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荔枝肉(二)(无人知是荔枝来。...)

书名:玉盘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素昧平生_ 更新时间:2022-11-25 10:25:05

  何珍馐让二哥速速去买上好的猪里脊肉,越新鲜越好。何嘉信捉起一袋铜钱,跑去跟李屠户要了一条脊骨内侧的豚肉。

  刚宰杀出的豚肉还泛着血丝,它色泽红润、肉质透明,透出一股新鲜的气息。她对徐静姝说:“我将要再教你做一道菜,看好了——”

  挥起的刀,冷冽的刀光如影如闪电,落在每个人的眼中。

  她在豚肉上打下了宽厚、深度一致、犄角相同的花刀,她的刀刃快如闪电,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打完花刀后的肉呈鱼鳞片状,何珍馐撒了些红曲拌匀湿淀粉,再放入豚肉抓匀裹上。

  众人心中低呼一声,何珍馐烧起油锅,下猪油烧至冒泡,将片片红肉下锅炸制。油锅滋啦响起,同时溢出一阵香气。在众人的视线中,片片豚肉竟因热油而弯曲成球状,宛如一颗颗胭脂红皮的荔枝。

  何珍馐用葱段、香醋、糖、酱油、大骨汤、芝麻油……等等十余种调料,调成酱汁,将捞起的“荔枝”淋上酱汁回锅翻炒入味。

  何珍馐不疾不徐地拣了两根叶脉作为点缀,洁白的瓷盘上滚入粒粒“荔枝”,色如红霞,远看似荔枝,竟能以假乱真。凑近了一闻,异香扑鼻,色泽光润如荔枝裹琥珀,晶莹剔透、可爱诱人。

  何珍馐将荔枝肉放入食盒中,取了一块手帕轻轻擦拭拇指,“把它送去给萧学士夫妻尝尝。”

  何家人齐齐往那口锅看去,目光燃起熊熊的金光,还有肉!此刻皆是恨不得把锅都舔干净了。

  何父重重地轻咳一声,把锅里的荔枝肉盛了出来,递了一份筷子给徐静姝。他忽然想起徐静姝也是建宁府人士。

  “徐娘子,不若尝尝一颗再送吧。”

  何父注意到荔枝肉刚出锅的那一刻,她的眼眸蓦然地泛红。

  徐静姝拿起筷子夹了一颗荔枝肉来吃,目光凝视着它,小小一只十分圆润可爱,几乎不舍得把它吃下,它长得太像荔枝!

  气味芬芳馥郁似荔枝,她轻咬一口,肉质脆嫩、酥香,那一口酸甜馥郁蔓延唇齿,仿若荔枝嫩生生地被人吮破,汁水迸溅于嘴中。徐静姝眼里闪过了久久未消的惊愕。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头一次感受到了对食物的信心,她相信这道菜一定能打动萧学士夫妻!

  何家人人手抄着一双筷子忙不迭地吃着荔枝肉。说来汗颜,荔枝每年都是御贡之物,汴京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们没料到自己第一次吃荔枝,吃的是却是“假荔枝”?

  何嘉信喃喃地说,“酸酸甜甜的,荔枝是滋味的吗?真好吃。”

  “当然是荔枝更好吃!”田秀珍辩驳道,“它可是贡品。”

  但他们觉得嘴里的荔枝肉已经很好吃了,完全想象不出吃荔枝是何等滋味。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祖父,“翁翁,您也觉得是荔枝更好吃吗?”

  何明年轻时曾游走到南方,走到最南的地方是广南东路。

  何翁翁夹了粒荔枝肉品尝,酸甜的滋味入口,酥脆、嫩、爽滑集于一体,既有荔枝的形、色、香,又兼具肉的鲜美,他眼中浮起一丝怀恋,久久才说:“都好吃啊。”

  荔枝是大自然馈赠的礼物,而荔枝肉是庖厨巧匠智慧与汗水的结晶……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萧学士事无巨细地跟厨子商量,“那道雪霞羹火候还不够,豆腐煮老了,不够脆;汤汁略浓稠些,要清爽点,没有徐姑娘送来的那个好吃,这两日让厨房勤加练习,过阵子我要拿它招待好友。”

  徐静姝送来的雪霞羹,其实滋味并没有很惊艳,光看着外形是好看的,一碗羹绚丽犹如晚霞铺于江面,可是味道清清淡淡。当时萧礼吃下后没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但它却时不时会从脑子里冒出来,让人惦记。

  人吃腻了大鱼大肉,总会想起这道清清淡淡的雪霞羹。美中不足的是……厨房总是做不出那个滋味。

  “吃吃吃,就懂得吃!”萧夫人眉眼一瞥,讥讽道:“若让旁人看了去,恐怕贻笑大方!”

  萧学士无奈地道:“你不知,我那些老友个个都是饕餮,舌头挑得很,若不好好招待,改日他们必定会嘲笑我是落魄士族!”

