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一章(科学的进步,有时会以一种...)

书名:那个幸运女神就是逊啦![基建]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撕枕犹眠 更新时间:2023-01-09 10:55:54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说怎么下午看到有人在交易板悬赏指定领地的位置呢, 原来就你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领主手册停留和在kp的私聊界面,来自对面的信息正一条一条往上跳:

  【所以, 你现在是想找我去打听波波安的事?你交易板不是都挂了一下午了, 不至于一笔生意都没成吧?】

  【别提了。】说起这事安可希就心梗,【一下午大概来了五六个人,全是浑水摸鱼的, 非说先给报酬再给信息。我试着诈一下,说只能等确认信息真伪了再全款付,好家伙,全都跑得没影。】

  她怕打草惊蛇,又不敢直接去交流区指名道姓地问,交易板上也没有明写,只在私聊的时候才点明自己是要找波波安。这样一来,效率更低, 一点有效信息都没也就算了, 甚至还是有好几人打算预购她问到的波波安信息。

  相比起来, 还不如利用人脉网去问——虽然她的人脉很有限,但kp认识的人, 还是不少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对面kp显然也被无语到, 发过来一串省略号。又过一会儿才道:【也难怪。非实物的交易, 向来最容易被诈骗。我之前当中转站时不也是吗。】还连着被骗两次。

  【不过话说回来,打听到波波安的位置,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

  【我和谢熔金领地里的投影确认过了。他们只能依靠传送石进行随机传送, 无法定向转移领地。】安可希如实道, 【所以可以的话,我还想从你手里收购那张转移卡。】

  【那张能移动领地的UR庇护卡?】kp的回复飞快跳出, 【可投影没法使用这玩意儿吧。】

  【投影不能用,我能用。】安可希理所当然道,【我把我的领地转移到波波安的附近,谢熔金的投影如果有需要,直接从我那里走就行。】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又是一串省略号,不过这回,安可希不太理解对面的意思。

  而就在她琢磨着,要不要发个问号过去的时候,kp的信息再次跳出:

  【再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陪小谢的投影一起打过去?】

  “?”安可希微微一怔,老实回复道,【看情况吧。谢熔金的投影是希望能自己施救,不过据我所知,他们的职业和等级都不讨好,所以如果有必要,还是会帮一下的。】

  【帮了?然后呢?】kp却紧跟着再次发问,【你确保能一定将人救回来吗?或者说,你能保证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吗?】

  “……”安可希嘴角抿起,表情终于认真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别误会,我没干涉你的意思。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从一个领主的角度去看,你现在的行为,或许并不能带来最大收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似是意识到什么,安可希眉毛微微一动。而还没等她进一步发问,便见kp接下去的话,大段大段地发过来:

  【如果领地长久没能迎回领主的话,就会变成废弃领地。对于其他领主而言,这反而是额外获得资源和投影的好机会。尤其那些余下的投影,他们很难从外界获取可靠的信息,作为他们对外的唯一渠道,你完全可以将他们提前转移到自己附近,近水楼台先得月。】

  【反而你现在的做法,不仅前期需要额外的支出投入,而且还不能保证结果。之后能不能回本还不好说,一个搞不好,反而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你眼睛又不瞎,两种方案的收益和风险,我不信你看不出区别。】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目十行地扫过去,越看眉头拧得越深,安可希嘴角抿得更紧,闭眼深吸口气,抬笔就往本子上写字。尚未写完,又见一行字跳出来:

  【再或者,你要真过意不去,适当提供些有用的信息装备也就算了。对面什么底细都还没摸清了,就巴巴地跑过去,运气好叫观光游,运气不好就是葫芦娃,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盯着这条新刷出的消息,安可希动作一顿,片刻后,又无声笑了下,默默删掉已经写了一半的话,转而发出去一句:

  【所以你波波安的位置打听到没有?】

  【在问了在问了。】kp依旧回得飞快,【这不一个个私聊需要时间嘛。】

  【辛苦了。】安可希这句话的末尾,还手动画了个小心心。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救人这事的风险确实不好说。】

  【不过我还欠着谢熔金一本书,以及恒温符文的报酬。她上次传我的几个快手菜谱也都很好吃,据说类似的菜谱她还有不少……】

  【哪怕就冲这些,我也总得做些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对面又是一串意味不明的省略号,安可希看着又是一乐,不过转瞬,笑意又倏然收敛。

  【而且说实话,对这次的事,我有种不太好的猜测。】摆正表情,安可希在手册上飞快写道,【如果波波安只是想要物资的话,他们完全可以直接催眠谢熔金,让她把物资传送过去就好。为什么非要连人一起带走?】

