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4 章(完结啦)

书名:全球抽卡后我被迫欧皇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维客 更新时间:2022-03-25 13:04:58

  第五十四章

  许思源在狱里过了三年, 三年的牢狱生活让他感觉自己和林月更贴近了,又仿佛是离得更远。因为他更加能够体会林月曾经所遭受的痛苦和磨难。

  狱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林月的哥哥, 也是陷害林月入狱的罪魁祸首,所以在狱中免不了会受到特殊关注,也少不了会被排挤针对。睡梦中不是被一脚踹醒, 就是差点被捂死,饭里永远和着泥沙, 被嘲讽被殴打……

  仅仅几天他就有些受不了了,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敌视和鄙夷, 那种被全世界孤立厌恶的感觉让他绝望, 但这些和林月经历的又算得了什么?

  从恐惧到麻木, 从麻木到恨, 从恨到绝望……他曾想, 林月是否也和他一样,有过一样的心境?

  三年刑期,他好像又经历了另一番天地,只有他真切的去体会过林月的痛苦,才发现嘴皮子一碰说出来的“对不起”根本不值一提。

  出狱后他一直一个人住, 他曾想一直留在监狱,直到林月原谅他为止,可惜监狱不可能照着他的计划走,刑满后就将他丢了出去, 无奈, 他只能找了家孤儿院做义工。

  许家怕被连累早就将他除名,尽管如此, 也阻挡不了许家的倾覆,许思源对此倒没有过多感觉,也不觉得难过。许家是大家族,一大家子为了那点利益没少较劲,如今他成了许家罪人,被厌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以前还有许雄不时联络他,后来许雄死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许家人,所有人避她如蛇蝎。

  他是许家的千古罪人,是许家落魄的根源所在,他甚至不配姓许。

  不过许思源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希望林月能够原谅他已经成了他这辈子唯一的愿望。

  虽然他知道林月早就离开地球,不知归期。

  他也看过国家发布的公告,但他心里一直存疑,林月拥有太多让人眼红的东西了,他太清楚人心为了利益可以黑到什么程度,他第一反应就是林月被控制,那两本书也是逼于无奈的情况下拿出来的。

  他奔走多时,想了许多办法,才终于找到郭兴,从郭兴那里得知林月确实离开了地球。直到那时他才终于相信林月已经离开的事实。

  ——她什么也没带,一个背包就已经是她的所有行李。她什么也没有,也没有牵挂。

  郭兴很讨厌许思源,但因为林月的缘故,他也一直关注着许思源的动态,也知道他入狱赎罪的事情。许思源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没什么好同情的。

  郭兴之所以会告诉他林月的下落,也完全是因为林月确实已经离开地球,这不是什么秘密。

  许思源看过周好洁写的那本书,书里描写的那些欺凌他并不陌生,就像他曾经随口说过的那样,谁能让为他妹妹出气,他便给谁更多的钱。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一个明明没做错什么的女孩——这更像是一种迁怒——可能是因为林月的出现,让他真正认识到被自己养大的妹妹许思思和他认识的并不一样。

  ——她没有成为他理想中,像母亲那样温柔贤淑,宽和大度的人。她会为了一己私欲设计陷害无辜的人,那是和母亲以及他知道的妹妹两个完全相反的角色。

  而林月是导致他理想破碎的最直接原因,因为她的出现,妹妹才会变成他不认识的模样,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也就有了后来这些事情。

  许思源也不止一次后悔过,如果早在最初,他在发现许思思做了错事后,是阻止她,而不是助纣为虐的话,他和林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不会的。

  林月那样聪慧大度,或许最初她会有些接受不了,不愿认他,但他相信,她肯定会慢慢接受他的存在,就算不能做到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老死不相往来。毕竟他们之间有着最深的血缘羁绊。

  所以追根究底,许思思说得没有错,最大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

  是他以为权势能操纵一切,是他太过傲慢的肆意摧毁别人的人生,过于自私自由,冷血无情,不把别人当回事,才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他明明在最优质的环境中长大,却没有成长为优秀的人,反而是林月,就和刘上将的那句评语一样,无论在怎样的艰难逆境中,也坚守正义心向光明。

