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一章(一家三口。...)

书名:暧昧陷阱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2-03-24 00:19:12

  婚后, 虞韵和江横的生活和往常并没太大区别。

  蜜月时,两人都抽出时间,去了虞韵想去的地方。两人走了很多城市, 很多站点。最后一站,是他们相遇是那条旅行线。

  在那个露营的山里,江横再次朝她提出邀请。

  问她要不要和他试一试。

  虞韵眉眼一弯, “试多久?”

  江横朝她伸出手, 目光真诚灼热, “你想多久就多久, 我听你的。”

  虞韵把手递给他, 让他握住, “那我要一百年。”

  江横勾唇,“一定。”

  他们就试试,一起走百年岁月。

  ……

  蜜月结束后, 虞韵和江横恢复往常工作安排。

  虞韵从国际舞团退出回国的消息, 在各大歌舞剧院早就传开了, 所有人都争相地朝她抛出橄榄枝,想要把她签到自己所在的舞团。

  但虞韵一一婉拒了。

  这几年在国外,她进步不小,学会的也不少。

  同样的,名气也越来越高。这一点, 所有人都无法否认。

  不单单是国人知道有一名古典舞舞者叫虞韵, 连国际友人, 也都知道中国有一名很出色的古典舞舞者叫虞韵。她跳的古典舞, 每一个都很有故事。这让看完她舞蹈的人, 都抵不住好奇心和诱惑力,开始探究, 研究历史典故等。

  虞韵还是单干。

  薛楠这几年偶尔会去国外看她,她回国后,自己的一切经纪事宜,也都是交给薛楠。

  休息了一段时间,虞韵再次登上剧院舞台。

  她一如既往的耀眼,一如既往的引人注目。

  好几次,她还因舞蹈被网友们夸上热搜。看过她舞蹈的人,没有人不惊叹。

  还有不少人调侃,她真的只是个人,不是神仙吗?那些高难度的舞蹈动作,真的是人能做出来的吗?

  江横的创业之路,走的虽不如虞韵的舞蹈之路这么顺畅。

  但跨过一些坎坷之后,路途变得光明。

  短短三年的时间,江横他们只有十个人的小公司,已经转变成了业内人士抢着要合作的香饽饽,是很多有才华的人,挤破头脑都想挤进来的口碑公司。

  规模虽还不是很大,但胜在口碑。

  虞潭甚至和虞韵提过,不过十年,江横他们的公司必然能上市。

  虞韵觉得虞潭夸张了点,但其实她对江横也还蛮有自信。

  她知道,他是个做了,就一定会做好的人。

  无论是赛车,还是创业。亦或者是爱自己,每一件事,他都做的很好。

  -

  婚后第一年,虞韵和江横顺利躲过催生这件事。

  第二年时,虞潭开始暗示两人。

  虞韵假装听不懂。

  虞潭暗示好几次后,索性摊开了和她说。

  虞韵对生孩子这件事,其实不抗拒,但她觉得自己还年轻。可虞潭给她提了提江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老爷子年龄不小了,老年人观念都差不多,自然是想享儿孙福。但他从没催过虞韵和江横,即便是暗示,也都没有。

  他虽想抱孙子孙女,却也明白虞韵和江横的工作有多忙,他们之前便因为虞韵工作的缘故分开了几年,现在好不容易结婚了,自然想多享受几年的二人世界。

  因为虞潭这话,虞韵认真思考了一下。

  其实早点生,也不是不行。

  她把自己想法告诉江横时,江横告诉她,不要有任何压力,老爷子身体很好,再撑二十年也没问题。

  虞韵被他逗笑。

  最后的最后,两人决定顺其自然。

  他们都身心健康,想要个孩子不是难事。

  只不过这一年,孩子好像和两人没缘分,一直没来。这让虞韵还疑惑了许久,她和江横不会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就在虞韵准备和江横再去做个检查时,宝宝悄无声息来了。

