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9肉食动物4(出挑)

书名:暗恋指南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风流书呆 更新时间:2023-01-24 10:23:37

  飞机九点起飞, 秦青六点就起床准备。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想跟你一起去。”996蹲坐在一旁,眼巴巴地说道。

  “对不起。”秦青透过镜子看向小胖猫, 愧疚地说道:“我目前只是一个小职员,出差不能带宠物。”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秦青转过身, 半蹲下去,轻轻揉了揉胖猫的脑袋,承诺道:“再给我半年时间好不好?半年后我升职了, 上哪儿都带着你。”

  这句话说得太过笃定, 就仿佛他已预见了自己飞黄腾达的未来。

  996也不怀疑,勉为其难地点头, “好的吧。”

  “这袋猫粮够你吃七天,七天之后我就回来了。这个是自动饮水机, 你知道怎么用吗?”秦青抱着胖猫来到饮水机前。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996伸出爪子拨弄压水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袋猫粮不够,你再给我买几袋。”

  “……这一袋够别的小猫咪吃一个月。”

  “真不够,我炫给你看!”996从秦青怀里挣脱,跳进猫粮袋子里, 张开血盆大口。

  伴随着嗷呜一声咆哮, 满满一大口猫粮被吞吃下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的确是炫, 炫得秦青脑袋发晕。他一只手扶额,一只手扶墙, 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我竟然连一只小猫咪都养不起。”苦笑着呢喃几句, 秦青打开美团软件订购猫粮。

  “外卖小哥上门送货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出发了, 你自己能搞定吗?”他不放心地问。

  “我是小妖怪啊,我当然可以。你看,我能开门。”996一个弹跳,用爪子轻易打开门,又在门上留下深深的几道爪痕,炫耀道:“我一爪子下去能挠死一个人,放心吧,没人敢偷走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安顿好小宠物,他站在镜子前继续整理领带,拿出一瓶香水,在手腕和脖颈处轻轻喷了一点。

  镜子里的青年虽眉目如画,却气质阴郁。偏偏又是这份阴郁,让他带上了神秘的气息,像一朵长在沼泽里的花,从腐烂的淤泥里汲取最黑暗的那些东西,凝结成足以勾人魂魄的魅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镜子里的秦青微微勾唇,阴郁的气息散去,却更显妖异。

  “哪里都不一样,我说不上来。”996摇摇头。

  秦青知道自己哪里不一样。

  黑框眼镜摘掉了,大两码的衣服不再穿,换成了贴身剪裁的西装,总是散落的头发全部往后梳,只余凌乱的两缕垂落额角,全然是精英的打扮,却处处彰显风流。

  “让一个小透明迅速被人看见,最快的方法是什么你知道?”秦青垂眸整理袖扣。

  “放个响亮的臭屁。”996想也不想就大声答道。

  秦青:“……”

  短暂的沉默过后,愉悦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清润婉转,像冬雪春融汇成的溪流。

  秦青点点头,“你说得对,可以放个屁。但提升颜值会不会留下更好的印象?”

  996恍然大悟:“所以你一大早打扮自己是为了在公司里冒头?”

  “对。”秦青拿上公文包,蹲下身揉了揉小胖猫的脑袋,慎重许诺:“给我半年,半年之后我让你住更大的房子,吃更好的猫粮。出差了也能带着你,不怕别人指责。”

  失去伯父之后,他并不是一无所有。正如大伯肩负起了他的人生,他此刻也有一个小生命需要供养。

  如果不是996的到来,他可能早就垮了。

  996露出向往的神色,笑呵呵地说道:“那你加油哦喵!”

  “嗯。”

  ---

  “卧槽,那是秦青?”段学海手里捧着的咖啡杯差点掉在地上。

  玻璃门外,秦青拖着一个银灰色拉杆箱,朝VIP候机室慢慢走来。

  天南海北的过客汇聚在机场,擦肩而过时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多看谁。唯独秦青走过如潮人海,像磁石一般吸纳着周围的视线。

  透明穹顶洒下微暖晨曦。他穿行在一片淡金色的璀璨之中,皮肤过分苍白,比阳光还要清透几分。

  许多人大约无法确定他的真实性,微微一愣之后会情不自禁地追逐上去,蓦地回神,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

  秦青目不斜视地穿过这些人,走进候机室。

  早在他尚未靠近的时候,候机室里的人便已注意到他。

  总裁办主任梁丽放下咖啡杯,直勾勾地看过去。

  正与几位高管低声交谈的裘之信抬眸瞥了一眼,复又收回目光,漫不经心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指尖却轻轻一捻。

  秦青亮出工作证,拦住他的地勤人员立刻请他入内,问他需不需要咖啡。

  “不需要,谢谢。”秦青礼貌地勾起唇角。

  地勤人员有些闪神。

  候机室被智信集团包下。海外市场拓展部的人坐在靠门的位置,总裁办的职员与一众高管坐在靠窗的位置。二者不说泾渭分明,却也很难相互融入。

  裘之信坐在中间,长腿交叠,姿态慵懒,狭长眼眸却时刻放射着锐利的光。

  他淡淡扫过来,冰冷视线触及秦青的脸。

  秦青脚步一顿,立刻走上前,弯腰躬身:“裘总。”

  “你是拓展部的人?”裘之信微微挑眉。

  段安泰和段学海已经坐立难安,连忙放下咖啡杯走过来。

  秦青越是惹眼,他们越是紧张。一个被他们打压到无路可走的人不应该显露在台前。

  秦青犹豫片刻,这才落座。

  秦青垂下头,嘲讽的眸色被浓密睫毛遮挡。

  秦青垂下眼眸,暗暗思忖。

  想要被重用,首先得站出去让人看见。

  “清大金融系。”

  “经常去,几门外语都是在中东学的。”

  秦青看似什么都没说,却什么都说了。如果不花费百分百的时间和精力,哪能掌握这么多语言?