  就算没有他的呵护,林月也成长成了优秀又强大的人。

  他为她感到骄傲,又更加痛苦和心疼。

  这份痛苦和心疼折磨了他一辈子,那种名为愧疚和懊悔的情绪一直折磨着他,他知道,如果不能在临死前见林月一面,他会死不瞑目。

  就算无法见到林月,他也希望能够和她见上一面,亲口向她说句对不起。尽管她应该并不需要了。——自从他知道真相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林月。他不想他最后一次关于林月的记忆,是告诉她,他并不后悔对她造成的伤害。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悔恨不已,恨许思思,更恨自己。

  可惜,这注定成为了他一生的遗憾,直到他死,都没有再见到林月,也没有听说任何林月已经回到地球的消息。或许她还会回来,也或许不会再回来了,更可能在她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死去……

  这注定是他的遗憾,永远也无法弥补。

  一晃眼便五十年过去,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越来越差……

  他感觉自己时日无多,已经到了生命尽头,最后的时间里,他写了一封信寄给郭兴,有机会的话,希望他能帮他转交给林月。

  这辈子,只怕他是等不到她回来了。

  等交代完一切,在临死前,许思源去了帝都军事学院,站在那个林月的塑像下发呆。塑像脚背光滑,石台上也堆满了糖果,每一个进到学校的人,都会朝这里看上几眼。

  她是开端,亦是神话。

  其实不仅他一个人在盼着林月归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多人像他一样,在好奇林月的去处,在等着她回家。

  对不起,妹妹。

  在无限的懊悔中,他离开了人世。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去世的时候,林月飘荡在世界的一道意念发现了他,便停留了一秒,多看了他一眼。

  警卫发现许思源在林月塑像下坐了太久,走过去时,才发现他一句去世多时。

  许思源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但也因为他是林月的哥哥,尸体自然不能随意拉去乱葬岗火化了。

  许家人早和许思源断绝关系,好不容易才洗掉许家罪人的身份,这个时候更不可能出面为他收尸。

  谁能想到,曾经耀武一时的许思源,临到死的时候竟然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正在为难之际,郭兴出面,将许思源埋在了他亲母身边,至此,许家也算团聚了。

  这也是林月的意思。

  她在外多年,见识过宇宙辽阔浩瀚,很多时候都想不起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也早就不执着于那些过往。甚至连郑吉、许思思、许思源的模样都在她心中淡忘。

  她看了许思源寄过来的信,里面写满了他的懊悔和对不起,也写满了他最后的寄托和希望。他虽然希望能够获得林月的原谅,但同时,他也知道他不配。所以他最后的愿望,是希望林月可以在他死后,多多回去祭拜他们的亲生母亲。

  做错事情的是他,但母亲没错,在母亲离世前的最后一秒,她都爱着她,也在担忧她。

  其实林月早在很久之前就去看过她的生母,她确实没做错什么,林月也从来不曾迁怒她,她也不是会无缘无故迁怒别人的人。不过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告诉许思源。

  江固也没想到许思源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他曾怀疑许思源会再次恨上林月,毕竟林月先是拿走了他的手环,后又剥夺了他修炼的能力,作为被时代抛弃的旧人,心里肯定会有所怨念。

  就像郑吉那样,临死了都还在诅咒林月,认为是林月阻碍了他大展宏图一统世界!简直可笑至极,愚昧至极。

  许思思自然也没好到哪里去,反正这俩人到死也没有悔改。

  这次倒是他看走了眼。

  ……

  许思源下葬后不久,林月已经准备再次远行。

  不过这次和上次明显不同,上次她只带了一个背包,这次她倒是去买了不少东西,全都装在了她的空间纽扣里。她喜欢泡面和可乐,可惜在外面想了也没法解馋。好在她特地买了空间钮扣,不然一个背包带什么都麻烦。

  不过空间按钮的空间不大,也就五立方米,虽然装不了太多的东西,但生活用品已经足够。这是她曾在某个高科技星球买来的,那儿科技虽高,但同样也战争不断。

  她用难民的身份在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来离开的时候,想到要回来,还特地多买了几个空间纽扣,她资金有限,也就买了容积最小的空间纽扣。她把东西分成几份,准备分给几家小辈。另外留了一分交给庄钊拿去研究。

  不过在她离开之前,庄钊和李泰双双来到郭家,想要见她一面。

  郭兴自然不会承认:“林月还没回来,你们是不是在做梦?”