  他们的祖先跟随□□打下江山起,便定居汴京,传到如今已是第七、八代,哪怕祖先是土匪都能熏陶成簪缨世族。

  他们对远道而来萧礼不太看得上,嫌弃过他的简朴茹素,好似他这辈子都没享用过珍馐美味,建宁一带在他们眼中也没甚有意思的特产,比不得汴京地大物博、繁荣昌盛。

  萧礼自然不认,他建宁府非但地大物博、而且临海,一年四季风景如春,日日都吃到海鲜、夏季水果琳琅满目,不胜枚举。搁在汴京这里连吃只海虾都委委屈屈,他都没嫌汴京啥啥没有、憋屈得慌,好你个汴京人竟敢嫌弃建宁偏僻?

  但他们素来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萧礼确实在吃食上比不得他们讲究,气愤之下他只能拂袖愤然地说一句“竖子尔敢”!

  “老爷,徐姑娘来了——她今日拎了食盒过来。”

  萧学士闻言,立即吩咐道:“让她进来吧。”

  萧夫人心中白他一眼,刚想托词身体不好回屋歇息,不料眨眼间徐静姝便进屋了,一同进来的还有儿子萧明琅,紧紧地陪同在侧,好似料定他们夫妻俩会吃了徐静姝一般。

  萧夫人没好气地问:“今日是什么风,竟把大郎吹来了?你不在屋里温书,陪着来作甚?”

  萧明琅赔罪道:“治宇给父亲、母亲请安。母亲,静姝给您寻来了一道很独特的菜肴。”

  徐静姝从食盒中取出荔枝肉,低敛着眉目说:“伯父伯母,这道菜乃是我的一位友人所烹制,静姝想你们也许会喜欢……”

  什么叫也许会喜欢——只要是跟她沾边的,萧夫人一概不喜欢。

  当初徐家惹得龙颜大怒,一夜之间所有男丁都投入大牢,女眷充入教坊司,连退婚都找不着人。要是知道徐家有这一天,萧夫人打死也得亲自上门把这门亲事退了。

  萧学士倒是拿出了食盒,看清了食盒里的菜肴,惊讶地“咦”了一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萧夫人转头,看见丈夫拿着筷子夹起一枚荔枝,迫不及待地尝了起来,脸上很快露出惊艳之色。

  “这是荔枝肉!”萧学士惊诧地说道,这竟然是荔枝肉!

  这道荔枝肉怎么能做得如此逼真?让他几乎错以为是荔枝。

  在建宁府时萧礼不是没尝过这道菜肴,却从未尝过这样的荔枝肉。吃过这道荔枝肉,过往吃过的荔枝肉便味同嚼蜡,全都变成了将就。

  酸酸甜甜的滋味冲刷着味蕾,香、酥、嫩、滑,隐隐若有荔枝的香气,芬芳馥郁,脆爽鲜美。

  萧夫人不太自在地放下筷子,说道:“怎么——我尝尝也不行?”

  你不是……不喜欢吃吗!萧学士眼里透出疑惑,他只吃了四枚来不及品尝太多,盘里大半荔枝肉都叫她吃光了!

  何父客气地拒了小厮,“除非你们老爷夫人拨冗来店里。”

  可是他忽然想起了那个赌约,满腹的赞美忽然噎在喉中,他终于尝到了如鲠在喉的滋味……

  何珍馐把刀一把插在砧板上,“告诉他们,荔枝肉一盘三两银子。如果他们不满意,就告诉他们少东家劳碌一日,状态不太好,若是想吃好的,明日再来!”

  徐静姝回来后,惴惴不安地把在萧府的事情一五一十说给了何珍馐听。

  萧学士吃得百感交集,筷子不听使唤地吃了一只又一只,直到“啪”的一声,他的筷子停在了空中,跟另一双筷子碰在了一起。

  何珍馐让二哥把徐静姝做的荔枝肉端了出去。

  他嘴边的话转了转,笑着说:“会是会,不过小店业务繁忙,从来没有上门做菜的规矩,店里也不卖这道菜。除非——”

  “荔枝肉这道菜有两个最关键的地方:一是在于刀工,根据豚肉的肥厚份量,将它切成长短、深厚、犄角一致的十字纹路,这将大大地影响荔枝肉的口感和形状……”

  何父刚想回答会,但仔细一想不对,二娘前脚才做了荔枝肉,后脚就有人来问它?

  徐静姝睁了睁眼,纯澈的眼眸闪过一丝不解,何珍馐“啪”地一下拍烂了一颗蒜,沉默不语。

  大家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这句俗语,心下一阵好笑。

  徐静姝扯了扯她的袖子,紧张地摇头,“不行的——我的火候还不够。”

  真想叫那帮老头子睁大眼睛瞧瞧,他们建宁府的美味佳肴是何等绝妙!与其吃那用冰冻了大半年、没滋没味的奢昂荔枝,何不尝一尝建宁府的荔枝肉?

