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老婆离开?(今枣一口热汤差点呛在喉咙...)

书名:帝国上将是我老婆!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涮脑花儿 更新时间:2022-11-07 21:44:06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辞职以后刚休息两三天,今枣就在上将的鼓励之下,开始了控制自己精神力的练习。

  “这对我来说好像有点难。”今枣努力感受着她自己的精神力,“就像听觉或者嗅觉,根本没办法主动控制……”

  楚漆星主动释放精神力引导她:“我放出一些精神力在你右侧,感受到了吗?”

  今枣的精神力呼啦呼啦包围过去,把楚漆星放出的那点直接笼住,完全包裹在其中。

  偏偏她自己一点都察觉不到:“没有啊,在哪里?”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用心急。”楚漆星说,“慢慢来。”

  她一时半会儿不得要领,其实也很正常。

  在首都星系,大多数小孩四岁就会进行第一次精神力筛查。

  特别有潜力的被送去集中培养,潜力一般的则是正常地进入幼儿园,并且在幼儿园毕业时进行第二次筛查。

  至于精神力操控,则是小学就开始的必修课程。

  当然,这也仅限于首都星系。类似DH星系这种边缘地带,很多人平常都接触不到精神力教育,更别说是今枣这样无父无母的黑户。

  今枣跟着楚漆星练了好几天,都没找到自己的精神力在哪儿。

  不过她也没有觉得这个练习累,反而很是开心。因为有时候能明显看出来自己的精神力不小心冲撞了楚漆星……虽然她自己感觉不到,但是楚漆星会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她。

  往往在这种时候,他的额角已经带了点汗水,冷白色的皮肤都泛着粉。

  总会让今枣不合时宜地想起家乡熟透了的水蜜桃。

  她想试试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超能力”,也想继续看见楚漆星那样的表情,所以每天都练得很认真。

  今枣的人生信条是“不要勉强自己”。

  但凡练习再辛苦一点儿,她可能就会打退堂鼓。

  让她继续坚持这项练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发现她做机甲涂装变轻松了。

  原本要极其集中精力,才能勉强把特殊涂料抹平……自从跟着上将做了精神力练习之后,她做涂装慢慢变得和正常画画一样简单。

  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也逐渐上涨,这两天还慢慢有了发弹幕的观众。

  直到今枣即将把涂装完全做好的这一天,弹幕里已经开始猜她的身份。

  有人说她是机甲外观设计部门的大佬,跑来装萌新。

  也有人说她手法还很稚嫩,明显在探索阶段,肯定是帝国军校生。

  支持后者的更多,随后就有质疑的声音——为什么一个军校生不好好练习开机甲,跑来做什么机甲美化?

  ——因为帝国军校今年新开了这个专业。

  今枣刚开始看到有人这样说还不在意,后来直播间里推断她是今年军校新生的人越来越多,她才上星网搜索了一下这个机甲美化专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听起来像是让部队军人去学美容美发。

  但真的搜了帝国军校的专业课程,今枣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玩笑,而是人家学校机甲科的一个分支。

  军校机甲科的学生,在大一的时候什么都要学一点,到了二年级才开始区分几个大类,三四年级以后才开始往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发展。

  和平年代不需要那么多战斗单兵,后勤和其他部门自然而然就发展起来了。

  这个“机甲美化课”在往年就作为选修存在,只是今年才作为一个可以主修的分支独立出来。

  今枣又搜索了这门课同学以往的作业,被五花八门的结课设计惊得说不出话来。

  ……机甲设计成这个样子,真的还能开吗?

  如果美化以后都不能使用了,那还算什么机甲啊?

  这样都能及格的吗?机甲美化课也太幸福了吧!

  今枣都想去给自己再念一个大学文凭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今枣终于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了自己的精神力“开关”。

  像是手指在触摸到了一团有形的空气,今枣释放精神力,顺着那团空气的轮廓缓缓抚摸……

  “你学会了。”楚漆星笃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今枣抬眼看过去,楚漆星适时递来一瓶已经拧开的水。

  她从楚漆星手里接过,仰头喝了一口,说:“感觉好奇妙。首都星所有的人都会这样操控自己的精神力吗?”

  “大部分是的。”楚漆星严谨地回答,“……但一般情况下不会那样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楚漆星今天穿了身藏青色的短袖,黑色的头发长长了一点,额前碎发略微有些遮眼。他抱胸站得笔挺,露出来的胳膊线条流畅,肤色白得反光,搭在小臂上的手指指尖和关节都泛着好看的粉,手背隐隐透出几根青筋。

  今枣注意到他的拇指在小臂上蹭了蹭,仿佛在摩挲掩盖掉某种感觉。

  “你在学的是逐渐把精神力具象化,还没到实体化那一步,只是为了帮助你感受它的存在。”楚漆星说,“平常使用精神力是不需要具象化的,也不会用来触碰别人……这样是比较冒犯的行为。”

  他言辞恳切又温和,如同正在温柔地教一个小朋友餐桌礼仪。

  今枣顿时明白了:“啊,我用精神力碰你的时候,你也会有感觉,是吗?”

