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0章玛丽萝vs杰克七(全文完。吸血鬼少女(老祖...)

书名: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一江听月 更新时间:2022-03-25 21:25:51

  “呀——呀——呀——”

  黑夜之下, 一阵狂风起,吹得落在古堡屋顶上的那几只笨蛋乌鸦挥着翅膀满世界乱飞,搅得人都不能睡一个好觉。

  真的好烦!

  天萝忍不住翻了个身, 结果幅度过大, 脚还踹到了棺材壁, 疼得她脚指头都在发抖了。

  然后她就不得不想起来自己死命死命忘记的事——她睡了一觉, 一睁眼就变成了这个有魔法, 有吸血鬼,有狼人,有女巫的异世界里的古堡吸血鬼——玛丽萝.天。

  玛丽萝就玛丽萝吧,她虽然是个吸血鬼,但是胜在年纪大, 是个一万岁的吸血鬼老祖了。

  谁都知道,吸血鬼那都是越‘老’越带劲的, 越不好惹的。

  但问题就出在这儿,因为她玛丽萝实在是不好惹,这座一眼看不到边的庄园古堡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如果她有蛋蛋,恐怕此时早就碎光了, 就算一年长一颗蛋, 拥有一万颗蛋,恐怕都不够她碎的。

  人活着不都是为了衣食住行吗,衣, 这古堡的衣柜里确实有一些款式精良的裙子, 就是那个束腰, 她可真受不住。

  食……等会儿再说。

  住, 反正就孤独寂寞冷。

  行,这大森林, 她一个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人,那真是出不去,而且她是吸血鬼哎,大白天都不能出去,这黑夜里又有什么可行的!

  最后再说这个食,她是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这里正常人吃的东西是没有的,但也没有个血奴什么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这老祖黑夜里出去觅食——电视剧里都这样写。

  可她不行啊,她不认路,不知道能走去哪里,而且这世界上还有狼人,女巫什么的,遇到敌人她都不知道怎么办。

  对了对了,据说还有驱魔师。

  驱魔师哎!!!!那可不就是吸血鬼这种夜行生物的死敌吗?

  到时候她一个一万岁的老祖宗被人家给一招弄死什么的真是也挺丢人的。

  还好因为年纪大,血脉牛逼,也就是扛饿,穿过来一周了,她都没有很饿。

  但这样下去也真的不是办法。

  天萝想想就郁闷得不行,一下推开了棺材板,从里面坐了起来。

  虽然这棺材板非常豪华,里面还铺着厚厚的鹅毛褥子,但也真的是闷得慌,忍受一周已经是极限了!

  更何况!!!她一般晚上都睡美容觉,但到了这里可倒好,晚上精神好得不得了,不开玩笑,让她上山打虎都没问题!

  天萝拿过一边的大红连帽披风穿上,走出了大的离谱的房间,再下了楼,到了下面的花园里。

  或许是吸血鬼体质原因,原本的黑夜在她眼中是美的,所有的一切都很清晰。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千里眼,顺风耳,狗狗鼻。

  庄园的蔷薇不知道是怎么养的,养得非常好,在夜色下盛开,散发出迷人的芬芳。

  天萝却完全不敢凑近,那上面的刺在月光下散发出寒光,来的第一天她摘了一朵,刺破了指尖,老疼了。

  这日子过得是真的很无聊。

  天萝摸了摸自己黑色浓密的头发,仰天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打算要不鼓足勇气出去闯荡闯荡,仗着年纪大,应该不会死那么快。

  但是她刚深嗅一口气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好香好香好香好香啊!!!!!这空气里飘来的是什么味啊!!!她形容不出来那究竟是什么!

  但是大家懂这种感受吗?

  在饥肠辘辘的时候,忽然空气里传来了草莓蛋糕巧克力冰激凌香辣炸鸡翅十三香小龙虾重庆火锅成都串串的味道,风一阵一阵地将那些味道传过来!

  馋死!

