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015.5(4)(“有可能的夜晚”...)

书名:有可能的夜晚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殊娓 更新时间:2022-11-23 22:06:06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在狄玥好想要嫁给梁桉一的时候、在她为草率的求婚计划泡汤而扼腕的时候,梁桉一像是听到她的心声。

  他先她一步,单膝跪地,向她求婚。

  惊讶、怔忡、兴奋、幸福......

  似乎多少形容,都无法描绘狄玥此刻的心情。

  过去他们也有过默契的时候,狄玥只敢用“向下兼容”来形容。

  可在此刻,很多很多曾经不敢相信的词汇,统统涌入脑海,她真切地感觉到“灵魂共鸣”“心灵契合”“心有灵犀”......

  狄玥把梁桉一拉起来,激动到甚至忘记回答他,也忘记接下那枚戒指。

  “你,坐在这里,别动,别动啊”,这样叮嘱过后,她满客厅蹀踱,手忙脚乱地搬来沉重的黑胶唱片机,又去翻找出小野丽莎那张黑胶。

  哪怕再激动,播放黑胶唱片时,动作也不得不放轻放缓,免得伤到唱针或唱片。

  在这样的小心翼翼里,狄玥反而逐渐平静下来,唱针放在相应位置,她按下播放键。

  黑胶唱片转动,《Fly me to the moon》舒缓的旋律,自音响中缓缓流淌出来。

  午夜的安静被打破,染上浪漫情调。

  狄玥抬眼,看见梁桉一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她又开始心慌,硬着头皮装淡定,不讲自己要做什么,只吐口说:“再等一下,马上好,马上就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曾在柜格上发现过一枚很精致的金属物品,问过梁桉一,才知道那是火石钢轮打火机,也是年代久远的产物,产自英国。

  她当时很新奇地把它拿在手里,边抚摸上面繁复的浮雕花纹,边继续发问,问他又不抽烟,为什么要买打火机。

  梁桉一说是在某间中古店里发现的,看着挺有意思,和几样其他物品一同收购回来的。

  他玩笑着:“万一哪天升值,我们赚了。”

  那是狄玥以为他们是“长期关系”的时候,他说“我们”,她着实为了那样温馨的代词而心悸过,却未想到,他们现在真的成了“我们”。

  此刻,狄玥拿着她的手持烟花起身,顺利找到那枚打火机。因为陌生,尝试几次才成功擦出火焰。

  “梁桉一,其实、其实今天,我也想和你求婚的。但我准备的东西太少了,只有一点蜡烛和烟花。你没回来时我认真计算过的,房子再过几年,我也买得起的,只是可能没有这么大,也不能全款,要先付首付......”

  她终于生疏地把烟花点燃,递到梁桉一面前,声音忽然哽咽,“你......愿意娶我么?”

  烟花迸出灿烂星火,安全起见,梁桉一把它举到一旁,才单臂拥她入怀。

  燃灼飞散出淡淡烟气,他的怀抱令人安心。

  狄玥指间一凉,感应到金属圈环特有的触感,戒指被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后来他们再聊起这天,梁桉一坦言,其实那天他没准备好要求婚,还计划着要定些鲜花,布置布置再行动。

  可他回到出租房,看见狄玥蜷在沙发上时,忽然就什么都忍不住了,冲动地把人带到新房子这边。

  他说:“那大概是我抑制不住的一往情深吧。”

  狄玥那天又哭了,接吻时唇都是抖的。

  事后,她用指尖一下下戳梁桉一的胸膛,问他,他们要结婚了,怎么他那天一点都不激动的?

  梁桉一说,自从他父亲离世,生活若淡若疏,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格外开心的事情。

  但她那天答应求婚,确实令他狂喜。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梁桉一笑着:“真的,3点钟时你打鼾我也听见了。”

  说完,被狄玥扑过去,死死捂住了嘴:“你才打鼾!”

  片刻后,又心虚地问,“真的吗?我真的打鼾?一定是姿势不舒服吧......我怎么会打鼾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人如同孩童般打闹,绕着餐桌追逐,狄玥假意跌倒,捂着脚踝哼唧,梁桉一果然不跑了,过来把人抱起来,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搬一块玻璃。

  他问她哪里痛,狄玥说心好痛,梁桉一你居然不让着我,跑那么快。

  说完一口咬在他肩上,梁桉一“嘶”一声,眉心也敛了起来。

  狄玥第一次做这么跋扈的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下嘴没轻没重,把人咬坏了,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慌了手脚:“你没事儿吧?是不是我咬着你筋骨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梁桉一憋笑,学她之前的样子,捂着胸口,也说心好痛,她居然咬得那么用力。

