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4(北北·方云旗。...)

书名:宠钦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姜之鱼 更新时间:2023-01-09 11:09:19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人尽皆知, 她长得漂亮,一双狐狸眼,像个妖精。

  实际上, 大家都觉得她就是,因为时常听见她拒绝男生,偶尔还会听见分手两个字。

  秦北北很张扬, 在学校里会化妆,化一些女孩子羡慕的、老师们看不出来的妆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秦北北加入了篮球队的拉拉队, 穿着俏皮的短裙, 吸引了无数男生女生的目光, 或惊艳,或嫉妒。

  方云旗和隋钦嘀咕:“咱们的风头都被抢走了。”

  隋钦注意力都在球上,随口答:“你让她多穿件。”

  方云旗还真觉得是个好建议, 那天在篮球队赢比赛时,秦北北比谁叫得都大声。

  他找到秦北北,头一次,还有点害羞:“那个……你能不能穿长裙?”

  秦北北吐出一个口香糖泡泡:“不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秦北北问:“你也觉得我腿很好看是吧?”

  方云旗报复她刚才的拒绝:“不觉得。”

  秦北北白眼,“你得白内障了吧, 赶紧去医院治治。”

  从那天起, 两个人似乎就结下了梁子,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每天都会遇见,见面必互相怼两句。

  甚至因为这个, 方云旗还被秦北北的追求者找上门,警告他离秦北北远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有本事让她别老往我在的地方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第二天, 秦北北就踢开了他教室的后门,可能太用力, 皱着脸,等看到方云旗,又冷漠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秦北北:“也不知道是喜欢人家穿长裙。”

  方云旗气急:“赶紧走。”

  秦北北成功地败坏了方云旗的名声,谁知道高一下学期分班,两个人都分到了同一个班。

  “你的成绩居然能考进实验班?”她很怀疑。

  “你能我为什么不能啊。”方云旗得意,“我兄弟可是年级第一,你有吗?”

  秦北北冷漠脸:“哦。”

  他们好像天生就不对头,见面必吵。

  秦北北觉得方云旗是个完全不懂女生的人,方云旗觉得秦北北简直毛病一堆,这个那个的,吹毛求疵。

  他们的高二鸡飞狗跳。

  高三时,班里来了一个新同学。

  方云旗和秦北北第一次罕见地达成共识,这个转学生真的不错,就是,转学生看上了隋钦。

  秦北北喜欢林白榆。

  方云旗嘲笑她:“她是不会喜欢你的。”

  秦北北白眼,“更不可能喜欢你,傻子一样。”

  人长得漂亮,就连翻白眼都好看。

  八中的校花突然变成了两位。

  方云旗问:“诶,你不是校花了。”

  秦北北照着镜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方云旗笑嘻嘻:“我是好心。”

  秦北北从镜子里看他嬉皮笑脸的模样,“那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是会画皮的狐妖,说不定哪天就挖了你的好心。”

  她挑起眼尾,才十几岁就已显出一半妖孽。

  方云旗看愣了两秒,原本的话意外地卡了壳,磕巴道:“你电影看多了吧。”

  秦北北哼哼两声。

  率先发觉秦北北不对劲的,是方云旗。

  他观察了好久,再加上自己也打过架,觉得她身上的淤青是被打的。

  晚自习前,他敲了敲她的桌子。

  “喂。”

  “干嘛?”

  “你被打了?”

  “你才被打,你全家都被打。”

  “……”

  方云旗挺委屈的。

  后来,他终于知道,那是病发的前兆。

  再厉害的小狐狸也会有生病的一天。

  她不是会画皮的狐妖,不会给自己治病。

  -

  秦北北戴假发的事在八中暴露那天,方云旗和她一起逃课去外面,在商场里抓娃娃。

  这个时候的她,完美地融入世界里。

  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她剃了光头,只会惊艳地看着她,蠢蠢欲动地想要联系方式。

  秦北北很开心。

  冬天来临,秦北北住院的时间越来越长。

  方云旗在医院看见她,他记得她以前张牙舞爪的模样,和现在截然相反。

  她的眉眼依旧热烈,身体却脆弱不堪。

  看她一个人住在病房里,方云旗鬼使神差地来往于医院,给她买了烤红薯。

  后来,又有了糖炒栗子。

  生活里总是要有点甜味的。

  秦北北总是与他吵架,生病了之后,好像就不会吵架了一样,连骂人都没了力气。

  一句话说得温温柔柔的。

  方云旗第一次知道,秦北北也有委屈的时候,是他连着早上也给隔壁病房的小女孩带鸡蛋后。

  秦北北说:“你很有钱啊。”

  方云旗说:“一般般吧。”

  他和隋钦一起打工,钱都存着,自己留着。

  秦北北看着他,“你们认识吗?你干嘛给她带早餐,你是不是看她长得漂亮?”