  天萝咽了口口水,感觉那香味越来越浓了,浓得她快沉溺其中,虽然有其他难闻的臭味,但她完全不在意了。

  她睁开眼准备看看这味道的来源,结果一睁眼就看到自己飞在半空中。

  这猛地一个急刹车,天萝愣了一下,身体就往下掉。

  ……

  离古堡三十里之外的瀑布边,正有一场惨绝人寰的围攻暗杀。

  三米长的毛发浓密的狼人口中滴着腥臭的口水,里面混杂着血肉的碎末,幽幽绿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出诡异可怖的光。

  狼人足足有二十多人,层层叠叠将一人围在中间。

  地上鲜血淋漓,死了不少人,有人,也有狼人。

  但人的死相都极为凄惨,不少直接被一分为二撕裂,有些被掏了肚子,血液混合着内脏流了一地,场面异常血腥。

  中间的人身形极高,穿着一件能够从头到脚将自己包裹起来的黑色披风,戴着兜帽,手里握着一把刀,刀尖上的血正滴答滴答往下落。

  其中一个狼人仰天长啸一声,然后发出粗哑难听的声音:“哦,该死的杰克七!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不束手就擒!你已经没有力量驱动魔法!你现在求饶,伟大的首领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气氛凝滞,裹着黑衣披风的男人一动未动,只是冷笑一声。

  那围着的二十几个高大壮狼人绿眼警惕,但竟是没一个人……没一个狼敢动。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惊恐的少女声音从天而降,打破了这静寂——

  “快闪开快闪开!砸死人我不负责的!!!”

  啊啊啊啊!你们的老祖宗玛丽萝闪亮登场了!!!

  天萝准备好了摔个狗啃泥,结果就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天萝:呜呜,好感动,吸血鬼老祖也有春天戏码吗?这种女主落入男主怀抱的桥段怎么回事?难不成她穿进了一本甜宠文里吗?万年老祖和她的小娇夫?

  怀揣着这种感动的期待的心情,天萝缓缓抬起了头,小脸从大大的斗篷兜帽里露了出来。

  她一点不担心自己吸血鬼的身份被发现,毕竟她因为年纪太大,吸血鬼必备的红眼她是没有的,她的眼睛是红到发黑,一般人看不出来的!

  天萝对上了一双漂亮的金瞳,他在盯着自己看,表情带着血腥戾气,就,很不好惹的样子。

  那金瞳好像剔透清澈的琥珀,但颜色可比琥珀好看,是那种金灿灿的金色,在黑夜里仿佛两抹火焰,夺人心魄。

  再往下看,这脸生得也极其漂亮,就是这会儿唇瓣苍白,还染着血,这脸色也很苍白。

  天萝严肃怀疑自己遇到了同类,这一看就是吸血鬼,八成还是个吸血鬼公爵之类的,看看这气势,这样貌,绝了!

  但有一个问题,吸血鬼的眼睛不是红通通的嘛?

  算了,先热情点打招呼,毕竟人家抱住了她,免得她摔个狗啃泥影响美女形象!

  “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真是我见过的最顶呱呱的大好人!虽然我体重很轻,但是你抱着我时间久了应该胳膊也会酸的吧,现在你可以放下我了!”

  天萝感动地说道。

  “哦,你这愚蠢的黄毛丫头是哪里冒出来的!你与杰克七是什么关系?”

  还不等金瞳帅哥将自己放下,天萝就听到了耳旁传来了央视译制片配音的粗野男声。

  她下意识一本正经回了一句:“哦,我的上帝!你这该死的土拨鼠竟然敢在你老祖宗面前放肆!”

  某狼人:“……该死的,我是狼人!”

  然后天萝才抬起头看过去,这抬头一看,眼睛被丑到了,疼得不行,赶紧看看金瞳大帅比的脸缓缓心情。

  在转回视线的途中,她看到了一地的尸体,血,脏器……

  “呕~~”

  她实在是没忍住干呕了一声,本来就惨白的脸更加苍白了,把脸埋在大帅比怀里使劲吸了吸他香甜的味道缓缓劲。

  啊,他受了伤,很重的伤,整个黑色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

  好想舔一舔。

  好香好香好香啊!

  然后她就感觉杰克七拎着她的后衣领子将她从他怀里拎了下来。

  当然当然,她不会嘲笑杰克七这个名字的,毕竟她叫玛丽萝,这个世界里这种名字应该挺正常的,就是不知道七是哪个七了,暂且就当数字的七吧!

  地上都是难闻的血,都无处下脚,她踮着脚尖站在杰克七旁边。她决定了——他,杰克七,我玛丽萝要定了!

