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正文完结(一定是更好的世界吧。...)

书名:神鬼之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纪婴 更新时间:2022-11-23 10:43:14

  这是000号白夜终结后的第十天。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轩快步出了长廊,一抬眼,就望见前来接机的季风临。

  少年身形颀长、相貌精致, 即便站在人群也很是惹眼, 瞧见季轩, 笑着叫了声“爸”。

  季轩乐乐呵呵朝他挥手,靠近后, 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久等了吧。让我看看瘦了没——在白夜里真没留下伤?最近睡得怎么样?精神状况没问题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以写作为生,平日里散漫惯了, 谈过不少女朋友,却从没生出结婚的念头。

  一来二去上了年纪, 某天去福利院里献爱心, 恰好与一个名叫“江逾”的男孩很合得来,于是顺水推舟, 收养下来。

  江逾受过生父虐待, 浑身上下有不少伤疤, 性格也略显阴郁。为了让小孩走出过去的阴影,季轩带着他改了名姓。

  取名“季风临”, 是希望他能乘风而起,不再囿于童年时期糟糕的记忆。

  万幸,男孩一天天长大,变得愈发外向爽朗, 逐渐看不出过去那些痛苦的影子。

  季轩很喜欢这个孩子,与他同吃同住悉心照顾, 直到季风临高中毕业升上大学。

  上了大学的年轻人住在宿舍, 往往长时间不着家,由此, 季轩也就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一拍脑门,决定去周游世界。

  ——当全球异变、厉鬼横行的时候,他正在西班牙愉快自拍。

  快门刚一按下,就听见天边轰响大作,不消多时,裂开一道血口般的缝隙。

  再扭头,见到几只从楼房里爬出来的厉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回想起当初的景象,季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在那之后,他飞快逃回下塌的旅馆,紧紧关好了门窗,并通过手机,全程观看了000号白夜的直播。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家小孩居然入了镜,成为华夏区的七名挑战者之一。

  画面播放到季风临葬身火海时,老父亲眼前一黑,差点哭抽过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异变平息后,季轩当天就想坐飞机回国,奈何世界各地的交通全都处于瘫痪状态,让他心急火燎地等了整整九天,每天只能用电话和季风临交流。

  想到这里,看一眼身旁接过行李的儿子,季轩正色道:

  “对了,白霜行是你朋友吧?人家最后救了你的命,咱们有空请她吃个饭,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个字出口,他低低笑了声:“爸,她听说您回来,邀请您今天去她家做客。绵绵在她家里,也很想见您。”

  季轩在国外一直和季风临保持着联系,知道江绵的事情。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男人摸了把半白的头发,又低头看看衣着打扮:“我这身够正式不?要不要换一套?”

  季风临上下打量他的风衣外套:“不用。”

  停顿须臾,又补充说:“她本来打算和我一起来接您,但接机时间撞了上课,只能留在学校里,半小时后回来——我们先去她家,她家人都在。”

  关于白霜行,季轩只知道她成绩优异、性格不错、曾在白夜里大放异彩,其余的,季风临没告诉他太多。

  “她母亲去世得早,跟父亲那边关系不太好,现在和一些亲戚同住。”

  季风临耐心解释:“那些亲戚,您待会儿也能见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轩点头,心念一转:“这种家庭环境……小临,你们是朋友,平时多照顾她一点儿。”

  去别人家拜访总得带些东西,季轩认真选好大包小包的礼物,跟季风临来到公寓楼。

  门铃响起,很快被人从里面打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青年五官俊美,小半边脸隐在阴影之中,懒洋洋撩起眼皮,目光微冷,从他和季风临脸上掠过。

  瞥见季风临,对方眼中的戒备明显少了许多,挑眉轻笑:“回来了。”

  紧接着,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哥哥!”

  季轩垂头,对上一双黑漆漆的杏眼。

  这孩子不到十岁,皮肤很白,相貌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想个粉雕玉砌的瓷娃娃。

  四目相对,女孩嘴唇翕动:“季叔叔……?”

  季轩立马反应过来:“这就是绵绵吧!你好你好,我经常听小临提起你。”

  说着,季轩亮出手里的大包小包:“这是给你们的礼物,有喜欢的吗?”

  季风临告诉过他,江绵并非人类,而是不折不扣的厉鬼。

  初次听见这件事,季轩还以为儿子隔空继承了他的讲故事基因,可转念想想,白夜里到处有鬼,跑出来一两只,似乎合情合理。

  季风临温声介绍:“这位是家里的小舅舅。”

  季轩热情同长发青年握了握手,不知怎么,对方欲言又止,表情有些别扭。

  但总归没有拒绝,还迟疑着回握了他的手。

  走进客厅,整个空间被布置得一丝不苟,桌上散落着几支笔和几本书,数条毛毯搭在沙发上,平添温馨的生活气息。

  “其他人都在厨房做菜。”

  修罗说:“秦老师打算做一顿大餐,用来接风洗尘。”

  季轩受宠若惊:“不用不用,我是个粗人,有饭管饱就行。”

