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 11(赶在雨天来见你...)

书名:赶在雨天来见你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时玖远 更新时间:2022-11-09 21:40:35

  简玟的确在故意吓唬蒋裔,因为她无法确定蒋先生是不是在跟她闹着玩。

  周围全是人,可蒋裔偏偏能不着痕迹地掀翻她的心跳,这种刺激的感觉在两人之间你来我往。

  简玟不接他的招了,笑而不语,目光移向射箭场,有几个人在那射弓箭,拉弓的姿势非常专业的样子。

  蒋裔手肘随意地搭在沙发靠背上,她的长发落于肩,就在蒋裔的手边,她一扭头,柔软细滑的发丝搔过他的指缝,他动了下手指,捉住,轻轻绕着。

  她的手很巧,总是能给自己编出各种各样的发型,几乎每次见她都不重样,几股辫纠缠在一起,明明看着蓬松自然,却又好像很复杂的样子。

  有人走了过来,简玟感觉到动静回过头,目光和蒋裔撞了个结实,他没有回避,手指还绕着她一缕发丝,眼神却有些凝滞,里面仿佛藏着另一个世界。

  简玟脸颊微烫,拨过长发嘀咕道:“看来要剪了。”

  蒋裔皱了下眉,手上的雪茄缓缓燃着,氤氲而生的幽蓝烟雾让他更显深邃。

  他对简玟说:“这要放在过去,在男人面前提断发可不是什么好的暗示。”

  简玟被他认真古板的说法弄笑了,她歪着头撩起自己的发根问道:“怎么说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玟当然知道结发的意思,古代男子三妻四妾,只有原配称之为发妻,成亲要行结发礼,那么断发可想而知,不会是好兆头。

  紫檀木桌上雅致的竹编灯散发着柔和的光,烟影绕指,浮光流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玟眼里泛着潋滟,单手拖着下巴,长发落了下来将她的轮廓勾勒得柔美,她笑问他:“蒋先生有发妻吗?”

  蒋裔缓缓抽了口雪茄,良久烟雾才飘散出来,他垂眸看她,目光耐人寻味。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简玟的眼神偏向那盏竹编灯:“你希望我在意吗?”

  简玟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她承认对蒋先生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好感,但这一切的底线在于她不会成为他婚姻以外的调剂品。

  紧接着,她听见他说:“我目前未婚。”

  在得到这个答案后,简玟松了口气,弯着眼角拿起红酒。

  牌桌上的修聿抬起头朝简玟的方向看来,简玟侧过头,他随即对她露出个挑衅的笑。

  简玟收回视线问蒋裔:“你刚才说怎么定输赢来着?”

  蒋裔对她说:“两张叶子牌,一张是桃树,另一张是陶小姐,抽到陶小姐算赢,这叫抽美女牌,他们沿用的是道光年间的玩法。”

  这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纯凭运气,简玟搓了搓手,目光朝修聿瞪了回去,不甘示弱。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蒋裔刚说完,有个男人走了过来,弯腰不知道在蒋裔耳边说了什么,他随即放下雪茄对简玟道:“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简玟点点头,目送他走出了那扇高大的木门,她只能无聊地喝红酒。

  不多久,修聿从牌桌站起身,抬起拇指和食指朝简玟吹了个十分嘹亮的口哨。

  不少人都朝简玟看了过来,她放下酒杯起身自言自语了一句:“还真给他赢了。”

  待到近前,修聿大度地让简玟先抽,简玟也不跟他客气,左右衡量,直接拿起一张叶子牌贴在身前,颇有种考完试不敢查分数的心态。

  对面的修聿不紧不慢地拿起另一张牌,目光一扫便挂上了势在必得的笑容,而后缓缓将牌反转过来,简玟看见牌上是一个古代美女的图案。

  她当下拿起自己的牌,果真是一颗桃树。

  修聿将牌丢开,往牌桌上一坐,本就阴柔的长相,再一笑露出虎牙,孽感纵深。

  他轻飘飘地对简玟说:“可惜了,你的好运气不在身边。”

  修聿一个哨声,两匹马昂着优雅的脖颈朝这里走来,停在简玟面前,眼前高大的马匹让简玟颇为震撼,修聿对她说:“只有一个要求,骑在马上射出十箭,任意靶。”

  修聿无辜地摊摊手,扬起眉梢:“不过玩玩嘛,难道你不想再看见她骑马的样子,你怕是做梦都......”

  马身太高,简玟拽着缰绳试了好几次都踩不到马镫,急得抱怨了一句:“见鬼了,这么高。”

  蒋裔指节骤然收紧,眼底灼着赤红的光扬长而去。

  两匹马在场中跑动起来,带起一片尘土,简玟只有一个感觉,不要命了,这里的人都不要命了。

  简玟爽快道:“说吧,赌注多少?”