  旁边某狼人:“该死的,你们两个可别在这里调情!大家一起上,把杰克七和他的小情人一起杀了为同伴们报仇!该死的驱魔人今日落到我们手里,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这话,狼人们发出此起彼伏的狼嚎声,猛地就冲着天萝和杰克七冲来。

  天萝:……所以,她看中的美味的杰克七是驱魔人。

  要死!对家!死敌!

  强大的求生欲让天萝仿佛一只弹簧,飞速朝着相反方向弹出去。

  这一弹,竟是直接撞飞了她那个方向的五六只狼人。

  天萝回头看,就看到几个狼人撞到树上,直接把树都给撞断了,发出一声声嚎叫,总之看起来就不太好。

  她疑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了看自己柔弱的小手——破案了,活得久真的很牛逼,堪称bug的存在了!

  “该死的那女人是他的同伴!大家小心点!”

  狼人群里发出一阵阵惊呼。

  接着天萝发现周围的狼人化身一匹匹高大的狼,围在了自己身边,凶狠地发出怒吼声,像是在等待着最佳时机扑上来。

  天萝:……说实话,经过刚才那一撞,我已经深刻了解到自己天花板一般的战斗力,所以你们这些狼崽子在我面前无论做出怎么凶狠的模样,在我心里都和哈士奇没什么两样。

  “嗷呜~~~!”

  首领狼一声嚎叫,一半扑向自己,一半扑向了后面的杰克七。

  天萝速度飞快,一手揪住一个往外一抛,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然后回头去看,发现杰克七打得也超凶狠。

  他的兜帽落了下来,整张俊美苍白的脸都露了出来,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美得不像真人。

  但是他受了重伤,挥刀的动作虽然异常凶悍,但偶尔会有停滞。

  眼看着一个狼人要咬向他的后背,一个要去咬他的腿,天萝赶紧冲过去,一手扯一只,将那两个狼人直接往后一甩,甩到黑暗的森林里去。

  那扯都扯了,来都来了,天萝顺便就将还围着杰克七的那几个狼人给丢了出去。

  然后她回头去看杰克七,毕竟吸血鬼和驱魔师是死敌,她得防备着他在后面忽然给自己一刀。

  天萝对上了他那双金灿灿的眼睛。

  他警惕地看着自己,用审视的目光扫遍她全身。

  天萝莫名还有点紧张,但她转念一想,按照身份来说,她现在是大魔王,而对方不过是个年轻的驱魔师罢辽,有什么可怕的!

  她挺起胸膛打招呼:“嗨,老伙计,你受的伤怎么样,重不重?”

  对方受伤很重,嘴角流着血,手撑着刀支撑着,他盯着自己,开口的声音有点阴沉:“万年吸血鬼。”

  天萝: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老东西!不不不,是美少女!心理年龄永远十八!

  天生死敌的状态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对方喘了口气,拇指擦掉嘴角的血,目光锐利:“为什么救我?”

  天萝沉思三秒,说道:“是这样的,得收钱。”

  杰克七眯了眯眼睛,满脸写满了‘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的表情。

  天萝理解的,毕竟她是吸血鬼,一个吸血鬼救了一个驱魔师还要他付钱,想想这事就很离谱。

  但是!!!!

  天萝诚恳地说道:“刚才那么多狼人,我手可酸了,对付一个狼人一千金币,刚刚我大概丢了二十多个狼人,四舍五入那就算二十个吧,给你打折,不过也得两万金币,当然当然,你一看就是身上没那么多金币的人,所以我想,你可以卖血。”

  杰克七:“……”

  天萝仗着对方受重伤肯定不是自己对手,所以接着诚恳地说道:“我的食量不大的,给我吸一次就抵一千金币,就给吸二十次,你看怎么样?”

  杰克七盯着她,脸色难看,金色的瞳孔阴恻恻的:“你知道我是谁么?”

  天萝不假思索:“天上地下第一厉害的伟大的驱魔人——杰克七!”

  杰克七:“……”

  他显然是被她的话给惊呆了,或许是没想到她能如此准确无误地说出他的身份。

  天萝:“我是你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当涌血相报的!”

  杰克七面无表情,但显然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并且承认了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收了刀。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可能因为牵扯到了他的伤口,他剧烈咳嗽起来,身体晃了晃。

  天萝立刻跳过去扶住了他。

  但是他吐血了,他嘴角的血真的好香好香,她有点控制不住,好想凑过去将他嘴角的血舔掉。

  杰克七斜睨了她一眼,或许是看到她满脸‘血欲熏心’的样子,板了脸色。

  他似乎想呵斥她,但又不知道她叫什么,便问道:“你叫什么?”