  原来裘总已经查到了他的底细。是哪个特助给他发的资料?能在总裁身边工作的人果然一个个都不简单,不需要吩咐就能把该办的事办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爬到这个位置。

  “是。”秦青点点头,然后看向一众高管,挨个儿打招呼。

  一张赏心悦目的脸,的确是博取好感的最佳工具。

  与裘总说话的时候,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秦青拿了桌上的一个桔子慢慢剥开。那些白色丝囊他也用细长的指尖一根一根捻去。

  秦青低了低头,说道:“这一次我负责翻译。”

  “工作还习惯吗?”

  秦青不曾说话,俊美面容沐浴在金色阳光中,阴郁不减。

  一股暖甜的香味隐隐约约飘荡过来,像沾满牛乳的玫瑰。裘之信不自觉地深嗅,眸色暗沉地看向身旁的青年。

  段安泰很想用警告的眼神瞪视秦青,当着裘总的面却又不敢。

  秦青看向梁丽,低声道谢,苍白的面容被阳光照得几近透明。

  “裘总,秦青这个人口才不好,性格内向,不擅长交际,你对他当然没印象。”段安泰插口进来。

  裘之信盯着这双白皙如玉的手,微微有些出神。那轻捻慢抚的动作,莫名让他联想到某种暧昧的意趣。

  沾了橘皮分泌的油脂,五个指甲薄而透亮,圆润可爱。

  “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他开始攀谈。

  “我精通英语、法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库尔德语和希伯来语能说能听能写,但同声传译还做不到,正常交流是可以的。”

  秦青暗暗观察着几位特助,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总是籍籍无名,有些人却可以平步青云。在职场上,高调做人不可取,但低调做事更不可取。

  “坐吧。”裘之信一个眼神扫过去,坐在他身旁的特助就立马挪开一个位置。

  “哦?你负责翻译?可是翻译我们已经有了。”梁丽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几个精英打扮的男女,介绍道:“这几个都是高级翻译人才,以前在外事部门工作。”

  之前负责什么并没有说。

  裘之信并不理会段安泰,只是一味看着秦青,目光幽暗:“你负责什么工作?”

  被拨弄了太久的桔子带上了青年的体温,吃进嘴里竟然是微热的,甜中带酸,滋味很好。

  “习惯。”

  裘之信慢慢咬开桔瓣,声音沙哑:“再剥一个。”

  几位高管纷纷侧目,神色有些惊讶。裘总从来不说这种话。他哪里会错?

  “平时负责什么?”

  秦青认真回答,垂着眼眸不曾看向坐在主位的男人。

  “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裘之信拧眉回忆。

  “是。”秦青把目光从梁丽脸上移开,低声应诺,态度十分顺从。

  他以前那些逃避复杂人际交往的想法倒是幼稚了。

  问话结束时,一个桔子竟被他剥得光洁溜溜,像颗橙红的宝石。

  裘之信点点头,神色中带着几分满意。

  手机微微震动,裘之信略扫一眼,语气竟然温和几分:“倒是我说错话了。”

  梁丽面露诧异,继而轻笑:“不错,比我们请的翻译还专业。公司还是有些人才的。”

  “三年。”

  裘之信定定看他,漫不经心地说道:“年轻人不要总是一脸丧气。”

  “中东你去过吗?”

  “你伯父把你养大,不是直系也是直系。回头你去领丧葬费,我会通知财务。”

  裘之信沉声问道:“你会什么语言?”

  不远处的段学海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焦躁地来回踱步。

  “裘总,您吃吗?”白皙的手捧着橙红的果肉,递到眼前。

  喉结上下滑动,口中有些干渴。裘之信伸出手调整了一下领带,眸色晦暗。

  秦青愣了好一会儿才摇头:“没有。按照公司规定,非直系亲属死亡,没有丧葬费。”

  “谢谢裘总。”秦青适当地表露出几分感激。

  这些素来不苟言笑的人纷纷露出愉悦的表情,点头应诺。

  特助接过他的行李箱,贴上名牌,与大家的行李箱放在一起。

  “来公司几年了?”

  裘之信沉沉看了秦青一眼,拿起桔子。

  一句话连说了三个缺点。

  裘之信也没解释,直接问道:“丧葬费你领了没有?”

  段安泰和段学海长舒了一口气。他们差点以为秦青要造反。

  秦青眨了眨眼,在心里自嘲一笑。

  段安泰不敢再听下去,悄悄回到原位。段学海气得直握拳,却无可奈何。

  两人一坐一站,一个问询一个回答,不似候机,倒更像是面试。

  “市场调研和市场开发。”

  秦青看向裘总,眼里带着疑惑。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317 592451 MjAyMi8wNy8yMC8jIyMxMzMxN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7/20/13317_592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