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三(全文完)

书名:不露声色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西方经济学 更新时间:2023-01-09 11:18:45

  三月上旬的淮城, 还没有从冬天结束的意思。

  春节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正月的天气反复,偶尔暖和那么几天, 但是偶尔又会降温冷下来。

  不过不管外面温度如何, 室内的温度都是保持的很好的, 尤其是机场的接机口。

  齐远站在淮城机场的接机口,机场的墙壁和封顶都是玻璃,上午的日光不算炽烈但温暖地透过玻璃倾撒进来, 齐远站在那日光中,注视着接机口出来的人。

  没一会儿,齐远平淡的眸光一亮,抬手冲着不远处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叫了一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对方听到他的叫声,抬头看了过来, 和他一同看过来的,还有他身边站在行李车推车后面的唐淼。

  见到唐淼,齐远乐了一下,也冲她挥了挥手。女人看到他, 眼中的光芒也变柔变软,轻轻的冲着他笑了笑。

  而不过是这么一个笑,让齐远感觉真是比今天的阳光还要温柔。

  贺啸和唐淼自从去年回到淮城后,两人就各自忙碌起了各自的事业。贺啸忙着和乐队演出,唐淼则按照她的想法,联络培训机构和慈善机构。在她联络着的时候, 贺啸外公外婆集团的慈善部门切入,慢慢将工作接手了过去。后面七月八月, 唐淼的生活就是在琴行上课,和陪着贺啸外出演出了。

  到了十月份, 乐队的演出也告一段落,贺啸和唐淼回到淮城,收尾了贺啸去年接的纪录片的编曲工作。

  等到十一月份的时候,贺啸和唐淼离开淮城,去了一趟西南山区。

  唐淼做了一个慈善策划,就是让城市的培训机构,不管音乐书法还是美术,反正各种各样的培训机构和山区一些无法开展这些课程的学校合作。希望山区的孩子们,也能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甚至说从其中发现一些对这方面有天赋的孩子,能够给予他们帮助。

  然后有这个策划还不算,两人十一月没事儿的时候,还是回到了山区的学校,身体力行地加入这个计划。

  还和去年一样,唐淼教音乐,贺啸教数学。

  当时他们两人过去的时候,齐远和吉邦他们没跟着过去。不过后来十二月份的时候,一行人跟着过去待了一段时间,过了个少数民族节日。而后大约一月份,俩人就回来了,留着唐淼和贺啸两口子继续待在那里。

  现在三月上旬,贺啸说他和唐淼准备回来。接到消息后,齐远就过来接他们两个人了。

  在唐淼笑着的功夫,两个人也已经走到了齐远身边。齐远先上去抱了一下贺啸,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看向了唐淼。

  两个多月不见,虽然经历了一个冬天,但唐淼给人的感觉好像比着往日更柔软温暖些。女人的眉眼像是江南的水一样婉约恬静,就这样笑着,都能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唐淼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了。”齐远端详了唐淼一会儿,最后得出了这样模棱两可的评价。

  而齐远说完,女人眼中的笑意也更深了,像是清澈见底的溪流起了个清浅的漩涡。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远说不上来地又端详了唐淼一眼,唐淼任凭着他端详着,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贺啸,后看向齐远笑着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和贺啸早在去年七月份的时候,就准备要孩子了。

  但是因为七月份工作多,唐淼可能会辛苦,所以一直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两人才实施了计划。

  但是计划也不是实施后就能成功的。同时,十一月份他们也一同去了山区,后来事情也就那么顺其自然了。

  到了十二月,齐远和吉邦他们去的时候,唐淼其实已经早就怀上了。可她也是第一次做母亲,当时并不清楚,而且山里条件也不是那么到位,总归到了一月份春节的时候,他们也才知道自己做了父母。

  当时知道唐淼怀孕后,她和贺啸的心情仿佛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甚至说很可能会一辈子都能详细地记着。

  原本得知怀孕后,两人是要提前回来的。但当时唐淼和贺啸去了附近城市的医院做了详细地检查,另外建了档案,被告知一切正常也发展得很好后,就决定先在那里待一段时间。

  一直到了现在五个月份大,两人这才从西南回来了。

  其实五个月,孕肚就已经有些出来了。不过唐淼冬天衣服穿的多,外面又罩了一件贺啸的外套,只露了一张脸出来,所以齐远在机场看到她的时候才没有看出来。

  等齐远接了两个人回家,唐淼脱了外套,齐远这才看清楚了唐淼的肚子。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远充满神奇地看着。

  一旁贺啸接了唐淼的外套后,先把外套挂在了一旁,回头发现齐远盯着唐淼的肚子看,他看了一眼齐远,道:“现在能看出个什么来?”

