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全文完结(婚礼)

书名:在“全员恶人”的综艺里摆烂爆红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竹外疏狂 更新时间:2023-01-11 10:05:4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大早, 商鹿被大乖叼着被子一角弄醒,手心还有些发痒,睁眼就看见同样蹲在大乖身边的迟宴正拿着根不知道从哪找来的羽毛刮她的掌心。

  商鹿拿起一旁的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困得不得了:“给你一分钟时间,给我一个原谅你休息日打扰我睡懒觉的理由。”

  “那你好好休息吧, 我自己去看我妈的男朋友了。”迟宴说着便向外走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商鹿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瞪圆:“那你爸怎么办?”

  “不知道啊。”迟宴的声音听起来倒是轻松, 和商鹿复述着情况:“我爸刚打电话给我说我妈最近不对劲,前天甚至带了个年轻帅气的男生回家, 两个人早出晚归形影不离, 让我回家听他诉苦。本来想喊你一起的,但你要睡觉就算了。”

  “不!我去!我要去!”商鹿立刻掀开被子下了床,踩着拖鞋便匆匆去找要穿的衣服:“给我五分钟,我们一起回去看热闹……啊不是, 我的意思是守卫你的家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其实这已经不是迟父迟母第一次吵架了, 但是这个热闹商鹿还是百看不腻。

  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像是失去了灵魂,一个劲流着眼泪, 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喃喃道:“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妈心里是不是已经没有我了,她会不会和我离婚?我舍不得她,可我不能阻止她选择比我更好的人。”

  迟父说到这里突然看向迟宴, 眼神带着几分迫切追问道:“如果爸爸妈妈不在一起了, 你跟爸爸还是跟妈妈?你是喜欢爸爸多一点,还是喜欢妈妈多一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能笑, 忍住, 绝对不能笑。

  迟父问出这个问题根本也不是真心想要迟宴的回答,下一秒他便继续自言自语起来:“你得跟妈妈, 她十月怀胎生你太辛苦了,你不能不选她。不行,你得跟我,只有你跟着我,你妈才会因为舍不得你而继续和我凑合过!不行……用孩子留住妻子太自私了,我是真的爱她,我应该尊重她,你还是和你妈……”

  “停。”迟宴实在听不下去了,制止了父亲这不断变化的想法,道:“我已经成年了,你们离婚不用管我。”

  商鹿拉了拉迟宴的衣袖,道:“要不然还是安慰一下吧?”

  “不用。”迟宴说着便拉过商鹿的一只手在掌心里把玩着,直接看向父亲:“你说完了吗?什么时候吃午饭?”

  迟父直接拍了沙发:“不孝子!这种时候你还在我这种马上要被妻子抛弃的孤寡老人面前秀恩爱,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

  “吵什么呢?”门口慵懒女声响起,在看见商鹿的那一刻声音又变得欢快:“鹿鹿也来了啊。”

  迟父激动起身,问道:“你怎么又把他带回来了?”

  商鹿和迟宴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从彼此的眼中看见了“八卦”两个大字。

  又把他带回来了?

  看来是那个小白脸又来了!

  商鹿好奇看向门口,却发现迟母身后站着一个用黑布蒙住眼睛的高瘦青年。

  一看就是刚染的浅灰色头发,身上穿着奇怪的黑色袍子,腰上挂着一堆商鹿看不懂的物品,似乎都是和玄学相关的物品。

  可偏偏,他还穿着一双非常昂贵的限量版球鞋,绿色的非常显眼。

  虽然这一身搭配的不伦不类,但是哪怕蒙住眼也能看出来青年模样俊朗……

  等等,这人有点眼熟。

  商鹿试探性喊了一句:“欧易?”

  青年脸上的黑布都没有摘,本能嘴比脑子更快就回了一句:“商鹿老师!”

  一屋子的人陷入沉默。

  青年瞬间摘下那块黑布,意外看向商鹿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他家。”商鹿说着指了指迟宴,又看着欧易那身袍子,问道:“应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而且还成为了迟宴母亲的……小白脸?

  这关系实在有点乱。

  商鹿看向迟宴,欲言又止道:“要不然你还是阻止一下吧?我怕以后看见你叫欧易爸爸。”

  迟宴也同样看她,一副无奈模样耸肩:“那也没办法啊,不过就要委屈你和我一起改口了。”

  商鹿拼命摇头。

  她不要!

  还是欧易真诚感慨道:“真没想到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的老师是迟宴的母亲!迟宴,难道你也懂玄学?”

  商鹿:“?”

