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22(你怎么来了...)

书名:露水的夜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明开夜合 更新时间:2021-10-26 22:36:30

  次日清早, 小覃过来接南笳出发去机场。

  南笳没睡好,换成谁觉睡到一半被打断都很难再睡得好。

  上了商务车,南笳拿了个抱枕抱在怀里,频频打呵欠。

  小覃赶紧递过来一只纸袋和一杯热饮, “笳姐你要不先吃点儿早餐, 路上再睡。”

  “你吃了吗?”

  “没。”

  纸袋里装着切好的三明治, 分量很足, 南笳分给小覃,“你也吃点吧,我一个人吃不完。”

  小覃笑着接过去,“谢谢笳姐。”

  小覃觉得给南笳当助理特省心, 她从不对工作人员发脾气,也没什么刁钻龟毛的怪癖, 过年的时候给工作室的人发红包,那么大金额的眼都不眨一下。

  吃完早餐, 南笳戴上眼罩又睡了一觉。

  到机场,小覃将行李送去托运。

  值机之后,南笳去航司的VIP候机室休息, 接到关姐的电话。

  关姐祝她旅途顺利, 顺道叮嘱了几句,让她在剧组的时候,和任何其他演员单独行动最好都带上助理,尤其是跟异性。

  南笳笑了, “关姐别是在担心我要搞什么剧组夫妻?也要我有这个胆子呢。”

  关姐也笑:“想哪儿去了。主要是现在有些艺人的经纪团队喜欢搞一些歪门邪道,怕人家故意拍下一些模棱两可的画面引导炒CP。”

  “您就点名说要我特意留意一下谁吧。”

  关姐笑说, “谁跟你搭戏比较多你就留意谁。他们团队是惯犯了,被贴上不是惹一身骚就是扒一层皮, 完了他家粉丝还要反过来对女方荡-妇羞辱,恶心得很。总之你去哪儿都带上小覃总没错的。”

  这是关姐的行事风格,说任何话都不会点得那么透彻,不过南笳听明白了,是要她留意演男二号的演员。

  南笳笑说:“了解了。”

  挂断电话前,关姐说:“哦,你昨天不是问小覃周总的事儿?”

  南笳想了下她问了吗,她好像只随口问了句周濂月知不知道她要进组的事。

  南笳笑:“嗯。怎么啦?”

  “周总这两天不在北城。好像去津市出差了,去见一个什么创业团队,估计今天下午才能回来。”

  南笳愣了下。

  那她昨晚上见到的是什么,难不成是鬼。

  难怪他看起来风尘仆仆,从津市赶回来的么。

  可要觉得他是专门为了跟她道别而赶回来的,这个设想又难免太自作多情。

  南笳不想去深想,笑说:“关姐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关姐笑说:“就随口一提——你要登机了吧?一路顺利啊,我先忙去了。”

  挂断电话,南笳捏着手机,发呆。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原因驱使着,她手指滑动微信列表,去找周濂月的名字。和他的对话早沉到不知道多后面去了,划了好一会儿才翻到。

  发了条消息过去:我马上登机了。

  是上了飞机,舱门关闭,将要滑行,空乘提醒大家手机开飞行模式的前几分钟,才收到周濂月的回复,冷淡极了的一个“嗯”字。

  -

  电影剧组的氛围和网剧大不一样,尤其还是何讷这样大导的作品。

  大家几乎都随时绷着一根弦,不敢有所松懈。

  何讷本人倒是很温和,讲戏也耐心,鲜少有真正黑脸的时候。

  南笳一开始进去很不适应,倒不为别的,各个部门包括主演都跟何讷合作过,他们自发形成了一种熟人氛围。如南笳这样的生面孔,且大家心知肚明的“资源咖”,很难立即跟他们打成一片。

  不过南笳修炼了这么多年,在人际交往这块也称得上如鱼得水。

  除了男二号之外,她跟演她妹妹的影后梁司月对手戏是最多的。以梁司月为起始,渐渐就跟大家熟起来。

  如她这样利落不事儿多的人,在复杂的剧组环境很吃得开,尤其她也会使一些小心机,给工作人员递点儿零食找根烟,吐吐槽扯扯淡什么的。伸手不打笑脸人,一来二去的,很容易留下一个好印象。