  “……”

  方云旗当然不傻:“她才八岁,我看不出来,像你,就很容易看出来了。”

  秦北北哦了一声。

  新年过去,方云旗提前回了学校,秦北北还是住在医院里。

  又一次鬼神神差地叩了隋钦登过的山。

  秦北北,这是你平生演技最好的一次吧,导演肯定会选你是女主角,你会成为大明星。

  她在社交软件上留下一句“我要放松一段时间”,就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异国街头。

  他大笑:“醒了还装睡。”

  直到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停在她旁边。

  一个北冰洋上的岛屿,被称作世界的尽头。

  她热衷于在他面前卖弄自己的演技,第二次登陆时,在雪地里躺着一动不动,像一具被冰冻的尸体。

  可他一夜未眠。

  “难道你会唱歌吗?”

  “大明星秦北北,谁不知道。”

  听闻隋钦与林白榆的秘密,方云旗觉得荒诞又神奇,又不是什么电视剧,怎么可能。

  他住过北极的小屋,看着冬天的北极天空,星光闪闪,像童话世界一样。

  惠宁寺有五个殿,五个菩萨,各司其职。

  “因为北极禁止死亡。”

  如果此时一只小狐狸,应该更像了。

  方云旗敷衍地安抚她:“嗯嗯嗯,很简单。”

  “秦北北,你要是来了北极,就不会怕雪融化了。”

  -

  秦北北吐出嘴巴里的雪,唇瓣艳红,像偷吃了什么东西,她躺在雪地里,冲他笑:“有没有被吓到?”

  国内最好舞台的颁奖典礼上,场内众多明星与导演,皆在等待奖项的宣布。

  好久以后,秦北北听到方云旗的声音:“别装了。”

  接通电话后,方云旗就冲了出去,奶奶在后面叫:“乖孙!你去哪儿嘛!”

  秦北北闭着眼。

  终于在那年,他买到了去北极的船票,两张。

  可这都不是最极致。

  “你怎么知道?”

  方云旗在稻田里坐着,咬着一根干枯的稻草,想的是自己会不会被晒黑。

  秦北北很得意。

  秦北北似懂非懂。

  挪威的斯瓦尔巴德群岛。

  他坐在雪地里,想起几年前的整个冬天,秦北北都住在温暖的病房里,因为无法出门。

  他们好像天生就认识。

  他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夏天。

  病房里很暖和,但她的体温却不高,所以方云旗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某一天,国内的热搜都被秦北北占据。

  她能碰到的雪,也仅仅是窗台上落下的。

  “学了就会了。”

  而秦北北本人,却已不在国内。

  零下二十度的冰原,也挡不住你的风情。

  第一个就是最佳女主角——秦北北。

  秦北北去世的那天,老家都开始割稻。

  几乎是想法刚出,他就遇到了一只北极雪狐,极致的白毛,像雪地精灵。

  方云旗说:“你演技不行,装睡眼皮都在动,这样的演员会被观众骂死的。”

  (2)

  方云旗怕拜错,他每个殿都拜了。

  秦北北窝在被子里,“谁说大明星就要演戏了。”

  “原来我这么有名呀。”

  离开北极的前一天,方云旗遇到了雾虹。

  你在北极,就是北极的狐狸。

  -

  很快就化了。

  被子底下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拉了下他的手指,然后咻地一下缩回去了。

  这一次,她的眼皮再没有动过。

  “可我看到了。”方云旗说。

  “你认识我吗?”

  -

  那时的他,以为这个病会有治好的一天,会听见秦北北五音不全的歌声,自己也还能嘲笑她。

  坐船那天,她见到了一个亚洲面孔,他们是陌生人,却又是这艘船、乃至整个北地最熟悉的人。

  他这一生,所有的运气,都出现在北极。

  见过北方的雪,南方的海。

  方云旗终于到达世界的最北端,秦北北的北。

  “是啊。”

  -

  媒体与记者争相预约围堵,想要采访这位从出道起就一路顺风顺水的大明星。

  方云旗低头看她:“我知道。”

  南方的雪。

  方云旗坐了会儿,准备走。

  在游轮每日登陆时,他遇到了北极熊,很短的一次会面。

  方云旗加入了船上的探险队,以后可以在每个航季都来往北极,住小屋里。

  秦北北买了张船票,打算坐船去北极——她也没其他方法去。

  一年,两年,每个学年的寒暑假,他都会出去兼职,天南海北地跑,国内到国外。

  秦北北无语。

  他去的那天,她刚化完疗,睡了很久,像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宝宝,蜷在被子里。

  一张在冬天烧给了秦北北,一张在夏天自己出发。

  方云旗伸手去捏她的眼皮,病床上的女孩终于忍不住,睁开眼:“不准捏了啊!”

  方云旗的专业是地质学。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只来得及见到她沉睡的面容。

  十几岁的少年,总是天真又理想的。

  她坐起来,又问他:“为什么我一直看不到北极狐?”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也许是自己的名字带了北字吧。

  奶奶叫他,说有电话。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97 590876 MjAyMi8wNi8zMC8jIyMxMzI5N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6/30/13297_590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