  战争升级。

  两人从客厅闹到床上,最后到浴室里,打闹变成了缠绵,他们在热水浇淋下热烈拥吻。

  新房子的装修上,梁桉一要求比较高,环保等级都是E0级,又通风过一个月,已经能够入住,于是那阵子,两人经常在忙着搬家。

  狄玥把她那些小物件,放进新家里,同梁桉一的物品摆放在一起时,有种说不上来的踏实。

  他们在楼梯上相遇,他说估摸着她快醒了,所以上来找她,带她出去吃饭。

  于是朱笛说,主要是想要问问梁太太,他们什么时候请她吃乔迁宴。

  6月很好呀。

  她一口一个“梁太太”,叫得狄玥耳根发烫,实在难以冷静,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你想什么时候都行。”

  “我们会永远相爱吗?”

  毕竟梁桉一是作词人,是艺术行业的,而且他真的很浪漫,让他谋划,总不会有错的。

  霾色中,他所在的那栋大楼,如同海市蜃楼,楼身近半都幻化成虚影。

  梁桉一凝睇狄玥良久,忽然偏头吻过来。

  狄玥脸一红:“梁太太。”

  可是有一点很犯难,狄玥憧憬婚礼,却又没参加过两次,对这方面缺乏浪漫的想象力,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

  当时她只期望借他一缕东风,在她如同死水的生活中,掀起一丝生机的波澜。

  挂断电话,狄玥穿好裙装,下楼去找梁桉一。

  “梁桉一。”

  狄玥被闺蜜逗得蒙在被子里笑,让朱笛不要闹了,好好讲话。

  那阵子她情绪时常失控,落泪次数多到超出想象,但又出于自救的本能,总希望紧紧抓住些什么。

  “嗯嗯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哦梁太太?”

  所以狄玥反问梁桉一:“那你呢,你期待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

  梁桉一似乎很满意这个称呼,伸出手,也这样称她:“梁太太,走吧,我们去吃晚饭。”

  “当然会。”

  梁桉一笑笑:“我尽快准备,6月怎么样?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

  “有你在的。”

  “什么知道了?”

  “知道了。”

  “嗯?”

  “那就下周末,我要吃鱼!”

  再醒来已是黄昏,手机震动声接二连三。

  “听到朱笛和你通话,刚刚她叫你什么?”

  微风拂动窗边风铃,叮呤当啷。

  被梁桉一问到,她也答不上来,绞尽脑汁,又搜索了一些视频,发现婚礼分好多好多种,什么中式西式,什么室内室外,越看越觉得自己不懂,只能寄希望于男朋友。

  却没想到,意外地得到爱、学会爱。

  卧室窗子敞开着,绿植叶片随风摆动。

  她以为她会得到短暂、轻浮的欢愉。

  这个当然没问题,凉城的江鱼在5、6月份最是肥美,鱼籽满腹,吃煮锅时还可以单独加一份鱼籽肠来吃。

  狄玥脸上红晕未消,她看向窗外,凉城新城区的街道马咽车阗,街灯一盏盏亮起,照亮麟麟江水。

  凉城难得晴朗,天空湛蓝,浮云朵朵,呈波状流动。

  客厅留了一小块空间,梁桉一记得她喜欢兔子,说那是留给她以后养兔子的用的。

  【正文完】

  走进梁桉一家那天,天气不算好,也是那样阴沉。

  那天是5月31日,星期日。

  狄玥懒在床上,开了扬声器接听电话,朱笛欢快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像个八卦小报的记者,扬着调子问她:“你好呀准梁太太,请问你和梁先生何时开始的同居生活?近期有没有成婚打算?婚后要几个孩子?名字有没有提前取好?......”

  像水鸟,于汹涌中找到浮憩之处,如此心安。

  他身后是他们的家。

  “......”

  正经事没能推进,反而是狄玥的裙摆,被推到腰际。

  狄玥抱住头:“完了梁桉一,你怎么也没个想法,要不然我们求助求助朱笛或者唐良?”

  她想起2014年2月那段时间,燕城总是雾霭沉沉,幽霾尽染的天色压得人喘不过气。

  那是一个有可能的夜晚,一切都可能发生。

  她伸出戴着钻戒的手,很不好意思地搭上去,点点头:“走吧。”

  懒人沙发纵容了一切,只有填充在其中的豆状颗粒,偶尔发出“沙沙”声。

  狄玥倒在客厅的懒人沙发里,藏不住心里那点愉悦的急切,扭头问梁桉一:“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

  狄玥一时动容,扑进他怀里。

  到5月底,最后一次搬运结束。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02 587103 MjAyMi8xMC8xMS8jIyMxMzQwM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11/13402_587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