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裴雪青×沈元策·庄周梦蝶·终(私定终身。...)

书名:春心动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顾了之 更新时间:2023-01-23 10:28:1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热夏烈日当头, 空气被阳光烫出褶皱的波纹,眼前的湖光山色跟着细细波动,像笼罩在一层朦胧的幻象之中。

  裴雪青与兄长打过招呼, 借口不叨扰兄长与友人,带婢女离开了水榭, 在有树木遮挡的岸边眺望着湖心, 半天不见沈元策冒头, 急得来回踱步,好一阵过去,忍不住蹲下身去张望起湖底。

  恰此刻, 哗啦一阵破水之声,一颗湿漉漉的脑袋钻出水面,沈元策满面是水地仰起头来。

  裴雪青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你吓死我了——!”

  艳阳下,沈元策眼眉漆黑,唇若涂朱, 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怕什么,我水性好着, 还抽空折了朵芙蕖。”

  他说着以手撑地上了岸,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枝芙蕖递到她眼下,碧绿的根茎,白里透粉的花瓣,沾着新鲜清沥的水珠。

  裴雪青轻眨了眨眼:“……人家好端端长在湖里,你折来做什么?”

  “给你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诗吗?‘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沈元策一瞬不眨地盯着她。

  裴雪青与他对视着, 从他眼底倒映看见自己一刹间的失神。

  出神片刻,她匆忙拿起帕子, 抬高了手给他擦脸:“……都这样了还有闲心折花,我给你稍微擦擦,你快些回去换身衣裳。”

  “行,听裴千金的。”沈元策笑着将那枝芙蕖递给了竹月,由她在脸上动作。

  裴雪青替他擦干了脸,与他在湖边别过,人是上了回府的马车,耳边却仍是沈元策念那句诗的声音。

  若听不出他今日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她就白读这么多年书了。

  连竹月也看了出来,问她:“姑娘,沈郎君是不是对您有意,在试探您对他可是同样的心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奴婢觉着肯定是这样,沈郎君担心您对他无意,若说亲不成,往后你们便连以书会友也不能了,所以先探探您口风。只是以沈郎君如今的名声,相爷和夫人这关怕是难过,试探了您又有何用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若可以,她真想告诉所有人,真正的沈元策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不需要戴着那张人嫌狗憎的假面,他是一个会在街上遇到飞贼时拔腿而追,遇到行动不便的老人时上前搀扶,对着调皮捣蛋的小孩弯腰说话的人。

  他会在书院认真读书,会跟着父亲刻苦习武,会陪母亲逛集市,包饺饵,给母亲捶背,如果家中添了弟弟妹妹,也会好好保护照顾他们。

  不必请媒人夸得天花乱坠,或许他就已是无数姑娘的春闺梦里人。

  裴雪青沉默良久,担心道:“父亲母亲的意思都是后话了,他今日几次试探于我,我却都回避了去,他会不会误会我瞧不上他?”

  “奴婢是看出来了,您哪里是瞧不上沈郎君,分明是害羞得不敢瞧沈郎君,沈郎君有没有看出来就不知道了……”

  回府后,裴雪青将那朵芙蕖养在了瓷瓶中,连日对着它琢磨着这事,有些后悔自己当时一慌神转移了话茬。

  有天打开医箱,发现那日忘了将沈元策的腰带和玉坠还给他,她像握着烫手山芋一般,心底的念头愈加蠢蠢欲动起来。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不管他人如何看待沈元策,至少她应该告诉他,她绝没有瞧不上他。

  想了几日,裴雪青有些等不及下次见面,决定以还腰带为由提早约见他,正思忖该如何给他传信,却在这天刚好收到了沈元策的消息,约她翌日去水榭。

  与以往那么多次会面都不同,当晚,裴雪青翻来覆去大半宿,又是忐忑又是担忧,本以为翌日定要呵欠连天,却没想到一早便精神醒了,从梳妆到出门,未曾打过半分瞌睡。

  沈元策比她更早等在水榭,今日却没有带兵书,一见她来,从美人靠上起身,看了眼她身边的竹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水榭里,她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要紧,特别要紧。”沈元策点了点头。

  裴雪青连头发丝儿都紧张到贴牢了头皮,却忽然听见他说:“我的腰带和玉坠是不是落你那儿了?”

