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46(交给时间)

书名:露水的夜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明开夜合 更新时间:2021-11-17 20:58:25

  周濂月还真忘了。

  这阵焦头烂额, 唯一能提醒他这事儿的许助还躺在病床上。

  南笳往屋里看一眼,“他们人不在?”

  “去爬山了。”

  “晚上会回来吗?”

  “不知道。说是可能露营。”

  南笳“唉”了一声。

  周濂月看她,不解她遗憾什么,他看得出来她一直挺不喜欢朱凯文一家。

  南笳朝车那儿扬了扬下巴, 小覃也从车上下来了, 手里抱着个很大的蛋糕盒子。

  南笳说:“买的是八人份的。不然买小号的早回来了, 一上午就在等这个蛋糕。”

  “……”

  “要不蛋糕晚上吃?万一他们回来呢。”

  “随意。”

  进了屋, 南笳将蛋糕送进厨房,厨师从冰箱里腾出来好些食材,才有空间放下这蛋糕。

  顺道问了一下今天中午的菜谱,南笳揣摩了一下厨师拉丁口音极浓重的英文, 猜出来又是什么羊排、牛排没跑了。

  她看见桌上放着方才从冰箱里清理出来的新鲜蓝莓,问厨师可不可以吃, 得到肯定回答后,自己找了个小号的沙拉碗, 清洗之后,端出去。

  周濂月坐在沙发上,南笳走过去, 挨着扶手, 将沙拉碗递过去,“吃么?”

  周濂月瞥了一眼,伸手抓了几个。

  “你今天上午做理疗了吗?”

  “没有。”

  “不用再做了?”

  “下午做。”

  “那你上午在干嘛?”南笳笑说,“我专趁着你要做理疗的时间出门的。”

  周濂月只得语气淡淡地说:“……上午在找人。”

  “找谁?”片刻, 南笳反应过来,“找我啊?”

  她笑了声, “是该跟你打声招呼的。”

  “没出意外就行。”

  南笳将沙拉碗往他手边又递了一下,确定他不要之后, 转身到沙发对面坐下了。

  “这里的厨师会做中餐吗?一辈子不想碰牛排了。”

  “好像不会。想吃只能自己做。”

  南笳像是得到了提示,“我会做一道菜,我去问问他们……”

  “韭菜炒蛋?”

  “……”南笳一下顿住,看着周濂月,“不是吧,你还看综艺。”

  周濂月语气平淡极了,“可别在我生日做这么晦气的一道菜。”

  “……”

  吃过饭,下午时间,周濂月要做理疗,南笳跑去跟许助“叙旧”了一会儿,紧跟着就跑到庭院里晒太阳去了。

  到傍晚 ,南笳找到那个女用人,英语配合翻译软件机翻发音的德语,倒也沟通成功。

  女用人带她去了储物间,打开一扇壁橱门,那里面收纳着各种节日风格的装饰品。

  南笳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紧跟着去了厨房一趟。

  周濂月做完理疗出来,没看见南笳。

  小覃朝外面指了指,“笳姐在栈道那儿,周总你直接过去吧。”

  天已经完全黑了。

  庄园远离城市灯火,到晚上天空黑得很清透,没有光污染造成的雾蒙蒙,星星也低,明亮得触手可及一般。

  将走到栈道那儿,周濂月已经看见隐约的烛火。

  南笳坐在栈道的尽头,背上披了一块披肩,头发被夜风吹乱。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她转头看了一眼。

  走到跟前,周濂月看清楚。

  木头栈道的地面上铺了一块白色桌布,玻璃罩里燃烧着圆胖的白色蜡烛,幽幽的火光,在黑夜里显得温暖极了。

  两三个竹篮,拿餐布盖住了,里头应该放着食物。另有一只篮子里铺了锡纸,放了冰块,一瓶低度的气泡酒镇在里面。

  周濂月手掌在地上撑了一下,屈腿坐下去。

  南笳将竹篮的盖着的餐布一一揭开,拿出餐盘和刀叉。

  威灵顿牛排还散发热气,南笳切了一些,承装在盘子里,递给周濂月。

  紧跟着打开气泡酒,给他这个医生吩咐过暂且禁烟禁酒的病号,倒了很浅的一杯。

  南笳自己也倒了一杯,举起来,笑说:“生日快乐。”

  周濂月看她,跟她碰了一下杯。

  湖上的风吹过来,四下安静极了。

  他们吃着东西,随便聊一些很浅的话题。

  直到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掉半瓶,南笳放了盘子和刀叉,“对了。”

  她转身,将放在角落处的两只礼品袋提过来,递给周濂月,“给你的生日礼物。”

  “两份?”

