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四章(完结)

书名:唯一选择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六盲星 更新时间:2022-11-22 20:58:49

  因为公司那边还有要紧事, 关元白也只能在这待一天,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要坐回程的飞机。

  周梵梵送他去的机场,安检前, 依依不舍地拉着他的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你就给我发消息, 我看到了回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分开这么久才在一起一天,周梵梵很舍不得, 但如果他真要留下来, 她其实也是没有时间陪他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说, 下次我们什么时候见啊。”

  关元白本来也就舍不得她, 看到她软乎乎地粘着,心都要化了,恨不得直接把人就这么带回去:“我一有空就过来看你。”

  “那还是不要了,你本来就忙,飞来飞去多辛苦。”周梵梵苦恼道, “而且我们常常有夜戏……算了,还是等我回学校的时候再找你吧。”

  这学期课很少了,周梵梵每次都是有课或者导师那边有事才会飞回帝都,不过也只是匆匆去匆匆归,这段时间她几乎所有的心思都在《绯火》这部戏上。

  关元白也知道她即便回到帝都也不一定有空找自己,便说:“你忙你的, 不要想着我。这样吧,下个月你生日, 我再来探班。”

  周梵梵早就把自己的生日忙忘了,听他这么一说才想起来, 两周后是她的生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关元白点点头:“那,有没有想要什么礼物。”

  周梵梵一时半会想不出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

  “你好好想想,如果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我可要自由发挥了。”

  周梵梵见识过他给自己买很多钻石首饰的样子,怕他这次又花很多钱,道:“我其实也不太需要什么,你那天来的话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啦。”

  “怎么,你是不要东西,要我这个人。”

  周梵梵笑嘻嘻地抱住他:“对呀,我的生日礼物,就是要你来我身边。”

  关元白嘴角轻扬,把她深深地抱在怀里:“好,一定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拍戏的生活过得很累,但也充实,时间一点点过去,也还算快。

  不知不觉,她生日就到了。不过周梵梵也没有告诉别人今天是她生日,只想正常地进行工作就好。

  不过没想到的是,今天刚来片场,就有人祝她生日快乐了。

  “梵梵!”

  周梵梵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关知意抬手跟她招了招,而她边上,还有几个她非常眼熟的人。

  周梵梵脸上一喜,小跑着就过去了。

  “会长、副会长!阿愁!”

  是关知意的粉丝,后援会的人,看样子是代表粉丝们来探班的!之前也有粉丝代表来探过班,但熟人还是她第一次见到。

  “梵梵!!!”阿愁上来就给了周梵梵一个拥抱,“我就知道能看到你。”

  周梵梵买了小说ip,最后还用关知意当女主的事在粉丝圈早就传开了,大家都说,这才是最高阶的追星。

  “咦,你们都认识啊。”关知意笑着说。

  会长道:“当然了,梵梵之前也是我们后援会的会员嘛。”

  周梵梵道:“我现在也是啊!”

  会长笑:“对对对,你是你是。”

  阿愁道:“对了梵梵,我们买了吃的过来,还有奶茶蛋糕,你等会记得也吃一些啊。”

  “谢谢!”

  “不谢。”阿愁拉住她的手,郑重道:“知意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周梵梵立刻严肃起来:“我一定会的!”

  关知意虽然偶尔会叫周梵梵嫂子,可这个时候,看她们就好像看一群妹妹,忍俊不禁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啊。”

  “会的会的~”

  和阿愁他们分开后,周梵梵便和关知意一起往片场走去了。

  “梵梵,你等我一下啊。”

  “嗯?”

  关知意叫来了自己的助理,而后从助理手中拿了个礼品袋过来:“生日快乐。”

  周梵梵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哥哥告诉我的。”

  周梵梵给感动坏了,“谢谢!!好开心!!”

