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未来影帝29(耍无赖)

书名:暗恋指南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风流书呆 更新时间:2022-11-23 10:45:48

  夜已经深了, 窗外正刮着北风,摇得树叶沙沙作响。

  秦青捧着一部手机躲在被窝里,表情有些担忧。到家以后, 他给卫东阳发了信息,那人没回, 他在干嘛呢?跟李慧珍吵架吗?

  不,卫东阳不可能跟别人吵架的。他性格那么好,肯定会跟李慧珍心平气和地谈, 谈开了就分手, 不会闹得大家都不体面。

  他太温柔也太绅士。李慧珍就是仗着他脾气好才会在外面乱玩。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秦青越想越替卫东阳不值,忍不住又发了几条信息。

  【卫东阳, 我到家了,你还好吗?我听见外面刮风了,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大面积降温。你回家吧,不要在外面晃了。】

  【你要是不想回家,我请你去吃宵夜啊!】

  【你撸过串儿吗?我们去撸串儿!】

  卫东阳把车停靠在路边,拿起叮咚作响的手机查看, 继而勾起薄唇, 笑得愉悦。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此刻,越是简短平静的话语, 越是会给人想象的空间。

  “我很好?”秦青低声念出这句话, 摇摇头:“你怎么可能会好, 骗人!这个时候就不要伪装坚强了,找个人诉苦会好得快一点。”

  “呼噜噜, 呼噜噜……”卧室里响起巨大的呼噜声。

  秦青拉开被子, 烦恼地看了看睡在飘窗上的小胖子。

  “白天打游戏,晚上睡得酣, 你是猪还是猫?”秦青小声吐槽一句,捧着手机飞快打字:【你想不想跟我聊一聊啊?我给你打电话?】

  卫东阳等的就是这一句,于是心满意足地叹出一口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然而他早已知道,这条信息发出去,秦青马上就会把电话打过来。一旦得到秦青的好感,无需付出多少东西,秦青回赠的将是百分百的信任以及毫无保留的关心。

  鲜花盛放的时候,总不会吝啬自己的香气。

  卫东阳把手机卡在支架上,撑着额头静静等待。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心里刚数过三秒,手机铃声便响在寒冷的夜里。

  车窗外树影摇曳,灯光昏黄,萧瑟却不凄清。

  卫东阳低声笑了,表情愉悦又满足。他曾经想象过真实的秦青会是什么模样。然而接触之后他才发现,这人比他的想象美好无数倍。

  他想要的一切,都能从秦青身上得到。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电话,而是视频电话。不得不说,卫东阳有些惊喜。

  他勾起薄唇无声而笑,伸出指尖接通电话的一瞬间,餍足的表情已换成了无法形容的疲惫。

  “怎么还不睡?”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声音极富磁性,温柔得不可思议。

  手机屏幕里,秦青把一盏充电小台灯拿进被子里,手机架在台灯上,细细的胳膊抱着枕头,下巴磕在手背上,大眼睛一眨一眨,关切地看过来。

  他穿着一件印满草莓的睡衣,微红的嘴唇凑到屏幕前,也像草莓一般鲜嫩可口。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躲在被窝里的美人,这样的画面令人浮想联翩。

  秦青看着疲惫不堪的男人,细长的眉毛不由皱起。

  “我明天没有活动,可以晚点睡。我担心你,睡不着。”秦青从来不知道怎么修饰自己的话语。他心里想什么,嘴上就会说什么。

  卫东阳握紧方向盘,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

  因为担心你,所以睡不着。如果不是在电话里,而是当面这样说,秦青娇嫩的嘴唇一定会被吻肿。

  贪婪的野兽已经嗅到了猎物散发出来的甜美气息。它在逐渐失控的边缘。

  然而这只猎物同时被好几头猛兽觊觎着。即使是卫东阳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蛰伏。

  压下心中涌动着的热潮,卫东阳嗓音沙哑地说道:“不用担心,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我不信。”秦青歪着头,嘟着嘴,模仿着某位主持人的语气说道。

  卫东阳撇开头,用手抚了抚差点上扬的唇角。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准备怎么办啊?”秦青担忧地问。

  “我和李慧珍已经分手了。”卫东阳十分平静地说道。

  “肯定要分手啊。那种女人不分手,难道还留着过年吗?别伤心了,你看看你——”

  秦青微微抬起脑袋,做出上下打量的夸张动作,赞叹道:“你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能力这么强,性格还这么温柔体贴。你就是传说中的优质男啊!你什么样的女朋友找不到!我如果是个女的,我都想嫁给你!跟你在一起不要太幸福!失去你,李慧珍现在一定躲在家嗷嗷哭!”

