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之领带(人有脸,树有皮。...)

书名:禁止犯规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吕天逸 更新时间:2021-12-04 20:35:16

  在永久标记后, 叶辞的发热期变得稳定规律。

  每个月固定的日期会有一次轻度发作,基本不会影响到生活。

  这天晚上,霍听澜被一个临时会议绊住了, 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家。

  “……知道了,霍叔叔。”叶辞讲着电话,嗓音因发热格外的软, “我还行,不,不是特别难受。一个小时, 没问题……您别,别着急。”

  切断通话, 他蜷进残留着霍听澜信息素的被窝里。

  被子下方,已堆积了不少霍听澜的贴身物品。

  从脏衣篓里拣回来的衣服自不用说,还有几块霍听澜佩戴频率较高的腕表, 一支常用的万宝龙钢笔, 数枚光泽昂贵的袖扣……他像只筑巢的, 小小的雄鸟, 为自己衔来许多亮晶晶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领带。

  是霍听澜昨天系过的。

  藏青蚕丝材质, 细腻的斜纹上有银线刺绣的雄狮图样, 被叶辞缠在左手上,凸起处随角度变化滚着一线滑润的丝光。

  领带中间的一小段在整个白天都贴着后颈腺体, 吸饱了龙舌兰香。

  叶辞将领带抻平, 用鼻尖抵住那一截,吸得眸子半合, 眼底聚起浅浅一汪水儿。

  他没故意克制y望,周围又无人, 吸得入迷了,便无意识间泄出些细软的鼻音,哼哼唧唧的。

  就这么,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

  发热期时头脑多少有些混沌。

  于是,当霍听澜提前结束会议赶回霍宅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壁灯光线暗昧,寝具蹭得褶皱凌乱,一枚隆起的小被包一拱一拱,时不时传出几声软软闷闷的呼唤。

  “霍叔叔……霍叔叔……”

  正常状态下的叶辞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腔调说话。

  因此这也就显得格外的……勾人。

  可能是被子阻隔了声音,也可能是过于专注或放松了警惕,这次叶辞没能听见霍听澜的脚步声。

  靡丽透熟的甜香扑在脸上,热乎乎的。

  霍听澜反手掩门,将香得腻人的Omega信息素锁在房间内,喉结缓缓滚了滚。

  这一幕十分眼熟。

  两人说破之前,有一次叶辞在发热期偷偷溜进霍听澜卧室,嗅闻他睡过的寝具,用被褥“筑巢”,结果正吸在兴头上被他抓了现行,吓得直哭,霍听澜使尽浑身解数才哄好。

  险些给可怜的霍叔叔留下心理阴影……

  霍听澜得了便宜还卖乖地勾了勾唇,立在门口静静观赏,过了足有一分钟,看够了,这才重重咳了一声。

  小被包一抖,探出颗乱蓬蓬的脑袋。

  “霍叔叔——”

  这次叶辞当然没像上次那样吓得脸孔煞白,反倒红着脸蛋朝霍听澜张开双臂讨要拥抱,那些贵得令人咋舌的钻饰名表与高定服装揉乱成一团,焐在香热潮湿的被窝里。像终于被娇惯坏了的奶猫,趁人不在,用家具磨自己嫩生生的爪尖儿。

  霍听澜垂眸扫视那堆已经皱成了梅菜干的衣服,温柔一笑:“这么想我?”

  叶辞轻轻点头,犹犹豫豫地扎进他怀里,寻觅果腹之物般拱开他胸前的领带,用鼻尖抵住微光漫溢的府绸衬衫,鼻翼翕动,焦渴地擭取着新鲜的Alpha信息素。

  而霍听澜敏锐地捉住他缠绕着领带的左手。

  这是他昨天打的领带。

  因为一直被叶辞缠在手上,抵在鼻端,细布条吸收了掌心的汗和口鼻间的热气,湿塌泛潮。

  霍听澜碰碰那领带的潮处,以己度人道:“你舔的?”