  李泰说:“要是没有林月的示意,你会去给许思源收尸?”

  庄钊站在一旁点头,同意李泰的说法。

  五十年过去,这俩人因为优秀的个人能力,体术和精神力一直名列前茅,所以这会儿看起来也不过四十来岁的年级。庄钊还多次在世界大赛上荣获第一名,是当之无愧的举世强者,如今,他更是护月队队长。

  护月队收纳的全是全国各地的精英,由庄钊亲自带队,它上一任负责人是刘上将。刘上将去世后就由庄钊接手。

  郭兴摆摆手,说:“真不是,这是我姐她临走前就交代好的事情,我不过是按照她的意思办事而已,你们想多了。”

  李泰:“真的?”

  郭兴:“真的。”

  李泰试探道:“那林月是不是还交代了,如果许思源死不悔改,就算他曝尸荒野也不管他?”

  郭兴摇头:“这倒没有,反正我只是按照林月的交代办事,她只交代我把许思源葬在许母隔壁,别的一概不清楚。或许她早就料到有今天呢?”

  李泰翻了个,没想到郭兴一点不如套,他气道:“得了吧,我跟在林月身边的时间比你还多,我了解林月,她才不会未雨绸缪、计划到五十年后的事情。我相信那个时候的她在心里已经彻底和过去和解,她对许思源已经没有多余的情感,不可能还为他打算。”

  郭兴装傻:“是吗?”

  庄钊仰头看向楼上,可以以他如今的精神力,根本感应不到楼上有丝毫波动,只觉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让他不禁怀疑起来,林月真的回来了吗?可转念一想,以林月的实力,他感觉不到她的存在是在正常不过的。毕竟林月的实力有目共睹,五十年过去,只怕更强。

  “放心,我们只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见她,没有别的意思。”

  他也知道林月不见他们,肯定是不想见,或者有别的顾虑。

  他也不想让她为难,只是这次之后,再见面也不知道会是何时,很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这么一想,他又觉得非来不可。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楼上传来:“郭兴,你们一起上来吧。”

  郭兴这才撇撇嘴,带着俩个拖油瓶上楼去。

  这也是庄钊和李泰时隔五十年再次见到林月,她已经和记忆中完全是两个模样,她脸上的疤痕已经消失不见,留气了长发,只有那双眼睛里的平静温和依然如初,微笑起来时的样子,能温暖到人心里。

  她依然年轻,岁月和时光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丝毫痕迹,连声音都没变:“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足有半个世纪那么久。

  “原本打算临走前再和你们见一面。”林月递给他们一罐可乐,“不是不想见你们,只是不想让你们为难。”

  李泰道:“不为难不为难,反正别人问起我们就说不知道,你这么强,我们说什么都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

  庄钊道:“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处理。”

  林月便不再多说什么,几人天南海北聊了一下午的天,晚上还一起刷了个火锅。

  三天后,林月再次离开了。

  这一次,她终于了无牵挂,可以尽情的去探索未知。

  郭兴凌琳等人一时间也不免有些怅然若失,毕竟这一别可能真的是永别了。

  庄钊道:“也不是真的不能再见了,林月,以后我们的后代或许会和你在天上相遇,到时,记得打个招呼,报个平安就好。”

  李泰说:“我连祖训都写好了,反正我李家后辈一定会记得林月,绝对忘不了!”

  郭兴惊道:“你们这也太心机了吧,都想到几十几百年后的事情了?”

