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连环扣(忍。)

书名:不驯之敌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骑鲸南去 更新时间:2022-11-23 10:38:28

  薛副教授家里弥漫着温暖醇厚的茶香, 暖洋洋的,是个天然的、能让人放下警戒心的环境。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没有急于解释,也没有必要解释自己“为什么笑”。

  只有心虚的人才对自己微妙的一点情绪变化格外敏感, 害怕自己有所暴露, 进而仓促地试图自证, 自乱阵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薛副教授喝下一口茶, 润了润已经干涸了的唇畔:“我的女儿,她很漂亮, 很懂事。如果她还活着, 说不定已经在哪里找到了和她情投意合的人了;如果她已经死了,转世投胎,现在也是无忧无虑的小朋友了。”

  对他这份拳拳爱子之心,林檎点了点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话很温和坦荡, 将失踪的女儿摆到台面上,如果他们要在这件事上冷下心肠, 非要戳他伤疤、追根究底,就显得过分残忍无情了。

  ……换别人来,可能真的会拿他的女儿激他, 让薛副教授这个表面怯懦的男人爆发, 好在盛怒之下骗出他的真心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薛副教授似乎也知道, 他不会那样残忍, 而且也做好了被他激怒的万全准备。

  因为他也是目光温柔地看着林檎,是另一把志在必得的温柔刀。

  薛副教授,薛柳, 他要用这把刀来保护自己——女儿在这世界上少有的遗物之一。

  林檎不动声色地舒出一口气:“您知道9月30号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知道。”薛副教授点头,“听说死了一个人。”

  那件事全城皆知, 他想要装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未免不现实。

  “他是中毒身亡。但是,毒·药的纯度并不高,不是工厂品质。”

  “哦。那很遗憾。”薛副教授说,“如果是在正式的工厂里购买成品,每一笔都会有记录。”

  说到这里,薛副教授自己先笑了:“……所以你们来找我,是怀疑是我做的毒·药,还是想请我做案情顾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薛副教授:“那也没有办法。我确实有独立制毒的能力,你们来调查我是正确的。你们需要什么信息,我也会尽力配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薛副教授扶了扶眼镜,不紧不慢地进行了一篇发言:“那位——杀人犯先生吧,他的中毒反应我看到了,我的判断是马钱·子碱中毒——这只是一个不严谨的推测,具体情况还要以尸检报告为准。注射死刑有两步,巴比妥和氯化·钾,就是不知道毒下在哪一支里。这就是我这位临时顾问的意见了。您看看有没有参考价值?”

  林檎微微一笑,收起了记录仪:“方便我在您家里看一看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除了一间完全保持了原样的少女房间,薛副教授家里的主风格是温暖陈旧的,可以看出,近期没有任何格局改换、家具移动和全面清扫的痕迹,里里外外充满了生活气息。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林檎来前,要过这栋教师公寓楼每个房间的的平面结构图。

  作为大学分配的公寓,房屋结构是完全统一的。

  转了一圈,林檎确认,这里没有任何暗间、密室、隔层。每个房间都是通透干净的,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可做实验的地方。

  这里单单纯纯的,就是薛副教授的家。

  也不必担心他有急事的话要怎么处理工作。

  只要他想,薛副教授就可以骑着一辆由各种废料拼凑而成的薛家自行车,在十分钟内赶到他的实验室。

  他没有必要把那些瓶瓶罐罐带到家里来。

  将需要的信息默默收集后,林檎打算离开了。

  薛副教授并没有松一口气的表情,而是无比自然地起身相送。

  在低头穿鞋时,林檎瞄了一眼鞋柜里的其他鞋:“您的鞋码是46码吧。”

  他恰到好处地歪过头去,自下而上地看薛副教授的眼睛。

  “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身高183,鞋码46。”

  从一进来,林檎就看出来了。

  薛副教授的身形、体态,和金·查理曼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面对他不动声色的质疑,薛副教授动手把其中一双鞋翻了过来,亮码给他看。

  是45码。

  薛副教授温和道:“具体是什么鞋码,还要看鞋子的版型。小一点,就是45;大一点,就是46。”

  他望着林檎:“人和人之间,总有一点不一样的,是不是?”

