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11(延迟满足)

书名:露水的夜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明开夜合 更新时间:2021-10-14 23:06:12

  #11
  周濂月退开,南笳不由自主抓住他的手臂。
  怕自己跌下去,想借一点力。
  这动作流露出一些依赖感,周濂月干脆将她搂得更紧。

  她像芦苇一样被风吹得身体微往后仰,身体的重量一半都倚在他手臂上。
  “还怕吗?”周濂月低头看着她,低声问。

  怕什么?怕腿软会跌倒,还是……
  南笳摇了摇头。
  心里有种茫然和惶恐感,她不想深究,开始享受是否意味着堕落的开始。

  外头太冷了,周濂月只穿着衬衫,手臂皮肤毫无温度。
  但她不觉得这个拥抱冰冷,尤其当额头抵靠在他心口,感知到微薄的温暖。

  “进去吧,我怕你冻感冒。”南笳轻声说。
  周濂月松了手,退后一步。
  阳台角落立了根铁杆,上面缠着电线,挂了颗灯泡,当他回到被浅黄灯光照亮的地方,南笳看清楚他的脸,还是一以贯之的漠然。

  回到室内,南笳叫人倒了两杯热水。
  他俩都喝了酒,车没法开,得等周濂月的司机来。

  约莫过了半小时,司机打来电话,通知周濂月他人已经到了。
  周濂月挂了电话,瞥她一眼,“瞧瞧,你可真是会给人工作添麻烦。”
  南笳笑出声。

  他们站起身,周濂月披上风衣,朝柜台走去。
  “哎。”南笳一把抓住他手腕,“说了我请的。”

  老板给南笳免去了两瓶啤酒的钱,又抹掉零头,笑说:“下回再来。”
  “行,下回来尝新菜。”南笳从一旁的铁桶里拣出周濂月的雨伞。

  “哦,对了,差点忘了。”老板叫停南笳,“叶冼前几天带朋友来这儿谈事情,落了张卡,你问他下次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或者我给他发个同城闪送。我没他微信。”
  “什么卡?”
  老板从柜台后面拿出来给她看。
  南笳认识,是他工作室的门禁卡。
  “给我吧。我过几天可能要去他们文化园那儿拍写真,我给他带过去。”
  “行,麻烦你。”

  南笳将门禁卡放进包里,掀开布帘走出门,轻轻地呼了口气。
  心里有点堵,希望能借此排遣掉。

  一边下楼梯,她一边将伞页捋顺。
  机械动作最适合缓解情绪。

  窄而陡峭的楼梯下得很稳当,将出门时却差点被门口一个小槛给绊一下。
  周濂月一把提住她手臂,“走路都不看路。想什么呢。”

  南笳笑着,转头看他,当然不可以说实话,她因为其他男人而心不在焉,“想你今天是不是要带我走。”
  声音轻得如耳语。

  周濂月盯着她眼睛,“你是想还是不想。”
  “不知道。”

  迎面拂来带水汽的寒风,周濂月身上风衣的料子被刮得细微作响。
  他收回目光,只平淡地说:“走吧。”
  “……去哪里?”
  “送你回家。”

  南笳已领会到,周濂月这人骄傲得不屑玩“强取豪夺”的游戏,他要她心甘情愿地履行义务,或者至少也得是“半推半就”。
  她的犹豫、不确定会让他扫兴。

  回程的路上,雨又下起来。
  或许因为已有初步的亲密接触,南笳觉得气氛不再那样僵滞。
  他点燃一支烟,她很自然地靠过去,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我也要。”

  周濂月将香烟递给她。
  她发出一个转调表示否定的“嗯”,要他递到她嘴边。

  周濂月低头看了她一眼,照做。
  她手都不曾抬一下,只就着他的手,吸一口,再吐出薄薄的烟,动作与神情,一种难以言喻的妩媚与慵懒。

  周濂月一直瞧着她。
  他不喜欢女人白纸一张,也不喜欢她们太过长袖善舞。
  南笳有种恰到好处的神秘、狡黠与识时务。

  坦白说,上一回她“烈女”似的反应几乎已让他耐心耗尽。
  但她聪明就聪明在知道如何逆转局面。

  周濂月出声:“最开始怎么想通的?”
  南笳反应了一下,是说最开始她主动打过去要跟他做“交易”的那通电话,她笑:“你也不意外啊,好像笃定我一定会找你。”
  周濂月不确认也不否认。

  南笳自他手中将烟拿过来,“怎么说呢,我们剧团穷归穷,倒是没拖欠过工资。我还能接些广告、模特的散活儿,所以基本没缺过钱。反正不是钱的问题。现在不是动不动就讲什么马斯洛需求,温饱只是最底层的,其上还有情感,还有自我实现。我觉得,我像是一粒尘埃。”