  【让谢熔金尽可能长久地保持催眠状态,多次向他们输送物资,相较而言,收益不是更大吗?】

  【……我去。】kp很快就跟上了安可希的思路,【你该不会想说……】

  【特意带走谢熔金,却没留下任何赎回的信息,就说明他们需要的不仅是物资,还有人。】安可希一笔一划地写道,笔尖不自觉地用力,【而需要人,又有两种说法。】

  【要么,他们只是要谢熔金这个特定的人。要么,就是他们需要的,仅仅只是[人类]而已——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他们,很可能并不是第一次动手。】

  【那又怎么能保证,现在被扣在他们手里的领主,只有谢熔金而已?】

  ……!

  kp心头一震,本能地想要反驳,然而仔细一想,发现这事还真不好说——

  毕竟,领主之间最常见的联系,也就领主手册而已。一旦领主失联,领地内的投影连求助都没有门路,而那些隔着纸页的人,又该怎么确认她们的状态?

  想清楚这点,kp登时只觉后背一阵发凉。假设安可希的说法为真,那在她们看不见的地方,到底悄无声息地失踪了多少人!

  【他们到底想干嘛?】kp忍不住道,【难不成是想搞废弃领地养成吗?】

  仔细一想好像也不对。就算真的养出了废弃领地,他们也没法确保所有东西都落进自己口袋吧?

  【不知道。反正之前听谢熔金的描述,那个领地确实怪怪的。】安可希叹了口气,迅速补上后半句,【我已经向女神那儿提交了举报信,但不确定这事女神会不会管。总之当务之急,还是先确定波波安的所在吧。】

  ……

  所以还真是把这事揽下了啊。

  kp望着面前的手册,眼帘微垂。过了会儿,方认命般地泄了口气,提笔继续写字,只是讨论的内容,却突兀地一转——

  【老实和你说吧,其实之前在交流区看到有人提虫姐的事,我是不太信的。毕竟这么圣母的人设,真的太假了。】

  【只不过后来看吹的人多,我也就跟着喊两嗓子。不信归不信,但吹一个圣母么,总归比吹坏人要好吧。做人呢,总得对世界抱着些美好的幻想。】

  【不过现在看来,有些事情,还真是我太想当然了。这个世上各类骗子是不少,但真正的好人,也确实是有。】

  写到这儿,kp嘴角微勾,笔锋忽然一转:

  【你说是吧,虫姐?】

  【……】

  这一回,轮到对面,冲她一个劲儿地放省略号了。

  *

  又五分钟后。

  房门被轻轻敲响,进而被小心推开。小耳朵探头进来,一手揽着个盒子,另一手举着打开的本子,本子上早就写好的内容。

  【我刚去楼上取了虫胶。有点担心,所以来看看你。】

  【你操心的事有结果了吗?】

  “……”

  安可希缓缓地点了点头,动作很轻,却似透着十二万分的沉重。

  小耳朵只当她事情不顺,不由担忧地蹙了蹙眉,刚想细问,却见下一秒,安可希目光飞快地划过自己怀里抱着的盒子,面部微微一抽,又猛地将脑门磕上了桌面,发出咚的一声。

  ……千不该万不该,当初就不该实名向kp卖虫胶!

  在小耳朵惊恐的目光中,安可希不无后悔地想到:

  这回好了,社死了吧!

  *

  【你猜怎么着?嘿,全都特积极,还都不收钱!】

  这下,连安可希自己都说不清,自己这到底算不算欧了。

  有一说一,社死归社死,kp那边的反馈,给得还是很快的。

  安可希:“……”

  又过了一会儿,安可希才总算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然而指引符文这种东西,本身效果期又很短,触发后若无人维护,很快就会失效。如果想进行长距离移动的话,很可能机器人飞到一半,指引符文就自行关闭了。

  ……正如kp所说,想要让领地定向移动,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要让领地移动,常规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对领地进行改造,另外加上推进装置和操控装置。另一种,则是通过大量的传送石。

  没有纸团,也就是说,女神还未对此事做出回应……或者说,她们根本不想回应。

  再一抬头,见安可希仍是一脸莫名,忍不住笑了下,旋即轻轻诶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安可希就顺利从她那里拿到了波波安的所在区域——重点还是免费。

  “确实,这倒是个法子。”kp点了点头,“这或许就是他们只对同区领地下手的原因。”

  得到来自两名客人肯定地回答,安可希顺手一拉,扯开了差点被洒扫人偶撞到的小耳朵,又抬手和路过的小机器人打了声招呼,面不改色地继续道:“就是在那次,我从他们那里回收了不少具有飞行功能的小机器人……”