  贺啸说完,唐淼随着笑了一下。

  唐淼一笑,肚子也动了动,齐远有些被吓到,连忙就要做些什么,但是最后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然后抬起头来说。

  “不是,我就是觉得挺神奇的。”

  齐远觉得神奇的地方,不只是唐淼怀孕,还因为贺啸和唐淼有了他们的孩子。

  孩子有时候不单纯就是一个孩子。它富含了太多的含义了。它是一个家庭的一份子,关系的纽带,感情的结晶,另外是父母的爱,还有延续。

  这是一件很神妙的事情。

  贺啸要做父亲,唐淼要做母亲,他们要有孩子了。

  齐远心中又神奇,又震撼,又震惊,又开心,又激动,又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期待。

  “你等着吧。一会儿吉邦他们过来,他指定比我反应还大。”齐远这样说完后,给自己挽尊似的说了这么一句。

  今天吉邦和林烨有事儿,只能齐远自己去接了他们俩。但是五个人今天晚上要一起吃饭的。吃饭也没打算去外面,现在不跟夏天一样,太冷了,最后决定齐远让家里的厨师做一桌子饭菜直接送唐淼他们家里来,五个人在家里热热乎乎地吃一顿。

  他们到家了,吉邦和林烨他们也差不多快要到了。

  齐远这样信誓旦旦地说完,唐淼回头看了贺啸一眼,两人目光对上,一起笑了一下。

  -

  吉邦的反应确实比齐远要大很多。

  在他来到唐淼和贺啸家里后,先跟贺啸和唐淼抱了一下,齐远提醒他注意唐淼的肚子,吉邦这才回过神来,一个后跳跳到了后面。

  而后,他眼中含着震惊和无措,仔细看向了唐淼的肚子。

  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旁边林烨倒也在他离开唐淼后看到了唐淼的肚子,他眼中惊喜了一下,道。

  “怀孕了?”

  林烨说完,唐淼看向林烨,笑了笑道。

  “嗯。”

  林烨一下笑了起来。

  一旁吉邦听完了两人的对话,确定了唐淼怀孕的消息。他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激动,眼中甚至比刚刚都明亮了许多。

  他看看贺啸又看看唐淼,再看看齐远和林烨,有些不太敢确定。

  齐远:“又不是你孩子,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吉邦:“……”

  吉邦眼圈有些红,被齐远这么损了一句,立马把眼泪憋回去了。他被齐远的话气的又想生气又想笑,最后他龇牙咧嘴看向齐远,说。

  听他说完,唐淼看着他笑了笑。她的眼神和以前真的有些不一样了。唐淼曾经就是温柔的恬静的,可是孕期更让她带了一种柔和的光辉。这是任何经历都带不给她的,只有孕育着新的生命可以。

  吉邦和齐远还有林烨他们又稍稍有些不一样。他对唐淼的感情更深一些,真是把她当姐姐的。

  而淮城的七月,也给她的人生赋予了她不同的角色与含义。

  孩子的出生并不是一件遥远且漫长的事情。

  唐淼生了一个女儿。

  今年七月,她和贺啸的孩子出生。

  就在他以为他的好奇心要落下时。

  饭菜是齐远家的厨子做的。口味都是按照唐淼和贺啸的口味做的。在他们闹腾的功夫,外面天已经黑了。呼啸的夜风刮着,室内却是满室的温暖与明亮。

  摆好之后,几个人上了桌。

  吉邦整个脸被贺啸一手勾住,他同时也被贺啸的力道带离开了唐淼,一边被贺啸带着走,吉邦一边笑了起来。

  他说着就要把耳朵贴过去,唐淼笑起来,而一旁贺啸已经抬手勾住了他的耳朵连着的下颌线。

  去年七月,她和贺啸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后,重新在一起,重新规划了他们夫妻的人生,重新回到了淮城。

  “你懂个屁!”

