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04(成交)

书名:露水的夜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明开夜合 更新时间:2021-10-08 09:12:05

  #04
  周五的演出结束,南笳喊上陈田田一道吃夜宵,顺便找她打听周濂月。
  剧团新排的这出沉浸式话剧叫做《胭脂海潮》,试演成功之后就正式提上日程,变成往后每周五到周日的固定剧目。

  每次演出结束之后,总有一些剧迷在剧院大门口蹲演员要签名。
  南笳他们都很随和,让签什么就签什么。
  反正拢共也就那么七八个剧迷。

  有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拿着《胭脂海潮》的海报请南笳签字,全程拳头半遮着脸偷瞄着南笳,小声地说:“姐姐你好漂亮。”
  南笳笑说:“谢谢。你也很漂亮。”
  小姑娘拿到签名之后晕晕乎乎地走了。
  陈田田走过来一把搂住南笳肩膀,“真有你的,男女老少通吃。”

  剧场外就有烧烤摊,大家常常过来撸串。
  他们搞先锋话剧的,大部分穿着打扮都挺“亚文化”,在外人看来丧里丧气,又不伦不类,他们好像自发形成了一层屏障,与其他吃烧烤的人完全地区隔开来。

  南笳跟陈田田单独坐一张小桌。
  她开了罐啤酒,递给陈田田,“跟你打听个人。”
  “谁?”
  “周濂月。”

  南笳所在的剧院,实话说,很穷,但混在里面的,不全是她这样一事无成的北漂,也有真正家里不愁吃穿,只为投身艺术的人。
  陈田田就是这样的人。

  陈田田父母经商,在北城是毋庸置疑的中产以上。家里还有个哥哥,做金融的;有个姐姐,帮着家里做事。作为老幺,家族生意延续的压力远远落不到她头上,她就专心致志做自己的先锋戏剧,当编剧,当演员。她还有个男朋友,青梅竹马,好了好多年了。

  南笳在网上搜过周濂月——其实她之前一直以为周濂月的名字写法是“周连岳”,问解老师要电话号码时才知是这个“濂月”。
  联系他的形象,觉得无比契合,甚至觉得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来另外两个字能比这更衬他的气质。

  网上关于他的资料实在太少,只出现在某投资基金会官网的合伙人名单里。
  陈田田的交际网络比较广,兴许知道关于周濂月的信息。

  陈田田的第一反应是吓一跳,“怎么问起这人?你认识他?”
  “他是解老师的一个学生。”南笳选择隐瞒了一些内容。
  陈田田笑说:“我看解老先生才是真大佬,周濂月这样的人都能是他的学生。”
  “所以周濂月什么来头?”

  “他本人是做投资的,你现在能数得出来的市面上成功的科技公司,基本都有他那基金会的融资。更重要的是,他背后的靠山,跟咱们不是一个阶层,是真正的……你懂吧?”
  南笳了然,“那他本人呢?”
  “本人什么?”
  “私生活这些。”

  陈田田喝着啤酒,看了南笳一眼,“他人很低调,私生活这方面的传言不多,大体上应当不是那种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不然早就名声在外了。”
  “他结婚了吗?”
  “结了,还是英年早婚。”陈田田盯住南笳,忽然意识到什么,“笳笳,是不是瞒我什么事了?”

  南笳将烟灰掸进盛了半杯茶水的一次性茶杯里,“田田,你觉不觉得,世界其实就是一个大卖场。什么都能贩卖,价值、尊严、灵魂、自由……只看是不是找对了买家,是不是有人出得起价。”

  陈田田打量南笳良久,一时欲言又止,“我家不是做生意的吗?我爸告诉我,买卖的第一要义是可以吃亏,但不能亏本。”
  南笳笑笑。
  亏不了本的,她相信那一定是个慷慨买家。

  -

  南笳和周濂月约定见面的地方是周濂月定的,不对外开放。
  周濂月派车去接她,被她婉拒。
  她自己打了辆车,遵照周濂月的吩咐,到地方以后给他发了条消息。

  大门紧闭,越过白色围墙,只能看见黑瓦的屋顶。
  没一会儿,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穿正装的男人走了出来,探头问道:“南小姐?”
  南笳点头。

  “我是周总的助理,我姓许,你可以叫我小许。”许助把门推得更开,“请进。”
  一段石板路,两侧是清澈水池,倒映天上即将西沉的落日。石板路尽头是一幢叠层的新中式建筑,白墙黑瓦,大面积的落地玻璃,整体风格素雅又低调。