  秦青捏起小拳头,义愤填膺地说道:“让她哭,咱们不要理她!咱们以后找一个更好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垂着头,用手遮住脸,露出无比愉悦的表情。他本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此刻却又被更多满足感填充着。

  他最需要的东西只有秦青能给。而这个人从来不吝啬。

  找一个更好的?不,最好的就在眼前,他不可能找到更好的。

  秦青看不见卫东阳的表情,就把那声低笑理解成了苦笑。

  “要不我现在就出来陪你吃宵夜?”秦青掀开被子,拿起手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响亮的鼾声没了被子的阻隔,忽然放大。

  正垂头忍笑的卫东阳立刻抬眸看过去,瞳孔里划过一丝森寒戾气。

  “什么声音。”只是一瞬间,他就敛去了不该泄露的情绪,装作好奇地问。

  那是鼾声,谁在秦青房里睡觉?白石还是郑桥松?

  “我给你看看啊。”秦青走到飘窗边,把摄像头对准睡在小窝里的胖猫。胖猫仰躺着,肚皮很圆,四只爪子又粗又短,胖乎乎的脸非常可爱。

  凑得近了,鼾声竟然有些震耳欲聋。

  秦青嫌弃地掏了掏耳朵,把手机收回来,走进衣帽间,关上门,阻隔鼾声。

  卫东阳扶着额头连连低笑。

  差点暴露的凶性,再度被他完美地掩盖。

  “去不去吃宵夜?”秦青坐在纯白的地毯上,双腿盘起,眨巴着大眼睛。

  “你先找一条毛毯把自己裹住。”卫东阳柔声说道。

  秦青正觉得有点冷,听见这话立刻从抽屉里取出一条大大的羊绒围巾,把自己裹起来。

  “你真会照顾人。”身体暖和之后,秦青感叹道:“我要是李慧珍,我一定会像狗皮膏药一样黏着你!所以啊,闹出这种事,不是你的问题,是她太不知足。”

  卫东阳靠向椅背,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看上去似乎很消沉,不太想说话,实则却在默默欣赏着被毛毯包裹,显得越发柔软美丽的少年。

  这一刻,对他来说是无与伦比的享受。

  “我告诉你,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秦青咧咧嘴,露出两排小白牙:“你吃过烤榴莲吗?那个味道简直绝了!我知道有一家店做的烤榴莲特别好吃!我带你去!”

  他一边说一边舔唇,眼睛亮晶晶的。

  本就微红娇嫩的唇沾了一些水液,变得濡湿又饱满,这样一份甜点,味道才是真的美妙。

  卫东阳口干舌燥,喉结微滚。野兽的凶性和贪婪,在他剧烈跳动的心脏里翻涌。

  “好啊,我来接你。”

  欲望战胜了理智,即便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白石的怀疑,卫东阳依旧答应下来。

  他点燃引擎,火热的掌心握紧方向盘。

  就在这时,衣帽间的门被敲响了,白石和郑桥松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秦青,出来睡觉!”

  秦青慌了神,连忙站起来开门。

  “我想跟卫东阳去吃宵夜。”

  他把手机藏在背后,卫东阳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一点又糯又软的声音。

  温柔的表情尽数敛去,变作疲惫。此刻的卫东阳又戴上了面具。

  “太晚了,不许去。我来跟他说,你去床上躺着。”郑桥松拿走了手机。

  “还不睡?要我陪你?”白石调笑的声音传来。

  “今天情况有点特殊——”

  秦青还想解释,未说完的话却被捂进被子里,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嘟囔。

  卫东阳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了,屏幕里出现了郑桥松的脸。

  “孩子不懂事,打扰你了。这么点小事,你自己能处理吧?”郑桥松平淡地说道。

  他不觉得卫东阳会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要死要活。

  “不打扰,我已经处理好了。”卫东阳礼貌地笑了笑。

  “那就好,秦青已经睡了,我挂了。”郑桥松关掉了视频。

  看着手机慢慢暗下去,卫东阳摆在脸上的礼貌笑容转瞬变成浓烈的厌恶和森寒可怖的戾气。

  他勾着唇角,笑得冰冷,英俊的脸庞竟然显得十分邪性。

  他扶着额头静静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他从来不惧怕与白石和郑桥松交手,但现在,秦青对他还只是朋友,时机不太对。