  马身后侧挂着箭筒,修聿将弓递给她,简玟刚接过弓又趴下,虽然黑马并没有乱动,但坐在这么高的马身上很没有安全感。

  她想着还有刚才赢来的一枚钻戒,应该能抵不少钱。

  修聿朝箭场的人点了点头,简玟看见那个男人走向箭场里面的一个铁栅栏旁,他不知道按动了什么按钮,铁栅栏徐徐向上升,栅栏后面黑洞洞的,透着股不太寻常的感觉。

  简玟缓了缓,刚准备去摸箭,忽然缰绳一松,黑马仿若遭受惊吓毫无征兆向前跑去,简玟身体瞬间后倾,一股惯性又将她甩了回来,险些落马。

  修聿直接把两匹马的缰绳拴在场边,说道:“它们不会乱跑,只不过马身上略有晃动,你总不会认为站在平地上让你随便射吧?那也太没有难度了。”

  简玟的目光在两匹马之间来回打转,她先是伸手试探了一下棕色的马,棕马很有个性地扭了下头,鼻子里呼哧了一声,把简玟吓了一跳,赶忙收回手,她又去轻轻触碰了一下黑马的身体,黑马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依然威风凛凛地站在原地。

  这看似是个很宽松的要求,然而简玟只在动物园里骑过马,没有任何技术可言。

  修聿刚要扶她上马,简玟直接让开了他的手,利落地说道:“我自己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修聿脸色微变,一个闪身,箭贴着他耳侧飞了过去,身后人群四散开来,修聿拿起地上的弓,翻身就上了另一匹棕马。

  简玟看向那一排靶子,修聿并没有说一共能射多少箭,也没说一定要射中靶心,只要箭射在靶上,那应该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黑马似是有灵性般,缓缓垂下了脖子,简玟顺势握住马鬃拼命一拽踩了上去,高度的落差让简玟刚上马就压下身体有些恐高。

  即使简玟这种不懂马匹的人也能看出这两匹马的血统不一般。

  修聿没再接着说下去,因为他看见蒋裔拿起简玟按在身下的那把弓,从箭筒里抽出一根箭,带着杀气死死盯着他。

  蒋裔和修聿的马术几乎不分伯仲,只是相比起来,蒋裔的实战经验更加丰富,那把弓在他手中成了锐不可挡的利器,带着嗜血的危险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修聿也不着急,站在一边袖手旁观。

  简玟还没将气喘匀,黑马又跑了起来,她绝望地抬起头,正好看见修聿拿弓射他们,她惊叫一声,蒋裔迅速将她护在怀中躲开箭,游刃有余地控制着身下的马匹。

  两匹高大的骏马一黑一棕从铁栅栏后走了出来,皮毛光亮,头细颈高,浑身肌肉发达。

  还没坐稳,第二只箭就射了过来,修聿仰身,眼睁睁看着箭从自己的鼻尖飞过。

  她死命拽住缰绳,大脑一片空白,双手被缰绳磨得火辣,人东倒西歪,身体几度跃离马背,周围的景象全在晃动,她被恐惧扼住了喉咙,一身冷汗。

  简玟眼前发花,呼吸时断时续,灵魂仿佛从身体中颠了出去,黑马渐渐慢了下来,一道残影快速逼近拉住缰绳一跃而上,紧接着她晃得快要虚脱的身体跌入宽阔的胸膛中。

  他先下马,然后去扶简玟,简玟脸色煞白,从马身上下来的时候腿一软,蒋裔环住她的腰将被吓得不轻的她直接打横抱起。

  只听见重重的摔落声,棕色马匹上的人跌落下马,简玟余光闪过,双眼一黑,蒋裔单手拉着缰绳操控着黑马走回场边,英挺的身姿带着所向披靡的威慑力。

  蒋裔收紧手臂将她拢在身前,一转马身面向修聿,向来淡雅如雾的神态此时俨然换了一个人,充满张力的轮廓凌厉冷峻,周身好似燃起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着修聿逼迫而去。

  她被蒋裔压在怀里,呼吸越来越急促,刺激而惊恐的情绪冲破她的血管,周围正在发生的一切越来越不真实。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一会,简玟就听见了一阵“嗒嗒嗒”的声音,似有活物往外走,她的心随着声音悬了起来。

  修聿的马甲已经被射穿了,他坐靠在场边,狼狈地脱下马甲,在蒋裔抱着简玟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不轻不重地开了口:“我和她睡过......”

  谁料修聿身子一让,看向射箭场:“赌钱多没意思,来点好玩的,射箭怎么样?你能中靶十箭,赌注一笔勾销。”

  简玟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此时周围的人群慢慢聚拢过来,修聿抱胸笑道:“来,选一匹,其中一匹是蒋先生的马,但我情愿你选到另一匹,他的马可不会听别人的话。”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30 586033 MjAyMi8xMS8wOS8jIyMxMzQzMA==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09/13430_586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