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 章(同伴。)

书名:喜欢的纸片人又入魔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22-11-03 22:36:09

  岑负雪醒来不久,又虚弱地失去了意识。

  毕竟伤势过重,即便已经吞服了一颗回血丹,也还需要等待身体机能逐渐恢复。

  待他昏迷之后,楚娇依样画葫芦地把另外两颗回血丹也给他塞了进去。

  看了眼那根兽骨,楚娇觉得十分不吉利。

  她从他身上跳下来,叼起地上那根兽骨一直拖到洞口去,目测了下距离,似乎还是容易被他捡回去,小猫又重新叼起来,一直离山洞几十米的距离,才“呸”地一下扔开。

  这样一来……他即便心存死志,也没有作案工具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岑负雪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再度醒过来的时候,依然又瞎又聋,所以也无从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天光是暗还是亮。

  但令他诧异的是,五脏六腑的伤势似乎有所好转。

  昨夜回血丹进入他体内后,强大的求生本能使他身体贪婪迅速地将丹药分解吸收,将药输送到每一处被撕裂的内脏处。

  待到岑负雪醒来,三颗回血丹已经在他体内犹如涓涓溪水汇入大海,无迹可寻。

  因此岑负雪根本无从察觉体内的异样,他只依稀能感觉流逝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地回到体内,虽然缓慢,可的的确确,他已经从鬼门关逃脱了。

  少年呼吸一窒,顿时有些惊喜,赶紧用血痕累累几可见骨的双手支撑着自己,勉强坐了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少年红色的瞳孔深处,复仇的野心和欲望熊熊燃起。

  岑负雪伸出手,没有摸到被自己当做拐杖的兽骨,只能以手朝周围摸去,想要判断自己身在何处。

  地面是干的,虽然潮湿,但无水渍。

  他站起身,摸到了一块山壁,顺着洞壁行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自己昏迷过去之前,已经躲进了山洞吗?岑负雪不能确定,心中疑窦。

  他又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衣裳相较从崖底爬上来时,更加破烂了,袖子也仿佛被什么野兽撕烂了一截。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岑负雪摸摸索索,想找一块干净一点的地方疗伤。

  楚娇出去觅食去了,吃饱喝足,顺便还给小岑叼了只鸡腿回来。

  一进山洞,就见小瞎子绕着洞壁摸来摸去,看起来十分狼狈。她发出一声喵叫,少年也没有任何反应——他听不到。

  楚娇顿时沉默了下,沉痛的心情难以言喻,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到,对于本来就最害怕孤单的岑负雪来说,无疑是最为狠辣的惩罚了。

  原文中没有她炼药来帮助,少年在又瞎又聋的状态下如乞丐一般东躲西藏,惨烈至极,简直不知道是怎么撑过去的。

  楚娇将鸡腿塞回自己的空间,迈着四条小短腿走过去。

  岑负雪正俯身在地上摸索,他找到了一个干燥的平台,欲要掀起衣袍下摆坐下。

  楚娇凑过去,出于猫类动物的本能,她用脑袋蹭了一下他手背。

  然而凑过去的一瞬间,头顶苍白的指骨猛然收缩,瞬间扼住了她的咽喉!

  楚娇瞳孔猛缩,死毫不怀疑下一秒自己脖子就会被少年拧断在这里。

  她骤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昨晚的岑负雪昏迷当中,身体不能动弹,思维也比较缓慢,可现在却是伤势逐渐恢复的清醒状态——自己居然贸贸然去靠近他!

  “喵喵喵喵。”掌心中的动物拼命挣扎,两只腾空的前爪拍打少年的虎口。

  岑负雪一个音节也听不见,但他能够感觉到和昨晚相似的毛茸茸的触觉传了过来。

  他手中的力道逐渐松了下来,歪了歪脑袋,似乎是疑惑为什么昨晚的那只小动物还在这里。

  少年卸力,楚娇掉下来,干呕了一下,惊出一身冷汗。

  岑负雪立在原地,眼前一片漆黑,无法知道那只小动物逃了没有。

  迟疑了下,他蹲下去,以手在地上摸索。

  身体本能地飞机耳,但楚娇判断出这一次少年似乎无意伤害她,于是她蹲在原地没动。

  手指触碰到的是冰冷的地面……那只小兔子似乎逃走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正欲蜷缩回手指,察觉到他神色变化的楚娇毫不犹豫地朝他蹦跳了一步。

  于是少年的手指很快便摸到了她身上柔软的毛发。

  岑负雪用手指在她又薄又软的耳朵上捋了又捋,很快欣喜地确认,还真是昨晚那只。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难道是一夜都没离开吗?还是说离开了又回到了这里?

  岑负雪握住小兔子前爪,将小兔子轻轻地抱了起来,方才他警惕之下差点掐死它,它却居然没有逃走的打算。他松开禁锢的手,它也不跑,而是在他怀里钻了钻,找了个比较舒适的姿势继续趴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然而下一秒,楚娇“呸”地一下,犹如昨晚踹掉那根兽骨一般,恶劣十足地将少年手中的腐肉踹掉了。

  岑负雪手指始终掌控着小兔子,感受着它的动作和行为。

  是硫磺!