  在黑暗中蛰伏了一会儿,卫东阳这才慢慢把汽车开上路。

  就在这时,手机叮咚响了两声,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两条短信。

  【我是秦青,没想到吧,我有好多个手机!】

  卫东阳恶劣的心情瞬间变好,低沉的笑声回荡在车里。

  【下回你来片场,我请你吃烧烤。我还可以破个例,陪你喝酒。】

  笑声更显愉悦,车速也由快变慢,最后停住。卫东阳耐心回了一句感谢的话,叮嘱秦青赶快睡觉,又让他把所有手机号都发过来。

  秦青发来六个号码。

  卫东阳忍俊不禁,回复了一个惊叹号。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有这么多手机号。

  秦青连忙解释,说他每办一张主卡就会送一张副卡,不知不觉就积攒了这么多。其实他主要使用的电话号码就三个。

  卫东阳把六个号码全都存进备忘录,同时也牢牢记在脑海中。

  坐在车里笑着摇头,默默回味,然后才重新上路。对他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

  对陈子兴而言,这个夜晚是劫难。

  他拿着房卡刷开门,看见卢总穿着一件浴袍坐在阳台上抽雪茄。那人侧身看过来,肥头大耳,色/欲/熏心的模样令人作呕。

  “果然长得很清高。”卢总乐呵呵地说道:“清高的脸露出屈辱的表情才是最带劲的。彭子浩果然很懂我。”

  如他所说,陈子兴满脸都是屈辱。

  卢总用病态的目光欣赏着今晚的贡品,然后摆手说道:“去洗澡吧,弄干净一点。”

  陈子兴默不作声地走进浴室,浑浑噩噩地坐在浴缸边。

  他知道自己即将遭受什么,现在跑还来得及。可是卖身契怎么解决?欠债怎么偿还?只要忍耐一晚就能走红,这个代价不算太大。

  不得已,陈子兴只好说得更直白一点:【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我能给你打一个电话吗?是关于李慧珍的。】

  他厌恶此刻的一切。厌恶别人可以靠近,而自己只能远远旁观。

  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朱晨风怎么着也得付出一点代价!

  ---

  陈子兴想愚弄他简直是痴人做梦。

  可是要怎样做才能修复与卫东阳的关系呢?

  卫东阳养了一条白眼狼,郑桥松倒是运气好,养了一个宝贝。

  这破小孩!

  刚才那几个动作真的很漂亮。

  是的,这就是陈子兴的办法。他决定出卖李慧珍,换取卫东阳的信任。

  看见郑桥松走近,秦青露出傻乎乎的笑容:“让你帮我赔钱果然是对的,要不然第一天我就得罢演!”

  秦青的表现,带给朱晨风的不仅仅是满意,而是惊喜。赵龙都已经吃不消,接连抗议了好几次,秦青却坚持了下来,表情和动作都很到位。

  “对不住对不住,是我没控制好!”赵龙连忙走过去搀扶,紧张不已地道歉。

  看见小孩满身都是汗,狼狈地不成样子,手脚软得抬都抬不起来,朱晨风啧了一声,装作不耐烦地说道:“今天就拍到这里吧。”

  秦青动了动手指头,疼得嘶了一声。很明显,他已经到极限了。

  “朱晨风,我废了你的小弟弟!”

  “看我的连环腿!”

  秦青嘴角含笑,拳脚如风,邪恶的表情中带着一点儿戏弄猎物的慵懒。只有他能演出这种天真而又残忍的感觉,吴景那种端正的长相顶多只能表现出凶狠。

  卫东阳以后会是环球娱乐的老板?

  秦青咬着牙点头。他知道这是一个下马威,也是一次考验。朱晨风还是不相信他能坚持拍完整部电影。

  他别说站起来,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若不是凭着一口气强撑,他早就罢工了。

  朱晨风转头看他,笑着说道:“第一场戏,你好好表现。”

  话落,他一边念叨着“七千八百万”,一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抹了抹脸上的汗。

  男主和男二在一条暗巷中追逐、格斗、鏖战。

  “警察要来抓我?逼死女明星?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已经摆平了!卫东阳有证据?艹!我现在就走!”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秦青挺起胸脯。

  “我打死你朱晨风!”

  陈子兴等了大概十分钟,那边一直没有回复。

  只见卢泉气得暴跳如雷,脸色青紫。

  “我对他刮目相看了。”朱晨风摇摇头,感叹道。

  从监视器里听见这些念叨,朱晨风哭笑不得地揉揉脑门。

  朱晨风挑挑眉,上下打量他,问道:“你还能站起来吗?”