  《灰雀》这部片子大部分都是实景,取景地在一个边陲小镇上,交通十分不便,娱乐活动也很匮乏。

  剧组有个演员是川渝人,在他的带领下,大家下了戏就开始组局打麻将。

  南笳跟女主角的演员梁司月熟起来,就是教她打麻将。

  有天她在麻将桌上一连赢了三四把,结束了梁司月跑过来找她。她以为什么要紧事儿呢,结果梁司月问她,能不能指点她几招,她说她麻将打得贼菜,大家都当她是提款机,好气,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南笳笑得要死,她一直以为梁司月是文文静静的淑女,结果在这种事情上居然这么有胜负欲。

  后来梁司月的家属跑来探班,带些什么吃的喝的,梁司月都会捎带着分给南笳。

  梁司月的家属,就是《灰雀》这片子的总制片人,姓柳,名叫柳逾白。两人结婚好几年了,依然感情深笃。

  柳总过来探班总说自己是来监工的,大家就打趣,自己拍过这么多部电影了,没见过总制片来片场监工的,还来得这么勤,两周一次雷打不动。

  市里的机场到这破镇上开车少说也得三四个小时吧,柳总还拖着俩小孩儿,这什么精神?

  大约是一丝不苟为作品负责的精神吧。

  梁司月每每被说得很不好意思。

  梁司月有两个小孩儿,粉雕玉琢的一对儿兄妹,每回两个小朋友来,剧组气氛都像过年。兄妹俩上过亲子类节目,人气极高。如今见着“活人”,比节目里还要冰雪可爱,大家争着抢着要陪他们玩。

  这天剧组通知,下周要给一些暂且没场次的演员放两天假。

  不过南笳不在此列。

  南笳下周有好几场戏,而这周周末与梁司月还有一场十分重要的对手戏。

  梁司月演的妹妹,发现了南笳演的姐姐,一直在跟她的男朋友偷情。妹妹一直忍着没说,两人去给父亲扫墓,回来的路上遇到暴雨,车子又抛锚,妹妹终于发作,跟姐姐激烈争吵。

  收工是在晚上六点钟,天已经黑透了。

  在何讷喊“卡”后的一瞬间,两个情绪彻底透支的两个女演员,抱在一起痛哭。

  助理赶紧过来撑伞、递毛巾,将两人扶进保姆车里。

  南笳冻得浑身发抖,嘴唇都白了,差点端不住小覃给她递来的保温瓶盖。

  她哆哆嗦嗦地喝了口热水,汲取温度,等车里暖气升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片刻,有人敲车门,是旁边车上过来的梁司月。

  梁司月披着块大毛巾,一旁的助理给她撑着伞。

  南笳忙说:“快上来坐吧,外面这么大雨。”

  梁司月笑说:“不了不了,我回酒店洗个澡就要走,所以过来跟你说一声。”

  梁司月原本也没假放,但家里小孩儿生病了,导演给她协调了一下场次,挤出了两天时间。

  南笳笑说:“那你路上注意安全,走夜路又下雨的,宁可让司机慢点开。”

  梁司月点头,又问她:“你想吃点什么零食吗?我下周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点。”

  “不用不用,”南笳忙说,“你回去这几天肯定焦头烂额,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

  听见雨又开始大了,南笳让梁司月赶紧去车上,别小孩儿没好,大人又冻感冒。

  梁司月笑说:“那拜拜了,下周见。”

  南笳:“下周见,代我向猜猜和想想问好。”

  猜猜和想想是梁司月两个孩子的小名。

  梁司月走后,南笳再去跟何导交流了一下,确认今天没什么事了,换了衣服,坐车回到酒店。

  进屋冲了个热水澡,直接就去床上躺下。

  小覃去拿了晚餐,进门后看见南笳趴在床上,喊了一声,没听见回应,走过去才发现她头发都还没吹干,赶紧轻搡她肩膀,“笳姐?”

  南笳闷哼了一声。

  “笳姐你这样不行,要感冒的。”

  顿了一会儿,南笳撑着爬了起来,顶着煞白的一张脸。

  小覃吓坏了,“是不是刚才淋雨着凉了?”