  玄学?对哦,欧易全家都很迷信。

  破案了。

  欧易和迟宴的母亲自然没有什么奇怪的关系,呃……其实也挺奇怪的,因为欧易现在是迟母的关门大弟子。

  所以欧易住进迟家,每天跟着迟母早出晚归都是在学习而已。

  在得知自己婚姻没有问题之后,迟父猛松了一口气。

  商鹿则是有些意外看向欧易:“你没有通告吗?”

  “装病,一个月假期。”欧易自信回答,然后看向商鹿,问她:“要不要我给你算一卦?”

  商鹿:“?”

  欧易这才刚学也没几天吧,能算吗?

  但是看着欧易真诚的眼神,商鹿也不好打击他的信心,还是点头答应:“你算吧。”

  欧易拿出了个符纸让商鹿握在手心里,闭上眼伸出手像是做法一般在空中转了转,随即道:“你最近要发生大事。”

  商鹿很配合地顺着他的话问道:“什么大事?”

  “你的情感生活将发生巨大变动。”欧易说着又看向了迟宴,道:“你也伸手,握住它。”

  迟宴照做。

  欧易闭着眼睛念叨了几句他们听不懂的话,然后道:“你有秘密瞒着商鹿!你前段时间……大概三个月之前是不是背着商鹿去了某个地方,那里发生的事情会改变你们接下来的感情状态!

  我有回溯现场的能力,让我来看看……你和好几位美丽的女士谈笑风生,并且还给了她们钱!”

  欧易的这些话听起来实在太离谱了,商鹿原本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但是在看见迟宴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之后,她瞬间意识到了这其中可能真的有问题,便立刻问:“你真瞒着我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迟宴这样说着,又伸手去牵商鹿的手,道:“相信我,先回家吧。”

  当商鹿和迟宴离开的时候,欧易还在他们身后喊道:“商鹿老师!您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说出真相啊!”

  迟母看向欧易,怀疑问道:“你能看得见什么?”

  她之所以愿意收欧易这个徒弟,也只是觉得他有足够虔诚的心,其实很清楚他没什么能力。

  那样的回溯能力需要足够的天赋,就算是真的拥有此项能力的女巫在没有进行任何仪式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她自然知道欧易什么也看不见,却也同样因为儿子异样的反应选择了沉默。

  欧易乐呵呵道:“我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三个月前我路过了一家珠宝店,看见了迟宴买了一枚戒指,结果到现在都没动静,可不得逼他一把?”

  迟母的人生很难得沉默了。

  原来是这种看见,真的用眼睛看。

  而迟父的声音则是十分响亮:“老婆!我们就要当外公外婆啦!”

  迟母:“……”

  不,儿子连钻戒都没拿出来,并没有到这一步好吗?

  *

  另一边。

  一路上,商鹿都故意看着窗外,无论迟宴说什么都完全不搭理他。

  虽然商鹿相信迟宴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可是他有秘密瞒着她,那也不行!

  直到回了家。

  迟宴从房间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递到了商鹿面前,里面装着的是一枚戒指。

  一枚和小米曾经给她做的,看起来一模一样都戒指。

  只是很明显能看出,这枚要昂贵许多。

  商鹿惊呼了一声,手抵在唇上几秒才反应了过来,欣喜问道:“这是特意定做的吗?”

  “是啊。”迟宴将戒指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又拉过商鹿的手想她戴上,道:“看你一直不舍得戴那枚,这个平时也可以戴。”

  “我很喜欢。”商鹿收回手看着自己戴着的戒指,欣赏了半天,还特意拍照想发给小米看,结果一个手滑发进了群里。

  大家几乎都是秒回。

  【林颜颜】:啊啊啊!我是伴娘!你们谁都不许和我抢!

  【叶陆】:?

  【许则】:恭喜恭喜[小狗撒花]

  【蒋菁】:婚礼准备在哪里办呀?

  【宋泽谦】:提前说,不然没空。

  【欧易】:哇哦!@迟宴,迅速!没看错你!真男人!配得上商鹿老师!

  商鹿:“……?”

  等等,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还是说,是她想的太少了?

  迟宴看出了商鹿陷入纠结,道:“没关系,下次我和他们解释。”

  商鹿松了一口气。

  果然,迟宴没有要和她结婚的意思,是他们想多了。

  可是……

  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了,现在都算同居了,迟宴还不和她求婚呢?

  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商鹿是这么想的所以也是这么问的。

  她以一副看渣男看负心汉的神情看着迟宴,迟宴则是有些无奈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我记得你说过不想结婚。”

  所以从很久以前开始,迟宴就做好了一辈子只恋爱的准备。

  商鹿原本的一丝委屈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她好像确实说过这种话。

  那不是之前嘛……

  和迟宴在一起之后,她觉得每一天都很幸福,偶尔路过婚纱店也会看见橱窗里圣洁的婚纱陷入向往。

  商鹿本是盘腿坐在沙发上,此刻起身往迟宴身边又挪近了些,跪在沙发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肩膀。

  迟宴伸出一只手去搂她,关心问道:“跪着干什么?膝盖不疼吗?”