  “不,不是。”叶辞这点儿神志还是有的,忙否认,“就是闻,闻了一会儿。”

  霍听澜知道叶辞不至于,却促狭地捏他鼻尖小巧的软骨,佯作不信,低低道:“闻能闻湿了?”

  “真,真的就是……闻了一下,这个不是口水,是,是手上的汗。”

  “小骗子。”

  “……”

  两人歪缠了一会儿,叶辞看出霍听澜在逗他,便不执著于解释了,黏糊着闻闻蹭蹭。

  “给我五分钟,宝贝。”霍听澜亲红了那两片嘴唇,哺给叶辞些信息素,就朝浴室的方向走。

  “霍叔叔去,去哪啊。”叶辞不干,箍住西服下那截悍利的腰,仰着头,把软乎乎的脸颊肉搭在霍听澜肩头。他被发热期颠倒了性情,变得黏人,唯独嗓音仍旧少年气,清凌凌的,“我难受……”

  “我去洗个澡,”霍听澜歪头碰碰那招人亲的脸颊肉,柔声哄着,“宝宝听话。”

  “别,别洗了吧。”叶辞眸子水亮。

  “一起?”霍听澜以为他是这个意思。

  叶辞却摇摇头,声音渐渐低得像蚊子叫,目光飘忽:“就是别,别洗了……”

  他刚才闻到了。

  Alpha浓郁的信息素混着微量浅淡的,绝不难闻的,雄性汗水气息……显得野蛮而肉y。

  那种热烫的荷尔蒙化合反应烘得叶辞喉咙焦渴。

  如果换成沐浴露的香气,就忽然感觉缺了点儿什么。

  霍听澜微露愕然地抬了抬眼皮,含蓄地微笑道:“我都在外面忙一天了……”

  叶辞臊得低眉垂眼,胳膊却不肯松,不吭声,意思却很明确了。

  “宝宝,”霍听澜扳他下颌,一口一口,强势地碾,“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

  那个能让叶辞羞耻得原地爆炸的词被吞没在细弱的嗯唔声中。

  ……

  “喜欢我的领带?”

  霍听澜问。

  叶辞左手一直攥着那条藏青绣银的领带,不知是不是挖掘出了些上一世没有的小癖好。

  “嗯。”

  肯定的答复。

  “霍叔叔教你打领带……乖。”

  霍听澜将半小时前随手抛在一旁的另一条岩灰色领带捡起,用它捆住叶辞双腕,慢条斯理地打了个死结,道:“这条打在手上。”

  随即,他又抽出那条藏青绣银的。

  “另一条知道应该怎么打吗?”

  ……

  发热期结束后,霍听澜索性和叶辞换了个房间休息。

  垫子可能都要换,整理起来太耗时,霍听澜不喜欢外人碰触那些沾染了大量Omega信息素的东西,而他明天的工作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因此不得不先休息。

  客房里什么都是备好的,寝具就算没有客人使用过也会定期更换,免得落浮灰,所以直接就能睡。

  两人冲完澡换上干净衣服就过去了,但霍听澜手里多攥了个东西。

  “您手里拿的是什,什么?”叶辞直觉有什么不太对劲。

  霍听澜唇角一翘,抖开那藏青色布条,道:“领带。”

  已皱巴得像是熨都熨不开,水里捞出一般,沉甸甸,湿溻溻。

  银线绣成的雄狮斑白交驳。

  感觉都能报废了。

  “您还,还拿它,干什么?!”叶辞几乎不能用正眼看它,劈手就抢,“那,那么脏。”

  对领带有阴影了都!

  霍听澜抬手,将它举得高高的,近十厘米的身高差,并不夸张,可叶辞就是怎么都够不着,人都趴在霍听澜胸口了,看起来倒像是投怀送抱。

  “就是脏才要抓紧洗。”霍听澜模样温良,孜孜教诲,“不然就洗不出来了,这好好的领带。霍家家训忘了?‘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上次还教过你……”

  他还好意思提上次。

  “您少,少糊弄我,我后来都问,问妈妈了,霍家家训没这条!”叶辞根本不吃他这套,连蹦带跳地抢。

  他这句话里的妈妈指的自然是林瑶。

  霍听澜心头一热,更不肯给,还无赖地把叶辞圈禁起来,亲了又亲:“我新加上的家训,不行么?”