  她一噎,满到嗓子眼的心潮忽而回落下去,打开了一旁的医箱:“……是,给你带来了。”

  “怎么瞧着你有些扫兴?”沈元策笑着观察着她的脸色。

  “我哪儿有……”裴雪青清清嗓子扯开去,“听说你这几天都没去赌坊,可是上次落水着凉伤风了?”

  “没去赌坊是因为我在家里想事情——”沈元策沉吟片刻道,“那天回去以后我仔细想了想,往后日子还长,我总有机会建功立业,让旁人对我改观,但有些话眼下要是不早点说,怕就错失了时机,今日约你来,就是想说这些话。”

  裴雪青刚落下去的心脏又提了起来,屏住呼吸看着他:“什么话?”

  沈元策收起笑意,神色郑重起来:“裴雪青,我心悦你,如果有一天我沈元策能娶妻成家,我很想这个人是你。”

  裴雪青紧紧盯住了他的眼睛,心跳快得呼吸发颤,唇齿抖战。

  沈元策似乎也很紧张,胸膛轻轻起伏着,悄悄换了口气继续说:“只是眼下你看我名声这么差,圣上也忌讳文武结合,我可能需要很久才能改变这个局面,怕贸然公开提亲反倒让相国避我如蛇蝎,早早给你定下旁的亲事。所以我先告诉你一声,你要是看我还凑合,来日有人向你登门求亲,你便将我与他们比上一比,若觉得我比他们强,你就等等我,若我比不上他们,你就——”

  “不用比。”裴雪青开口打断了他。

  沈元策挠了挠耳根:“我不会连个比的机会都没有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裴雪青连忙摇头,“我是说,不用等来日,我现在就知道,你比他们强。”

  沈元策一愣之下抿起了唇,似是想笑又忍着:“你这话是不是草率了点,你都不知道将来会有谁向你提亲。”

  “但我知道,这长安城中谁也比不上你。”

  沈元策盯了她片刻,忽然背过身去。

  裴雪青不明所以地探头去看他,见他握拳掩着嘴,嘴角快咧到耳根去。

  “你笑什么?”裴雪青问完话,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沈元策回过头看着她:“那你又笑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半晌过去,沈元策咳嗽一声说回正事:“那有你这话,我一定努力。”

  裴雪青确认道:“那我们现在这样,算是——私定终身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还差一环,私定终身是要交换信物的。”

  裴雪青笑盈盈望着他,取出一枚玉佩。

  雪青色流苏作配,莹润白玉上镂刻着一个“裴”字。

  “这玉佩上刻了我的姓,流苏颜色是我的名,交给你做信物吧。”她将玉佩递给他。

  沈元策似是有些意外,一时没伸手来接:“我这连个说亲的影儿都没有,哪儿敢收你这么重要的信物?”

  “重要,才能让你记着你今日的承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医馆过几日就要开张了,我得再去看看还有什么遗漏事项。”

  裴雪青愣愣看着面前的竹月,察觉到了不对劲。

  “是呀姑娘,您看着医书睡过去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黑暗里,锋芒留下的余光扭曲了弧度,仍在一闪一闪刺痛着瞳孔,过了许久方才得以缓缓睁开眼来。

  沈元策像是思量了会儿:“那你就给我这一半,等我何时能光明正大向你提亲,再给我另一半。”

  直到有天偶然读到庄周梦蝶的故事——庄周梦蝶,分不清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

  春光潋滟里,锦衣少年晃晃悠悠,吊儿郎当地踩上木桥,一步步朝水榭走来。

  自从一年前知道他不在以后,每次走进这座水榭,只要一睡着就会梦见他。

  裴雪青用力眨了眨眼,再次看过面前的竹月,案上的医书,自己这身衣裳,又稀里糊涂地望向窗外,发觉天气也并非来时的阴天,而是碧空如洗的晴日。

  此刻不是兴武八年的夏天,而是五年后永宁元年的二月初三。

  沈元策点头:“你若喜欢就给你。”

  “一诺千金,绝不反悔。”

  【—裴沈篇完—】

  裴雪青已经不再像第一次梦醒那样哭了,捂着脸缓了缓神,饮下竹月递来的茶,淡淡说:“竹月,今日就到这里,回城吧。”

  水榭里没有了沈元策,只有陪着她的竹月。

  也许最后不必像如今这样走到弑杀天子这一步,他们兄弟二人,还有她和稚衣便能一同携手,其利断金。

  待战胜之后,就让沈元策留在河西,她去河西找他,让元策回京做那些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情,仍然遇见稚衣。

  裴雪青笑着收了回去:“好,那你给我的信物呢?”

