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炙子烤肉(轻轻一拧,骨酥肉烂。...)

书名:玉盘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素昧平生_ 更新时间:2022-06-12 09:57:32

  何家人以往最怕来的便是这个钱庄, 每一次来皆是尊严扫地,家中的产业就是从这里一日日失去的。

  田秀珍走进钱庄,身体不自觉地轻轻发颤, 怕极了这里。

  何珍馐扫了一眼,何家人眼中皆是一阵酸楚。她握住阿娘的手, “莫怕,今日我们是来还债的。”

  何家以前失去过的,今后将会在这里一样样找回来……

  钱掌柜走出来后, 惊讶地发现竟是何家人。眸中露出诧色, 不足一月的时间何家人竟凑足钱了?

  “恭喜何东家重获菜谱, 近来生意一定很兴隆吧!”钱掌柜近来偶有听说何记的灌汤包卖得不错。

  钱庄的伙计把麻袋里的铜钱倒到箱子里,九十斤重的铜板发出哗啦啦的碰撞声。

  布袋里的银元宝上称称量, 十来个伙计很快就点清了这一百两。钱掌柜从怀中掏出一份契子, 这是何记今年所欠下一百两利息。

  “既然能还上利息了, 证明你们有能力还清债务。契子给你们, 拿它到官府办个手续就不会入贱籍。”

  钱掌柜提醒道:“你们还欠八百两未还清, 若明年年底前不偿清仍是有入贱籍的危险的。”

  何父气愤地接过契子,说:“不必明年, 今年底我们便还清这笔债!”

  何珍馐听得咋舌不已, 她看着利息的契子才知道原来古代借钱利息那么高, 比现代的高.利.贷还要黑。每年取一成利息,若是逾期便每年追加两成利息。一年年还不上, 如此这般反复地利滚利,难怪何家欠出了九百两之多。

  可见借钱只能解一时之急,却不是长久之策, 举债会让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泥沼。

  钱掌柜对何父说:“如此——年底钱某便恭候各位。”

  以何记十八日便攒下百两银子的能力,钱掌柜已不觉得何父是在吹牛。

  何父拿着还清利息的契子, 去官府销了变籍手续,何家人这时才算是解决了卖身为奴的危机。日日压在心头的重石被挪开,田秀珍捂着心窝呐呐地道:“我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似在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是活在过去那段以泪洗面的日子。

  田秀珍开始理解为什么丈夫总是不愿意休息,忙碌的痛苦会时时刻刻提醒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二叔点点头道,“我这双脚跟踩在云里,好似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

  大家脸上多多少少有茫然、无措,如梦似幻的情绪,此时他们该高兴,却因为被压迫太久忘却了如何去高兴。重负卸下来后,他们浑身轻飘飘的反而不自在了。

  何嘉信沉默一会,灵机一动提议道:“要不……我跟大哥去屠宰场再进一百斤豚肉,咱们今夜继续卖饺子?”

  何珍馐发出强烈的抗议,“这什么臭篓子主意!”

  她微微地笑道,“我想去州桥夜市吃炙子烤肉,还有冰雪冷元子、荔枝膏、生淹水木瓜……冬月盘兔!剩下的八百两欠债,明日再考虑都来得及。今日……我们到底是还清卖身债了——”

  大半月以来何家日日省吃俭用,从不敢费钱买点好吃的。如今卖身债还清,该祭祭五脏庙了。

  何佳肴噗嗤一笑,大家方才从如梦似幻的情绪中清醒过来。

  田秀珍忽然无奈地道:“我们浑身家当只剩十来两银子,留作这几日的采买,哪有余钱去吃这东西,明日罢。”

  “怎么没有?”何珍馐展开手掌,雪白的掌心静静地躺着一枚银元宝。

  这钱便是当初何珍馐卖了佛跳墙得来的十两银子,当时给钱掌柜做押金,眼下还了卖身债又回来了。只要不上酒楼,何家人今夜敞开肚皮撑死了也就二两。

  大家看着她掌心光滑如新的银元宝,双目皆是瞪得大大的,没想到二娘竟然有十两,一跃成为何家最有钱的人。

  何嘉信双目发出光亮,攥起拳头,“走!今日我们去州桥夜市吃个尽兴!”

  他们辛辛苦苦干了大半月,日日给客人送去最新鲜美味的食物,可却从未下过一次馆子。今夜他们也要去当一次客人,享受享受!

  何家人吃完所点的烤肉,皆是捂着肚子扶着墙走出去,今夜敞开肚皮豪吃,点了几样珍贵食材,花费仅二贯又三百七十文。田秀珍与何父以往是最抠门的人,今夜毕竟是享受到了,这会说不出心疼钱的话来。

  何珍馐想这家铺子要是开到现代,恐怕会日日爆满,老祖宗在饮食上的研究果真是登峰造极。直让她这个现代人惭愧。这种制法若是能够传到现代,该有多好……

  何家的小辈们皆是与何珍馐一样的表情,莲娘称赞道:“果然好吃,不怪二娘这般惦记。”

  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叩门声,有人在问:“何家的何娘子可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珍馐愉快地应下,“好,我等着翁翁的炙子烤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黎朝的炙子骨头跟现代的烧烤仍是有很大的差异,它不似何珍馐吃过的烧烤那般重口,黎朝人的口味似乎偏向清淡,重口的炙肉也尽量做出清新的口味,下料不多,却恰到好处。