  虽说表情没做好,但秦青的态度却让朱晨风十分满意。他点点头,再次开拍。

  作为一个刚签约的艺人,却被未来老板拉黑,那自己离雪藏还会远吗?自己欠公司的钱可能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赵龙听见这些话,打着打着竟然笑场了。

  卫东阳已经知道这件事,他的怒火全都宣泄在卢泉身上,应该不会迁怒别人。此时,陈子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去提醒对方,卫东阳只会感激。

  他扭着身子挣脱郑桥松和白石的搀扶,往泥水里一躺,耍起了无赖。

  陈子兴终于回过神来,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他要想办法修复与卫东阳的关系!只有死死抓住卫东阳,他才能实现梦想!他要拍戏,他要走红,他要比秦青过得更好!

  秦青冲郑桥松和白石挥挥手,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和一条黑色背带裤,走进拍摄场地。赵龙与他商量了几句,虚虚地比划拳脚,然后分开站立。

  所有人都瞒着卫东阳,只有陈子兴冒着得罪大老板的风险说出实情,这样还不够真诚可靠吗?

  秦青又吃了一次NG。

  大致剧情就是这样,台词只有两三句,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拍起来难度很大。

  “再来!”他大喊一声,中气十足。

  不知什么时候,卫东阳也来了片场,站在朱晨风身边静静看着。

  “那就入场准备吧,各单位注意,要开拍了。”朱晨风举起扬声器喊道。

  忽然,外面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卢泉在嘶吼,听上去气急败坏。

  站在场外的郑总和白总快把他身上瞪出几个窟窿了。他怕啊!

  这个电话刚挂断,又一个电话打进来,对方不知说了什么,竟把卢泉吓得瑟瑟发抖。

  两人休息片刻,继续开拍。

  郑桥松和白石连忙跑过去,卫东阳脚步微微挪动一下,却又极力克制住。现在还不是暴露自己野心的时候。

  忽然,手机震了一下,陈子兴慌忙查看信息,血液随之凝固。

  “妈的,给我爬!”

  卫东阳和卢泉打起来了,因为李慧珍?卫东阳要收购环球娱乐,他手里好像掌握了卢泉很多罪证,而且他资本雄厚,手腕高超,百分百能赢。

  “还是我来吧。”白石也抢上前,握住了秦青的右臂。

  但他看向站在场外的郑桥松,呢喃道:“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想看看我能不能坚持。我告诉你,就算是天上下刀子,我今天也要拍完这场戏!我绝对不会让郑桥松赔钱!”

  “男人?”朱晨风看了看他稚气未脱的漂亮脸蛋,戏谑地笑了。

  他在整合刚才听到的信息。

  信息顺利发送出去,卫东阳果然没拉黑这个号码。像他那种忙碌的人是不会记得这些小事的。

  就这样拍了停,停了拍,不知不觉半天过去了。纵使秦青脾气再好,也被朱晨风的苛刻要求弄到崩溃。踢腿不高,表情邪恶度不够,摔倒的样子不逼真,都会卡掉重来。

  郑桥松拿过设计方案,拧眉道:“换一场吧,这个太难了,挪后再拍,让演员多点时间排练。”

  卢泉扯掉浴袍,匆匆换上衣服,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不知从何时起,卢泉以及环球娱乐的一众大股东,都已经在卫东阳的掌控之下。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以及行踪,卫东阳只需打个电话问一问,就能了解得一清二楚。

  陈子兴连忙走到门边,偷偷拉开一条缝往外看。

  “不要!洒水车都准备好了,要拍就全部拍完!只剩下雨中格斗那场戏了!我还能坚持!”秦青气喘吁吁地说道。

  秦青看向不远处的朱晨风,叫得更大声:“朱晨风,你要是不背我,我今天就不起来了!”

  所有工作人员都开始忙碌,打光的打光,运道具的运道具,调镜头的调镜头。

  陈子兴揉揉眉心,绞尽脑汁地思考着。

  李慧珍有那么硬的后台,她不是照样参与了这种交易?