  知道这个消息时,江横这么一个大男人,抱着虞韵闷声说了很多句谢谢。

  要不是他控制住了情绪,虞韵都怀疑他要感动哭了。

  有了宝宝,虞韵的舞蹈事业便停滞了下来。

  她倒不在意这些。

  对她来说,自己喜欢最重要。

  之前跳舞,是喜欢,现在怀孕生宝宝,也是自己喜欢。

  虞韵的孕期,大概是所有人都羡慕的。

  她不确定江横是因为宋婷怀她,生下她后有了抑郁症的缘故,还是因为江母的因素,他在虞韵孕期时,尽可能的把时间安排出来陪她。

  应酬,他交给了杨郁和郭来他们。

  每天到点上下班,绝不晚回家。

  回到家,他会亲自给虞韵下厨,不让阿姨帮忙。吃过饭,他会陪虞韵出门散步。

  偶尔遇到天气不好时,他就带虞韵去商场。

  两人偶尔看看电影,逛逛街。

  周末的时候,他会安排短途旅行,到周围的城镇散心。

  偶遇到杨郁他们没办法处理的事,他会让上大学的陆澄澄,亦或者是杨知意她们过来陪她。

  总之,他从不会让虞韵觉得孤单寂寞,无论是精神方面,还是生活方面,他都安排的面面俱到。

  肚子里的宝贝也比较听话,很少折腾虞韵。

  虞韵临产前一个月,江横甚至把所有工作都推了,就窝在家里陪她。

  两人闲得无聊,甚至开始给小孩取名。

  江横取了好几个,都被虞韵给拒绝了。

  最后,虞韵说让老爷子取。

  江横问了她好几次确定吗?

  虞韵笑着说确定。

  一个名字而已,她能有什么不确定的。

  ……

  宝宝是冬天来的。

  其实虞韵对生宝宝的过程记得并不清楚,她记得最清楚的是,她把宝宝生下来时,江横紧紧地抱着她哭了的那一幕。

  她没有看见他的眼泪,但他的眼泪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滑,她的肌肤感受到了冰冰凉凉的泪水。

  她知道,江母是生江横而难产去世的。

  因为这事,老爷子小时候对他是又爱又气。他对江横的情绪是复杂的。

  也是因为这个,江横从小就没有感受到母爱,虽说长姐如母,江娴对他也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可终归是不同的。

  虞韵怀孕后,他最担心的便是生产这件事。

  那是鬼门关。

  他不想自己再听到难产这两个字,更不愿意虞韵去受这样的痛苦。

  好在,一切都是顺利的,平安的。

  听到医护人员说宝宝生下来,大人也一切稳定的时候,江横确实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自觉地落了泪。

  -

  在医院住了几天,虞韵转去月子中心。

  虽说家里人也能把她照顾好,但在月子中心终归还是要更放心一些。

  而江横,也在月子中心陪着她。

  到虞韵从月子中心出月子离开时,江横才不得不回公司去正常上班。之前时候,他都在虞韵住的月子中心处理公事。

  如江横所盼,虞韵生的是个女儿。

  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要的女儿。

  小名本来是虞韵要娶的,但被江横抢了。

  他说叫朵朵。

  虞韵听到的第一时间,是想吐槽他取这么个普普通通小名的。

  可脑子灵光一现,她想到了江横给自己取的小名。

  云云。

  虞韵噎了半晌,只能妥协答应。

  朵朵小朋友刚生下来的时候,其实看不出有多好看。可小孩就是这样,一天一个模样。一个月后,大家都能看出,她有江横的模样了。

  眼睛像虞韵,可鼻子和嘴巴是像江横的。

  她的五官,是父母的结合体。

  杨知意和乔亦瑶每次看到她,都不忘感慨说她会长,专挑爸爸妈妈的优点长。

  虞韵深表认同。

  朵朵小朋友一岁的时候,虞韵开始恢复工作。

  刚开始,自然也是有些困难的。

  庆幸的是,她适应能力还不错,渐渐的又和往常无异了。

  朵朵最初开口说话,是江横带着她去看自己跳舞。

  他们一家三口在剧院后台,虞韵刚跳完舞下台。

  朵朵被江横抱在怀里,拍着她肉嘟嘟的小手,眼睛黑溜溜的似葡萄,蹦出一个字:“胖。”

  虞韵愣了下,看向江横,“她说话了?”

  江横也是一愣,“朵朵,你刚刚说什么了?”

  朵朵艰难的又憋出一个字。

  刚开始,虞韵以为她是在说自己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至于。小孩刚开口说话,哪会说这么难的。

  她和江横琢磨着,她可能是在喊爸爸。

  两人激动的让朵朵再开口。

  听了几遍,虞韵才听明白,她是在说自己棒。

  在家的时候,她和江横也总是夸她,她会走几步路了,只要她走,他们俩就会说她很棒。但很这个字,她说不出,只能说个棒。

  可就是这么一个发音不标准的字,也足以让虞韵红了眼眶。

  听她开口夸自己这一刹那,虞韵觉得自己付出的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她此生无憾。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那天之后,朵朵断断续续地往外蹦字。

  半个月后,她已经能很流畅的喊出爸爸妈妈爷爷和外公了。

  朵朵两岁的时候,虞韵开始忙碌起来。

  带小孩的任务,莫名落在江横肩上。

  之前的时候,虞韵总以为江横带不好宝宝。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江横比她会带孩子。