  进门以后,许助带南笳穿过一段走廊,往东走,最后进了一间茶室。
  深褐色茶桌形状不规则,像是剖开的整段老木头,只上了一层木蜡油。

  许助叫南笳少坐,周濂月片刻就来,说完就匆匆地走了。
  一会儿,有个着一身工作服的阿姨,步履缓慢地走过来,提着一小壶茶水,给南笳斟了一杯,紧跟着也走了。

  许助所谓的“片刻”是将近四十分钟。
  南笳以无比的耐心等在这里,看着窗外天光一寸一寸变暗。
  她坐的位置望出窗外能看见山,圆而红的夕阳已经落下去一半,等它整个地坠到了山后面,茶室陷入一种荒寂的昏朦。

  又过了一会儿,灯光忽然齐齐地亮起来。
  不单是茶室,是整幢建筑,所有的窗户,一瞬间亮起。
  像一种叫人心绪不由翻涌了一下的仪式。

  周濂月是在灯亮后不久来的,脚步匆匆。
  南笳站起身,他看了她一眼,在她对面坐下。

  紧跟又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其中就有方才消失已久的那个阿姨。
  她们一人给周濂月递热毛巾,一人撤换茶水。

  周濂月拿热毛巾擦了擦手,随意递了回去,喝了一口茶,这才抬头看她,轻声解释:“跟人谈事,才结束。”

  南笳点点头。
  一鼓作气的心情,在这四十分钟的等待里有点被稀释了,很难找到开口的切入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知从哪一句说起,只好喝茶。
  她能感觉到周濂月在打量她,但没有回望过去。

  片刻,周濂月站起身,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示意她跟他走。
  周濂月今日一身的浅色,休闲款式,但丝毫没有中和他身上的距离感。

  南笳跟着周濂月进了二楼的一间房,那里头看布局应该是书房,有一扇朝南的窗,框着一窗远山。

  周濂月走到窗边靠站着,点了支烟,把烟盒和打火机都往旁边的茶桌上一扔。
  他一条手臂搭在窗台上,抬眼。

  南笳随手带上了门,犹豫一霎后也走过去,站在他对面,静默片刻,转头去看窗外。
  他可以先开口的,但似乎有种故意让她先的意思。

  南笳只能说:“周先生应该已经彻底了解过我的情况了。”
  “嗯。”周濂月声音平淡,“但我想听你自己说说看。”
  “上回跟郑瀚说的,基本就是全部。”
  “你再复述一遍。”
  他是故意的,南笳知道,但也只能说:“……我是个演员,北城电影学院毕业。大二的时候,得罪了邵家的人,被封杀至今。”

  “为了什么?”
  “……跟邵从安谈恋爱,我提分手,他不肯,因爱生恨。”
  周濂月轻笑了一声,这让南笳立即住了声,有点谎话被拆穿的难堪。

  薄黄的灯光里,他低头来看她,她今天穿的是短款的白色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很淡的妆,终于使他能看清她的面部轮廓。

  “这都是你的调查资料上写的,我想听点儿不一样的。”
  南笳抿住唇,又轻呼一口气,“……原因不重要。。”
  “不重要,还是不想说?”
  “……不想说。”

  “你应该知道,交易的前提是彼此坦诚。”
  南笳平静地说:“我知道。但唯独这一点,我不想开诚布公。其他的我知无不言。”

  话音落下,回应她的只有沉默。
  南笳心想这桩生意多半没戏了的时候,周濂月忽地抬手。

  他拿烟的那只手,指节轻轻碰了碰她脸颊。
  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周濂月一霎便收回手,又低头看她,“你可以提条件了。”
  ……让人摸不透的性格。
  南笳吞咽了一下,后知后觉自己嗓子发干,“什么都能提吗?”
  “可以。”
  “……我想红。”
  “还有吗?”
  “还有,借我一笔钱。”
  “借?”
  “……给也行。”
  “要多少?”

  南笳想了想,“现在还说不好,我要回去算一下。”
  周濂月也不问她要做什么,“还有吗?”
  “还有……”南笳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怕触犯他,“你结婚了是不是?”
  周濂月扫了她一眼,那目光仿佛在问,你还在乎这个?

  南笳当然不在乎,“希望任何场合,我都不会和她碰面。”
  周濂月说,“你不会。”
  南笳缓缓呼出一口气,“……你呢,有什么要求?”
  “只有一条:要懂规矩。”

  好像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但是她懂,她肯定懂。
  南笳点头,“……成交?”
  “成交。”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028 493080 MjAyMS8xMC8wNi8jIyMxMzAyO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0/06/13028_493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