  话音方落,就见厨房里走出一个金发女人。

  清秀纤细,模样算不上惊艳,却叫人打从心底感到舒适,忍不住多看两眼。

  季风临说:“这位是家里的姑姑。”

  “回来了。”

  光明神笑眼弯弯,手里端着两个盛满菜的圆盘:“饭菜马上准备好,秦老师还在做——你们先坐坐吧。”

  季轩道了谢,点点头。

  一个很正常很和谐的普通家庭。

  积极进取的优秀孩子,寡言少语的小舅舅,温柔秀美的姑姑,听他们谈话,还有位掌勺的“秦老师”。

  置身于其间,季轩也不由生出几分惬意和心安。

  季风临带着他去沙发坐下,江绵乖乖端来两杯热茶,修罗表面上高冷懒散,打几个哈欠之后,还是乖乖去了厨房帮忙端菜。

  久在异国他乡,今天总算感受到熟悉的华国氛围,季轩笑着说一声“谢谢”,慢慢抿口茶。

  季风临在一旁整理礼物,向他搭话:“您在国外这么久,找到新的灵感了吗?”

  “实不相瞒,光顾着玩儿去了。”

  季轩没有长辈架子,哈哈笑道:“晚上想得很好,第二天要做这做那,结果一有空闲,就把工作全给忘了。”

  他说着摸摸下颌,饶有兴致:“这几个月来让我印象最深的,其实还是白夜论坛——不少话题都挺有趣。”

  季风临点头,听他继续说:“最火的话题你看过吗?就那个,白夜里的大佬骚操作!”

  季风临动作微滞。

  “看得我都想采访那些人了。”

  季轩由衷感慨:“能让白夜崩溃的大神,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季风临轻咳一声:“应该……很正常。”

  “正常吗?单是把阴亲红包烧在不同坟前,让收到红包的厉鬼把‘新郎官’撕碎这件事,就不是一般人的脑回路吧。”

  江绵安静地听,好奇歪歪脑袋:“好像……姐姐这样做过。”

  姐姐。

  在这个家里,她的姐姐——

  季轩愣住:“你是说,霜行?”

  小朋友诚实点头。

  身旁的中年人了然笑开,掩饰不住心底激动:“原来是她!真有趣。等她回来,我一定好好问问她的想法。”

  对白霜行的好感更多几分,季轩想了想,兴致勃勃:

  “对了,还有那位——在以游戏为背景的白夜里不断发现bug,把系统的羊毛薅光,差点把它逼疯的神奇玩家!”

  这则内容,大概率是沈婵投的稿。

  江绵偏了偏脑袋。

  季轩从她的表情里觉察出猫腻:“该不会……这也是霜行的杰作吧?”

  女孩长睫忽闪,还是点头。

  “那——”

  虽然开心到难以言喻……他应该没在做梦吧?这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语气和蔼,长刀迟疑探出半个身子。

  “这是099,笔仙。”

  ……这算哪门子正常和谐的普通家庭啊!!!

  一个念头从他心底喷薄而出,季轩试探性道:“扮演脚踏多条船的海王,引鬼怪自相残杀,最终登上食物链顶端的……不会也是霜行吧?!”

  白霜行笑眼弯弯:“来了!”

  因为有读者关闭作话,所以写在这里,不会额外收费嗷。

  季风临一怔:“099怎么了?”

  恰在此时,正门处传来咔擦声响。

  它很讲义气,用尾巴裹住小小的粉色铅笔:“我带你过去吧,速度快些。”

  季风临笑,对她的选择了然于心:“你答应了。”

  然后轻轻将她抱住,亲了亲额头。

  等等。

  “最近以来,鬼魂好像变得不那么稀奇了。”

  是本尊。

  【正文完】

  还没从方才的冲击里缓过神来,季轩咧开嘴角:“谢谢……这么冷的天,辛苦了。”

  不会吧。

  季轩:……啊?

  季轩:……

  “菜都上好了。”

  毕竟一大家子鬼怪,热闹开心就成,论真实资历,它也的确是最小的那一辈——

  脑子里懵了一瞬。

  季轩睁大双眼:“欸?!”

  想象中:积极进取的优秀孩子,寡言少语的小舅舅,温柔秀美的姑姑。

  室内浓香溢散,白霜行心情大好,不由自主深呼吸。

  天地可鉴。

  修罗一言不发,眼里还是有股桀骜冷漠的劲儿,尽职尽责盛饭端碗。

  餐桌上的炖菜咕噜噜冒着热气,吐出好几个白色小泡泡,嗅着温热浓香,她笑了笑,说:“一定是更好的世界吧。”

  远处是烈日当空,一碧万里,高楼拔地而起,犹如一只只沉默的巨兽。

  所以……

  另一边,厨房外的光明神扬高声音:“吃饭啦。”

  仅仅听见这些菜名,沈婵就咽了口唾沫,摸摸平坦的肚皮。

  正这样想着,目光不经意一瞥,季轩望见一把刀。

  高亮:接下来就是番外啦,[番外没有事业线],都是日常+谈恋爱,只想看搞事业的姐妹不用浪费钱继续购买=3=

  九头蛇。

  谁知道呢。

  江绵亲昵靠上她身侧,白霜行牵起女孩柔软的小手,微微仰头,看向窗边。

  “对了。”

  近处的饭菜热气腾腾,属于她的小家安静立于钢铁森林当中,有孩子轻快奔跑时的踏踏脚步,也有长辈坐在餐桌前的柔声催促。

  他看过白夜直播,清清楚楚记得,那位九头蛇神,就长这副模样。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读者,你们真的是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有你们很开心,鞠躬!