  天萝:“玛丽萝.天,但是你可以亲密地称呼我为天萝,这是我给你的特别待遇!”

  说完这一句话,她已经踮起脚尖了,然后特别猴急又礼貌地问道:“请问杰克七,我现在可以把你嘴角的血舔掉吗?”

  杰克七惨白的脸色阴恻恻的,显然写着‘你敢?’两个威胁的字。

  但他显然没遇到过像是她玛丽萝这样的吸血鬼。

  天萝实在是没忍住这香甜,踮起脚尖,伸出舌头,轻轻舔掉了他嘴角流下的血。

  然后她闭上眼睛,沉醉其中。

  哇!也太香甜了,那一瞬间她仿佛躺在了玫瑰花瓣上品尝着世界上最美味的甜品,整个人从舌尖开始爽到每一个细胞。

  就是要了还想要还想要的那种感觉!

  ‘咔!’

  空气里忽然就发来短促的一道声音。

  杰克七盯着她:“……”

  天萝:“……”

  天萝不好意思地瞪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冒出来的两颗小尖牙。

  她实在是不知道小尖牙会这个时候冒出来,她有点惊恐地解释:“它自己冒出来的!”

  杰克七:“……”

  他显然表情有点不相信。

  “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天萝解释完了,又忍不住抱住了他,埋在他怀里,深深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忍住把他一口吃掉的对于血的欲、望,她说道:“你身上流了那么多血,受了那么多伤,我们别浪费了吧,回头我都给你舔掉好不好?我会轻一点的,我就舔那些流出来的血!”

  她一脸‘可别暴殄天物’的表情。

  杰克七生气了,表情好像暴风雨即将来临,他怒斥:“天萝!”

  天萝委屈:“我虽然是吸血鬼,可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这么凶做什么?你看你这么弱,我两颗牙都能吸光你,可我都很克制很有礼貌得没有动手。”

  杰克七:“……”

  杰克七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俊美的脸上那眉毛拧紧了,盯着天萝,说着非常没有威慑力的话:“离我远点。”

  才不!

  天萝抱着受重伤没有力气的他赶紧就往自己的大古堡里飞。

  金屋藏娇,经典戏码,非常符合我老祖的身份!

  天萝感觉杰克七脾气有点大,身体僵硬不说,周身充满戾气的氛围她感觉到了,她想找点话,毕竟打算以后把他圈养在身边。

  她用娇软美人那一套,小说里非常吃香的那种人设软绵绵问道:“请问你的全名叫什么呀?我的美味驱魔师,以后与我一起生活在我的家里好不好?”

  杰克七盯着怀里的天萝,表情莫测。

  他高大的身形其实看起来更像是他抱着她飞,虽然他此时毫无力气,甚至只要一松懈就会昏厥过去。

  她的身体冷冰冰的,但是有一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柔软,一种怪异的他想靠近的柔软。

  天萝没打算杰克七回答她,她想好了,依靠暴力将他囚在自己身边!

  结果杰克七嗤了一声,“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

  天萝:“……”

  算了,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反正就当他叫杰克七了。

  继续吸吸香喷喷的味道。

  空气里安静了一会儿,结果杰克七忽然用不耐烦的语气高傲地说道:“我是对夜行生物来说最可怕的驱魔师,陆.杰克栖.之。”

  天萝在脑子里自动将他的名字翻译成陆栖之,而且还是按中文音译是栖息的栖,就觉得这个名字该是这样的。

  虽然她以前也没遇到过同名同姓。

  天萝的速度很快,到了古堡后,她直接带着杰克七到了自己的大房间里。

  “好的,我的杰克七,我现在就为你疗伤,请你把衣服脱掉吧!”