  叶辞发热期才过,体质正虚弱着,加上是后半夜,困累交加,实在闹不动了,被霍听澜镇压几次就蔫了,只得放弃夺回领带,沉沉睡了过去。

  见他睡着,霍听澜将领带抵在鼻尖嗅了一会儿,又在唇上贴了贴。

  此时此刻这上面的Omega信息素浓度是最高的。

  ……都有点舍不得洗了。

  确实变态。

  霍听澜自嘲一笑。

  第二天是周日。

  叶辞不用上学,昨晚折腾到凌晨,自然要赖一赖床,而日程排满的霍听澜已经收拾齐整,带着一抹柑橘须后水的清香,俯身亲吻叶辞额头。

  “唔……”

  叶辞眸子半睁,困倦但乖顺,勉强抬起脑袋碰了下霍听澜的面颊。在意识消失前,眼前闪过的什么东西让叶辞警醒了一瞬,奈何困意太浓,他还没来得及想,就昏迷般再次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上午十点,为了弥补晚起错失的时间,叶辞这一整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没离开书房,偶尔想起早晨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却记不起来。

  然而,当傍晚在餐桌前再见到霍听澜时,今早半梦半醒间叶辞他介意的“什么重要的事”蓦然破水而出。

  ——在公司忙了一天才回家的霍听澜,脖子上系的正是那条藏青绣银的领带!

  那条!!!

  叶辞先是呆住,像魂魄都被那条领带钓着,顺着天灵盖拖出去了,过了几秒回过味,从耳廓爆红到锁骨,见左右无人,张口结舌道:“您怎,怎么,把它戴,戴出去了……”

  “这个?”霍听澜低头看看领带,一挑眉,无辜地望向叶辞,柔声反问道,“我大半夜不睡觉,连洗带烘,搓得干干净净的……为什么不能戴出去呢,宝宝?”

  “……”

  叶辞听得手一紧,险些把筷子撅了。

  三更半夜觉都不睡地洗领带这本身就很有问题啊!

  生怕洗晚了被他毁尸灭迹么?!

  “您今天都,”叶辞咽了咽口水,咕哝道,“都打着这条领带去干,干什么了?”

  霍听澜微微一笑,端正坐姿,向小先生汇报行程:“今天上午九点,参加了一个董事会会议,上午十点……”

  简单来说,就是一整天没闲着。

  这也就罢了……

  还抽空接受了某著名财经杂志专访,并配合对方拍摄了下一期杂志封面。

  叶辞眼前一幕幕闪过了人生的走马灯。

  是,外人任谁也不知道那条领带有什么特殊的。

  但是叶辞自己知道啊!

  不活了!!!

  半晌,叶辞才把神游太虚的魂儿勾回来,整个人红彤彤地望着霍听澜,满眼控诉。

  “您也太,太坏了。”

  霍听澜颔首,用餐巾轻拭唇角,慨叹道:“谁说不是呢。”

  叶辞:“……”

  这是什么厚颜无耻的回答。

  叶辞撂下筷子,饭也不吃了,面红耳赤地骑到霍听澜腿上,强行解那条领带。

  “您把这条领带给,给我……我没,没收了。”

  “你要拿去扔么,宝宝?”

  “扔不扔的您就别,别管了。”

  “那怎么行,霍家家规,俭……”

  “霍家家规怎,怎么就不,不加一条,‘人有脸,树有皮’呢?是,是不是怕您,天天带头违,违反家规?”

  小结巴越来越贫。

  霍听澜大笑,一把抱起胳膊腿儿乱踢蹬的叶辞朝二楼走去:“饭不吃了?不吃了上楼。”

  这领带反正是要被没收了。

  那就多用一次是一次吧。

  【领带篇完】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034 509513 MjAyMS8xMC8xMS8jIyMxMzAz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0/11/13034_509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