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全家福饺子(美味总是需要多一份耐心,...)

书名:玉盘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素昧平生_ 更新时间:2022-06-13 09:50:50

  来人是一对主仆, 女子带着面纱向何珍馐微微颔首。

  何珍馐把她请到了铺子里,女子摘下面纱,露出一张极美的面孔, 何珍馐看着感到铺子都亮堂了几分。

  她有着一弯如月的眼,面上挂着几分轻愁, 仿佛烟笼寒水。

  “扰何娘子清闲,娘子见谅。”女子自述道:“我姓徐,名唤静姝, 乃是教坊司的伶人, 我听闻刘通判夫人的厌食之症是何娘子治好, 想来何娘子厨艺必定非凡。”

  何珍馐谦虚地说道:“不敢当,雕虫小技, 只是恰好对刘夫人病症罢了。”

  徐静姝无奈地道, “我寻何娘子乃是实属无奈, 上月我从教坊司赎身离开, 将在下月初八成亲, 按照我们那边的风俗,婚后第三日新媳将做一道菜, 展示手艺、讨得公婆欢喜。”

  何珍馐闻言缓缓地松了口气, 好像这次的任务并没有前两个那么棘手。

  只要用心学做出来的菜肯定不会难吃, 不过何珍馐有种感觉系统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

  徐静姝说到这轻皱眉头,略略摇头:“我那未婚夫乃建宁府的名门望族, 他的父母口味极为挑剔,恐怕难以讨好,恳请求娘子助我。”

  何珍馐闻言, 心下不由叹气。她就知道任务不会那么容易。

  换成别人何珍馐恐怕不理解对方为何如此紧张。但徐静姝是教坊司的优伶,教坊司优伶多是罪官之后, 且黎朝优伶的地位极低,优伶的后代甚至不允许参加科举,比商人的地位更低贱。虽她已赎身,名声上仍是不好听的。

  何珍馐对她目露敬意,优伶嫁与士族名门,实乃冲破古代的桎梏的典范。这不单是光凭美貌能够做到的事。

  怒沉百宝箱的那个杜十娘便是教坊司的名妓,生得花容月貌、还有万贯家财,她不过是想嫁一介区区穷酸书生,书生反倒嫌弃她。

  何珍馐感到了棘手,这道菜恐怕是公婆不满徐静姝,故意设下的婉拒。这个任务的难处在于,它需要让本就不喜香菜的人,承认香菜的好。

  这哪里是菜的问题……纵然天下最负盛名的珍馐美馔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恐怕也不会说出一个好字。

  徐静姝露出苦涩一笑,“何娘子尽力而为便好,我不强求凡事皆尽如人意,尽力而为即可。”

  丫鬟从兜里解下钱袋,递到何珍馐手中。

  何珍馐一摸,好沉,展开一看里面居然全是银子。这袋钱恐怕有足足二十两之多。谢侯给她开的一个月工钱是十两,高于市场价格。徐静姝学个做菜便给了二十两。

  二十两足够何珍馐吃遍整条州桥街的食肆铺子的美味,她想回家,便要努力把这些任务做完。

  距离徐静姝成亲已不足一月,成不成左右不过一月时间,何珍馐决定放手搏一搏。

  “好,我答应你。不过徐小姐需答应我一事,我教你做菜无妨,但菜肴的秘方望你保密,做我们这行所倚靠的不过是手头这几个方子。”

  徐静姝感激地颔首应下,“这是自然,我只想做一道菜让他父母开心些,绝不会泄露任何,愿与娘子立下契约。”

  何珍馐与她约下时间,每日午后来何记铺子学手艺,学到傍晚离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二娘,该轮到你沐浴了——”三娘何佳肴烧好热水,呼唤何珍馐沐浴更衣。

  何珍馐送徐静姝离开后,回了三娘一声。春夜吃饱喝足,热乎乎地泡上热水澡,浑身松乏,实在惬意快哉。

  何家人吃饱饭沐浴完毕,热水澡泡得浑身都泡酥了,今夜大家心情俱是很好。

  何家人习惯了早睡,辰时不到便欲要睡下(夜间八点半)。何珍馐沐浴完后,叫住他们:“且等等,我有一事要跟大家说。”

  何珍馐趁着大家都在,谈起了白天刘姐来到何记的事,“刘姐角子的东家今日上门闹事被我打发了回去,不过我观她口风,是受了旁人唆使才来对付何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珍馐疑惑地问:“翁翁知我们何家有何仇人?”

