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老婆抱抱。(今枣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

书名:帝国上将是我老婆!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涮脑花儿 更新时间:2022-11-14 11:05:06

  楚漆星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属于“好看”的那种人。

  他只能从周围人的反馈,来给自己做一个模糊的定位。

  就像今枣之前问过的那样——在他身边,除了今枣以外,从来没有人说过他好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今枣的目光热烈,楚漆星却越发感到窘迫,他往后躲避,态度诚恳地劝说今枣放弃:“真的不好看。”

  “哪里不好看呢?”今枣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躲,“老婆你倒是列举一下,哪里?”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今枣左手死死拉住他,其实力气并不大,但却让楚漆星避无可避。

  她的右手从楚漆星腰上滑过去,不让他再躲避,追问:“是你的细腰不好看?还是这里?”

  今枣感受到手下温热柔软的触感,心跳疯狂加速,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咄咄逼人的凶悍样子:“是你的胸肌不好看吗老婆?”

  楚漆星冷白的脸彻底被一整片绯红占据了,他连脖子都开始变红,手无助地按住今枣放在自己胸口的那只小手上:“今枣……”

  今枣被他的声音喊得热血奔涌,甚至感觉他不是在阻止,而是在引诱。

  她经过训练的精神力不由自主发散开来,弥漫在四周的空气里,认真探知楚漆星的情绪。

  但凡他的情绪里有一丝一毫真正意义上的抗拒,今枣都会停下现在的动作——她对老婆有欲望也是人之常情,但强迫老婆就太过恶劣了。

  好在楚漆星没有,他最负面的情绪不过是羞耻和难堪。

  这让今枣更加心疼,干脆上前一步用左手揽住楚漆星的腰,右手顺着他弧度好看的胸膛滑上去,指尖蹭了蹭他的肩膀、锁骨和喉结。

  她个头不够高,想要再看清楚一点他的表情就要踮起脚。

  楚漆星怕她站不稳摔倒,只能也托住她的后背。他的手下意识在今枣背后虚握成拳,不敢显露更多的亲昵。

  “老婆。”今枣追问,“你说呀,到底是哪里不好看?”

  楚漆星感觉到她的情绪:“……今枣,别为难我。”

  “你看,让你说出不好看的地方都算是为难了。”今枣松开他,摊了摊手,“就这样你还不承认自己很漂亮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可不是为了看你洗澡在哄骗你啊。”今枣拉着他的手,亲了亲他的手背,“是真的喜欢你,也希望你更喜欢自己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低头看着今枣的发顶,心里的情绪犹如翻江倒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不再逼迫他,最后拍了拍蹲坐在自己脚边的雪豹脑袋,笑吟吟地说:“你去洗澡吧老婆,我不看就是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先是松了口气,后来又在0.05秒的时间内闪出一丝丝的遗憾——

  这情绪转瞬即逝,却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下意识把它压制回去。

  今枣果然没有发现,只是笑着对他挥挥手:“去吧老婆。”

  她笑得好甜。

  好甜又好乖的样子。

  怎么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在某些时刻会有那么强的压迫感?

  她表现出的“喜欢”和“亲昵”好像一团团温暖的云。

  楚漆星感觉被她的情绪包裹,四周都洋溢起甜蜜的感觉。他忽然想起少年时别人对自己某个下属的评价——这人就是被泡在蜜罐里长大的。

  他当时不明白那种感觉,只知道被形容的那个人自信又张扬,丝毫不会因为失败而心生怯意,越挫越勇。

  而他不行,他不能承受任何一次失败。

  所以战战兢兢走到如今。

  直到现在,在今枣的面前,他仿佛忽然领悟了那种感受。

  失败也没关系,觉得疲惫也可以。

  就算他不是一直成功,不是所向披靡,那些温暖的云朵也会环绕着他。

  *

  楚漆星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今枣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给今天的两个老板发她出的改造方案。

  等改造方案通过,今枣能收到一批材料费,还有一笔改造费用的定金。

  首都星的人们出手阔绰,今枣却因为是新人第一单而收费不高。她今天看过房价,要在首都军校旁边租个简单的温馨一居室,每个月需要三万星币。

  她初步定下的改造设计费用是五万,两边各收一半定金,到手五万。

  加上之前楚漆星给她的蓝晶,今枣没存定期、没买基金的那一部分取出来,勉强能凑个押一付三。

  前三个月房租解决了,之后的钱之后再挣。

  但他和今枣也认识一两个月了,按照他无意间了解到的某些下属的情感经历……这么长时间够他们分手再谈上第二个甚至第三个了。

  楚漆星吹完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睡衣纽扣都扣得严严实实,乍一看都看不出是刚洗完澡。