  朱晨风站起身,担忧地看着那个方向。有郑桥松和白石献殷勤,他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虽然他很想过去。

  白石心里发酸,面上却温柔一笑,问道:“受伤了吗?我背你去医院看看。”

  赵龙是老牌武打明星,经验很丰富,他倒是不怎么担心。站在一旁的秦青却冒出许多冷汗,紧张的手心都捏紧了。

  “这下你满意了?垃圾话那么多,自作自受!”朱晨风走过去,敲了敲躺在地上的秦青的脑袋。

  卫东阳发来了一个定位坐标,正是陈子兴所在的酒店。

  之前的打戏重新来过,顺利拍完,然后是大雨中的鏖战。反复的NG,反复的重来,当朱晨风满意地站起身,宣布收工时,秦青一下子就躺倒了。

  白石看了看钱坤给出的武打设计方案,不满道:“第一场戏就上这种难度,演员都还没适应。”

  朱晨风啧了一声,想要调侃一句,眉头却舒展不开。

  秦青扭动身体,抗拒两人的搀扶。

  “卡!”朱晨风满脸可惜。

  还在片场忙碌的工作人员都看呆了。

  秦青揉了揉肚子,也没喊疼,立刻说道:“重新来!”

  “没事的,是我没控制好表情。朱导,我知道问题在哪里,我们重来。”秦青举起手汇报,乖得像个小学生。

  陈子兴握住手机,紧张又兴奋地等待着卫东阳的回复。

  “action!”朱晨风一声令下,两人立刻进入状态。

  陈子兴吓出了一身冷汗,马上编辑一条短信解释,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这是你和卢泉的定位。】

  “我来背。”郑桥松上前一步,握住秦青的左臂,把人半扶起来。

  又一次吃了NG,秦青眼睛里已冒出火星子。他用极度森冷的目光看向赵龙,把赵龙弄得寒毛直竖,心中悚然。

  卫东阳笑了一笑,没有做声,眉心却微微皱起。

  冥冥之中,他感觉到,卫东阳才是唯一能拯救自己的人。

  地上都是水,浸透了他的衣服鞋袜和头发。

  但是很快,秦青就吃了第一次NG。赵龙一个鞭腿甩过去,力道没收住,重重踢到了秦青的腹部。秦青龇牙咧嘴,露出了疼痛的表情。

  两个人眸色沉沉地看向彼此,咬着牙暗中较劲儿。

  第一场戏,按理来说应该挑最简单的拍,一次就过,这样才有好兆头。但朱晨风偏偏反其道而行,一来就拍难度最大的一场戏。

  巨量的武打动作,一镜到底的流畅度,都是演员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不知过了多久,他眼睛忽然一亮,然后便给卫东阳发去一条信息:【东阳,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我很纠结。】

  只可惜陈子兴完全不知道卫东阳是怎样一个人。他竟然主动跑上前,把自己的手伸进了猛兽的利齿之间。

  这样想着,陈子兴瘫软在床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脸上慢慢露出绝望的表情。

  半个月之后,秦青坐着房车来到朱晨风的剧组。

  陈子兴咬紧牙关,慢慢摸向衬衫纽扣。

  秦青觉得自己不是演员,而是一个沙袋。

  【卖给卢泉不划算,回头来找我?你的人品总能刷新下限。我美好的夜晚都被你破坏了。】

  又过不久,赵龙那边出了纰漏。

  “他没停手?艹他妈的!他不管李慧珍的死活了?收购环球娱乐,他做梦!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个活王八!他女朋友被我搞了!什么,他报案了?敲诈勒索最多判几年我怎么知道!你别把我供出去,你女儿出国留学的钱我给!五百万够不够?他买那些照片和视频,是在给我们下套!妈的卫东阳!他好狠!”

  到了这个时候,朱晨风不得不对秦青刮目相看。他以为的娇气包,为了心中依恋的人,竟然可以这么硬气。

  郑桥松愣了一愣,胸腔里很快就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

  朱晨风揉了揉秦青的脑袋,这才走出拍摄场地。

  听见房门自动合拢的声音,陈子兴才惊疑不定地走出浴室,坐在床上发呆。

  这句满带厌恶的话,令陈子兴如坠冰窟。

  打到一半,天空中落下大雨,男二的项链被男主夺去,链坠中藏着男二姐姐唯一的照片。为了拿回照片,男二只能放走男主。

  朱晨风看着镜头里这张又漂亮又邪恶的脸,喉结不由滚了滚。透过摄影机去欣赏,他才发现大荧幕有多钟爱秦青。他是导演,只会更为钟爱。

  “我是导演你们是导演?这场戏他们排练半个月了,时间还不够?”朱晨风看向秦青,问道:“你行不行?不行现在解约还来得及。”

  他本来想拍完的,但他心软了。

  “我不要你们背。朱晨风!朱晨风!你给我过来!我要你背!”

  秦青的手脚已经软了,为了保持住强劲有力的动作和足够邪恶的表情,他只能把赵龙看成他此刻最仇恨的人。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317 587069 MjAyMi8wNy8yMC8jIyMxMzMxN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7/20/13317_587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