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69章 谁欺负你了?

书名:日夜妄想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22-11-21 22:28:27

  封醒很少掉入别人的圈套,但跟蒋承希在一起,每每都有种自己挖坑埋自己的错觉。

  定睛看着车门外的蒋承希,她穿着红色斗篷,戴着小鹿发箍,明艳又俏皮,能看出她年纪小,小在整个人散发出的青春气场,但她身形已经全部长开,修长的腿,跟沈全真差不多的身高,典型的甜妹脸,御姐个头儿。

  封醒身边很多人都好这一口,俗称的男人永远爱十八岁。

  他十八岁的时候,浑身上下手术不知做了多少道,而蒋承希的十八岁,天真地堵在一个道上人的门口,自以为是的以为他是个好人,劝不走,吓不跑,一厢情愿地想跟他天荒地老。

  封醒今天本就气不顺,盯了蒋承希半晌,决定免费给她一个教训。

  “上车。”

  “啊?”蒋承希圆目微挑,“我吗?”

  封醒:“不然呢?”

  蒋承希把惊喜写在脸上,这不天上掉馅儿饼,还是问好了她想吃什么馅儿才掉的嘛。

  她拎着蛋糕上了副驾,安全带还没等系,封醒一脚油门,开下地库,路边蒋家保镖见状,六神无主,赶紧打给蒋承霖,蒋承霖不接,保镖又打到小龙手机上。

  电话接通,保镖:“龙哥,四哥休息了吗?”

  小龙:“嗯,什么事?”

  保镖:“小姐上了封醒的车,封醒把车开到地库了,我们跟不进去。”

  小龙沉默良久,中途保镖愣是看了眼屏幕,还在通话中,他静静等着,得有十二三秒的样子,小龙道:“地址。”

  封醒把车停好,下车,蒋承希跟着下来,封醒一手拎着外套,一手拿着车钥匙,蒋承希站在冷飕飕的地库道:“封醒哥哥,你把外套穿上吧,小心感冒。”

  封醒浑身的汗早就冷了,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闻言,他面不改色:“你今天能做吗?”

  蒋承希一时没听懂,但又不想让封醒觉得她跟不上思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应了再说,“能。”蒋承希点点头。

  封醒一股恶气,怎么蒋家人嘴巴都这么硬呢?蒋承霖以前死活不承认喜欢付阮,蒋承希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本就冷的脸,细看之下,更冷了,封醒大步往前走,蒋承希快步跟着,两人乘电梯上顶层,这边一层一户,从电梯出来,很宽敞的单独走廊,蒋承希很认真的想从蛛丝马迹里看到封醒的喜好,然而这边更像是开发商的原有装潢,没有一点封醒身上的气息。

  鞋柜处只有一双男士拖鞋,封醒穿了,穿完径直往里走,蒋承希不好冒然动别人家的东西,出声道:“封醒哥哥,还有拖鞋吗?”

  封醒头都没回:“没有。”

  他把没教养写在后脑勺上,蒋承希不是想近距离看看他嘛,他叫她一次性看个够。

  封醒没回身,盲猜蒋承希八成会委屈,富家小姐,有几个能像付阮那种,不服就干的,大多数都是受不了委屈,掉头就走的。

  果然,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封醒默默在心里求神拜佛,争取一击即中,他真的没耐心…

  正想着,他突然感觉一米之内有人,但又没有任何脚步声,封醒下意识转头,看见离他不远的蒋承希,往下一扫,她脱了长靴,光着脚,脚上套了两只明显不是鞋套的黑色丝绒袋子。

  蒋承希满脸笑容:“突然想起我今天逛街买东西的时候,包里有两个购物袋。”

  真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封醒收回目光,指纹开锁,蒋承希就没想过封醒家里还会有别人,当然也未必一定是人,一道白色身影毫无预兆的窜出,蒋承希不怕狗,但首先她得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Rose移动速度太快,封醒一出门一整天,它刚在门口坐了半天,窜出来在封醒身前晃了一两秒,马上来到蒋承希身旁,它用大鼻子拱蛋糕盒,蒋承希本能提着蛋糕盒往后退,她越退它越进,蒋承希脚下的丝绒袋子太过防滑,她以为自己抬脚了,可是脚一瞬丝毫未动。

  眼看着Rose跳起来想扑蒋承希,封醒没力气出声制止,左臂垫住蒋承希腰背,右手一抬,Rose两只前爪,直接搭在他胳膊上。

  如果谁在此刻从电梯里出来,一定会惊觉,怎么美女和狗争宠打起来了,大帅哥从中拉架。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蒋承希维持着要倒不倒的姿势,怀里紧紧抱着蛋糕盒,重量大半都在封醒手臂上,面前,纯白漂亮的大狗,瞪着乌溜溜的眼睛,朝着她‘笑’。

  封醒夹在人狗之间,属实没拉过这么偏的仗,手臂往外一挥,Rose率先四脚着地。

  蒋承希余惊未退,还在紧张之中,封醒瞥了她一眼:“你准备今晚睡这?”

  蒋承希惊觉,她还靠在封醒手臂上,赶紧腰一使力,重新站直,封醒刚想打着她怕狗的旗号,把人赶走,没想到蒋承希突然抓起他的右手腕,脸色一变:“你手怎么了?”

  灯光下,封醒的右掌心全是红色,是血,但血不会流下来,都在擦破的表皮上附着,看起来像是硬生生被磨掉了一层皮。

  封醒抽手,第一下竟是没抽走,蒋承希用力拉着他的手腕,抬眼看他:“怎么搞的?”

  她不光眼眶说红就红,声音还说变就变,端得委屈。

  封醒后脊梁一麻,用力把手臂移开,面无表情道:“皮带蘸凉水,抽了四五个小时,磨的。”

  冷漠的表情配上冷血的内容,封醒想看看蒋承希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蒋承希快要心疼死,蹙眉道:“你不会戴手套啊!”

  封醒微顿:“…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蒋承希抬起头,泫然若泣:“谁欺负你了?”

  封醒抿着好看的唇瓣,想说‘你是不是有病’,终究没有说出口,不是心疼,更不是心软,而是心惊,蒋承希的第一反应,为什么跟付阮的逻辑是一样的?

  封醒以为,全世界只有极少数他跟付阮这种人,疯批又不讲道理。

  他兀自沉默,蒋承希已经快要气哭了:“你告诉我,是谁,我替你报仇!”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72 586988 MjAyMi8wNi8wOC8jIyMxMzI3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6/08/13272_586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