  江固:“是你想太少。”

  薛照赞同点头。

  凌琳莞尔,和林月拥抱道别。

  再见,林月。

  ……

  番外四:林月误入新世界

  林月醒来的时候,只觉头疼欲裂,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头疼过了,卡牌游戏一直在呼唤她,直到她终于从黑暗中清醒过来。她记得自己明明在慢慢太空飞翔了数月,被突然出现的黑洞吸入,然后晕了过去。

  这世上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有她无法控制的东西。

  【我们遇到了时空乱流,肯定是又有好战分子在打架!】

  好吧,林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时空乱流挤压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这是到哪儿了?

  【一座山头。】

  “啊?”

  【有人来了。】

  林月回头,果然看见一个穿着青色长衫、扎着丸子头的男子持剑走来:“什么人?胆敢闯我神剑宗!快来人啊,有贼——”

  林月:“……”

  初来乍到就变贼人,以后恐怕不好混。

  她微微侧身,手背捂脸,瞬间间便展翼飞入天空,她速度极快,那青衫弟子只是眨眼的功夫,奇怪的女人就不见了!他只来得及看见一阵白光闪过,白色羽翼映入眼帘!

  “啊啊啊有妖怪!!”

  顿时,整个神剑宗进入三级戒备状态,传言说有□□妖物潜入,意图偷盗神剑剑谱!

  林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进入了一个武侠世界,还成了人人喊打的妖怪,好在这次出门,她准备了几箱子通用货币:黄金。

  她找了个僻静的落下,一边从空间纽扣里摸出一根金条,捏把捏把,捏成了二十几块,又都一一搓成了小圆球,放口袋里放好,备用。

  随随便便拿一根金条出来,只会被人为是待宰肥羊。

  钱有了,还差个身份,好在有钱能使鬼推磨,一根黄金买个假身份也不在话下。

  听说当今武林英雄大会在即,林月也准备去凑个热闹,她还没有见过古代武术。——而且武林盟主召开英雄大会,不限门派不限出身,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前三者不仅可以获得黄金千两,还有机会成为盟主的乘龙快婿。

  当然,得有实力。

  因为每个参赛者都要签生死状,比试过程中产生的伤亡情况主办方概不负责。

  林月想去看热闹,另外买了辆马车雇了个车夫驾车前行。

  马车晃晃悠悠,她原本还想看看看,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顺便写一写游历日志,可惜,一路抖得不行,她只能闭目休息,顺便明白了“要致富、先修路”的深刻含义。

  半梦半醒间,林月突然睁开眼睛,车夫拉着马车,一声长“吁——”,马儿发出惊叫声来,两只前蹄扬到半空。

  林月:“不要停,冲过去。”

  可惜为时已晚,前面路边的两人已经飞了过来,一刀砍向车夫!

  “啊!”车夫吓得大叫,脸色惨白!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看来今天要死在这里了!早知不该贪那两颗金豆豆!

  也在这时,身后的车厢里传出一个长笛音,只一个长音,下一瞬,那俩凶神恶煞的剑客便被击飞老远,砸在地上,呕出一口血来!

  车夫死里逃生,呆在当场。

  林月道:“走吧。”

  “好,好!”车夫一驾马车,马儿便哒哒哒的,从那两个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人身边跑了过去。

  林月这一路上可谓是热闹纷呈,光抢劫的就遇到了三四拨,不愧是武侠世界,江湖恩怨,快意恩仇。

  她却不知,这一路下来,她的诡异名声却是传了出去,都道她音律高超绝妙,仅一个音符就能杀人于无形,要是她一曲吹毕,只怕能血流成海!没有人见过她的样子,也没人能听到她吹第二个音,堪称魔女!

  于是,很快的,江湖上关于魔女和笛音的事迹就传得沸沸扬扬。

  这天,林月和车夫到了一个小镇,找了家旅店,准备在这儿休息一晚。

  林月被晃了几天,也是头晕脑胀,也想好好睡上一觉。早知道她就飞了,何苦来哉。谁知睡到半夜,又遇到追杀戏码,一群人在她房顶跑来跑去,她捂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

  却没想头顶人士一个踏空,竟然踩破房顶,落了下来!