  ……于是,又两天后。

  传送石,则是大部分领主都会选择的方式。但这就存在另一个问题——如果想用传送石完成定向移动的话,那必须在目的地布置上对应的指引符文。不然的话,只能随机漂流,传到哪儿算哪儿。

  那是一颗人头——一颗飘在空中的人头。

  不论如何,能拿到确切的位置总是好事。

  “这也是之前困扰我们的技术难点。”安可希呼出口气,“好在我们家的机械师已经研制出了改良版的飞行机器,可以在达到目的地后,自行触发指引符文。这就意味着,哪怕要进行跨区传送,也轻而易举……”

  kp那边很快便回复了句“OK”,安可希见状,轻出口气,合上本子。抬头确认了下时间,又赶紧赶到传送室,将刚获得的位置信息传送给了谢熔金的领地——为了保证消息畅通,他们现在每天都会定时开三次传送板,互通有无。交流起来,倒还算方便。

  和机器人不同,魔动人偶的驱动力是魔法核心,对术法相关的东西也更加敏感,只要好好调|教,要学会触发符文也不难。

  kp连忙做了个您请继续的手势,安可希奇怪地看她一眼,接着道:“其实我之前也奇怪过。为什么他们的投影可以直接来到我们的领地上。看到那些飞行机器人后才明白,靠的应该就是它们。”

  “魔动人偶吗?”这回开口的却是那位骁勇法师,“若是这个思路,还真可能行得通。”

  “不是打劫,是回收。”安可希认真地纠正了他们的措辞,“但这不是重点。”

  【先等等吧。】安可希思索片刻,在本子上写道,【这次行动,要带的肯定不止一个投影。谢熔金那边也会出人。将别人领地当中转站,总归有些不方便。】

  这部分你好像没说过啊?

  当然,凭安可希的性子,哪怕是上吊绳都不会只挂在一棵树上的。这边刚嘱咐填星他们加快进度,转头就做起了二手准备,一边在交易板上挂出收购转移卡的信息,一边又拿了柜子里的抽卡盆,抬手就是好几个十连——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大片飘荡的黑色。沿着黑色往上,则能看到一个苍白的、皮球般的轮廓。

  “……”

  【你不懂,虫姐是一种精神。在这种精神的号召下,不是虫姐的人,也会变得比较虫姐。】kp似乎是打定主意和“虫姐”这词纠缠到底了,【不过你放心,我没直接报你名字。马甲嘛,不能乱扒,我懂得。】

  “对,我也是这个思路。所以就琢磨着,先搞点传送石,传送下试试。”安可希举了举手中装着传送石的篮子,“本来是打算向谢熔金她领地借的,可那里的投影告诉我,谢熔金离开时,卷走了领地里的所有的传送石,他们现在就剩下一块传送板……

  “话说在前面,我家机械师胆子很小的,你等等可别千万吓到他……诶小耳朵,我不是说你,你不要跟着点头……?”

  传送板的光芒亮起又逐渐熄灭,露出站在板子上的人影。kp胳膊上挎着个小篮子,正努力试着睁开眼睛,而她的身后,正是她的爱将,胸膛比脸更显眼的骁勇法师。

  “具体原理我也不清楚,好像就是将魔动人偶和飞行机器人进行了结合。真正的成品我也还没看过呢,只是昨天看了下设计图……”

  kp说着,指了指安可希怀里的篮子:“特意开口问我借传送石。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已经解决定向传送的问题了?”

  所幸,填星那边还是争气的——十几个小时后,伴随着通讯器的震动,安可希坐着机器人,一路直奔机械组的工作间,不过片时,便听一声欢呼,几乎响彻整条走廊。

  好在安可希本来也没对这些游戏幕后抱太大希望,也没因此产生多大的失落。只望着桌上的领主手册,再次面露思索。

  ……等等,什么回收?

  “你认真的?”安可希抿了抿唇,“就想你说的,这次的风险,不好说的。”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SSR倒是把把出,UR却压根没有。安可希瞪着眼前一堆SSR,这才想起,似乎自打正式来到这个世界后,自己就再没从卡池里抽到任何“女神的祝福”。

  只可惜,这回她的幸运,却好像没能派上用场。

  【别谢我,要谢就谢我委托的那些人吧。】kp倒是干脆,【因为都是私聊,我就直接和她们说了,找波波安是为了救人。还特意强调了,这是虫姐要的信息……】

  视线随着小耳朵的动作稍一停留,安可希这才意识到,对方刚才并不是在准备点头——而是扬起脑袋,看向她的身后。

  陡然听到了之前没听过的部分,正饶有兴致看着墙上藤蔓的kp明显一顿,和身侧的骁勇法师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一个“这合理吗”的眼神;又过一会儿,方听kp确认般地开口:“你的意思是,他们来打劫你,然后你从他们那里,反打劫了东西?”

