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椰汁冰酪(乳白的汁水中掺着细细的碎...)

书名:玉盘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素昧平生_ 更新时间:2022-11-22 23:21:08

  何记请来了杂役和小二之后,何家人分工发生了变化。 腿脚不便的何奶奶跟佳肴终于不用不停洗碗了,何奶奶可以只负责给他们半夜看炉子,人忙起来的时候给后厨递一递汗巾、茶水,其余时间可以回房歇歇。 黄小二的上菜速度十分快,铺子有他、何翁翁、何父、何二叔四个人招呼着客人,美馔跟佳肴根本不用跑腿,可以专心地留在后厨学习面点。 铺子里多了三名粗使的杂役,田秀珍跟何二婶可以专心地负责收钱、对账,更轻松了。 一切都变得欣欣向荣,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只有何嘉仁——自从铺子被打砸那天起,他的手被恶徒踩断,迟迟不好。起初何家人没有重视,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直到大夫最后一天为他把脉,发现了异样,断言何嘉仁的手也许好不了。 何家人这才着急起来。 何珍馐给他换了四个大夫,咬咬牙求到了谢肃北跟前,求他为哥哥请御医来看看。 谢肃北看见她红红的眼睛,眶中仿佛有水光,什么也没说便让谢自在取国公府的对牌,进宫去请御医。 御医来到了何家。他仔细地给何嘉仁把脉、抚摸他的手骨,诊了很久才摇摇头说:“郎君的筋骨损伤了,今后不要再做重活了,要好好将养着。” “好在伤到的是左手,要伤到了右手,这辈子岂不是提不起笔?” 何家人听了一片沉默,对于一个厨子来说,左手的重要程度丝毫不逊于右手。何珍馐听完脸唰地一白,手攥成了拳头。何美馔眼圈霎时发红,牙齿轻轻地颤着。 何珍馐咬牙问:“没有一点恢复的可能吗?” 御医摇摇头,“小娘子不知,骨头断了可以打碎重接,但你兄长伤到的是筋,他只要使劲就有断筋的危险,那时候这双手就彻底废了。还是那句话,要好生将养……” 何嘉仁的皮肤本就白皙,听完更是白得如玉,可仍在安慰着妹妹:“美馔、珍馐别难过。无碍,我感觉不疼了。” 何嘉仁是个很宽厚的兄长,他总是这样擅长安慰人。每每有重活,总是他抢在第一个做。他很爱护妹妹,每次妹妹被顾客骂了,他都会第一时间走出来帮她们顶着。 这一次也是为了保护何珍馐,承受着不属于他的罪过。 偏偏这个时候,他还摸着何珍馐的头,叫她不要难过。何珍馐怎么可能不难过——她宁愿那天受伤的人是自己。 何珍馐轻轻地握住兄长的手,暗自发誓,她一定要把他的手治好。下次抽卡,她要许愿让兄长的手变好。 “大哥,我会替你遍访名医,此生必定会治好你的手!” “没事——你看我不还能提得起算盘吗?” 何嘉仁试着抓起了桌边的算盘,刚提起算盘便摇摇欲坠,面色愈发苍白。田秀珍急急地抱住他,“大郎,别逞强!你没听见御医如何说吗!” 意识到他也许永远都颠不起锅,他的脸如纸般苍白脆弱。他勉强微笑,却发现却抽不出一丝笑,只能沉默地背过身去。 “大家都去干活吧,别为我难过,我会好起来的。” 何嘉仁清楚只要自己回头看,一定会发现家人满脸凄凉、担忧地看他。他受不了这种气氛,率先站起身,冲出了屋子。 难过吗,怎么可能不难过? 何嘉仁还记得阳春三月,细雨恍如嫩丝,他们第一次推着车来到州桥街摆摊。珍馐妹妹笑着说要光复何记,他信誓旦旦地说何家定会恢复昔日光景。那时,重振何家的愿望就像一粒种子,落在了他的心头。 这个信念支撑着他每天觉没睡饱,便起来拉货;支撑着他在推车断掉的时候,背着几百斤的豚肉一刻不停地往家跑;支撑着他冒着雨、沿街吆喝卖灌汤包……他以为自己是打不倒的,却万万没料到,他此生再也没办法颠起锅了。 何嘉仁坐在了护城河边的石板凳上,青郁的柳丝柔软地落在他的肩头。天色沉得就像墨汁,很快会迎来一场大雨。 何翁翁叹了口气追了出去,一路跟在长孙身后。 他坐在了何嘉仁身侧,跟他说了两句话,“大郎,曾经我也像你,被打碎了手骨,我伤到的是右手。翁翁无能,沉溺于自艾中大半辈子,让整个何家陷入困境。你年纪尚轻,千万别走翁翁的老路……” “弟妹们都在看着你啊。” 何明最后拍了拍他的右肩,回铺子。 何嘉仁蓦地一颤,扬起的头,眼眶红了又红。他生平第一次露出了委屈,闭上眼只感觉到无止尽的疲惫。 柔韧的柳丝垂在他的肩头,他盯着着湖面,看了一整个白天。 …… 傍晚,徐静姝来到何记后厨学艺。她头一次发现珍馐师傅那么心不在焉,何家人也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少了平时的干劲和活力。 她问:“怎么了?” 何珍馐放下了刀,愁眉紧锁:“我大哥伤到了手筋。” 徐静姝微微诧异,原来是那个高高的、一脸斯文俊秀的何家大公子。