  “哥哥来了你要更开心了,他什么时候来呀。”

  周梵梵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之前只是说,他今天一定会赶过来跟她一起过生日。

  “他说直接开车过来,我也不知道几点会到。”

  “估计也不会太迟,他哪舍得生日还让你失望。”

  周梵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啦我先去化妆了,你忙。”

  “嗯嗯,去吧。”

  今天早上有一场比较重要的戏,周梵梵也没心思一直关注关元白什么时候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一直到中午,这场戏拍完结束,她才松了口气,给关元白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到,他说大概还有一个小时。

  这次关元白来前又叫了很多餐车,阵仗比上次还夸张。

  其中有一个是本市很著名的一家甜点店,专门来运送蛋糕的,横幅上还有祝周梵梵生日快乐的字眼。

  这下全剧组都知道周梵梵过生日了,纷纷送祝福。

  周梵梵让大家好好吃,聊了会天后还没见关元白,就进屋等了会。

  “我靠我靠我靠!!!!”没多久,陆米米突然冲了进来,“梵梵姐!你男朋友来了!!”

  “是吗。”周梵梵起身要往外走,走了两步好笑地看了陆米米一眼,“这么激动干嘛呢。”

  陆米米指了指头发,又竖了个大大的拇指:“惊艳啊!!!太帅了!真的太帅了!完全跟之前不一样的感觉,梵梵姐,你男人真的好适合那颜色!!!”

  周梵梵没听明白,“什么颜色?”

  “头发呀!好好看啊,我这次杀青我也想去染一个!”

  染头发?关元白?

  没听他说过啊……

  周梵梵满肚子疑问,小跑着出去了,靠近门口时先看到了一群人,是工作人员和关知意,他们统一看着一个方向,在跟谁说着什么。

  周梵梵再出去两步,就看到了被他们围着的男人,很高,穿着一身黑大衣,身材完全不输剧组里任何一个男演员。

  但此刻,身高长相什么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那头粉色的头发!

  周梵梵瞠目,怔在了原地,半天没发出声来。

  这时,远处的那个人也看到她了,朝她走了过来。

  真的是粉色……他疯了吗。

  周梵梵从来没想过,关元白会去染这么鲜艳的发色,毕竟按照他的性格和工作性质,这行为就跟他塔不着边。

  可是如陆米米所说,他顶着一头粉色的头发真的很好看。

  跟黑头发的他是不一样,黑发的他看着沉稳温润,粉发则是张扬放肆,冷峻中带着特有的温柔,像樱花飘洒,干净而浪漫。

  “满意吗。”他停在了她面前,目光微垂,带着笑意。

  周梵梵如梦初醒,终于问道:“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你喜欢的粉色。”

  “你是因为我才染这个颜色?”

  “我记得你之前说你很喜欢染头发的人,觉得好看。”关元白微微俯身,用只有她能听到声音问她,“我现在好不好看。”

  周梵梵傻傻地点了点头。

  关元白满意地笑了,“那就好,我还怕你不满意。毕竟你要是不满意,我做为礼物就算是废了。”

  “礼物?”

  关元白:“上次不是说了吗,我今天是做为礼物过来的。”

  因为是礼物,所以以她最喜欢的颜色出现。

  周梵梵顿时百感交集,又是好笑又是感动。

  而关知意已经在边上拍照片了,嘴里念叨着一定群发给家里人,给大家都看看。

  关元白回头看她:“你不用群发,帮我们拍张照吧。”

  关知意眼睛一眯,立刻说:“你要发朋友圈对吧?!”

  关元白把手机递给了她:“对。”

  关知意难以置信地嘟囔:“我记得不久前某些人还在跟我说染头发非主流……”

  关元白微微一笑:“关小五,快点拍。”

  “……哦。”

  这一头粉发在剧组受到了围观,离开剧组后,去到餐厅也一样瞩目。

  关元白皮肤本就白,这种粉色衬得他肤色更剔透了,有点偶像艺人的样子。

  周梵梵看边上桌的人不停侧眸看,自己也忍不住打量他。

  关元白则是习惯了,头发染了几天了,最近去公司已经被侧目到麻木了。

  “你家里人知道的话,没事吧?”周梵梵问道。

  “你说头发?”

  “嗯……”

  关元白笑了笑:“我染什么头发关他们什么事。”

  几个小时过去,落地帝都,她直接打车往星禾湾去。

  【好甜啊,就因为女友喜欢粉色,就自己头发染粉了】

  周梵梵被他拱得发热,捧住了他的脸:“那就不是梦,我是刚刚到的。”

  锅里正在煮排骨,关元白则背对着她,正在切小青菜。

  【西柚粉金吧,之前有染过类似的】【霸道总裁为爱染发,还是粉色,小说有素材了】

  周梵梵抱住了他,呢喃道:“你说呢,像不像做梦?”