  亲朋好友们鼓掌欢呼着,人群里却有人无声沉默,与这般热闹的氛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商鹿听出来了,这个拍子是欧易在带头,人生第一次参加好友婚礼,他被感动到声音带着哭腔直接喊破音,唱的也很难听。

  在所有人的祝福下,他们交换了戒指。

  商鹿和迟宴原本是拒绝的,直到商鹿看见自己和迟宴的微博评论区。

  *

  她将自己的卑劣与私心袒露,却换来了他心甘情愿成为她的同盟,彻底站在她的身后。

  闻人言本来就爱好摄影,这个重任也就交给了他。

  迟宴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道:“后悔的话也是可以的。”

  因为想结婚。

  ……

  宋泽谦立刻道:“所有人停下手头的事情,分开寻找。”

  蒋菁哭笑不得道:“我觉得不至于。”

  商鹿没有扔捧花,而是拿着它走到了商慕的面前。

  可如今不一样了。

  不过,确实有点意思。

  因为迟母很久以前就给他们准备好了未来十年内每年最适合结婚的日子。

  商鹿笑意盈盈道:“那我就毫不客气都收下啦。”

  商鹿原本有些许动摇的心,又在迟宴这般温柔的话语下渐渐平复了下来。

  “不后悔。”商鹿是这样回答的,她把迟宴的手握的更紧,声音愈发坚定道:“我想和你有一个家。”

  最后,那些拖鞋自然全部都打在了叶陆的身上。

  “让我们一起为新人献上祝福吧!来个婚礼进行曲的合唱吧!”

  迟宴这辈子也没想过,结婚这种事居然会是女友主动提出的。

  迟宴向来如此,他尊重商鹿的一切选择,她在他这里永远有任性的权力。

  她问自己,愿意和迟宴结婚吗?

  【要幸福啊!迟宴你小子要好好照顾我的宝贝!】

  所有人:“!”

  ——全文完。

  其它人也都没好到哪里去,跟着一起边唱边打节拍,最后成功一起被带走调了。

  无论是亲情友情爱情,还是粉丝无条件的爱意,每一朵玫瑰都承载着爱意,每一份爱意都值得永远珍藏。

  这期间。

  不止是商慕。

  当请帖即将发出去的时候,商鹿握住了迟宴的手,另一只手则是放在胸骨处感受着自己的心跳,道:“我有点紧张。”

  商鹿和迟宴也真是奇人。

  主舞台的玫瑰是迟宴亲手制作,而整个游乐园布置下来需要的玫瑰万朵也不止,这些则是由迟宴专门开了个直播进行手工教程,后援会负责统计名单寄送材料,由全国各地商鹿的粉丝们亲手制作从五湖四海邮寄而来,代表着每一个粉丝对于他们婚礼的祝福。

  台下不知道谁起哄了一声——

  婚礼的最后。

  欧易对此骄傲极了,觉得这是老天对于他的“偏爱”,是老天在帮他!

  商慕也来了。

  林颜颜面色严肃:“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准备好了结婚相关的一切事宜。

  商鹿和迟宴的婚礼,因为宣布的突然,当天便直接上了热搜。

  王荣和薛紫珊分别牵着商鹿的两只手,一同陪着她走过红毯,站在了迟宴的面前。

  ……

  欧易接过了林颜颜的话,问道:“商鹿该不会是逃婚了吧?”

  事实证明,大家确实想多了。

  因为每一位收到邀请函前来的宾客,都需要在门口学习完成制作一朵手工玫瑰,作为对新人的祝福方可入场。

  最后的幺蛾子不会出在商鹿身上吧?

  商鹿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台下。

  这是特别的婚礼,也是最好的婚礼。

  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他还真没见过谁家婚礼在游乐园办的啊!

  商鹿收回了视线,替身旁红着眼眶的薛紫珊擦了擦眼泪,又看向了眼前自己的爱人。

  等他们找到商鹿的时候,便看见她穿着婚纱坐在旋转木马上,而迟宴正在给她拍照,闻人言进盯着相机:“轻点轻点!别弄坏了我的宝贝!”

  迟宴低头亲吻着商鹿的脸颊,他说:“从今天起,我和我的一切都只属于你。”

  宋泽谦身着西装走了下来,问道:“商鹿呢?她不在楼上,电话也打不通。”

  闻人言带着一群摄影团队的人到达现场之后揉了揉眼睛,问道:“我在做梦吗?”

