心直口快,你别在意。”

  林秀知道他误会了,自己可不关心房玄龄。他虽然对自己很照顾,但摆脱不了他抛妻弃子的事实。当年就算兵荒马乱找不到人了,但自从唐皇继位,国泰民安,凭他的身份和地位怎么能找不到线索?

  不想找罢了。

  不过林秀并没有解释,而是问道:“宫里来人做什么?”

  “陛下看父亲辛苦,送来的赏赐。”房遗直颇为自豪:“当今朝堂,能像父亲这样蒙受圣恩的官员可不多,不超五指之数。你初到长安城,以后就知道父亲的影响力了!”

  林秀笑了笑,便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进入了书房。

  将长安城的平面图铺平,林秀盯着图搜索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大理寺官衙。

  林秀这次来长安城,除了认亲,还有几件大事要办。

  吃过午饭,林秀便返回宅子早早休息。

  一更三点时,府外响起了鼓声,林秀知道,那是执金吾击鼓示人,代表宵禁开始,此时各坊的坊门已经关闭,禁止出行。

  《西都杂记》称:“西都禁城街衢,有执金吾晓暝传呼,以禁夜行,惟正月十五夜敕许驰禁前后各一日,谓之放夜。”

  宵禁之后,有街使巡行查夜,各武侯铺的兵士也巡警监视。

  今天夜黑风高,是个好时机。

  一道黑影躲过房府的护卫,离开了府邸,然后在街上奔走,他的速度非常快,脚踩在地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关闭的坊门对他而言犹如空设,直接翻了过去,宛若猿猴灵活。巡视的街使从街上走过,浑然不知他就藏在一侧的门柱旁。

  黑影正是林秀。

  而他的目标正是大理寺。

  凭林秀的记忆,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大理寺外,然后观察四周,确保安全后,直接翻墙进入了大理寺内部。

  林秀不知道大理寺的内部结构,只能从一个地方开始向其他地方搜查。

  而他要找的是大理寺的录房,里面存放着大理寺审理完结的所有案件的文件。

  不过没快,林秀就遇到了麻烦。

  因为一些重要的地方,都有护卫看守。

  这些护卫的穿着和禁军不同,类似于街使的打扮,衣服上绣着雷纹,腰间配着类似绣春刀的钢刀。

  不良人么?

  看来是的。

  这个时代的大唐和前世的大唐还是有所不同,不良人便是听令于大理寺,负责缉捕罪犯。

  林秀还不想招惹他们,所以只能避开,寻找其他的房间。

  幸好,存档以往案件公文的录房并不算重要房间,并没有不良人把手,林秀很快找到了,并且撬门进入。

  房间内漆黑一片,林秀只能点亮火折子,靠着微弱的火光在里面寻找。

  偌大的房间内堆满了案件,所有书架上都是满满的。

  庆幸的是,大理寺的官员并不昏庸,案件的摆放还算有序,按照年份来摆放的。

  贞观五年…

  贞观七年…

  贞观十一年…

  林秀来到贞观十五年时,停了下来。

  他开始在这片区域寻找,速度明显加快。

  此时林秀的脑海中,往事记忆开始闪现。

  ……

  “秀儿,你二师父我去长安城了,办一桩大事!办成了,我再回来继续教你剑法。如果回不来了,以后每年清明,给我烧几壶酒!”

  “二师父,师父他离开道观不知去向,如今连你也要走。听你的意思,此去长安有性命之忧啊!既然有危险,何必去呢?”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哈哈...你二师父我是去完成承诺!”

  “二师父,什么承诺啊?”

  “不要多问!”

  “不问也行,既然要走,那多喝一些送行酒!”

  “好!”

  “二师父,多喝点!”

  “嗝...好...好酒!”

  “二师父,你去长安是为了什么?”

  “我的义兄...遭人算计而死...只剩孤儿寡母...他叫薛宗道...好酒...”

  ......

  回忆闪过,林秀轻叹一声。

  他十四岁穿越来此,便和两位师傅相依为命。

  十六岁那年,二师父段天涯为了给他义兄薛宗道报仇,毅然来到了长安城。

  可惜,林秀没等到他回来。

  每到清明,林秀也没祭拜他,就是希望他夜里托梦,可惜,什么鬼梦都没有。

  今日来到长安,林秀打听了房玄龄之外,也打听了薛宗道。

  可惜,询问多人,只知道薛宗道曾任兵部郎中,后来因罪问斩。至于是因为何罪,竟然无人知晓。

  所以林秀明白了二师父段天涯的决然。

  陷害薛宗道的人必是朝廷权贵!

  所以林秀选择夜探大理寺,这里必有薛宗道案件的始末。

  他需要通过这次调查,找到自己的二师父。

12862 460382 MjAyMS8wNy8yMC8jIyMxMjg2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107/20/12862_460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