  但少年只是一只魔——是一只从出生开始就方圆百里没有动物敢靠近的魔,他短短的十七年内,所见过的动物都少得可怜。

  楚娇吸了吸鼻子,忍不住又往他怀里钻了钻,用脑袋和他掌心贴贴。

  后来进了太初宗,也没人认真教导过他,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怀里的到底是什么物种。

  昨晚也就罢了,大约是他奄奄一息,命悬一线,身上的魔气随着生命力的流失而淡化了许多,但今日他身体好转许多,身上的魔气非常浓郁,它怎么还不仓皇逃走?

  可很快楚娇感觉到不对劲起来——他是不是摸得太仔细了点啊!

  然而岑负雪自小尝遍冷眼,是不敢相信有谁会不为任何目的留在自己身边的,哪怕那只是一只小动物。

  食草动物变成食肉动物也非常常见……甚至对它们来说,魔物比人类更加吸引人,因为即便是魔物的残骸,也会蕴含充沛的灵力。

  少年内心里压抑多年的无言的渴望,在这一刻愈发汹涌,他的注意力彻底落在了怀里的这只小兔子身上。

  他很快想起了这一片距离万妖窟不远,妖类虽然都只会待在窟内不出来,但外面的生物却因为长久地待在万妖窟附近,多多少少会被妖气侵蚀一些。

  楚娇“喵”地一声从他怀里一跃而起,转身冲出山洞,“yue”地一下吐出来。

  楚娇懒洋洋地趴在他膝盖上想。

  凡间镇上有些地方会以硫磺为原材料制造火药,岑负雪之前出任务的时候,一位师兄害怕火药在自己的乾坤囊中爆炸,便强行塞进了岑负雪的乾坤囊,没想到这乾坤囊颇为结实,一直没坏。

  他是闻不到这气味的,但既然小兔子反应很大,说明它嗅觉没坏。

  一股臭鸡蛋味迅速在山洞内弥漫开来。

  这一瞬楚娇正抬头看他,不由得怔住,忽然觉得他比自己更像是兽类,即便再怎么被欺侮,内心充满仇恨,仿佛住在地狱,可得到一点爱就会热切地开心很久。

  小猫毛茸茸的圆脸都要红了起来。

  楚娇:“……”

  察觉到它似乎朝前动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被食欲吸引住了,他触碰到它咽喉的手指顿时收紧,空洞而殷红的眸子染上一丝阴郁。

  岑负雪:“……”

  岑负雪一愣。

  楚娇仰头看向岑负雪,正感到莫名其妙,他在嘟囔什么呢,就见他在他衣襟内的乾坤囊里掏了掏——掏出一包淡黄色的粉末状的东西。

  “是不是鼻子有问题,嗅不到……”

  他垂下头,很认真地开始抚摸这只小兔子,从耳朵尖尖摸到柔软脆弱的脖颈,摸到背部和尾巴,那种专注,仿佛要将它身上的每一个特征都记下来。

  事实上楚娇的四条小短腿的确有些短,可尾巴是长的。

  想要一个伙伴,即便是一只小兔一只小狗也好……

  未来的魔头坦坦荡荡地坐在那里,脸上有几分茫然。

  这附近有一类鸟,以人类的尸体为生,这类动物虽然不是妖、也没有妖的智商,可却有了一些妖类的习性。

  岑负雪抱着小兔子坐下。

  为什么这只兔子这么激动?

  兔子和猫差别这么大,但凡有些常识都不会将她认错。

  居然又一次送上门来?

  岑负雪几乎将她身上每一寸都摸过,想要知道她是公是母,最后修长指尖又探向了她毛茸茸的腹部下方的位置。

  倒也不必如此敏感多疑!

  楚娇待内心翻涌的感觉平息下来,扭头回到山洞,就见少年将他手臂上的腐肉撕了下来。

  ……不是因为嗅觉有问题,也不是因为惦记他作为魔物仅剩的那点修为?

  兽类不懂掩藏,憎恶一向表现得比虚伪的人类更加明显。

  那一处被万妖窟底下的蛇咬伤,早就被啃噬见骨了。

  虽不知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这只小动物为何会靠近自己身边,可少年没什么血色的嘴角却还是扬了起来。

  他觉得她是兔子,那她就当兔子吧,随便了。

  他该不会以为她一直待在他身边,是想等他死了吃他的肉吧!

  小猫尖叫一声,从少年掌心弹跳而起,一蹦三丈高,踩在他脑袋上,愤怒地喵喵叫着跑了。

  这种占有性的抚摸以及对方的顺从,让少年非常的满足,心中的戾气都化解不少。

  虽然不知道这只小兔子会在自己身边停留多久,但岑负雪已经悄悄单方面地把它划做了自己的第一个同伴。

  楚娇:“……”

  他空洞的眼里跳跃着高兴的色彩,明明是瞎子,却给人一种拥有着干净眼神的感觉,那张还挂着血痕满是脏污的脸都有了些许光亮。

  楚娇凑过去,少年摸索着以手指触碰到她毛茸茸的脑袋,随后不动声色地把那块肉递了过去。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23 585486 MjAyMi8xMS8wMi8jIyMxMzQyM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02/13423_585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