  林月:“……”

  某黑衣人:“……”

  某负伤的黑衫少年:“……”

  【这个世界可真热闹。】

  可不嘛。

  片刻,又五个黑衣人追了上来,将黑衫少年团团围住。少年见状,竟然举剑自刎!

  林月抬手,只听铛的一声,长剑落地!

  黑衫少年面露惊讶,再一看,却发现围着自己的六个黑衣人尽然也扑通几声,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他惊讶回头,只见床上的女人站了起来,拿上床脚的黑色风衣套上,然后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

  房顶破了个窟窿,睡不了了,得换间房。

  小二换得痛快,毕竟林月可是给了一粒金珠子,“对了,麻烦帮我叫捕快,上面有人打架,房顶都掀了。”

  小二一脸惊讶:“啊!?”

  林月也有些惊讶了,毕竟动静这么大,不可能没听见啊?耳背吗?

  小二当然不是惊讶他家客栈房顶破了,而是惊讶竟然有人叫他叫捕快!这年头,捕快哪敢招惹江湖人呐?如今四国大乱,圣上都要拉拢武林人士,一般人可得罪不起。

  不过这次意外之后,林月身后就跟了一个小尾巴,她在房间里睡觉他就在门外守着,她早起下楼他也跟着,她上了马车他就在后面跑。还是车夫看不下去,把他叫上马车,他原本有些犹豫,但见林月没有反对,便上了马车,和车夫坐在一起,帮忙驾车。

  一路摇摇晃晃,赶往武林盛会。

  【林月,如果在这个世界上线卡牌游戏,你觉得会怎么样?】

  ——“当然是乱上加乱,不太可。”

  【卡牌游戏获取卡牌的条件不一定是根据人情绪获得的人气值,我们可以换个形式,这都由你决定。】

  ——“我不准备在这个世界久留,看看就走。”

  【好吧。】

  林月确实不准备久留,何况有利益就会有剥削,这本就是个阶级分化极为严重的世界,要是再出现卡牌游戏,那被剥削的一方只会更加惨。林月不想参与这个世界的运作和发展,她只是一个过客。

  不过她瞅了眼前面赶马车的少年,他倒是不太一样。

  十日后,这十日倒是又遇到几波刺杀,都被林月一一击退,林月等人才终于到了武林大会的举办地洛城,那个少年也在到达洛城后和林月告别,临别前还给了她一块玉佩。

  “我欠你一命和一个恩情,如果我还能活着,以后定当奉还!”

  少年不过十五六岁,但面色坚毅,一路上不多言不多语,帮着车夫赶车喂马,很是勤快。林月猜他身份尊贵,但性格却一点也不娇气,反而十分坚韧。

  林月收下玉佩,递给他一把□□:“这枪只能自保。”

  “多谢!”

  少年走后,那枚玉佩被她随手扔进了空间纽扣里。

  林月当然没有报名参加什么武林大会,她只是来看热闹的——她想看看这个世界的武术,是不是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有轻功和内力,有绝世高手!然而这一路上看了太多,她一点都没有之前来看稀奇的兴奋感了,反而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前面十几天比赛她都没去,直到最后几轮三甲大比,她才慢吞吞的去了比赛现场。

  这个世界确实是有武功的,和她的精神力不同,他们是另一种修炼方式,就和电视里一样,能飞檐走壁,踏雪无痕。只不过现实比电视更真实,也更震撼。

  这让她都忍不住想要看一看他们究竟是怎么修炼的,也想看看武功秘籍长什么样子?

  或者她可以在这个世界多停留一会儿,研究研究。

  突然间,林月心里有了一个全新的目标。

  她既然有时间有能力,那么她可以到各个世界去研究他们的力量体系,这样,或许还可以整理出一个集宇宙万家力量的武术库!

  所以当务之急,是整一本武林秘籍来看看。

  林月眼睛亮亮的看着擂台,脑海里的武术库已经渐渐成型。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13132 544813 MjAyMi8wMS8yMC8jIyMxMzEz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1/20/13132_544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