  房间里除了一张大棺材外,什么都没有。

  所以天萝贴心地拉着杰克七坐在了棺材板上,她说道:“这棺材板够大,放心放心。”

  杰克七对自己似乎还保持有高度警惕心,皱着眉头瞪着自己,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我很暴戾我很不好惹’几个大字。

  但天萝对自己的美味驱魔师很有耐心的,毕竟,穿来这么多天了,自己第一次遇到别人,而且还是个闻起来就美味的人。

  她凑近了,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放心,我是个有原则的吸血鬼,我绝对不会偷偷把你吃掉的,而且我自制力很好的,你看,我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地方,我很寂寞的,我就想找个人陪陪我,我一看到你就觉得我们两有缘,或许我们有几生几世的缘分。”

  杰克七听完盯着她又看了两秒,皱着眉头喊她名字:“天萝。”

  然后……然后他的脖子一歪,像是终于受不住,昏厥了过去。

  那双漂亮美丽的金瞳一下子就闭上了,苍白如纸的脸在黑色披风下真的比她还像吸血鬼。

  天萝还想问问他喊她名字要说什么呢,这就晕厥过去了。

  她弯腰仔细凑过去看,晕厥过去了也很好看啊。

  真是一个俊美的男人。

  天萝心里一边非常有罪恶感,她这老牛吃嫩草实在是太无耻了!

  一边又控制不住去扒拉他的衣服领子。

  他的衣领扒开后,她就看到了他的胸口,肩膀上,锁骨那里,都是爪痕,伤口很深,有的还在流血,有的已经是血痂了。

  天萝半眯着眼睛低头轻轻去舔——这不怪她,他实在是太香了,她控不住体内的兽性呜呜呜!

  真的好香好甜的味道!

  天萝努力克制着自己才没把两颗牙齿扎下去吸血。

  而且她发现,自己一舔,杰克七肩膀上的伤口就愈合了。

  对此,她没有意外,以前看的吸血鬼电视剧里也见过这种设定。

  对了对了!给受伤的人喂点自己一点点血液好像能让对方的伤口一下子都恢复。

  但是她有点怕疼,这方法暂时就算了。

  只要她舔得快,伤口恢复得也能很快的!

  天萝趴在杰克七锁骨那儿,忍着想把他吃掉的冲动,一点一点舔干净那里的血。

  她顺着伤口,一路到了杰克七的胸口,然后动作顿了顿。

  倒也不为别的,就是这伤口的位置很尴尬,在杰克七的粉点之处。

  她十分担心杰克七会误会她在吃他豆腐。

  可天萝转念又想了想,他,杰克七,注定是她玛丽萝的,这么美味的他,这辈子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了,他就算逃了,她也会对他进行霸道总裁对小娇夫的他逃她追的戏码的!

  而且刚才她都询问过他的意见了,杰克七并没有拒绝她舔他身上的血这件事!

  再而且,都是为了给他疗伤!

  给自己做完了心理建设,天萝毫不犹豫地下了嘴。

  说实话,要不是她是冷冰冰的吸血鬼,她这会儿还是会脸红的。

  但一直到杰克七胸口的伤口恢复,他都没什么反应,显然昏得不能更死了,她就放了心,继续往下。

  杰克七的腹肌很漂亮,可上面蜿蜒着丑陋的伤口,此时还在流血。

  就让她玛丽萝来为杰克七解决这样讨人厌的麻烦,替他抚平伤口吧!

  今天吃嗨了,他的血好像甜酒酿一样,光是舔都能把她舔到醉。

  天萝低头就轻轻舔着他腹部的伤口。

  她是真的在很认真地品尝杰克七的血,所以,没有能很敏锐地感受到他腹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陆栖之只觉得浑身涌起一股陌生的感觉,直达天灵,他瞬间睁开了眼睛,便察觉到了腹部的异样,抬手就按住了天萝的脑袋。

  他的伤已经好多了,可开口的嗓音还是很沙哑:“你在做什么?!”

  他的语气带了点戾气,他的眉头紧锁着,他的身体也紧绷着。

  天萝抬起头来看他,欣喜地说道:“啊,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好多了吗?我在给你疗伤,我发誓,我没吸血,我就舔了舔!”

  陆栖之看起来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耳朵却烧红了,他再开口时,语气带着怒气与恼意,他很高傲:“天萝!我不许你这么做!”

  天萝轻轻安抚他:“天上地下第一厉害的伟大驱魔师陆.杰克栖.之,我马上就结束了,你的伤口就能恢复了!我很快的,我发誓!现在腹部的伤口都恢复了,只剩下腿上的了。”

  她说完,视线就往杰克七腿部看,当然,腿肯定先看大腿……

  杰克七很恼怒地喊她:“天萝!闭眼!”

  天萝:“其实舔血的时候,你也会很舒服的,毕竟伤口位置比较……”

  杰克七拔高了声音,低沉又危险:“天萝!”