  唐淼将永远热爱她的生活,也永远热爱贺啸。

  “对啊,取名字了嘛?”吉邦问。

  客厅里是齐远和吉邦的打闹声,另外还有唐淼和贺啸的笑声,林烨去了门口接了饭菜,一行人这才安静下来,过去把饭菜在餐桌上摆好了。

  “它现在会不会动了啊?”吉邦这样勉强镇定了一下,问了一句。

  三个人都看向了他们俩,唐淼对着三个人的目光,笑着说。

  朋友聚在一起,总是能令人放松和愉悦的。唐淼靠在椅背上,吃过饭后有些懒洋洋的。一旁贺啸在餐桌下握着她的手,两人的温暖在彼此的掌心间传递着。

  唐予鹤。

  唐淼的预产期是在七月份,淮城的夏季。

  几个人一边聊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一边吃着饭,桌上气氛融洽而欢乐。

  正在聊着的时候,对面吃着东西的林烨突然问了那么一句。

  齐远耸肩,与此同时,贺啸松开了吉邦的耳朵,吉邦小狗一样朝着齐远就扑了过去。林烨看着俩人闹腾,一边笑一边说。

  “取了。”

  “你俩注意点,别碰到唐淼。”

  吉邦听话过去,然后把手放在了上面。

  齐远这么说了一句,吉邦没有反驳。确实,齐远是懂他的。他们三个人,包括他,齐远和林烨,他们三个人的心情肯定都是一样的。

  吉邦:“……”

  爱比一切都重要。

  “行了行了,菜来了,先吃饭!你俩不吃,唐淼还得吃呢。”

  “齐远!哇!你真是可逮到机会了!”吉邦被揪着耳朵,不忘说了齐远一句。

  所以他心情也更复杂一分,喜悦也更深厚一分。

  “取名字了么?”

  看着他投过来的视线,贺啸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下,在沉默间,吉邦的好奇心被吊到了最高点。

  贺啸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

  这个名字,像是一种粘合剂,让他们永远在一起,不会分开。

  “没动。”吉邦将手收回这样说着,他说完的同时,道:“我听听看。”

  林烨问完,一旁打着嘴仗的齐远和吉邦也回过神来,连忙看向了对面的夫妻俩。

  “差不多了。”贺啸说。

  唐淼说完,吉邦看向唐淼,眼圈一下又红了。

  前年七月,她和贺啸相识相爱。

  “干嘛轻一点,就得给他长长记性,让他没大没小的。”一旁齐远煽风点火。

  “你可以摸一摸看。”唐淼说。

  唐淼是穿着羊绒衫的。不厚不薄,两人手放在她肚子上,也没感觉出什么来。

  那就是不可思议,欣喜,小心翼翼,同时又激动,又期待,心中还有些酸涩吧。

  “哈哈哈哈!”齐远大笑了起来。

  “过来。”唐淼坐在沙发上,冲着他招了招手。

  “我怎么就不懂了。”齐远笑起来说。

  “哎哎哎,怎么就差不多了啊,我听一听嘛,你看看你,怎么这么小气……”

  -

  唐淼对淮城的七月有着深厚的感情。

  怀孕之后,时间像是被压缩一样,度过得迅速又飞快。

  听说名字是贺啸取的,吉邦连忙又看向贺啸,焦急而期待地问询着。

  贺啸:“等孩子出生你们就知道了。”

  或许她的前半生,是在一种错误的指导下生长的。但她的后半生,她的丈夫和女儿会让她重新明白与学习……

  她拥有她的姓氏,拥有和她父亲姓氏同音的乳名。

  吉邦要命一样地寻求着帮助。唐淼和贺啸笑着说:“你轻一点。”

  “阿啸取的。”唐淼说。

  有孩子的心情,真是比当时知道贺啸和唐淼结婚的消息,更要深入一些。毕竟,这是人生的下一阶段了。这是一种无可挽回,无可修改,确确实实的下一段了。

  吉邦嘟嘟囔囔,几个人都是笑着,而贺啸则也没松开他,甚至直接将他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拉起来的同时,贺啸跟惩罚小孩儿一样,食指和中指夹住吉邦的耳朵就给他揪了一下。

  “叫什么啊?”

  ——全文完

  吉邦:“嗷嗷嗷!真疼!姐!姐姐!”

  白皙,漂亮,像她也像贺啸。

  与此同时,齐远也不甘落后,确定了唐淼的意愿后,一同把手放在了唐淼的肚子上。

  今天是他们重逢的日子,另外也是他们知道唐淼怀孕的好日子,本来是要喝点酒的,可是为了注意唐淼,几个人连酒都没拿,一人点了杯蜜雪冰城陪着唐淼喝。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299 590892 MjAyMi8wNy8wMi8jIyMxMzI5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7/02/13299_590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