  江横对孩子,也比她有耐心。

  每天早上出门去上班,江横会亲她和朵朵,跟两人说再见。

  回到家的第一时间,他会抱虞韵,也会抱孩子,和他们分享他这一天的工作。

  繁琐的他很少提,大多时候都是挑一些有意思的,有趣的和她们分享。

  好几次,虞韵看江横穿着西装抱着朵朵时,总忍不住想笑。

  他真的,在很用心很努力的当好奶爸。

  这天,虞韵繁忙的工作告一段落。

  朵朵也要三岁了,她的生日愿望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乐园。这个小心愿,虞韵和江横自然不会拒绝。

  生日这一天,两人把她带去了游乐园。

  她穿着浅白色的公主裙,头上还戴了个皇冠,看上去可可爱爱的。

  江横抱着她时,她忽然转头喊虞韵,“妈妈。”

  虞韵应声,“怎么了?要喝水?”

  “不是的妈妈。”朵朵朝她伸出手,“你过来。”

  虞韵扬眉,和江横对视一眼,对她很是好奇,“那是要做什么?”

  说话间,她凑近两人。

  一靠近,朵朵便摘下了头上的皇冠,慢慢吞吞地给她戴上。

  虞韵诧异两秒,忍俊不禁,“怎么给妈妈了?”

  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皇冠是江娴给送的,她女儿很喜欢。刚收到的时候,她都不让人碰。

  朵朵奶声奶气道:“因为妈妈漂亮。”

  虞韵笑:“朵朵也漂亮。”

  朵朵点头,“妈妈戴着更漂亮。”

  她说,“妈妈是公主。”

  听到这话,虞韵扑哧笑,“妈妈是公主的话,朵朵是什么?”

  “我是……”朵朵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小公主。”

  虞韵忍笑,“那爸爸呢?”

  朵朵看向江横,“王子。”

  她有理有据,“和公主在一起的是王子。”

  虞韵知道,她从小就聪明,他们也不会限制她看动画片这些,该给她灌输的知识,也都灌输了。

  但偶尔,她语出惊人蹦出的话,还是免不了让虞韵惊讶。

  听到这话,虞韵和江横对视着笑。

  “我们朵朵真聪明。”

  虞韵捏了捏她小脸,“爸爸确实是王子。”

  朵朵点头,“我知道。”

  两人乐了会,带着她去玩她能玩的游乐项目。

  玩了好几个项目,虞韵累了,朵朵反倒是越发精神。

  江横看她这样,忍不住笑,“不行了?”

  虞韵瞥他一眼,“是,我可能是老了。”

  江横勾唇,捏了捏她的手,“那我带她去玩,你到旁边等我们?”

  虞韵很是赞同。

  站在旁边,她看向带着女儿坐旋转木马的江横,虞韵莫名有种满足感。

  这种满足感,她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表达。

  她只知道,她很庆幸和江横有后续。

  望着不远处眉眼有些相像的父女俩,她心情放松又愉悦。

  她想,她是幸运的,这一生有江横宠爱着。

  -

  在游乐园玩了一天,晚上虞韵和江横带着朵朵回老宅吃饭。

  虞潭也赶了过来,说是要给外孙女过生日。

  吃过饭回到家,虞韵的外公外婆也给她打来了视频电话。朵朵和两位老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但记得很清楚,且嘴甜。

  一接通,她便大声喊着他们,把两位老人逗得乐不可支,直夸她聪明。

  问她想不想他们,她也直接地说想。

  虞韵时常觉得自己的女儿是人小鬼大。

  江横倒是很喜欢这样活泼的朵朵,他觉得小女孩就该这样,随心所欲,天真烂漫。

  过完生日的次年春天,虞韵和江横询问过朵朵想法后,把她送去了幼儿园。

  第一天上学,朵朵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不舍得他们。

  结果当天下午虞韵和江横不放心一起去接她回家时,她已经和幼儿园的小伙伴们打成了一片。

  第二日一大早,虞韵还没起来,她就敲两人的房门,嚷嚷着起床了,要送她去学校了。

  虞韵和江横无语小半天,不得不起床伺候这个小祖宗。

  她爱上学,那就上学吧。

  只不过一个月后,江横发现了不对劲。

  朵朵每天放学后带回家的不是作业,而是零食。

  江横问了她好几次,她才说是幼儿园的哥哥们送的。

  这话一出,江横这个年轻父亲的危机感忽然来了。

  他抓着朵朵问了好几遍,“你们小班的,还是中班的?”