  再低下头去看自己,怎么也穿着好多年不见的旧衣裳。

  “等什么?”

  “二月初三。”

  少年走到她跟前站定,看着她的泪眼愣了愣,见她迟迟不开口,比了个打住的手势:“不必感动,那日是裴姑娘自个儿走运,遇见我瞎猫碰着死耗子千年中一回箭,不是说要还我匕首吗,我匕首呢?”

  “回医馆?什么医馆?咱们不回府吗?”

  沈元策在她的坚持下接过玉佩,认真端详起来:“这玉佩能拆成两半?”

  “姑娘您别吓奴婢,今年是兴武八年呀。”

  竹月见鬼了似的,吓得不轻:“姑娘,您在说什么,奴婢怎么听不懂……”

  裴雪青神情恍惚地看向案上的医书,看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

  用那柄他送给她做信物的匕首手刃范德年,回到长安之后,她得闲便会来这里坐上一坐。

  “今日什么日子?”裴雪青呆呆地问。

  耳边的蝉鸣忽而消失不见,入目是一卷白纸黑字的医书。裴雪青趴在案上慢慢直起身子,迷迷糊糊看向周遭。

  竹月愣了愣:“姑娘不等了吗?”

  怎么竹月还是梦里那副双丫髻的打扮?竹月年岁渐长,这些年分明早已改成了单髻。

  还有面前案上的医书,竟也是她许多年前早就学完了的一卷。

  “姑娘您醒了。”竹月忙上前给她斟茶。

  裴雪青心跳怦怦震响,迟疑着缓缓站了起来,迈着虚浮的脚步慢慢走上前去,眯起眼盯紧了那张越来越近的年轻面庞,瞬间红了眼眶。

  裴雪青极轻极缓地眨了眨眼:“你可是也睡了一觉糊涂了,说什么猴年马月的事……快些收拾收拾跟我回医馆去。”

  “我今日只是来跟你说一声,谁知你这就答应了,我这也没准备齐全……”沈元策摸了半天腰封,只摸出一柄匕首。

  “等沈郎君呀。”

  乌中带金的刀鞘光华流转,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耀目的金光,裴雪青在接过匕首的那刹被光刺到眼睛,猛地闭起了眼。

  第一次在这里梦醒以后,她难过得泣不成声,很长时间不敢再来这里。

  外面也不是满池芙蕖的夏天,而是明媚的春日。

  他转动机括,将玉佩一分为二,把非字那一半还给她。

  裴雪青却眼睛一亮:“这是你第一次遇见我那日,杀那头狼时用的匕首吗?”

  “奴婢说沈郎君,您不是让人递了字条去赌坊,约他在这里见面吗?”

  裴雪青一刹那泪如泉涌,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裴雪青在惊魂未定之中蓦然抬首望去。

  裴雪青怔怔看着竹月:“我方才——睡着了吗?”

  ……她这是还在梦里吗?

  方才是她又做梦了,梦见了当年的事……

  裴雪青一愣:“你说谁?”

  她忽然在想,如果在这里可以复刻她人生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那为何要将梦境与现实分得这么清楚呢?

  “那这下礼全了,谁也不能反悔了。”沈元策笑着将匕首交给了她。

  “您可算想起来了。”竹月似是松了口气,一偏头看见了什么人,“姑娘,沈郎君来了!”

  睁眼以后就想,或许方才不是永宁元年的裴雪青梦见了兴武八年的裴雪青,现在才是兴武八年的裴雪青梦见了永宁元年的裴雪青。

  像一道惊雷打在头顶,裴雪青晕晕乎乎半晌,颤着嘴皮道:“你说今日是兴武八年的二月初三?是我要答谢沈郎君救命之恩,给他看伤的日子?”

  裴雪青点点头:“雪青是月光照雪的颜色,这玉佩动了些巧思,把衣字那一半做成月牙形,将这寓意也囊括了进去。”

  “哪年的二月初三?”

  如果当年的裴雪青梦见了如今的裴雪青,知道了后来的事情,或许能让兴武十一年的玄策军避开那场死伤惨烈的败仗。

  “喜欢,我当然喜欢,我就要它做信物。”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395 592361 MjAyMi8xMC8wNC8jIyMxMzM5N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04/13395_592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