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明君昏庸,英主垂暮,悲哉,悲哉啊……”

书名:给秦始皇直播胡亥玩死大秦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白色的木 更新时间:2023-01-17 09:58:12

  【随后,又亲自讲经说法,不厌其烦地建寺造像,国库里的钱财如水一样哗啦啦地流。在皇帝的以身作则下,全国有四万八千人受菩萨戒。】

  【画面里,皇子在寺庙受戒,王姬为投父亲所好,步履纤纤地上了马车,前往寺庙。庶民士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度脱,以受戒为荣。举国崇佛,皇太子萧纲更是称其父为‘转轮王’与‘飞行圣’。而民众称其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确实是‘菩萨’。”刘备冷笑一声,微微加重语气:“尤其在僧人眼里,说不定他比菩萨还重要。”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而梁武帝之前朝代的人,还有在梁武帝朝代之后,但对梁武帝不太熟悉的人,看到水幕里列举出来的桩桩件件事迹,皆是大为震撼。

  皇帝有点私人爱好很正常,但爱好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正常了啊!

  “佛寺……原来这么有钱吗?那道观呢?”宋朝,韩世忠摸摸下巴,想到军中那群嗷嗷待哺的小狼崽子,脸上显露狰狞。

  既然这么有钱,不如让他拿了当军饷。

  他韩世忠也学着先人,来个灭佛/灭道!

  【画面一变,慢慢浮现出天监元年字样,这是萧衍登基后的第一个年号,而后,镜头一飞从上往下俯视着梁朝天下,大地之上,本是只有两三座学校,学子亦是稀少,随着萧衍颁布崇学政策,一座又一座学校拔地而起,渐渐布满大地,学子念书之声朗朗上飘。】

  【“要崇学校,定雅乐,教六经,将自魏晋以来浮荡的蛮荒之气清尽。”萧衍坐在龙椅之上,如此严肃地说。】

  【是以,国子学中,高门士族子弟摇头晃脑,念读六经;太学之中,下层士族通习雅乐;五馆里,寒庶子弟如饥似渴翻阅得之不易的书籍,雅馆中,更见边远地区异族的身影。】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有教无类,此人初登基时,确是欲要做出一番事业的雄君明主。

  又想到其后期佞佛之事,视国库之财为粪土,不用于文学,不用于民生,反而一心一意要给佛祖添香油,便又摇头叹息,不免道一声:可惜了。

  【曹魏以来,九品官人法盛行,门阀子弟凭借门第可直接入仕,致使朝中庸人碌碌,断绝底层上升之阶,国中唯有死气沉沉。】

  【“诏令:士族子弟欲要三十岁之前入仕,需考经学策试,否则只能等而立之年再入官场。寒庶子弟亦可凭借经学策试入仕。”】

  【顿时,士族子弟哀鸿遍野,而非豪门贵族的人眼里,有了亮光。】

  【无数学子想要往上爬,无数人又被挤下去,拼命努力,拼命挣扎。画面之中已然见不到此前死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只看前面崇佛一事的荒唐,不免低估了此人。”

  刘彻看着画面,不免有些心惊。惊于萧衍的魄力,敢与根深蒂固的士族做斗争,从他们嘴里撕肉——这在前面舍身佛寺的影像里,完全看不出来此人能敢于如此作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九品官人法究竟是哪个缺德玩意的主意,祸害无穷,竟能让整个国家都如一潭死水。

  【随即,更有遣散后宫乐府人员,停止正在进行的封禅礼仪只为不劳民伤财,搜集典籍,抄写副本,为华夏存下数万卷图书典籍的盛举,使民间私人藏书之风行起,推动文化繁荣,文明不绝等等雄举,其帝王之能力与魅力,于当代罕有匹敌。】

  都不需要那些武将统帅出面,褚遂良对着天幕摇摇头:“必败无疑。”

  韦睿下意识想要安慰陛下,转头去看时,瞳孔猛然张大。

  【大地之上,学校一座一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佛寺一座一座增多,全国上下空谈之风盛行,往日文治不再,暮鼓晨钟的敲响,好像在为这个国家,这名昔日雄主送葬。】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李世民严肃起脸:“诸君,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我大唐绝不可与梁武帝一般,将教派凌驾于家国大事之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战鼓响,占据南方的梁朝不甘心只能拥有半壁江山,再一次开始进攻北方的王朝。】

  “明君昏庸,英主垂暮,悲哉,悲哉啊……”一声叹息,不知是从哪个朝代发出。

  “哈哈哈,对!正是如此,自梁武帝佞佛以来,梁朝便暮气沉沉,国库存粮稀少,后勤跟不上,他的将士武卒看上去再勇猛又如何呢。”

  萧衍愣愣看着未来的自己,看着国家变成了人人忏礼,不务农桑,百姓面有饥色的模样,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好似无法去思考。

  我不信!!!

  【但是……该死的但是来了。】

  【大将英武,军卒挺拔,看上去似乎能够成功。】

  【影像里的色彩从明艳激昂变得灰暗阴沉,昭示不幸。】

  哪怕是到了此时此刻,他们也不愿相信自家才华卓绝的陛下,在将来会做出那等将家国大业掷于尘埃的举动。

  李世民眉开眼笑:“好啦,继续看天幕吧,瞧着也快结束了。也不知道第九个败家玩意会是谁。”

  【“咚咚咚——”】

  李世民询问左右:“谁来和朕说一说,梁朝这一场,是输是赢?”

  “没错!这才是我家陛下!”

  左右连忙起身,行礼:“唯!”

  【兵挫于行间,吏空于官府,粟罄于惰游,货殚于泥木。】

  李世民只知道梁武帝在侯景之乱后死于台城,也知道他没能一统天下,但没有精细到每一场战役都能一清二楚。

  韦睿心里一酸,想要说些什么,此刻又觉得一切语言都那么苍白无力。

  【——为当时写照。】

  很多人都以为后面朝代的人一定能够知道前面所有朝代的所有事情,这是一种误解,现代有庞大的网络,有精湛的器械去考古尚且做不到呢,别说书籍、讯息流通困难的古代。

  【晚年的萧衍出现在屏幕中,他的影像里,双眼再没有年轻时的清明与激情,变得浑浊,布满老气,亦从年轻时的支持儒学,变成了如今的支持佛学。】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103 591976 MjAyMS8xMi8xNy8jIyMxMzEwMw==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2/17/13103_591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