  天萝被杰克七一下重重按在他腹部,他在阻止她继续做一些会擦枪走火的事情,他在整理自己的理智,他仿佛还在告诫他自己——他是驱魔师,而她是吸血鬼,他们天生就该是死敌。

  “但是,杰克七,你的身体好像有点诚实,我猜你是对我……”

  “闭嘴,天萝!”

  天萝:好吧,好吧,闭嘴就闭嘴。

  但是她必须说一句:“现在我的小尖牙露出来我实在是不能完全闭上,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生理性的原因,我没办法。”

  杰克七:“……”

  十分钟后,天萝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大房间,在外面的走廊里望着星空叹息。

  有时候做一个很有原则和道德感的吸血鬼也不是一件好事。

  杰克七太高傲了,就算她舔一舔就能替他治好伤,他都不愿意,高傲着脸把她赶出来。

  天萝很尊重杰克七的,在外面晃荡了半个小时才重新回去,然后就看到杰克七已经清理干净了,换了一件崭新的黑袍,整个人站在房间中间,远远盯着她看。

  他的金瞳在房间里昏暗的光下依旧闪烁出璀璨的光。

  天萝很大方地给他看,还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

  说实话,吸血鬼和驱魔师这样的禁忌恋他与她都应该拥有,毕竟,禁忌恋才刺激呀!希望他能早日想明白!

  陆栖之看不懂天萝,但他知道,他们家族的人的血对于吸血鬼来说是有致命诱惑力的,更能够令吸血鬼在光下行走。

  可她竟然没有趁他虚弱将他吸干。

  他冷着脸又盯着她看了几秒,移开了视线看别处。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天萝说话,他就皱眉再回头看她。

  却看到天萝蹦跳着朝他跑来,而在她身后,初升的太阳正缓缓升起,阳光从外面泄进来,洒下了一地金光。

  而她神色惶恐。

  “杰克七!”

  陆栖之皱紧了眉头,手却不自禁伸出来,整个人被扑得往后倒退了几步,直到撞到后面的墙。

  他抬手扯了披风将她裹住。

  这是天萝穿越这么多天第一次在白天里活动。

  她这一晚上太激动都忘记时间了。

  虽然她没有试验过,但是吸血鬼见光必死这种设定是经典设定了,她可不敢冒险的!

  而且,她到了白天就会犯困,浑身疲软无力也是间接证实了这个设定!

  陆栖之低头看着怀里的天萝,见她的眼角泛着血晕就知道她这会儿很虚弱。

  他盯着她苍白的脖颈看。

  没有一个吸血鬼会在白天离一个驱魔师这么近,更不会将脖子暴露在驱魔师眼底。

  只要此时他斩下她的头颅,丢进光下,她就活不成了。

  天萝这会儿很晕,阳光让她晕眩。

  她说:“杰克七,我好晕好困,你快抱我去我的棺材里。”

  陆栖之:“……”

  陆栖之一把抱起天萝,用黑袍裹着她,朝着她那口大棺材快步走去,背对着光的方向,将她放下去。

  天萝抓着他的衣服领子,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睁开就会很疼,好像会有血会流出来一样。

  她问:“杰克七,你不会趁着白天跑走吧,你还欠我很多血的,你要是跑了,我会追你追到天涯海角的!”

  当然当然,她只是毫无威慑力地威胁一下,毕竟,他要是真的走了,她也真的找不到。

  只是心里有点点不想他走。

  你看,有他在,昨晚上她都忘记时间了,可见她的孤独寂寞冷完全排解了!

  结果她听到杰克七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将棺材板给她盖上了。

  天萝睡着前对着圣母玛利亚许了一个愿望,她许愿:希望杰克七,哦不不,是陆.杰克栖.之会是一个有原则会信守承诺的人,留下吧,留下吧,留下吧!!!!!

  虽然她知道圣母玛利亚听不到她这样的夜行生物的愿望,可人,哦不不,是吸血鬼也得有一个精神寄托,对未来要有点希望嘛!

