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1 章(我们还有机会。...)

书名:小金枝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公子闻筝 更新时间:2022-11-16 10:38:04

  第二十一章

  经过几日朝堂上朝臣的商讨,明帝最终决定与北狄议和,议和谈判进行了整整五日,最终以北狄归还占领的潼关,退出潼关以北三百里外,赔偿大周白银七百万两,牛羊万匹,提供所有镇守北境受伤以及战死将士的抚恤,并释放关押在北狄所有大周的将士。

  消息传到民间,百姓虽不甘心未将北狄赶尽杀绝,但知道每一个驻守北境的将士将会得到一笔不菲的抚恤后,也渐渐平息了声音。

  为了平息也是为安抚卫琎,明帝下旨册封卫琎武安侯,并封赏黄金良田无数,银子如流水般抬进武安侯府那日,卫琎进宫跪谢皇恩。

  又是三日后,明帝在宫里举办了一次宴会,受邀者文武百官,还有从大理寺狱中移送至鸿胪寺驿馆养伤的呼延颉。

  明鸾端坐在案桌后,看着不远处推杯换盏的北狄使臣,压下心头的恨意低头饮了口酒。

  呼延颉有呼延王为他孤注一掷的本钱,比卫琎大不了几岁的年纪,却已在北境领兵多年,杀敌无数,硬是将本苟延残喘的呼延族壮大成如今兵力强盛的一方小国。

  这样一个有勇有谋,且被呼延人信服跟随的少主,若不能除之而后快,终成隐患。

  明鸾前世并未参加宴会,也并未见过呼延颉,上辈子呼延颉离开都城回北狄那日正是她的及笄之日,她只记得后来自己与谢长珺斗得死去活来,最终兵败如山倒,险些被驱逐回封地前,卫琎从北境连夜回京,用北境二十万将士为她撑腰。

  呼延颉趁此机会举兵来犯,迫使卫琎快马加鞭赶回北境。

  一月后传来卫琎战死沙场的消息。

  与他同死在战场上的还有呼延颉。

  或许是明鸾目光太过刺眼,与身边人低头说话的呼延颉冷不丁抬头,朝明鸾方向望了过来,细细审视后端起酒杯,朗声笑道:“久闻大周人杰地灵,有骁勇善战的将军,还有美丽高贵的公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叫呼延颉,不知公主是陛下哪位掌上明珠?芳龄几何?”

  明鸾放下酒杯冷冷望着他,并不言语。

  呼延颉说话之际,陛下皇后等人便望了过来。

  陛下下手坐着的三皇子笑道:“这是我七皇妹明鸾,如今还未及笄。”

  “原来是七公主,失敬失敬,我父王膝下儿子众多,可惜却没有一位如七公主般美丽的女儿,”呼延颉举杯朝明帝说道:“陛下,既然大周愿与我北狄修好,一些金银财物并不能体现我北狄的诚意,何不联姻结为秦晋之好,从此北狄与大周亲如一家,呼延颉在此向陛下求娶您心爱的七公主为妻,若陛下愿意将公主嫁与我,我呼延颉愿起誓,从此唯大周马首是瞻!”

  此言一出,宴席之上鸦雀无声。

  古往今来和亲之事常有,两国之间若想建立友好亲密和睦的关系,和亲是一种极重要的手段和策略。

  宴席上的将军们纷纷双拳紧握,眼睛通红望着那嚣张跋扈的呼延颉。

  他们参加此次宴会早已是屈辱不堪,当着百官的面竟敢公然求娶公主,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在扇他们的巴掌。

  明鸾重重将酒杯掷在案桌上,冷笑道:“北狄战败,你如今不过是阶下囚而已,有什么资格求娶本公主?”

  呼延颉听闻并不生气,“若公主觉得下嫁本王有损大周威严,本王也可以入赘大周。”

  话音刚落,卫琎桀骜看着曾经的手下败将,讥讽之意掩盖不住,“你也配?”

  皇后沉声道:“呼延王子,今日是陛下为了庆贺大周与北狄议和所举办的宴会,美酒虽香,但也不宜多饮,醉酒伤身。”

  呼延颉不动声色扫视一圈后大笑:“是,醉酒伤身,多谢皇后娘娘提醒,今日高兴,确实是喝多了,酒后胡言,还望陛下皇后见谅。”

  此后再也不提此事,仿佛正如他自己所说,酒后胡言。

  酒过三巡,明鸾回头,座位上却不见卫琎的踪影,她寻了个借口退出大殿,宴席上她多喝了两杯,不常饮酒的人醉得很快,酒劲上来浑身热得很,被殿外凉风一吹,驱散了些醉意。

  明鸾是在大殿后院的后墙上找着的卫琎,他独自一人坐在高墙对月饮酒。

  明鸾让身后跟着的侍女退下,小心翼翼爬上高墙。

  卫琎听到动静回头,“你怎么来了?”

  明鸾坐到他身侧,看着远在天边皎洁的月亮,“你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经常这样,偷偷爬上屋顶看月亮,有时候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误了时间,秋娘领着宫人急得团团转,怎么也找不见我们,现在想想,我们可真坏。”

  提及幼年往事,卫琎低头失笑一声。

  “小时候真好,什么都不懂,什么烦恼都没有,整日想的都是如何逃夫子的课,不像如今……”明鸾偏头看向卫琎,“你知道吗,前几日我做了个梦,我梦见呼延颉回到北狄后撕毁了与大周的契约,没多久,他们再次攻打北境,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是啊,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卫琎,你和呼延颉在战场上打了三年,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卫琎目光阴沉,“他是个剑走偏锋,我行我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今日他在宴会上说呼延一族没有女儿,其实是有的,曾经有过一位骁勇善战的公主为他冲锋陷阵,后来我使计活捉了她,本想用她的性命牵制呼延颉,却没想到……”

  卫琎冷笑一声,仰头灌了口酒,“呼延颉一箭将她射杀在城墙上,一句话也没说,偏偏这样一个射杀亲妹的人,反而振奋了北狄一族将士的士气。”

  “所以你觉得呼延颉会遵守大周与北狄的协议吗?”

  卫琎摇头,“不会,呼延一族扎根于北境以北之地,世代以游牧为生,行事野蛮,毫无礼仪廉耻之说,连射杀亲妹都能鼓舞士气,又怎么会在乎这一纸契约。”

  “你知道,那你为何……”

  卫琎回头直勾勾看着她。

  酒后的卫琎眼底充斥着水汽与血丝,多日积压的怒气随着酒劲跃上心头,他愤懑地问明鸾,又或许是在问自己,“我还有得选吗?”

  “我们还有得选,”明鸾从未听过自己如此冷静的声音,“呼延颉离京之日,我们还有机会。”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11 586580 MjAyMi8xMC8yMC8jIyMxMzQxM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20/13411_586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