  薛副教授和风细雨的,春风一样将所有的质疑吹走。

  林檎轻轻嗯了一声:“打扰了。”

  “不打扰。”

  话到此处,薛副教授略停了停,好像在考虑要不要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片刻后,他说:“林警官,如果没有认错的话,我读过你父亲的文章。”

  林檎原本要直起的腰突然顿住了。

  他没有回头,目视着正前方,整个人似乎是被按下了暂停键。

  “他的文章很好,不大合时宜,但相当出色。”

  薛副教授说到这里,将目光停驻在了林檎被划得破碎不堪的面颊,话音里有温柔的怜悯:“……我总觉得,他不是报道里说的……精神病。”

  “谢谢您。”林檎恢复了行动能力,直起腰来,“你夸他人好,他不在乎;你夸他文章写得好,他会带着酒来拜访您的。”

  末了,他用怀念的语气,低声说:“如果他还活着。”

  这一场询问终于到了尾声。

  在林檎走出房门后,他回过身来,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您听说过本部武吗?”

  林檎发问的时机卡得很准。

  薛副教授已经成功把他送出了家门,此时应该是他最渴望结束询问的时候。

  在这一刻,他出其不意地抛出这个问题,或许能在他无懈可击的精神屏障上找出一条缝隙来。

  然而,薛副教授的神态却自然得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先是露出了困惑神情,仔细思忖了一番,眼里才慢慢有了确定的神色:“本部武……就是那个很有名的,泰坦公司的……”

  他的话说得相当犹疑,显然对本部武的才名和恶名,都仅仅是耳闻而已,并不熟悉。

  最关键的是,他这一套表情变化堪称无懈可击,看起来是真的没料到他会问“本部武是谁”。

  可那顶着金·查理曼面孔、公然进“白盾”下毒的人,是真真切切地在监控里留下了本部武的犯人编号的。

  薛柳的账户上,近期倒是有一笔比较大的可疑支出,对方是一个查不到身份、也无法追溯的黑户头。

  但换来一个敢查、肯查的自己,真的调查到了这一步,他却不能说。

  于是,小警察给出了他的结论:“薛副教授没什么嫌疑呀。”

  这个结果,绝对不是“白盾”当局乐于见到的。

  他一边注意保持和四个人的距离,一边找寻机会,尝试着一根根敲断他们的骨头。

  为了尽快散热,他解开了下摆的两颗囚服纽扣,露出了一起一伏的小腹,顶着脐周的碎汗不住滚落。

  ——当然,这背后真实的理由很简单。

  他全程旁听下来的结果,是知道了薛副教授人不错,没有刁钻、刻板、爱说教的坏习惯,斯斯文文的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又请了他一杯茶,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好人。

  他这一回身,单飞白才顺利地看清了他稍稍破裂的唇角、衣角上附着的灰尘,以及满手半干的鲜血。

  宁灼向来是个低欲望的人,平日里打发自己也是草草的,从没在这种事情上得到过乐趣,自然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像饥饿感一样,“忍忍就过去了”。

  宁灼不耐烦地睁开眼,面对了单飞白那张英俊乖巧的面容。

  单飞白压抑着胸腔里慢慢燃起的一簇火苗,走到他身边,半蹲下来:“宁哥,怎么啦?”

  宁灼想要克制,可那里并不能像是四肢一样听他使唤。

  他举起两只手,面对他摆出一个小小的投降姿势,眼睛里浮着的光芒相当诚恳:“我还算干净,可以帮帮你的。”

  没有水。

  他嫌那些人血脏,自然不会用这样一双脏手安抚和平息自己。

  林檎感觉,这位帮手心思过于缜密了。

  他唯一的宝贝女儿,很有可能是金·查理曼害死的。

  要定薛副教授的罪,必须要证明他有动机。

  可他的解释也是合情合理——去黑市找医生治疗脸部烧伤了。

  宁灼的体力经过了一番痛快淋漓的燃烧,如今浑身上下还是余焰未消,身体内外都是如此,一股还未宣泄干净的荷尔蒙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形成了一场又一场的小行星爆·炸。