  萧学士心中一股激昂喷涌而出,他想大力称赞这道荔枝肉,哪怕写上千字的文章赞誉它也不为过!活了大半辈子,他是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荔枝肉!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东家——东家在吗?何记的少东家!”一个小厮笑脸迎人地问。

  “这次我说了是友人做的菜,但他们……仍旧没有承认它好吃。”

  一整个炎炎的夏日,因为有了荔枝而变得香甜、清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何珍馐爽快地说了声好,她取出刀,视线逡巡着众人,“二哥、大姐三妹一起学吧,我今日便教你们做荔枝肉。”

  堂堂一个学士,竟然违心到这个地步!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么好吃的东西,他们吃完舌头都要鲜掉了,恨不得把锅都舔干净。放到萧学士面前,他们竟然连夸都不敢夸。

  熟悉的味道攫上了萧礼的心头,叫他一时之间眼前仿佛浮现起家乡荔枝熟透的时节,农人家中门前门后荔枝压弯了枝稍,千丈万丈的胭脂红色染遍了山头。

  除非那死鸭子活过来,锯掉那张嘴,亲自上门重金求菜啊!

  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却吃了大半盘?萧学士老脸都挂不住了,轻轻地咳嗽作为掩饰。

  “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你若喜欢日后再叫厨房给你多做些。我只是没吃午食,腹中饿了。罢了,我知我不招你待见,我回屋不碍你的眼了……”

  徐静姝跟着噗嗤一笑,见了大家一脸自信的表情,心也跟着落了下来。

  徐静姝看了看萧学士、又看了看空了的盘子,不知道萧夫人究竟是嫌弃、还是喜欢。但她能确定,萧学士确实喜欢!刚才他吃的时候,表情跟她如出一辙。

  他穿着深赭色的布衣,腰间绣有纹饰,看起来是颇有体面的随从,他说:“你们少东家是否会做一道荔枝肉,酸酸甜甜,形状味道都似荔枝。我们老爷夫人想重金求少东家上门做一道荔枝肉。”

  何父正在铺子里招呼客人,他应了一声,“在在在,有何事?”

  她心里有这股属于庖厨的傲气,她偏偏要他们亲自登门造访、亲口、大声地承认她的菜很好吃!千年传承下来的美□□髓,还征服不了一个老学道?

  说完她匆匆离开了前厅,那背影隐隐有落荒而逃之势。

  “你知道死鸭子哪个部位最硬吗?”她咚咚地切着菜,慢悠悠地问。

  何珍馐心里已经有了几分谱,没有以前琢磨不透时的茫然,反倒开始鄙视这对夫妻。

  她低声地说:“师父教我做这道菜吧,我想学学……”她的声音细如蚊呐,“明琅一点也没尝过荔枝肉,我想做给他吃,他从前很喜欢吃荔枝的。”

  他们恨不得把这一幕录在脑子里反反复复调出来看,看着二娘做菜不仅受益良多、还赏心悦目!

  “夫……人?”

  她心里有了底,含笑着说:“若伯父伯母喜欢,只要打发小厮来我府上,我可以亲手做一道荔枝肉孝敬你们。”

  何珍馐“呵”了一声,连荔枝肉都不喜欢?把菜都吃得干干净净,回头说不喜欢,这叫不好吃?

  何嘉信忽然爆发出一声大笑,“二娘好生促狭,答案是——嘴!死鸭子嘴硬。”

  “二是控制烹炸的温度、炸制的时间,使之酥脆而不焦,外酥内嫩。火候控制得好可以祛豚肉的除腥味……”

  傍晚。

  促狭的何嘉信已经打听到了那双夫妻,正是萧学士夫妻俩。

  三两银子?全家人瞠目结舌,这卖的究竟是荔枝肉还是金子?三两银子足够吃两头羊了。

  萧学士抬头,看见夫人挟着筷子,气势汹汹地把最后一颗荔枝肉送入口中。

  月上柳梢头时分,一辆纹彩华然的马车停在了何记铺子门口,一对穿着低调的老夫妻来到了店里,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自报家门,许是想隐姓埋名来吃荔枝肉。

  何珍馐促狭地笑了笑,鼓励着徐静姝:“没事,这几日就拿他们练练手。我看你很不错,颇得我几分真传。”

  ……

  萧明琅也轻咳一声,喉咙掩不住笑意,笑了。

  何珍馐细细地娓娓道来,清润的声音落在每个人的心间,犹如淋了一场润润的春雨,叫人心里酥软、发潮。

  “来了来了,二娘!吃荔枝肉的人上门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49 587208 MjAyMi8wNS8xNS8jIyMxMzI0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5/15/13249_587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