  何翁翁眼里闪过痛色,他摇摇头道:“二娘,我们开门做生意向来讲究和气生财,表面上看起来虽无仇敌,但若是要论起以前的仇人,怕是多得数不尽……”

  怎么会多得数不尽,何珍馐表情凝滞,变得严肃起来。

  何翁翁慢慢说道:“如今我们不过卖灌汤包饺子,便招来了刘姐角子的眼红,想当年何家在汴京乃是数一数二的酒楼,当年的盛况较之今日不逞多让,何记每年给官府所纳税银便有数万两,如何能不招致他人记恨。”

  明代有个叫沈万三的富商,家中腰缠万贯。何家最鼎盛之时虽算不上天下首富,可在汴京也是能排得上号的商贾人家。何翁翁出生时,何家已经在走下坡路,可是当时何记酒楼仍旧日日客满,火爆得让人眼红。

  何翁翁年少时爱四处云游,父亲赞助他外出的资费便有千两。

  何翁翁罕见地同全家人说起了过去的何家。

  在何翁翁的记忆中,父亲总是疲于奔命,饭吃到一半便放下筷子去处理公事,有时候一连七日都住在酒楼里。何家菜谱被烧后,何记酒楼最负盛名的八大厨子,卖主求荣纷纷投靠别的酒楼。唯独他一人把酒楼撑了起来,当时的何记一度焕发新生、颇有先祖之风。

  父亲病卧床塌后,义子欺师灭祖、将所学的秘方交予他人,换取万两白银远走汴京。父亲得知此事郁郁寡欢,最后撒手人寰。

  何翁翁对着叹道,“父亲临终前告知我,何记久盛必衰,大势已去、终究会有今日,叫我不要心生怨愤。他已尽力却仍旧无法力挽狂澜,叫我把酒楼卖了,今后做富贵闲人。”

  “你们的曾祖说得不错,若我变卖家业,祖产也够子子孙孙做富贵闲人。何至于——”

  何至于落到如今连区区百两都还不起,卖身为奴的地步?

  何珍馐却是皱眉,听着何翁翁这段描述,她认为当年之事没有那么简单。曾祖临终的嘱咐更像是仇敌过于强大,让子孙后代变卖产业,苟且偷安。

  否则曾祖一手拉扯大的义子如何会背叛他,何记的八个名厨又是为何在一夜之间出走何家。何珍馐清楚厨子这一行当,师徒情分很深,虽是名义上的师徒,实际上却亦师亦父。

  难道是曾祖的义子见何记得势崛起,害怕他们报复?何珍馐想想不对,义子已远走他乡,何记式微,他倘若回汴京必不会藏头露尾。

  如今何家声称重获何氏菜谱,当年把何记整垮的死敌岂不是又盯上他们了?何珍馐这么一想,便觉得它比一百个刘姐角子加起来还要棘手。

  何翁翁平静地叙述叙述着往事,何奶奶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捂住自己的脸,哽咽得犹如受尽委屈的孩童,哭得喘不过气来。何奶奶对公公敬爱有如父亲,是他看着长大的。

  公公就像所有人的大树,毫无怨言地庇护着大家。他走之后,何记的辉煌不复存在。

  何父回忆起祖父眼眶便不自觉地泛红,在他的记忆中祖父是一个很和蔼慈祥的老人,总是笑眯眯的,宽厚仁润,终日泡在后厨为家人、为汴京人带来一道道美味。何远如今的脾气便是受到祖父的影响,所学不到祖父的十成之一。祖父是他所见过的品性最好的人。

  众人看着何翁翁严肃的表情,不约而同地想,那仇敌……究竟是谁,难道要将他们置于死地才肯罢休?

  何珍馐见大家士气忽然低落,有些诧异,一个还不确定是否存在的敌人便能击垮他们的信心?