  “没事。”南笳脚去找拖鞋,“麻烦帮我烧壶水吧。止痛片有吗?”

  小覃愣了下,反应过来,“是不是来大姨妈了啊?怎么没告诉我一声……是不是痛经?”

  “一般不痛。可能今天淋了雨……没事,还好,就一点痛。”

  小覃赶紧去找止痛药,拿了瓶纯净水一并递给南笳,让她先把药吃了,嘴上仍絮叨着,笳姐你得跟我说啊,特殊情况导演会体谅的,什么也不说就这么淋了半天的雨……

  南笳只能说真没事,吃了药,拿过吹风机,坐在床沿上吹头发。

  她从来没这么烦过自己这一头长发。

  好不容易吹干,热水也烧好了,小覃给她倒了杯水,问她要不要再冲一杯板蓝根。

  “没事,不用。”

  小覃指一指桌上的晚饭,“现在有胃口么?”

  “先放着吧,我等下吃。”

  南笳捧着杯子,喝掉半杯热水,看小覃一脸紧张地关注着她,就说:“我想先睡会儿,小覃你自己休息去吧。”

  小覃起身,“等下饭要是凉了就别吃了,我给你再弄一份热的来。”

  “嗯。你去吧。不用管我了。”

  南笳重新躺回床上,又将空调温度调得更高些。

  所有灯都关掉,躺了半小时,那药效渐渐起来,她也睡过去。

  被电话的声音吵醒。

  她在枕头下摸了好几下才摸到手机,半睁着眼睛,也没细看,直接右滑接听。

  那端的声音像这雨夜似的微凉,问她,“在做什么?”

  南笳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在睡觉。”

  “我在这边出差。叫司机送你过来一趟。”

  “……在哪儿?市里么?”

  “嗯。”

  南笳脑袋疼得厉害,哑声说:“我生理期。来了你也做不了。”

  那边安静了一下。

  “下次吗?或者……”

  周濂月平淡地说:“那你好好休息。”

  便把电话挂了。

  南笳听见那挂断的一声,思绪有点空茫。

  片刻,把手机往枕头底下一塞,接着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因为喉咙干痛而醒过来。

  空调嗡嗡运作的声响好像是盘桓在她脑子里,她睁眼,发现旁边的阅读灯是亮的,可能小覃进来过。

  伸手,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零点了。

  坐起身,有点儿头重脚轻,抬手,将总控开关打开,眯了眯眼,又低头去找拖鞋。

  靸上的一霎,抬头,吓得几乎心脏骤停。

  靠窗那边的沙发上,周濂月正坐在那儿。

  他身体斜靠着,似乎也刚被亮光吵醒,朝着这边看过来的目光,显得几分困倦。

  “……你怎么来了。”

  周濂月不作声,站起身朝她走过来。

  他在床沿上坐下,身上的黑色衬衫有一股微微潮湿的气息,像是雨水。

  他低着头,顿了会儿,伸手,像一贯的那样抬起她的下巴。

  目光定在她脸上,凝视许久,轻声说:“拍个戏而已,这么拼命。”

  他过来前跟小覃打了通电话,询问情况,才知道她今儿一下午基本都在淋雨,三月半的南方,天气还远远未到开始暖和的时候。小覃说,笳姐就是太敬业了,也不肯提前告诉我,不然肯定会叫导演换场次的。

  南笳淡淡地说:“这是我的正运,这种时候还不拼命什么时候拼命。调度都提前安排好的,其他演员也各有安排,总不能全部门迁就我一个人……”

  她话没说完,因为周濂月手放下去,落在她后背上,一把将她合进怀里。

  她顿了一下,就住声了。

  此刻才觉得好累。

  从拍戏到人际,都有点强撑。可是没办法,她被耽误太久,出发太晚了。梦寐以求的机会,哪怕拼掉半条命也不想搞砸。

  不能想。

  以为不会,但其实还是会有一点委屈。

  这委屈又不知道该冲谁。

  至少,不该是冲着眼前这个人吧。

  可她怎么还是眼泪涌出来。

  是不是她太“饥不择食”。

  他这么冰冷的一个人,这个拥抱让她觉得温暖极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028 499688 MjAyMS8xMC8wNi8jIyMxMzAyO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0/06/13028_499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