  他靠在单人沙发上,姿态尽可能地放松,却还是身体紧绷,手放在膝盖上,坐得好像一个小学生。

  今枣感觉到他的情绪,想着自己的事情一周内可能都解决不了,于是心很大地劝他别太紧张。

  但他希望自己可以做到,这么说出来,也算是逼自己一把。

  其实有可能来不及。

  她躺在楚漆星身侧,把白嫩的小腿直接搭在楚漆星的腰上。

  她都感觉自己像个霸总一样,拥有一身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面对诱惑仍然在努力处理公司里的事情。

  今枣下意识磨牙,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楚漆星身上。

  “还没有。”楚漆星说,“大约还需要一周……”

  仔细瞧过去,才能发现他刚洗完的脸白里透红,粉嫩得让人想咬一口。

  今枣这回真的笑出声来,她理所当然道:“那我压你好啦,保证不会压坏你。”

  他“敏锐”地察觉到今枣话里的意思,和他理解的可能有所不同。

  这个情况他还是能翻身,只要一翻身就会把她压在身下……

  他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今枣如果要和他分手、如果要收回那些甜蜜的喜欢,让他再回到最初一个人生活时的状态——

  她趁热打铁,在自己仍然还有一点勇气的时候,飞快地用自己的小腿勾住他的大腿,又枕着他的胳膊把他整个搂住。

  反正每次逼着自己去做的事情,最后都能做到。

  “也不用太急啦,你可以慢慢来。”

  楚漆星犹豫地看着她,像是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口。

  现在楚漆星这么紧张,今枣反而放松了一点。

  楚漆星“嗯”了一声。

  她那么小只那么可爱,看起来像某种年幼的小动物。楚漆星都担心自己一个翻身把她压坏了。

  楚漆星浑身一僵。

  楚漆星叹了口气,终于张口道:“……我怕压到你。”

  她当着他的面光明正大露出偷笑的表情,楚漆星视而不见,把目光移到别的地方。

  楚漆星:“……”

  今枣飞快地理解了他的沉默。

  今枣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床边,指了指自己的那张床:“你先躺下,我再上去,你就不会压到我了。”

  楚漆星:“……”是吗?

  今枣做着自己的未来规划,越发感到信心满满。

  楚漆星现在听着今枣一口一个“老婆”就有某种异样的感觉。这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下意识忍耐住,在今枣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今枣自己才紧张呢,否则也不会老婆洗完澡出来她没冲上去亲他,而是在这里看自己的光脑。

  今枣决定鼓励一下这位小学生:“老婆?”

  今枣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喉咙里飞出来了,她满脸通红地飞快操作光脑关了灯,又在黑暗的掩盖下,把手放在了楚漆星的胸口。

  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今枣就差在脸上写“老婆我不会骗你”几个大字了。

  楚漆星:“……还好。”

  这是一张1.5米宽的双人床,不算大,但睡下他们两个可是绰绰有余。

  楚漆星起身,脚步迟疑地走到床边,又走上去躺下。

  “老婆你一定要在沙发上睡觉吗?”她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对楚漆星道,“为什么不到床上来呢?”

  看起来还是有问题的。

  已经重复度过了二十几年的人生,忽然就变得难以忍受起来。

  “哦,在做我自己的个人规划。”今枣顺应他的心意改换了话题,“老婆你呢,你的事情忙完没?”

  “……在做什么?”楚漆星不太自然地移开话题。

  今枣在光脑上确认了两位老板都没有任何意见,收到定金以后就立刻关闭光脑,抬眼看看端坐的楚漆星,好笑道:“老婆,你是不是紧张啊?”

  今枣知道,这是他又害羞了的表现。

  但今枣的目光分明又澄澈无害极了,精神力感知到的情绪也都是温柔甜蜜的,这让楚漆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敏锐错了地方。

  在楚漆星思绪乱飞的时候,今枣已经带着她自己爆炸的心跳,爬上了床。

  楚漆星想到这里时,已经在今枣的床上躺好了。

  他倒不是不愿意和今枣睡一张床——楚漆星也从未有过亲密关系,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进度到底要多快才算正常。

  今枣:“这样呢?”

  “……怎么样。”她的声音贴着楚漆星耳边响起,“这样压住你,是不是就没问题啦。”

  楚漆星:“……”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24 586415 MjAyMi8xMS8wMy8jIyMxMzQyNA==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03/13424_586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