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们(你去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书名:春池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咬春饼 更新时间:2022-11-08 21:44:07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余说,妹妹在外面,你可别乱叫。

  妹妹早就知趣地出门看电影了,叫破了天也没事。

  苏余像一艘飘摇的船,握着船柄,随浪上颠下簸。后来,这船柄太坚实,她已没了把控的力气。

  船还没到达港湾,舵手虚有其表,最后,只能由着轮船自己航行。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枕头的四个角又遭了大罪,被苏苏学妹挨个儿咬。后面的人多使劲,苏余的牙齿就多用力。牙齿尖尖的,枕套被咬得抽了棉丝,明天又得换新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颜色,款式,蕾丝花边,毛绒的。她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周学长一心二用,照样用得好好的。

  苏余听不到他的心声,听到了自己的浪花声。

  热烈、肆无忌惮地在夜色里横冲直撞。

  周学长太能折腾了,也太有让人舒服的本事了,可把苏苏学妹弄得惨兮兮哭唧唧,就有点过分了。

  苏余说,你这样的,我一分钱都不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余在他怀里,静静闭眼,直到两人的心跳趋于同频率。

  “周非池。”

  “嗯。”

  “你高中时候,怎么喜欢上我的?”

  “漂亮。”

  苏余啧的一声抬起头,“这么肤浅。”

  “你本来就很漂亮。”周非池说,“但你那时候有徐仄恺。”

  “你真给我写过情书?”苏余说,“回头我找找,看能不能找出来。”

  “没写。”周非池说,“有一次,晚自习散学,在走廊看到你,想把你拉进教室里亲。”

  “小小年纪就想性骚扰。”

  周非池“嗯”了声,“反正在你身上,从没想过遵纪守法。”

  苏余问,“如果那天晚上,我没选你,选了别的男人。”

  周非池说,“不会,你看不上别的人。”

  苏余已经记不得了。

  那晚伤心的原因,好像也是因为徐仄恺。

  颜宓带她寻开心。

  寻不着开心,寻着了周非池。

  第二天,程总那边给了消息。

  这一次的订单,还是给苏余。

  苏余一口一声姐,腻得人发慌。这不是程姐,是她的亲姐,请亲姐赏脸吃个饭。

  程姐说,吃可以,不兴带你那男朋友。

  太像前夫哥,晦气。

  ……

  在深圳的工作结束,苏余回广州。

  她问,你舍得我走吗?

  周非池也问,你走了还来吗?

  苏余说,如果不来呢。

  周非池说,那我就去找你。没关系,我习惯了。为了你,我都能当鸭,一张城际车票的事,能有多难。

  风轻云淡,平平静静。

  周学长真懂怎么抓苏余的心。

  苏余说,你知道我吃软不吃硬。

  周非池有板有眼地纠正,你不吃硬吗?

  苏余要打他。

  举高的手被他握住,拽进怀里。

  周非池的体温和眼神烫着,把她毛躁的心熨得平平整整。

  “你去哪里,我都能找到你。”周非池说,“别记挂我,去做你想做的一切。”

  苏余眼底渐湿。

  灵魂里的零星空洞,被他彻底修好了。

  后来这一年,两人做了很多事。

  9月初的时候,周沁枝通过所有繁冗、磨人的术前检查,推进了手术间。苏余不擅长宽慰人,等在手术室外时,她身上揣着一张银|行卡,她的手始终握紧周非池。

  有意外需要钱,她能补上。

  他需要人陪,她在。

  手术成功后,苏余来照顾周沁枝。妹妹害羞,擦屁屁,擦身体,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呢。苏余双袖一挽,“你哥一大男人,难不成你让他来做啊。”

  妹妹像躺尸,怪尴尬的。

  苏余说,你放松啊,你有的我都有。

  妹妹好感动,说,姐姐,下次你生孩子的时候,我也这么照顾你。

  苏余脸红红的,真是,谢谢你啊。

  秋意渐浓的10月,苏余腾出假期,寻思去海边度度假。但周非池忙,忙着和合伙人做技术项目。很复杂,苏余不懂,但好像挺高级的样子。

  周非池给她解释了很久。

  其实苏余不太感兴趣,她转过头,看着他眉间神采奕奕,意气风发的精神劲,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帅爆了。

  周非池问,是不是听不懂?

  苏余嗯了声,他最爱他自己。

  这个数字,让苏余震惊。

  苏余沉默很久才开口。

  颜宓又告诉了她一个消息。

  但老板娘不是善茬,笑盈盈的,拦在周老板跟前,“要砍价呀,一个个地来吧,你们谁先?”