  之所以欧易会成为商鹿和迟宴婚礼的伴郎,原因也很简单,他的酒量非常好。

  商鹿将脸埋在他的怀里,许久才小声道:“迟宴,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可以。”

  迟宴伸手将商鹿抱起,调整了两个人之间的姿势,让她可以舒服一点坐在自己的腿上,道:“好了,怎么了,现在可以说了吗?”

  这条路所有人都走得很辛苦,所以大家都要幸福。

  叶陆还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大把一次性拖鞋,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双:“大家都带上!高跟鞋不方便商鹿逃跑!”

  那边闻人言的父亲回答:“以前是,挺早就被迟家买走了,据说重金翻修了里面的主题酒店,你跟着学学啊。”

  商鹿朝着他笑,说:“你也要早点幸福。”

  婚姻,家庭。

  因为迟宴的出现,这两个词不再像曾经那般是她恐惧的根源,反而成为了新的期待。

  他们也请来了那年新年给孩子们发放糖果的魔术师,只是这次他挥手,放飞的是无数白鸽,是幸福的希望与象征。

  这是一座游乐园,也同样是一座新的玫瑰庄园。

  此刻的焦虑不过是面对大事之前正常的生理反应,但除此之外更多的其实还是对于婚礼以及未来的期待。

  *

  虽然欧易本人平时并不爱喝酒,但他却拥有千杯不倒的神奇体质,商鹿和迟宴两边的朋友就没有比他能喝的,最适合来当伴郎挡酒。

  反正来早了,闻人言便把地址发给了自家老父亲,又打电话确认:“这是我们家的吗?”

  是她亲手送去商家的请帖。

  难听就难听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商鹿对于玫瑰过敏,这些玫瑰自然都是假的。

  整个游乐园内户外最适合举办婚礼的地点自然是那天看烟花的城堡前,城堡其实是游乐园的主题酒店,宾客们之后就可以自行进去用餐。

  商鹿:“?”

  商鹿记得自己和迟宴感情真正开始发生变化的那天。

  原本是可爱的动物主题游乐园,今天却布置的浪漫又温馨,游乐园的身价仿佛都瞬间跟着翻了倍。

  无论是突然想要结婚所以筹备起一切,还是已经准备好了又不敢面对,都没有关系。

  婚礼当天。

  林颜颜的脸憋的像个包子:“我依稀记得商鹿以前说过害怕组建家庭。”

  商鹿将花递给了商慕,商慕有些发愣,却还是接过。

  所有人:“……”

  而此刻,整个游乐园内一眼望去都是玫瑰。

  无数媒体找上门来,想要和他们谈合作拿到婚礼的直播权。

  【我的CP结婚啦结婚啦!快乐!】

  闻人言:“……”

  【好想看婚礼现场啊!】

  今年最近的一次是在二十天后,下一次就要再等上足足一年。

  当然,新郎新娘倒不是很在意。

  那天,他也说了这句话。

  蒋菁在背着司仪的台词,叶陆则是在忙着训练大乖把戒指盒叼上台保证这段不出错,许则在门口陪着正在玩耍的小米和软软被迫开启了看娃模式,另一边的欧易和林颜颜已经换好上了伴郎和伴娘的服装。

  但当时的她还因为胆怯不敢承认这份爱,所以选择自欺欺人。

  所有人:“?”

  只要她高兴,做什么都可以。

  直播自然还是不方便的,所以商鹿就和迟宴商量后决定把最后的录像放在网上。

  所以从确定想法之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准备起了一切,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还有五天他们真的就要举行婚礼了。

  “当~当当当~”

  她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了,从此不再是孤零零一人。

  答案是肯定的,否则她也不会主动提及。

  【呜呜呜我的宝贝女儿真的要嫁人了吗】

  婚礼即将正式开始,现场所有人都很忙碌,跟着紧张了起来。

  商鹿摇了摇头,只是看着他。

  此时此刻,大家分工明确。

  【血书蹲一个婚礼现场的直播】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游乐园怎么有点眼熟?好像是他家的。

  大乖咬着戒指盒摇着尾巴上了台,圆满完成了任务。

  她抬起头,更加清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我结婚的人是你,我想试一试。”

  瞎猜什么呢!

  *

  依旧和从前一样。

  那不是钢琴曲吗?怎么唱?

  只有叶陆一个人撕心裂肺吼道:“这是婚礼啊!婚礼!你们清醒一点啊!”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16 591487 MjAyMi8xMC8yNS8jIyMxMzQxNg==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0/25/13416_591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