  她攥起拳头,戏谑道:“我们如今可是全汴京最好吃的灌汤包铺子,未来的全汴京最好吃的饺子铺子、还将会是全汴京最好吃的朝食铺子,自信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宵小之徒藏头露尾,不足为惧!老祖宗会亲眼看着我们把何记发扬!”

  大伙看着她脸上自信的笑容,耀眼得灼目,让人不敢直视。

  州桥街的早市难得如此热闹,往来行人熙熙攘攘,街尾的朝食铺子客流似是迎来了新生一般,一改昔日门庭寥落的面貌,何记铺子的客人越来越多。

  何家人连忙催何珍馐去睡觉,“对对对,二娘好好睡觉,睡饱了才有精力学本领!”

  “今天的饺子馄饨灌汤包都比往日更用心哟!”

  言毕,何珍馐让开路,食客们哗啦啦地涌入铺子。

  “限量究竟是限多少?”有个客人不由地问,“何记不肯明写,总得让我们心里有个数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珍馐哭笑不得,没料到一场夜谈到最后以大伙催着她睡觉收尾。在众人殷殷的期盼下她终于钻进被窝歇下了。

  一块限量的牌子,弄得食客不由地紧张起来。他们抗议地道:“何老板。饺子本就难买到,你们竟然还限量购买?”

  何翁翁很赞同这个想法,他捋着胡子道:“我们初学饺子不久,正是需要下苦功夫磨炼手艺的时候,食客的新鲜感过去,若没有基本功撑着,很快就会对何记失去兴趣。攒下口碑,远比挣一时的钱重要。”

  饺子的肉馅比往日更劲道,剁得细细的,咬一口弹牙劲道,仿佛还能汩汩流出汤汁。

  昨日的三分之二大伙不知具体有多少份,只知道供应的数目肯定是少了,食客们隐隐不满地躁动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要不二娘今后都不必干活,一切都有我们,跟老祖宗学手艺可不轻松。”何二叔建议道,这个提议让何家人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

  何嘉仁熬出来的汤底火候已足够,平时直接取用便可。可是今日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撇去了所有浮沫,一点点调试直到味道恰好才出锅。

  何珍馐万万没想到昔日有厌食症的刘夫人,如今竟然能为一份食物亲自登门,此时她心中的成就感真不止一两点。

  美味总是需要多一份耐心,多一份理解。

  “二娘快快睡下,你今夜睡得比以往迟了三盏茶!”田秀珍慌忙地道,迟一些睡下岂不是让梦中的老祖宗久等?

  此时有一位夫人走进了何记,何父重复地致歉道:“客官对不住,今日何记的包子饺子已卖光,明日请早些来。”

  何珍馐见状,便跟大家商量说:“如今我们已经偿清了卖身债,可以稍微喘口气,短时间内不必那么着急还钱。往后我们应该稳扎稳打,少卖些朝食、多学手艺,这才是长久之道。”

  尝过更美味的饺子,他们再也发不出牢骚。好吃的饺子难得,为了它少吃一份,今后早点排队又如何?

  清澈的汤飘旋着葱花,泛出异样的香气。今日的汤头更清澈、轻啜一口味道却比昨日更鲜。想来是东家在熬制时精心撇去了杂质,留下了清亮的汤,口感更上一层楼。

  辰时后何记朝食卖完,何父好脾气地一个个婉劝走了刚来的食客。今日他的工作少了很多,远不及有往日疲惫,脸上的笑意更浓。

  晨间饮的一口汤,抚慰了他们一夜滴水未进的胃,轻易地让人感到了饱腹的幸福。

  日日为挣钱拼命奔波,最终只会沦为挣钱机器,一张一弛,不断学习才能走得更远。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光复何记,光能挣钱是万万不行的。

  炊饼铺的东家看得眼发急,直惋惜何记卖的馄饨数目太少,耽误了他挣钱!