  天萝睡了长长的一觉。

  天黑后,她的生理机制让她瞬间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后,入眼一片黑暗。

  虽然说穿越已经一段时间了,但天萝还是缓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棺材里。

  她赶紧伸手推开了棺材板,坐了起来,往四周看过去。

  空荡荡的大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风从窗户外吹进来,吹得玫瑰色的窗帘布飘啊飘的,多少带点恐怖氛围。

  天萝深呼吸了一口气,空气里还留了点杰克七的美味香气。

  但很显然,也很遗憾,他趁着白天她睡觉的功夫跑掉了。

  天萝坐在棺材里自闭了半天,才蔫蔫地从里面爬出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像就是她无趣的吸血鬼生涯里偶然惊艳的一幕。

  天萝叹着气往露台方向走,打算看看月亮,看看星星,缓解一下自闭的心情。

  结果她才朝着露台走了两步就敏锐地察觉到了露台上的动静和奇怪的味道。

  当时天萝就感觉自己静寂的心脏都开始砰砰跳了起来。

  她走得快了起来,最后小跑着好像一道幻影一样朝着露台飞去。

  天萝撞开露台的门,看到露台上炊烟袅袅,有个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袍背对着她,他的面前架着简易的烧烤架,正烤着一只不明生物,或许是兔子,或许是鸡。

  男人回过头来,露出一张面无表情但让她屏住呼吸的脸——虽然她现在好像也没有呼吸,但不妨碍她这么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

  是他!是杰克七!是她的美味驱魔师!

  他没走!

  天萝内心坚信自己穿越的目的一定是为了和这个美味驱魔师来一场禁忌恋的!

  她脸上的笑容很大,抱住了他胳膊,说道:“杰克七,你可真是世界上最信守承诺的人!我从棺材里出来没看到你还以为你走了呢!”

  杰克七挣扎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而已,她想,他一定非常了解她这个吸血鬼的本事,再多的挣扎也不过就是徒劳罢了!

  杰克七嗤笑一声,道:“你以为我是你,不需要食物么?”

  天萝必须要纠正一下他,她说:“我也是需要食物的,杰克七。”

  她冲他眨了眨眼,满眼写着‘我的美味食物就是你’的神色。

  杰克七:“……”

  天萝靠在他身上,闻着那烤兔的味道,觉得很难闻。变成吸血鬼后,那些曾经的美味都成了可怕的味道,但还好她有了新的美味佳肴。

  吹着夜风,天萝很有耐心地看着杰克七一个人吃完了一只兔子,看着他优雅地用手帕擦拭手上的油渍。

  然后她非常有礼貌地问道:“请问杰克七,我现在可以吸你了吗?”

  杰克七:“……”

  杰克七面无表情地看向远方的黑森林。

  天萝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但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她又回头看杰克七。

  杰克七低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后语气高傲地说道:“二十次。”

  天萝:“那我一定且吸且珍惜,将来用余生好好回味这二十次。”

  杰克七:“……”

  杰克七哼了一声,任由她抱着,又微微弯腰低了头,露出颈侧白皙漂亮的肌肤。

  他虽然没说话,但仿佛在说‘来吧来吸我吧,我的主人!’

  脑补自己是主人的天萝踮起脚尖,抱住他脖子,小尖牙早就迫不及待冒了出来,她第一次干这事,有点紧张地又问道:“那我真的吸了啊,假如过程中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话你一定要阻……”

  杰克七很不耐烦,“快点!”

  天萝生疏地用小尖牙扎破了他漂亮的肌肤,散发着无比美味的血液一下流了出来,她赶紧去吸。

  像是可口的芝士草莓汁,美味的杨枝甘露,香甜的奥利奥奶茶,甜蜜的热巧克力,好喝得快让她昏厥过去。

  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弥漫着这美味的鲜血味道。

  天萝沉浸其中,直到听到一声喘息,她在猛然睁开眼睛,赶紧松开了杰克七,他看到杰克七脸色苍白,眉头紧锁着,显然被她吸得有些虚弱。

  天萝:“你怎么不打断我?”

  她都顾不上疼了,赶紧咬破了自己的手腕,把手腕凑过去让他吸血,恢复伤口和体力。

  杰克七盯着她看了两秒,又盯着她流着血的手腕看了两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忽然低头含住了她的伤口。

  和上次咬破指尖给他喂血的感觉不一样,天萝被含住伤口被他吸血的一瞬间,一种异样快活的感觉涌了上来。

  天萝爽到了,瘫软在杰克七怀里,然后有些迟疑不定地问他:“你吸了我的血的话会有其他反应么?”