  要证明他的动机,就要把金·查理曼的事情抖出来,彻底还他女儿一个公道。

  林檎在心中默默苦笑了。

  他的家里更加没有任何自设的实验室。

  话说得简单,同时近身对付四个健壮高大的雇佣兵,其中一个还是从前的黑·拳冠军,宁灼还是有些吃力。

  正当他满心烦躁地等待荷尔蒙的效用褪去时,一只手游移到了床边,指尖嗒嗒两下,轻敲了敲他被鲜血沾染的指甲。

  他们早就调查了他的信用点使用记录,没有任何私自购买化学品的记录。

  至于动机……

  但是……

  宁灼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

  他眉心拧着,试图思考解决的办法。

  ——单飞白是无法分辨血的红的。

  ……

  打疼他们,打怕他们。

  到目前为止,在林檎心目里,副教授薛柳,是九三零事件的最大嫌疑人。

  就算林檎将情况如实报告给“白盾”上层,他们也只会把这件事压下来,然后再暗暗想办法,给这个可怜又温柔的父亲今后的生活造成无穷无尽的麻烦和困扰。

  宁灼单手扶了一下肘侧的铁制楼梯,让自己坐正些。

  宁灼先进了盥洗室,将手伸到了自动水龙头下。

  这样一位斯文有礼的教授,怎么会突然发了疯,把自己改头换面,专程去杀一个必然会死的杀人犯呢?

  薛家的大门在眼前徐徐合上。林檎对那房门行了一会儿注目礼。

  ……紧接着的是一片安静。

  他甚至不应该汇报给“白盾”。

  薛柳的家里干净自然得找不出一丝纰漏,他甚至不知道本部武是谁。

  “宁哥,你不舒服吗?”

  宁灼言简意赅:“金虎带人围我。我赢了。”

  他的确失踪了一个女儿,但他从来没有为此大吵大闹过,该上课还是上课,该下班还是下班。

  所以,等它自然消退是最好的。

  宁灼能调查到的东西,林檎也能查到个七七八八。

  只有在身上沾染了一点血迹的时候,他才会拥有更多不一样的颜色。

  单飞白正取了一本小说,摊在腿上一页页翻看,就见宁灼大踏步从外推门而入,脸色略见苍白,额角缀着薄汗,像是冬日里附着在陶瓷上的冷水珠,一滴一滴的,更衬得他皮肤底色晶莹到几近透明。

  背后的人,在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利用一个警察的良心。

  可他又不想带着这样不堪的状态,在那帮脏人的注视下,去户外的温泉池子里洗手。

  渐渐的,那股奇妙的化学力量来到了他的下腹,颇有节奏地一顶一顶。

  身高、体型、制毒的能力、换掉的脸……

  从犯罪动机上讲,薛柳也是相当充分的。

  宁灼撞开发怔的单飞白的肩膀,走到了床侧,分开双腿,后背贴到了床头,腰身处微微拧着,胸膛兀自起伏不定。

  宁灼正困惑着,就见单飞白走到盥洗室门口,探了个脑袋进来:“宁哥,刚刚通知了,停水半小时。”

  至于小警察,则完全没有林檎的这些心思。

  这件案子牵涉太广,不大可能是薛副教授一手策划。

  宁灼把这串编号交给了薛副教授,告诉他要在监控能看到的角度留下编号信息,并没告诉他这段编号意味着什么。

  他必然是有帮手的。

  小年轻兴冲冲地一比划:“当然是去找第一嫌疑人谈谈话了!”

  林檎不置可否,柔声启发道:“你觉得我们下一步该向哪里行动?”

  可以说,他许久没有这样倾尽全力了。

  这一招的高明之处在于,如果“白盾”派出的调查组是个想要敷衍了事的,他们根本不会仔细调查,也自然不会找到薛副教授。

  他眼里的宁灼,是一段黑白默片里的漂亮主角。

  ——因为林檎没有证据,却有良心。

  亚特伯区第一监狱,高级监狱区的囚牢里。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04 587057 MjAyMi8xMC8xMy8jIyMxMzQw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13/13404_587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