  今枣悄悄打量起这群人,心里暗自判断着,这个势力和楚漆星之间到底是敌是友。

  学习目标是让一个军团的机甲都穿上粉色的新衣服。

  总之,在今枣的不懈努力下,是越来越像好兄弟了。

  今枣舔舔嘴巴,心跳又开始加速。

  今枣随意接了话。

  此时察觉到今枣纠结的情绪,楚漆星不受控制般走到她身边,主动问:“怎么了?”

  他身形纤长,眼睛是偏浅的金色,周身环绕着格外冰冷的精神力,如同某种盘踞的冷血动物。

  今枣才刚吃了两口,便携小屋的大门忽然被人踹开——

  “唉……那应该不收我这样的吧。毕竟我连精神力实体化都还不会呢。”

  其中有个叫【叠叠机甲】的,每天都在她上传的小手工作品下面,疯狂吹一些不堪入目的彩虹屁。

  她和楚漆星一起练习的时间越来越少,自己躲在房间里做手工的时间逐渐变多,论坛账号也慢慢有了粉丝,收获了很多积分打赏,还认识了很多同好网友。

  老婆跑了,她也得吃饭。

  今枣:“……”

  楚漆星:“按照综合排名,是。”

  今枣一口热汤差点呛在喉咙里。

  他走到今枣面前,摘下军帽,银色的长发倾泻而下,对着今枣略微弯了下腰:“您就是今枣吧?请跟我们走一趟。”

  今枣心情低落,把她的午餐端进客厅。

  没想到第二天一觉醒来,就发现楚漆星为数不多的行李全都不见了。

  一个同样穿着军装的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那可以再摸摸你的吗?”今枣努力操控着自己的精神力,小声询问,“刚才我有感觉到它……”

  今枣站在客厅里愣了两秒,忽然闻到一阵香味。

  今枣每次看见都笑得不行。

  楚漆星神情严肃地点点头。

  他最近也越来越忙。

  后面的几天更是进步神速,慢慢已经能够把精神力捏成个各种自己想要的形状。

  她被吸引着走到厨房,发现厨房里还留了一份楚漆星给她做的午饭。

  她点进叠叠机甲的主页看了眼,发现对方是今年帝国军校机甲科的一年级新生。

  最开始,今枣为了练习精神力的时候能集中注意力,恨不得每天敲木鱼让自己清心寡欲,把自己对上将的奇怪欲望都克制下去。

  ……很有理想。

  这几个月的经历已经让她能够平静面对一切意外了,今枣很快把汤咽下去,拿纸擦了擦嘴,看向两排军装猛男空出来的那一条道。

  ……这算是散伙饭吗?

  这么大阵仗。

  可能这几天就要出发,不能再拖了。

  应该是他的私人通讯号。

  她快要溺死在上将的温柔里啦。

  光脑下面压着一张纸,纸条上写了一串数字。

  她甚至想要加入其中。

  她本来以为自己还要和楚漆星继续平静生活半个月。

  今枣:“……”

  一群穿着军装的高大壮汉排着队走进来,分成两列,最后面对面立正站好,把中间一条路空了出来。

  ……他们来抓她,是想报复她救了上将一命,还是想把知道上将秘密的她给抢先灭口?

  就连一开始买给他的光脑,也被留在了客厅里的茶几上。

  今枣给他买的一些衣服,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沙发。

  今枣坐在沙发上翻着光脑时,楚漆星刚好从房间里走出来。

  但楚漆星的精神力已经延伸过来,像一团柔软的云,又像一捧清澈的温水,无声地簇拥着她:“可以。你可以再试试。”

  现在说话也很自然,今枣随口就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还顺带着问了一句:“现在帝国军校是不是整个联邦最好的学校啊?”

  有楚漆星这种级别的精神力引导,今枣学习进度飞快,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种时候就会觉得……其实她是想冒犯一下对方的。

  这天的教学仿佛打通了今枣的任督二脉,她当天晚上就能够用精神力凝聚出一个无形的透明小球,控制着它在房间里飘来飘去。

  后来他们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放松,每天除了一起练习精神力以外,还经常一起吃饭、一起打游戏……

  和今枣约好的一个月时间还没到,但事情已经处理到随时可以回去的那一步。

  她说的话好像有点变态。

  包括但不限于——“看见这个机甲涂装我的幻肢当场石更”、“好性感的机甲好辣好辣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好想进入它,好想好想!让我进入它呃啊啊!!!”……

  “在考虑一件事。”今枣说,“我有点想去上学了……”

  今枣却觉得他这幅样子简直就像是为教学“献身”,一下子笑出声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上将先生……是不是好像我在摸你一样?”

  这几天和楚漆星相处得很愉快。

  楚漆星“嗯”了一声,又说:“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不会觉得冒犯。”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24 585853 MjAyMi8xMS8wMy8jIyMxMzQy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03/13424_585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