  她才看了几秒,就看见有几个人点赞了。

  简直是粉中霸王。

  “飞机又复飞了呀,我就想早一点回来。”

  “过段时间,你把头发染回来吧。”

  周梵梵轻手轻脚进了门,行李放下后,把冰冷的外套脱在沙发上,往楼上走去。

  过了会,她也下了楼,站在了厨房门口。

  “什么吃的?”

  “怎么了?”关元白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问道。

  她忙的时候他一般都在酒店里用电脑工作,空闲的时候就会去片场走走,和周梵梵、关知意一起吃饭。

  【我靠,我之前在很多应援场合见过周梵梵,她好像是很喜欢粉色,连车都是粉的!】

  周梵梵一阵欣喜,直接拎上行李前往机场。

  周梵梵鼓足了勇气,最终还是说出了口:“我是说,我们去领证吧。”

  周梵梵走上前,一言不发地环住了他的腰。

  “那,那我要简单的一碗面条就可以了。”

  自那天在朋友圈发了他顶着一头粉发和周梵梵合影的照片后,这几天好多人找他,甚至不怎么联系的合作方都来惊讶几句,夸他够“叛逆”。

  ?周梵梵叹了口气:“好吧,那我票退了,你今天就不要等我了,明天见啊。”

  周梵梵本想在杀青宴结束第二天回帝都,但没想到这天突然下了大雪,天气缘故,飞机一再延误。

  房间门推开,灯果然已经熄了……

  周梵梵一脸羡慕:“我奶奶就不让我染……不过你染这个颜色真的好好看啊,我好喜欢这个粉色。”

  “什么不方便?”

  借着外面的光线,她看到关元白侧躺着,粉色的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

  关元白有些不满,可被她软言软语哄两句,很快又陷入了甜腻的怀抱里。

  疑问太多,关知意淡定在评论区回复了一个粉丝:“对,不用怀疑,就是他。”

  好在等待并不白费,飞机延误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通知可以起飞了。

  她想,关元白就是那个人。

  “你告诉我,我可以去机场接你。”

  【据知情人爆料,关元白染粉发是为了给周梵梵庆生,哄她开心的】

  关元白动作顿了顿,说:“怎么进来了,在外面等一会,很快就煮好。”

  “也没什么特别的,你回去就知道了。”

  周梵梵把人拉下来,在唇上亲了一口:“就是怕你大半夜开车来接我,所以才不告诉你。”

  周梵梵觉得自己简直被他这个表情拿捏住了,心动得在震颤。

  周梵梵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里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只是,她突然觉得,她想要这么做,想要跟关元白像现在这样,一直在一起。

  关元白在她脖颈上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带着睡梦中的哑:“做梦呢?”

  关元白转过身来,但因为手上有水渍,没有碰她,只是低眸看着她说:“你这么撒娇,还打不打算吃东西了。”

  周梵梵只好就近去了一家酒店,跟关元白视频通话。

  周梵梵在床上坐了会,心口热腾腾的,忍不住笑了。

  不过想着到帝都也会很晚了,她怕关元白知道她复飞后就来机场接她,就没通知他。

  “行,有的。”

  ?“嗯?”

  【追星追到这份上,我辈楷模……】

  菜还没上来,关元白趁着这点空档,低头把刚才那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睡梦中的人显然还没睡沉,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人的那一刻先是一惊,等分辨出是谁后,伸手就把人拽了下来。

  那天收工早,周梵梵订了一家当地比较有名的餐厅,想带关元白和关知意一起去吃,临去前,正好导演那边有事商量,她便让关知意和关元白先去。

  关元白:“那去楼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周梵梵点点头:“嗯……飞机上没吃。”

  他捏了捏她的软肉,说:“不像…”

  关元白把手机面向她,“炫耀。”

  关元白愣了下,问:“你不喜欢了?”