  何佳肴心中充满了感激,若不是二娘,她们此刻恐怕不知沦落何处,正在做着那强颜卖笑的生意。哪来的眼下吃饱喝足、逍遥惬意的日子?这般想想,她的鼻子便涌来酸楚。

  此时店小二送上了一块炙子骨头,所谓的炙子骨头也就是烤羊排,羊肉贵,好在羊排便宜,一块六斤的羊排不过三百文。伙计熟练地给羊排涂抹上料汁,放在果木制成的炭上烤着,肥瘦均匀的羊排“刺啦”地不住炸开细小的油泡。

  何家人回到了州桥街,以往每次走过这里皆是匆匆路过,眼前的繁华在他们眼中只意味着客流大、能挣到钱。这一次他们重新打量州桥街,发现它竟是那么的鲜活有趣。

  “翁翁您是不知此物的妙处,吃不到的时候它净让人惦记。”

  她发誓日后定要更勤快干活,保住如今这安稳满足的生活。谁若要破坏了他们的日子,她定要和他拼命。

  何美馔与何佳肴打了盆热水,三姊妹聚在一块泡脚、解乏,嗑瓜子闲聊。晚风送来丝丝清凉,她们打开二楼的窗户,望着繁华的州桥街,终于意识到自己恢复了自由。

  他的语气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惋惜,没想到孙女放着好好的东西不吃,偏爱吃这等吃食。

  所谓的荔枝膏便是从荔枝中提取的汁肉,与各色香料药材熬制成的汤剂,夏日冰镇后饮用十分祛暑。荔枝本不易保存,但用特殊工艺制成荔枝膏却能远销汴京,一碗荔枝膏不过三文钱,全家人都饮了一碗,通体舒畅。

  夜色下州桥街繁花似锦,千万盏灯盏将夜空照得犹如白昼,高楼朱漆尽显奢豪。路上有不断吆喝拉客的小二,也有沿街叫卖的摊贩和卖货郎。

  店小二在众人用食时,开始烤天鹅。所谓的烤天鹅便是烤鹅。鹅先用炉子烤得半熟,腹中塞各色山珍、杂粮饭,用荷叶层层包裹,等待半个时辰的功夫再揭开荷叶,层层撕下,皮下的脂油如流金般沁出鹅皮,轻轻一拧,骨酥肉烂。

  一只烤天鹅两百文,却叫全家人吃得满足至极。炙子烤肉铺小二此时呈上冰镇过的荔枝膏,带着丝丝凉意,芳香清甜。

  孜然撒上,香气四溢,勾得何珍馐不住地咽口水。小二熟练地把羊排分成小份递给每个人。表面仍在刺啦冒泡的羊肉入口,烤得焦香浓郁,外焦内嫩,肉质香润嫩滑,更绝的是不知刷了什么料汁,唇齿间竟残留着淡淡的余甘,好似水果的清甜。

  小二取来刀剖开鹅腹,里面的山珍杂粮饭四溢出浓浓香气。鹅肉滋味本就比鸭更美,吸收了鹅肉与山珍精华的杂粮饭,入口软糯喷香,油而不腻,好吃得叫人流泪。

  住在州桥街也有不好的地方,每到华灯初上、客旅如织之时,何珍馐便能嗅到街上炙子烤肉的香味,一直到天亮烤肉铺子才歇业,每晚闻着这股香味入梦,何珍馐做梦都在吃烧烤。

  何翁翁说道:“原来二娘喜欢吃这等玩意。”

  州桥街最出名的其实是夜市,并非早市。何珍馐深感可惜,何记以往专做朝食,没有很适合拿来晚上卖的东西,浪费了夜间的客流量。

  何父吃了酒炙青虾,用秘制方法酒酿过的青虾炙烤,入口鲜嫩似如嚼生虾。炙肉最宜生嗜嫩,这虾分明烤熟,却仍保留着生嫩的滋味。

  众人放下冰镇的荔枝膏,不禁打了个饱嗝,从脚趾头爽到了头发丝。何父感到自己一日的疲惫都被一只肥美的烤鹅、一碗荔枝膏消除了。大伙不约而同地升起一个念头:花钱的滋味真舒服。

  何珍馐眼也不眨地点了一堆菜,酒炙青虾、炙金肠、天鹅炙……炙羊肉、炙子骨头,各色蔬菜。店小二很快恭敬地把菜呈了上来。

  明日一定要好好干活,弥补回这二两银子!

  何珍馐脑子里正琢磨着下次去哪家食肆吃点什么食物,注意力忽然绷紧,被那道声音黏住。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脑子立即升起一个念头:她的新任务对象终于找上门来了。

  何珍馐不得不再次感叹黎朝真不愧是吃货的朝代。

  何翁翁摇头,目露笑意地道:“你翁翁做的炙子烤肉更好吃,来日得了机会让你尝尝。”

  何珍馐与何家人来到了一家炙子烤肉铺子,食肆热闹非凡,所谓的炙子烤肉也就是古代版的烧烤,它还有一个文雅的名字,叫“群仙炙”。烤肉时木炭散发出阵阵烟火,宛若仙人腾云驾雾。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49 560310 MjAyMi8wNS8xNS8jIyMxMzI0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5/15/13249_560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