  朵朵眨巴着大眼睛,边往嘴里塞巧克力边咕哝,“都有。”

  “长得帅吗?”

  朵朵顿了顿,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江横危机感再次加深。

  他蹙着眉头,一本正经地问,“有爸爸帅?”

  虞韵本来是在旁边看戏的,听到这话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江横。”

  她喊,“你问的什么问题?”

  江横很是严肃,“很认真的问题。”

  虞韵:“……”

  朵朵沉默了会,想了想说:“差不多吧。”

  江横:“???”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女儿,“差不多?”

  朵朵嗯了声,边吃边说,“爸爸,他们都会给我买巧克力。”

  她喜欢吃巧克力,而江横,会限制她吃巧克力。

  江横噎了片刻,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天带爸爸去看看给你买巧克力的小朋友。”

  “……”

  翌日,虞韵和江横一起去看了看给江朵朵送巧克力的小朋友们。

  看完走时,江横转头对她说了句:“我觉得他们没我帅。”

  虞韵扑哧一笑,揶揄道:“江总,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江横傲娇地轻哼。

  虞韵笑,“放心吧。”

  她扣上安全带,转头看向他,“就算是女儿觉得他们比你帅,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帅的那一个。”

  江横垂眸看她,弯了弯唇,“真的?”

  虞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江横莞尔,捏了捏她的手,嗓音低低道:“江太太也是。”

  “是什么?”

  虞韵故意问。

  江横轻笑,“是最漂亮的江太太。”

  虞韵觑她一眼。

  离开幼儿园,江横顺便送她去工作室。

  把虞韵放下车时,他说:“下午一起去接朵朵?”

  虞韵点头。

  江横稍稍顿了下,又说:“接了她,我们去趟超市?”

  虞韵原本以为江横只是要去超市买东西。

  直到下午把放学的江朵朵接上车,抵达进口超市时,站在堆满了巧克力的货架前时,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江横是在跟给他们女儿送巧克力的小朋友们较劲。

  一看到巧克力,江朵朵的眼睛就在放光。

  “哇。”

  她惊呼,“爸爸你是要给我买巧克力吗?”

  江横懒散地靠在一侧,“想要?”

  江朵朵点头。

  江横应声,唇角微挑,“那你告诉爸爸,爸爸帅还是你幼儿园的同学帅。”

  虞韵:“……”

  江朵朵眼也不眨,大声道:“当然是爸爸帅,爸爸比他们帅多了。”

  闻言,江横满意了。

  “想要哪个?”

  江朵朵怯生生伸出手指了指,“想要这个。”

  江横:“还有呢?”

  江朵朵:“还可以给我买?”

  “当然。”

  江朵朵毫不犹豫,又拿了其他牌子的几盒。

  边拿,她边夸江横:“爸爸我太爱你了。”

  江横应声。

  等她选好后,带着她去结账时,他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朵朵,以后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要多少都有。”他顿了顿告诉她,“你幼儿园那些小朋友给你送礼物,都是另有所图的。”

  虞韵看他一眼,“你幼不幼稚。”

  话音落下,就在她以为自己女儿听不懂时,她听见江朵朵很是茫然地问了句:“那爸爸你没有吗?”

  江横噎住。

  因为这事,虞韵一路笑回家。

  这叫什么。

  这就是一物克一物。

  江横没辙,只能幽幽叹气。

  他家养了个机灵鬼。

  一家三口回到家,江横做饭。

  虞韵本想去打下手的,刚得到了几盒巧克力的江朵朵抢着要给爸爸洗菜。虞韵只能给她搬个小板凳,让她边洗边玩。

  窗外的夜色暗了下来。

  屋子里亮着灯。

  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欢声笑语不断,温馨又温暖。

  虞韵坐在旁边看着忙碌的父女俩,再次涌起满足感。

  她下意识开口,“老公。”

  江横第一时间看向她。

  虞韵歪着头笑说,“怎么办,我越来越爱你了。”

  江横一顿,笑着说:“好巧,我也是。”

  两人互说着情话。

  被忽视的小朋友不太服气,踮着脚奶声奶气地看向他们询问:“那我呢,爸爸妈妈你们不爱我了吗?”

  “爱。”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他们望着面前和自己有些相像的翻版,眼眸里满是柔和。

  这是他们的爱情结晶,他们怎么会不爱她。

  有了她,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份期盼,一份爱。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好。

  未来的很多年,他们一家三口都会如同现在一般在一起。

  她爱他,他爱她,他们爱她。

  他们会一直相爱,直至生命尽头。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122 544349 MjAyMi8wMS8wOS8jIyMxMzEy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1/09/13122_544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