  “还有去年的。”

  周濂月顿了一下,看向她,一时却没有去接。

  南笳语气很平静,“去年小覃提醒过你的生日,我那时候在拍戏,整个人都在戏的情绪里,很多外界的事情都没大留心。所以……当是补给你的吧。”

  周濂月淡淡地说:“我也只给你过了一次生日。”

  “可我今年生日,你送了礼物的,对吧?”南笳看着他。

  ——今年8月23日,南笳的生日是跟几个朋友一块儿过的,瞿子墨也在。

  生日前后收到堆积如山的包裹,之后,南笳趁着休息的时候,专门腾出了半天的时间清点。

  除了朋友们送的,还有很多PR礼包。

  到最后,剩下一份礼物,一个法国某小众导演的剧本手稿复印件,附有导演的签名。

  这导演是南笳最喜爱的新锐导演之一,出了名的低调,连权威媒体都很采访到的一个人。

  南笳问了一圈,都无人认领。

  后来她心里浮现一个名字,但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去主动确认。

  眼下,周濂月点了点头,“嗯。”

  南笳不由自主地叹了声气。

  周濂月看她,“怎么了?”

  南笳摇摇头,“今天你过生日,扫兴的话还是另找个时间再说吧。”

  “有什么就直说。”

  南笳转头,看向周濂月,除了前天刚碰面时,她猝不及防出现,使他流露出一些狼狈,大多数时候,他还是眼前这样,神色平静而目光幽邃。

  似乎,她想说什么,其实他早就已经知道了。

  南笳终究问出来,“你是不是,猜到我要说什么。”

  “差不多。再强调一遍你要去威尼斯?”周濂月淡淡地说。

  南笳只得说:“如果你想听听我的理由……”

  “你说。”周濂月微垂着目光,伸手,去口袋里拿出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支。

  风扑过来,吹得烟灰散落。

  南笳看着他,没说什么多余的话,仍然很平静:“我想说,这不是一道选A或者选B的单项选择题。我不习惯一场考试没有考完就提前离开考场,所以我会去见瞿子墨,想看看我跟他最后到底能打多少分。但这不意味,不选他,就会……”

  “知道。”周濂月亦平静地打断她,“还有吗?”

  “还有,你用心地记得我的生日,给我准备独一无二的生日礼物——但我做的,只是对你十分拙劣的模仿。”

  周濂月瞥她一眼,不很以为然的目光。

  南笳继续说:“你说不必有压力,但事实很难做到。你做的这些事情,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报。我很感动,你帮我了结了邵从安这件事,那时候我就已经很感动……因为我意识到,我是真的可以重新开始了。可如果仅仅出于感动而答应,首先不是我的性格,其次,好像……出发点跟以前那样的关系,也没有两样。”

  周濂月没有作声。

  “我想……那也不是你想要的。”南笳裹紧了披肩,“……对不起我脑子很乱。你知道我其实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我现在说这些话,都觉得自己确实有些不识抬举了。可是……”

  南笳转头,周濂月正看着她,两人一下视线相对。

  她也没避开,很真诚地与他对视,“可是,一个男人可以为了我连命都不顾,我怎么能只回报以廉价的感动。”

  周濂月倒是愣了一下。

  能猜到她要说什么,但能将拒绝的话说得这么叫人受用,出乎他的意料。

  南笳沉默一霎,转头,看向远处沉沉的湖面,再开口时,她声音已有一种破碎之感:“……然后,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不是记吃不记打的人,我当然记得你带我去见你的朋友,你去探班,你帮我过生日……但是我也没办法忘记,你对我做的……另外的有些事。我没办法自洽,这与我的价值和经验相悖,我没办法爱上……给过我伤害感和屈辱感的人……”

  话没有说完。

  周濂月倏然伸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使她身体一侧,额头抵在了他肩头。

  听见头顶响起他极沉的声音,一种克制的隐痛之感,“……对不起。”

  南笳呼吸起伏不定,心脏被勾连出清晰的钝痛。

  她嗅到风吹来的烟草的味道,以及他身上熟悉的清冷的气息。

  这种熟悉让她有片刻为自己感到羞愧。

  因为她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不排斥的,甚至有一种落定的安全感。

  该怎么解释,她总不能说,你这个人莫非真的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倾向?

  沉默了好久。

  她感觉到揽着她肩膀的手微微收紧,周濂月低声说:“你不用急着给出回答,顺其自然就行。做不了的决定就交给时间。”

  “那你能接受吗?假如,哪怕到最后,我还是没办法同等地回应你?”

  周濂月静默了一霎,“能。”

  南笳闷闷地笑了一声,“你看,这不就是不求回报,不求独占吗?”

  真正爱一个人,不会不求回报,不求独占。

  可也不会,只求回报,只求独占。

  “……谢谢。”南笳轻声地说。

  此外,他们都没再出声。

  南笳抵靠着周濂月的肩膀,听着湖面上刮起来寒凉的风,穿过了树林,隐隐的啸声。

  意外的,心里有一种久违的平静。

  好像不必刻意去追逐什么,什么也不去想。

  正如周濂月所说,顺其自然。

  交给时间。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028 507026 MjAyMS8xMC8wNi8jIyMxMzAyO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0/06/13028_507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