  陆栖之听到一只吸血鬼问这么天真的话实在是忍不住皱眉。

  吸血鬼只会给自己亲密的人喂自己的血液,这会建立一种极为亲密的联系,被主动喂血的人会和她共享生命,会被她致命吸引,甚至梦里都在与她发生那种事。

  她在喂血前难道不是想要做那件事么?

  她不知道?

  她在想什么?

  陆栖之眉头跳了一下,声音忽然拔高了几度:“你不知道?”

  天萝总感觉他的语气有点幽怨,但高傲的驱魔师怎么会幽怨?

  结果她还没回答,杰克七又喊她:“天萝!”

  天萝真的不知道,但天萝猜测这一定是很亲密的关系,她靠在杰克七怀里,安抚着脾气不太好的美味驱魔师,说道:“我知道我知道的呀,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最亲密的人了!”

  杰克七:“……”

  他又盯着天萝看了几秒。

  算了,横竖一只小吸血鬼,他动动手指就能将她的脑袋拧下来,怎么说,她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二十次,一次不会多,一次不会少。

  ……

  天萝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露台上回到房间的地上的,等她回过神来时,身上漂亮的裙子已经不见了,杰克七同样如此。

  作为一个纯情少女,天萝是真的觉得杰克七好猛。

  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身为吸血鬼的自己猛,还是杰克七更凶悍。

  他真的好狂野,酣畅淋漓不过如此了。

  他亲吻过来时,天萝还有些害羞,心想,果然西幻世界里的感情进展就是快,然后就是,杰克七真的好甜,他的唇瓣好像荔枝味果冻,她超级喜欢,好想一直一直吃下去。

  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天早晨,杰克七竟然抱着自己往露台上走。

  当时她害怕极了,使劲钻在杰克七随意扯来的黑袍里,伤心地问他:“你是想用太阳杀掉我吗?”

  杰克七哼了一声,没作声,却依旧抱着她出去。

  天萝虽然有点点害怕,但没有挣扎和逃脱,大约是她心里对杰克七有一种不明原因的信任。

  这种信任甚至让她散发少女想象,觉得或许他们真有几世情缘呢,不然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穿越呢?

  热烈的阳光照了下来,熟悉的温暖。

  咦?

  天萝睁开一只眼,细碎的金光正好在她睫毛上跳跃。

  她迟疑着伸出手,感受着阳光穿透她的身体,但她却没有被灼烧的痛感。

  这个时候,天萝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天亮了,但她没有困倦疲惫,一如黑夜。

  她仰头看杰克七,只看到了他高傲的下巴。

  他说:“怎么,不喜欢太阳?”

  天萝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一定是杰克七的血液的特殊效果!

  她一把抱住他脖子,双腿环在他腰间,熊抱住他,在他脖子里蹭了蹭:“超级喜欢!”

  人一旦有了什么,就想要的更多,天萝忍不住兴奋道:“我们去逛逛集市?”

  杰克七哼了一声,嘴里说着集市有什么好逛的,却带她回了房间,穿上衣服,出了门。

  那天天萝第一次知道白天的黑森林是什么样的。

  第一次知道穿过黑森林过一座山便是一座美丽的小镇,小镇里很热闹。

  就是这小镇里美丽的姑娘们太过热情,她看首饰看得入迷时,一个不注意,回头就看到杰克七被好些姑娘围住了。

  但好在杰克七是一个高傲的驱魔师,一点不愿意搭理她们。

  她就在这个时候骄傲地上前牵住杰克七的手,用实际行动告诉每一个姑娘——杰克七,是她玛丽萝的。

  后来,杰克七带着自己穿行过了一座又一座山,去了一个又一个城镇。

  因为他,她成了不惧白天的吸血鬼。

  很久以后,天萝忽然就想起来一个问题,这天她非要爬山去看日出,正趴在杰克七背上,由着他背着自己往上爬。

  她贴在杰克七的耳边问他:“二十次是不是早就满了?”

  杰克七好像数学不太好,他说:“没满。”

  当时,第一缕晨光正好落在他们头顶,橘色的光,漂亮极了。

  天萝眯着眼睛迎着光,恨不得他数学不好,她高兴地亲吻他的脸,说道:“你说得对!没满!”

  永远都不可能满啦!

  (全文完)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104 544857 MjAyMS8xMi8xOC8jIyMxMzEw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112/18/13104_544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