  小黑蛇睁着豆豆眼,吐出信子笑了笑:“你好。”

  白霜行一眼就认出家里的客人,朝他挥挥手,亮出手里的购物袋:“叔叔好!听说您喜欢吃橙子,回家时买了点。”

  一条蛇为什么会是一支笔的表姑妈,这件事还得问问白霜行,为什么要把九头蛇的家庭身份设置成【表姐】。

  意识的齿轮好不容易开始运转,恍惚间,他瞥见自家乖崽快步上前,从白霜行手里接过口袋。

  提及鬼怪,季轩颇有感慨,喃喃道:“昨天遇上一只徘徊的小鬼,居然有好几个年轻人和它打招呼——不知道今后会变成什么样。”

  在它身边,还有一支悬空的笔,和一条小黑蛇,长尾一晃一晃,很可爱。

  季轩笑笑,温声开口:“是霜行家里的鬼怪吗?出来吧,没关系。”

  吐槽归吐槽,笔仙本身并不在意这些称呼。

  秦梦蝶从厨房出来:“还有茄汁豆腐、蔬菜烘蛋、白菜炖粉条、红烧肉……”

  善与恶,真与假,人与神与鬼,瑰奇玄妙,光怪陆离。

  身体悚然一惊,目光落在那条小蛇上,季轩猛地站起身。

  季轩呆若木鸡。

  窗外袭来微弱冷风,白霜行抱住季风临手臂:“薛子真说,长明路那边的废弃学校出现了一场白夜。现在烂摊子太多,监察局抽不出人手,问我们愿不愿意帮忙。”

  少年掀起眼睫,耳根隐隐泛红,目光却是坦然:“这是我女朋友。”

  不过,它真的要管江绵叫“小姑姑”吗?!

  实际上:在白夜里肆无忌惮大秀操作的狠角色,令无数鬼怪闻风丧胆的恶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光明神。

  是眼花了吗?或者只是一条长相差不多的小宠物?让上古神明成为自己家庭成员这种事情……

  季轩觉得,他有必要重新审视那个看似弱不禁风、文文静静的小姑娘了。

  黑、黑蛇?!

  怎么想都很匪夷所思吧!

  季轩脑瓜子嗡嗡作响。

  “爸。”

  既然她能收留江绵,在这个家里,必然还有其它鬼怪。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温柔最讨人喜欢的神了。

  正常人见到满屋鬼影,也许会被狠狠吓一跳,顾及这一点,它们藏在角落,只敢偷偷看他。

  沈婵也礼貌笑道:“叔叔好。”

  “今天做了玉米排骨汤和土豆炖牛肉,都是暖胃的菜式。”

  季风临:“……和九头蛇。”

  一把通体漆黑,悬在半空的长刀。

  笔仙兴高采烈蹭蹭它鳞片:“谢谢表姑妈!”

  白霜行收回目光。

  大门被推开,走进两个鼻尖被冻得通红的女孩。

  “明天早上。”

  视野里,女孩没有犹豫,第三次点头。

  九头蛇不像虚无缥缈的鬼魂,常常需要进食补充能量,嗅见扑鼻香气,豆豆眼骤然发亮。

  江绵扭头看过去:“它们觉得害羞,怕吓到叔叔。”

  “爸。”

  他亲眼目睹过白霜行在000号白夜里的所作所为,明白她是个厉害角色——

  被他看见后,长刀竟不好意思似的颤了颤,退回客厅旁的走廊。

  它们。

  热意裹着饭菜香气,吸进鼻子里,连带着整具身体都是暖洋洋,在寒冷的冬天,像重新活过来一样。

  季轩记得,白霜行的技能叫作【神鬼之家】。

  过去的几十年里,从没有过哪一次,季轩的震惊程度超过今天。

  但居然这么厉害吗!

  认真看了看他此刻的情绪,季风临轻声补充:“那位穿黑衣服的小舅舅是恶神修罗,金色头发的姑姑,是光明神。”

  48小时之内的评论区都发红包,有想看的番外可以告诉我~番外隔日更新。

  白霜行扬唇点头:“一起吗?”

  信息量太大,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

  季风临笑笑:“那个连续破坏好几场白夜的人,就是她。”

  如同浩渺无边的万花筒,将一切意料之中、意想之外的事物纳入其中。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326 587065 MjAyMi8wNy8yOS8jIyMxMzMyN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07/29/13326_587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