  不过这会儿里面似乎没开什么很响的机器,因为填星的声音很快便从里面传了出来,说了声“请进”。安可希便直接推门而入,推门的同时,还在对身后的人说话:

  “……”

  “还是靠机器人吗?太神了吧,怎么办到的?”kp不由好奇追问,安可希回忆了下,轻轻摇了摇头:

  “确实。但换个角度来看,靠谱的助力多一点,风险也会小一点,不是吗?”

  【定向移动的事,我有头绪。预计这两天就能出结果,到时再和你详细说。】

  “没记错的话,我只是问你借传送石而已吧?”安可希瞪着传送板里的两个人,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东西来就行了,带人干嘛?你……等等,小耳朵,先别上茶!”

  “定向移动的问题,主要是我领地的机械师和武械专家解决的。”都到了这份上,安可希也没藏私的打算,干脆边走边道,“我曾经被波波安打劫过一次,我和你们说过,对吧?”

  kp也是无奈:【你有别的办法进行定向转移吗?或者,需不需要我介绍和波波安同区的领主给你认识?】

  不知是不是安可希的错觉,这位胸口的布料似乎比上次更少了……等等,不对,这不是重点。

  因此,这种方式,基本只适用于短途移动——赶在符文失效前,赶紧完成传送。或是将传送过程拆解,一段一段地进行传送。但这样一来对传送石数量要求更高,二来,很容易暴露行踪。

  而该如何在天空中布置需要的指引符文,恰恰是一个难点……好消息是,前阵子机械组正好在做相关的研究,试图改良从波波安那里回收的飞行机器人,得知安可希的需求后,填星也主动表示,改良版或许能在这方便派上用场,只是目前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攻克——至于究竟能不能成,就看这两天的结果了。

  这些机器人的承重,足够带得起符文石。只要先将指引符文丢在自己的地表,就可以让其他投影通过传送石降临了。

  安可希也不是什么爱磨蹭纠结的性子,见kp这么说,也没再和她客气,索性招了招手,直接带着人机械组的工作间去——

  “……”似是意识到什么,安可希缓缓转头,朝着自己身后的上方看去。

  “不是你说,小谢领地的战力水平不太靠谱吗。”

  不光是她,另外两人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然而和小耳朵的平静不同,他们的眼中脸上,都带着掩不住的惊恐。

  虽然但是,这事不用打着虫姐的旗号,应该也可以吧?

  消息传出,安可希这才返回领主办公室,进门后习惯性地摸了摸水龙头的内部,没有摸到任何的纸团,又轻轻挑了挑眉。

  前者无疑是最为稳妥的方法,但难度同样也最大。据kp所说,能做到这点的人不是没有,但基本都是穿越前就已经完成了相关建设,属于高玩中的高玩。穿越后还有能力搞这些的,至少她没见过。

  “害,我这不是好奇么。”kp晃了晃脑袋,似是终于顺利恢复了感官,左右一望,脚步轻快地下了传送板,顺手将手中的篮子往安可希怀里一塞,转身接过小耳朵递来的水杯,礼貌地道了声谢,视线随即在她身上一转,透出明显的好奇,却识趣地没有多问。

  比较遗憾的是,kp的那张转移卡,却是没法出给安可希了。

  她朝身后的骁勇法师一指,又指指自己:“就当是额外的战力援助吧。如果不够,我还能再摇些人。”

  【也是巧,就在你和我说这事的前一天,最后一次转移机会被别人高价收购走了。等我后面再去问,对方已经用掉了。】

  “另一方面,我也实在好奇。”

  感谢这段时间来领地内大家的努力,至少从传送室到工作间的这段路,还是能够见人的。

  观察着安可希的神色,她再次笑起来:“如果是这样,那我来一趟也不亏嘛。让我偷个师,就当是战力援助的报酬了,这总说得过去吧?”

  “哦,到了,就这儿。”

  符文是不会对机器人产生响应的,即飞行机器人,绝对没有办法靠自己触发符文。因此只能让它们带着已经触发的指引符文移动,从而达到传送目的。

  交易板那里也迟迟没有消息。等得人头秃。小耳朵和息流都看不下去,两个人交替着,不知给她送了多少有安神作用的干花茶。熏得安可希办公室里都是花香味。

  kp煞有介事地竖起一根手指:“一个人送人头,这叫葫芦娃救爷爷。可如果很多人一起送人头,局面就可能变成正义的围殴。”

  安可希停下脚步,摁了下面前的门铃——这是填星考虑到工作间里有时机器声音大,怕听不见敲门声,特意装的。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01 590858 MjAyMi8xMC8xMC8jIyMxMzQwM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10/13401_590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