  她抬头,看着他,“在北城这种地方,一粒尘埃和不存在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不想要自己不存在,所以……”

  周濂月说:“混了这么多年,现在才想明白?”
  南笳笑了声,“才不是。我想得很明白,可不是一直没碰到周总这样的好买家?”
  周濂月说:“我不喜欢听人说话阴阳怪气。”
  “没有。真的……”

  周濂月低头看她,她眼神不闪躲地与他对视,她说,“如果之前有人能与邵家抗衡,也愿意要我,我早就已经把自己给卖了……不,可能没有那么干脆,我会装模作样地多考虑几天,再谈个好价钱。”
  她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好市侩。”

  周濂月说:“相对于诚实的野心,粉饰野心更丑陋。你懂得权衡利弊,这没什么不好。”
  “因为懂得权衡利弊的人,很懂规矩。是不是?”南笳笑说。
  他扫她一眼,目光已为这话题作了结论:是。

  没有,没有温情脉脉。
  只有钱-色-交易。
  南笳陡然放下心来。
  这样很好。

  车开到了南笳所住小区附近的一个路口,司机找到个临停车位,将车泊停。
  下车前,南笳笑问:“下一次,是你联系我,还是我联系你?”

  周濂月看她,“再像今天这样,我倒觉得谁都不必要再联系谁。”
  “什么啊,今天的安排你不满意吗?”南笳听出来他语气其实并没有真正不快。

  或许外人比当局者更能感知气氛的微妙变化,前方司机这时候笑着出声:“周总,我去外面买瓶水,您稍坐着等一等。”
  司机下了车,轻轻地甩上门。

  中断的话题继续,周濂月说:“你自己很满意?”
  南笳笑着,探身,向他凑近。
  他们在昏暗中轻易捕捉到对方视线。

  南笳低低出声:“周……”
  “嘘。”

  这种时候不需要语言。

  如果说,恐惧来源于未知,那么此刻她不应当再有恐惧才对,因为,至少,她已开始了解周濂月的另一面。

  但她还是有恐惧感,不是这件事勾连的过往的糟糕回忆,而是周濂月施加给她的。

  这个吻比方才在阳台的更具摧毁性,因为摧毁的似乎不单单是理智。
  她好像情不自禁地攀住他的肩膀,偶尔她的眼睛会触碰到镜片,觉得碍事,她伸手再次尝试要将其拿开。
  周濂月还是毫不融通地一把攥住了她的手。

  她挣脱不开,就索性放弃,另只手受蛊惑似的,自他的肩膀移动至锁骨,最后再去触碰他的喉结。
  换气或者吞咽,有明显的起伏。
  她感觉到微凉的触觉,之后意识到是周濂月的手指触碰到她腰间的皮肤。
  似乎是一瞬间,她有些回神。
  睁眼,看见车窗被雨水变成毛玻璃,水滴缓缓下落,拖出将灯火扭曲的尾迹。
  而那微凉的触觉遵循与之相反的轨迹,是向上的。
  她提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以为不会,但在被覆住时还是一瞬间如石化般的凝滞了一下。
  像是渐进激昂的交响曲被按下暂停。

  周濂月自然不会觉察不到,一霎便松了手。
  他神情淡淡的,像是从来就没投入过一样。

  南笳即刻两只手攥住他的衣襟,将脸埋在他胸口,轻声地笑说:“怎么办,显得我好没有敬业精神。”
  这种时候可不能道歉,越道歉越丢失立场。

  周濂月反常地没有表现出不悦,虽然确实过分扫兴,“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是……”
  南笳笑说:“怎么可能。大学时候就不是了。”

  气氛缓缓降温,再度被雨声的沉寂占领。
  南笳轻声笑说:“谢谢你。你真的是很善解人意的好老板。”
  “我说过我不喜欢听人说话阴阳怪气。”
  “是真心呀。”
  周濂月也不妨展露的他的宽容,所谓延迟满足,他觉得这游戏比他起初预料的更有趣,“行了。你回去吧。”

  南笳笑着抬起头,分明承担不起后果,还是要在危险边缘试探,她舌-尖轻扫一下他的唇,“如果你不联系我,我会联系你的。”

  外头雨没停,周濂月让南笳拿走了后备厢里的雨伞。
  她没立即撑起来,而是绕到了他这边,敲窗。

  周濂月落下窗户。
  南笳说:“我要加你微信。”
  周濂月看着她。

  而她,仿佛没达到目的就不会走,神情很坚持。
  周濂月只得说:“我手机号。”
  她笑起来,按了一下钮,雨伞撑开,她隔着车窗冲他摆摆手,“拜拜!”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028 495973 MjAyMS8xMC8wNi8jIyMxMzAyO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0/06/13028_495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