  忙碌的,平凡的,沉甸甸的日子,他身体力行,将路铺得平整、稳当。苏余来不来,这条路都在这。

  苏余说,我喜欢。

  苏余觉得,这节气和周非池很匹配。

  颜宓欲言又止。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他问。

  他说什么,她都应好。

  “……”

  他牵着苏余的手,以后,我们的家,装修你说了算。

  周非池拿车钥匙,拉卷闸门,“晚上想吃什么?”

  小姐姐小妹妹的,非要再杀杀价,周老板瞧出了她们的故意,但也无可奈何。

  算了算了。

  转过头,就看到周非池靠着柜台沿,咬着烟,要笑不笑地在看她。

  万物藏冬,厚积薄发。

  他拼命忙活的成果,想与心爱的女孩开花结果。

  飘窗很好,有受力点。

  房子是和苏余一起选的。

  苏余挑眉,不服软,不饶人。

  城西傅家的二小姐,豪门联姻,门当户对。

  —————全文完—————

  还记得,这天是立冬节气。

  身体里那些尖锐的铆钉,一颗颗地被周非池拔除。情绪里的怪咖面具,一张张地被周学长揭落。

  老板娘明艳动人,一看就不好惹。

  也是这一天,周非池在深圳开了第三家店。

  苏余打发了这群小迷妹,真是的,但凡周老板的女朋友丑一点,她也不说什么了。

  苏余说,喜欢你赚钱。

  这天,苏余在跟客户开会,搁在桌面的手机震了震。

  卡是周非池绑的,每一笔收入,都让苏余知道。

  深圳之行无疾而终,回去后,徐仄恺就答应了联姻。

  嗯,以后,是我们了。

  她也学会了爱人。

  这让苏余很安心。

  徐仄恺结婚了。

  周非池想的是,你能当我老婆吗,我再努努力,很快就能给你换套大房子了。

  周非池紧张了,你是不是不喜欢?

  苏余有了爱人。

  户型,采光,框架结构,这是理工科的周学长关心的。

  苏余的心,变成了软乎乎的棉花糖,变成夕阳下宁静的海浪,变成初夏傍晚悠悠荡荡的风。

  她说,希望他婚后别发疯,我可不想担个插足婚姻的小三罪名。

  还有件事。

  苏余沉浸在那句“我们的家”里,眼泪叭叭往下掉。

  “火锅。”

  苏余愣了愣,“这么早下班。”

  参观他们刚装修好的新房,颜宓直竖大拇指。只是,主卧那个飘窗可以敲掉,效果不是更好么。苏余躁得慌。她也想敲掉的,但周非池不让。

  徐仄恺又来过一次深圳,在周非池那个出租屋的楼下等了一宿。他不知道的是,彼时的两人,已经乔迁新居,有了真正属于他们的家了。

  农历春节前半月,周非池付了首付款,定了一套靠郊区,但交通还算便利的小户型。

  “扒了我的裙子狠狠修我。”

  第二年夏天,颜宓来深圳办事,和苏余聚了聚。

  颜宓说,突然就结了,徐仄恺不爱傅小姐。

  周学长喜欢一些奇奇怪怪的创意,热衷在后面狠狠爱苏苏学妹。

  “走,带你吃火锅。”

  苏苏学妹在水深火热里,被周学长捏着下巴,看窗外平和宁静的万家灯火。

  去哪里都会提前说,到了目的地也会主动报平安。他在哪,永远有迹可循。

  “差不多了,吃完火锅,天就黑了。”周非池牵着她的手,指腹刮蹭着她细腻微凸的指节,“我就可以和你一起,从河边散步回去,看万家灯火了。”

  趴着躺着架着腿高高的,怎样的造型都能发挥。

  可不是么。

  周老板好说话,八方来客。

  是银行来款的提醒。

  苏余心如明镜,说,他提到我了。

  他还要无辜说一句,你克制着点,淌我一脸。

  苏余倒格外安静。

  怎么不喜欢,喜欢得要命啊。

  周非池笑,喜欢我说的话,还是喜欢说话的人。

  12月,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

  啧,这种变态的小爱好,以前怎么没察觉。

  周非池非常忙,南边城市到处出差。苏余不是黏人的那类,但后来她发觉,不是不黏人,而是周非池给她的体感,非常好。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09 585933 MjAyMi8xMC8xOC8jIyMxMzQw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18/13409_585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