  关元白眸光微微一颤,“你说什么……”

  这一刻,因为眼前的这个人,选择接纳。

  ?“冰箱里刚买了很多东西,等你回来吃,什么都有。”关元白说着就起了身,“等我一会,我去煮。”

  关元白和粉色的匹配度极力被夸赞的同时,莫名还引起了一阵粉发热,那段时间,好多男生女生还真跑去染了粉头发……

  关元白这次来给周梵梵过生日之后,还在剧组陪了她几天。

  关元白看着周梵梵眼晶晶的眼神,觉得自己这个头发染得是真值了。

  “不是不喜欢,是……可能会不方便。”

  再后来,也不知道是关元白朋友圈的哪位,把他朋友圈那张合影发到了网上。

  (完)

  “啊——”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飞,现在都还没通知的,我感觉晚上都不一定能飞。”关元白在那边安慰她:“没关系,飞不了就明天回来。”

  关元白没说,周梵梵也没有追着问了,反正他人都来了,其他不管是什么礼物,她都会喜欢的。

  【题外话:有人知道是什么粉吗,好好看,我想去染同款……】

  但狗仔们没想到的是,隔天一早这绯闻就被铲了。

  “好……”

  关元白慢慢反应过来了,眉头轻皱:“怎么不告诉我,不是说明天回吗。”

  关元白是真怕她饿着,一身欲望还张扬着,却下楼进了厨房。

  周梵梵凑前看了眼,只见关元白在照片上配文案道:【周小姐说,喜欢这个发色】

  “喜欢就好,对了,还有个生日礼物,不过不方便带,放家里了,等你回去再看。”

  谁知那天有人偷拍关知意,拍到她和一个粉发男子同进一家餐厅吃饭,还很熟稔的样子,当天晚上就爆了出来。

  “嗯,那你早点休息。”

  “啊啊啊好帅啊!哥哥喜欢粉色么!好反转!”

  ——

  后来不止朋友,连网上的人都知道了。

  事情起因是有一天晚上关元白和关知意在外吃饭。

  狗仔们拍得距离很远,看不太清男方,于是一堆网友都在猜测是哪位偶像艺人。毕竟关知意已婚,这种单独和偶像艺人吃饭的行为,肯定会对她的形象大打折扣。

  周梵梵说:“没什么,就是想说……周小姐喜欢你这个发色,但是,更喜欢你。”

  ——

  周梵梵慢慢走了过去,坐在床边,伸手很轻地撮了下他的脸。

  周梵梵嘴角弯了弯,抬眸看他。

  到他家的时候已经凌晨出头了,没有灯光,她猜想,他已经睡了。

  很寻常的一个画面,她却感觉到一种前所归为的归属感。

  “什么东西啊?”

  这世间的感情多变,易逝易散……

  他微微扬了扬眉,阳光正浓烈,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的脸上、头发上,给那抹白皙和淡粉镀上了一层金,他的得意显得格外肆意。

  只要是在关知意的粉圈混过的,都知道她们之前有一个粉头跟爱豆亲哥哥在一起了。而且拿下亲哥哥不说,还直接买了一个ip让爱豆来演。

  “想抱抱。”

  黑粉一瞬间都蔫了,但广大粉丝却激动了,那个粉头男子竟然是关元白?!真的是她们所认识的那个关元白吗!

  但她愿意相信,总有那么一个人的真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周梵梵直接被人卷进了被窝里。

  关元白停住动作,轻笑了声:“饿了?”

  周梵梵看他捣鼓手机,问道:“你干嘛。”

  他的头发原本早该褪色了,因为她说喜欢,他愣是又去补了一遍。

  实际上,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要今天回去。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太久没回去了,想早点见到他。

  周梵梵才不管,直接靠在他的怀里,想了一会后,突然叫他:“关元白。”

  又是一个多月后,《绯火》杀青。

  后续,两人在被窝的温存被肚子的一声叫弄停了。

  她曾不相信的,曾恐惧的,曾漠视的。

  “拍证件照的话会不方便。”周梵梵抬头看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这个发色,和红底背景的不和谐。”

  于是嘴上说着退票,实际上犹豫再三,还是没有退,而是一直等着。

  好像不管从哪里回来,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在原地等着你。

  关知意:“不,是他女朋友喜欢。”

  因为关知意直接发了个回应,十分无语地说,那是我亲哥哥。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07 587023 MjAyMi8xMC8xNi8jIyMxMzQwN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16/13407_587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