  何父寻思着说,玄妙地说了一个数:“与昨日的三分之二数目相当。”

  她顿了顿,笑道:“为表歉意,何记推出‘全家福饺子’,一份饺子里有五种不同口味,让您吃一份享受到吃全部的待遇!”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家人把翁翁和二娘的话听进了心坎里,今日干活时比往日更谨慎、认真几分,剁肉时候不惜力气恨不得多剁几遍,磨虾粉与蛤蜊肉时更尽心,磨到颗粒肉眼不可见的程度才罢休。

  田秀珍第一次见到来到铺子吃朝食的官夫人,不禁愣住,原来连贵人都亲自上门排队吃他们家的饺子?

  “对,二娘可是老祖宗的亲传弟子!”何父笑道。

  亲传弟子可比那单单研究那干巴巴的菜谱靠谱多了,老祖宗夜夜都在梦中传授她何家秘方,何家何愁没有东山再起之日?何父赶紧关切地道:“二娘以后每夜早些睡觉,多睡一会,争取在梦中多向老祖宗学点东西。”

  刘夫人见了门前挂着的打烊牌子,双颊涌起一阵赧然,“昨日的饺子很好吃,晨间忽然很想吃。”

  五更,何记敞开大门迎接新一天的生意。

  一碗碗热腾腾的饺子馄饨被呈上来,香气轻易地勾起了大家的食欲。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今日的馄饨皮擀得更轻薄,吞入口中滑嫩如鱼,馄饨皮仿佛在与舌尖追逐。

  朝食准备工作结束后,何翁翁写了一块告示牌。

  “我们何记对每个食客负责,只求卖出的每一份朝食都尽力做到最好,绝不敷衍。可是我们人手实在不够,不忍为追求挣钱、而降低食物的品质,只好忍痛做下限购的决定。大家倘若不信我之言,尽可进店享用试试。”

  何珍馐巴不得刘夫人多麻烦她、多来铺子多吃几次饺子,日后好让她多对何记上心。何记如今缺的是她这样有背景的食客。

  吃饺子的食客幸福感更是达到了巅峰,他们能点上了全家福饺子,往常六枚饺子皆是同种口味,如今一份饺子涵盖各色口味,一份吃出了五份的滋味。

  认真地做好每一份朝食,才能给何记攒下口碑。

  她难得看见刘夫人脸上赧然的表情,不由地戏谑道:“刘夫人于何记有大恩,不是普通客人。厨房还剩一碗饺子,我留给夫人尝尝?”

  往常五更,来到何记排队的食客不过百余人,挂上牌后街坊邻居们口口相传,清晨居然隐隐有翻倍的趋势。

  二娘对何记如此有信心,难道他们还比不过一介弱女子?大伙心中不安、紧张、畏惧的情绪渐渐消散。

  何珍馐见了来人,却眼前一亮,“刘夫人,您怎么来了?”

  何珍馐走了出来,对大家微微一笑道:“大家莫要生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家人很早便起床了,连续卖命地工作了两日,大家身体也吃不消了。何嘉仁采买回来,熬好汤底后便不住打瞌睡。

  辰时刚过完(早上九点),何记的饺子馄饨便一售而空。隔壁炊饼铺子的炊饼也陷入了供不应求之状,厨房的伙计正在焦头烂额地制炊饼。等到第二批炊饼新鲜出炉,食客却不再上门。

  何记铺子很快便坐满了客人,人声一片鼎沸。清晨,隔壁的炊饼铺子一开门,伙计犹还打着哈欠,不料门口早已有一群食客堵着,等着领碗去吃馄饨。此时的伙计再也生不出埋怨,而是手脚麻利地递上干净碗筷。

  她以为昨日下人的话已是夸张,怎么会有客人想吃却买不上的饺子?不料真正来到何记才知原来他们说得不对,辰时刚过便卖光了饺子!

  大家吃完一碗饺子馄饨,被食物安抚得通体舒畅,忽然明白了何记东家的良苦用心。

  她很快说,“今日我来迟一步,明日再来。”

  很多食客已经在门外等着排队,只见何记的老东家挂出了一块牌子,每日限量供应,售完为之。究竟限量多少份牌子老东家没写,毕竟一写上去,有心人很容易便能算出何记的进项。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49 560766 MjAyMi8wNS8xNS8jIyMxMzI0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5/15/13249_560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