他总是笑容满面的,乌黑的眼眸里镌刻着温润的坚毅。 他身上聚集了何家人的优点,他有着何父的坚毅,何珍馐的锐意进取,何翁翁的风雅沉着,何美馔的细心……他就像何家的粘合剂,话虽不多却努力地协调着这个家,默默地做了很多事。 徐静姝不禁惋惜,也许这件事放在普通人身上无伤大雅,但何家的大公子却不同。他很喜欢下厨。她跟二娘子学厨艺的这段时间,他只要得空都会在旁边跟着练习。 “二娘子不必担心,即使——” 她刚开口,便看见何大公子单手拎着一罐椰汁冰酪提到了后厨。 何嘉仁笑了笑,乌黑的眼眸宛如盛着傍晚温润的阳光,“大家都来喝一点,消消暑。” 他的身上还携带着一丝雨后的潮意,浑然不似早上那个心境崩塌、摇摇欲坠的青年,“都愣着做什么?” 田秀珍“哎”地忙应,手脚麻利地拿出碗来分装,每人分得小半碗椰汁冰酪。 乳白的汁水中掺着细细的碎冰儿,莹润无暇,椰浆是从遥远的南方运来的,价格不便宜,在夏季时一碗要卖到150文钱。这么大一罐,至少要花600文。 何珍馐的刀一歪,险些切着了自己的手。 何嘉仁单手举起了海碗,浅浅的笑意盈与眼眸,“我要先跟大家陪个罪,日后不能再担任采买的活计了。嘉信对不住,以后你多帮忙看这些。二叔,日后恐怕要劳烦你顶上我的位置。” 何父心蓦地一酸,不敢相信他说了些什么。自己的这个长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默默地长得那么好了。 田秀珍掏出了手帕,默默地擦着眼睛,心疼他那么懂事。 何二叔抢着话说,“没事!二叔乐意,二叔晚上睡不着,正想跟你换一换呢!” 何嘉仁接着说,“其实我一直没敢说自己的想法。”他顿了顿,眉宇间皆是神采,他笑着道:“我想去念书,以前家里困难没钱交束脩,现在经济好转了,我打算去书院试试。爹娘愿意供我吗?” 何珍馐的心一震,脸上绽开了大大的微笑,“供!哪怕吃糠噎菜我也供,哪怕供一辈子!” 一串眼泪却从她的眼角滚了下来,她迅速地擦掉,头转过了一边,忍住鼻音说:“现在以我们家的财力,能供大哥去最好的书院念书,大哥念书最好不过了……” 何美馔猛地点头:“大哥那么聪明,一定可以考中秀才、考到举人、考中进士!”她怕这些让他有压力,急急改口说:“哪怕没有功名,你写的那手好字也能当一名先生,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做好!” 何翁翁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满是动容,“大郎,不愧是我何家的好男儿!” 何奶奶既是心疼又是欣慰,她慢吞吞地拖出了账本,还有那只装银子的箱子,“大郎啊,我算了算扣除下个月的债,我们能拿出三十两给你,京城最贵的那家书院也能去。” 她摊开了枯柴般的双手,笑眯眯地捧着银子递到大孙儿的面前。 何嘉仁从她手中取下了两锭银子,心里一软,湿润得要命。他低下头柔声说,“谢谢奶奶。” “我这就去买四书五经。” 何嘉仁年幼时,家里曾请了开蒙的西席先生,教导他们兄弟俩。后来很快西席先生变成了何翁翁,他摇着拨浪鼓教他们学会了《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翁翁的学识丝毫不比西席先生差,何嘉仁的基础打得还算不错。 他想,假使自己没办法亲手光复何记,那便让他用另一种方式守护他们吧……论庖厨技艺,他这辈子也许拍马都赶不及二娘。 何珍馐痛快地喝了兄长买的椰汁冰酪,“大哥,明天我们陪你一块去挑挑!” 何美馔笑着点头,“对,大哥,现在书肆都关门了。” 何嘉仁点点头,漆黑清透的眼睛漂亮得恍如琉璃,他就着刚出炉的青团吃了几口,戏谑道:“也许日后我就要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了。” 没有人会怪他,他说这种话只会让人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捧给他,好让他能开心一些。何嘉仁总是不愿意让别人替他担忧,他是何家最让人放心的孩子了。 何珍馐忍不住叹气,捏了捏双手,你们给我争点气! 她好盼望兄长的手能好起来。 何珍馐笑了笑,“静姝你过来,何记刚请了不少杂役,晌午过后我就能闲下来了,我这样打算的——” 徐静姝这个任务得尽快解决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49 587046 MjAyMi8wNS8xNS8jIyMxMzI0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5/15/13249_587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