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9章(倒v结束)(这事儿他还真就追究到底了...)

书名:替嫁后我笑得想死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22-11-23 22:09:07

  宁绥觉得事情哪里有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他把植物人老公的手轻轻放回去,并给他掖了掖被子。

  “我要去学校了,祝你今天做个美梦。”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宁绥拿着手机转身朝浴室那边走,走了两步,心里还是觉得很奇怪,脚步顿住,猛然回头一看,然而,并没有出现什么奇迹,床上的俊美男人纹丝不动,依旧躺平得很安详。

  这副场景再正常不过,可宁绥偏偏总觉得哪里有点不正常。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洗完脸换好衣服出来,宁绥拎着书包本打算下楼,朝着床上的人看了眼,忍不住又冲过去趴到床边。

  他伸出手,放在季郁呈脸上,小心翼翼的抠了抠季郁呈的眼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再英俊的人被抠眼皮也不可能有多美观,季大少爷也一样,宁绥翻出来的是个白眼。

  他抠季郁呈眼睛,季郁呈睫毛颤也不颤。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好好的植物人,怎么可能突然有意识呢?

  估计还是自己晚上睡觉不安分,睡着了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植物人被放进被子里的手微微动了动,五根手指头捏了捏,缓解了一下握了小妻子的手一整宿带来僵硬、酸胀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009道:“电量到了11%诶。”

  009很兴奋,百分之十是个坎,它明显感觉自己的系统功能重新运转了起来。

  非要形容的话,就是那天宿主小妻子的亲亲让它把自己修复了,重新插上了电;之后接连几天的充电,让它逐渐能发挥自己的功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先前这个009能做的也就是给他提供一点儿外界的信息。

  “不是说了吗,我的能力是信息+远程操纵。”009废物了这么久,突然站起来了,迫不及待地向季郁呈炫耀:“宿主,给你看看吧。”

  当植物人的这两年里,季郁呈听过009无数次的吹牛,冷笑一下,不以为然。

  然而下一秒,他脑海里当真出现了一个图像。

  往下延伸的楼梯,透明的雕花扶手,从落地窗洒进来的淡金色的晨曦,紧接着,图像剧烈摇晃,就像是一些摄影作品里的手持镜头一样,旋转了一下,对准了一个人。

  拎着书包正从楼梯上走下去的人。

  季郁呈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刚从卧室出去的他的小妻子……?

  虽然两年前见过一面,但当时季郁呈对宁绥的印象也就仅限于“弟弟的恋人”和“长得不错”这两点。

  而现在毫无疑问宁绥从头到脚都是他的人了。

  他迅速像是标记自己的东西一般席卷过宁绥脸上的每一个部位。

  果然和他想象中的别无二致,黑发,眼睫微垂,鼻梁没有自己的挺拔,但是微翘有点可爱,嘴唇饱满,脸也很小,是又可爱又帅气的长相。

  气质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身形很高挑,但由于眼睛有些圆,显得很幼态,此时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像一块软糯的糯米糍。

  小妻子拎着书包的手非常随意散漫,于是书包也在他小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

  光看长相的话实在很难想象他居然有着那样的性格,对自己贪婪偏执又霸道……还有点病态的占有欲。

  这种反差感简直更可爱了。

  自从小妻子进门以来,季郁呈还是头一次如此清晰地看见他的长相。

  以及……他蹲在玄关换鞋时,衣服下摆捋上去,露出来的一小截腰。

  很细……

  季大少爷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就只有过世奶奶的照片,找不回来,那照片也就永久没了。

  他思索了下,道:“先别急,等一下。”

  “一个穷亲戚罢了,斗不过宁少的。”

  009有点尴尬:“抱歉,电力不稳定。”

  S大多的是有钱有势的学生,其中就包括这两位,他一个小小职员是不敢得罪的,搞不好就被投资了学校教学楼的家长投诉到院里。

  两人一番讨论,觉得这事儿也就这样了,宁绥翻不出什么浪来。

  那两个干事道:“您就别管了,别让他们拿到监控就是了。”

  宁绥把给管家打过电话的手机收起来,推门进去,微笑着问:“现在有时间帮我们翻监控了吗?”

  这意思不还是不肯帮忙吗?

  ……

  这事儿他还真就追究到底了。

  “报警倒也没必要,老师,我不想闹大。”曹诺嗫嚅道:“何况手机用了好几年了,折旧下来可能没达到立案金额。”

  事务处办公室内,那位后勤工作人员对里间的两个学生会干事道:“让他们走了,我说你们,为难两个学生干什么?”

  虽然不知道宁远溟为什么让他们阻止曹诺翻监控,但宁家那么有钱,帮了宁远溟,以后肯定能沾点儿好处。

  点了之后,猛然意识到不对,迅速把手机拿起来,但已经晚了。

  宁绥和曹诺说明来意,男老师皱眉道:“丢了手机?直接报警就行了,自己来查什么?学校的监控是能随便给学生看的么?”

  里间两个干事关上门,其中一个人道:“姓曹的那小子烦死了,一支破手机,三番五次来找监控,再买一个不就得了,真不知道宁少为什么要和这种人过不去,简直自降逼格。”

  男老师懒得理他们,继续低头写自己的报告,语气非常地不耐烦:“不是我不帮忙,而是学校规定监控不能拷走,你们只能在这里看,这里就一张办公桌,你们难不成要占用我的电脑?这样吧,你们明天再来,看看明天的值班人员有没有时间帮你们找。”

  季郁呈:“……”

  宁绥也觉得奇怪,曹诺不过普普通通一个大学生,能有谁故意和他过不去?

  跟着来的还有给学校砸了几栋楼的季氏的一位姓周的助理。

  事务处只有两个值班的后勤老师,挂个闲职,很少会在这里,不过今天是周一,后勤部门要开会,这两个老师应该至少会来一个。

  下午,宁绥带着曹诺进了学思楼,推开事务处的门。

  “说起来宁绥到底为了谁放弃季少,瞎了眼吗……”

  曹诺郁闷道:“算了,我不找了……反正大一买的,也用了三年……我周末看看哪里能打份工……”

  然而两人万万没想到,他们前脚刚这样讨论着,系主任后脚就来了,额头上满是冷汗。

  正当他有点儿害羞地要继续看下去时。

  “调个监控而已,我们自己看,不需要您帮忙找,应该不麻烦吧。”宁绥道。

  “前几天来是一个学生会的干事在这里,也是这么推脱的,说让我和方大诚第二天再来,第二天过来又说第三天,这都好几天了。”

  607寝室,那支用了三年的手机就搁在徐天星桌子上,他正在打游戏,见有人发来好友申请,随手通过了。

  另一个道:“万一宁绥铁了心要帮那小子出头怎么办,季之霖是他男朋友……”

  男老师摇了摇头,只好继续写自己的报告。

  “但听说他和宁家也有点儿关系,不然怎么也姓宁,说是宁家的亲戚。”

  果然,两人推门进去,有一个四十多岁戴眼镜的男老师在那里,埋头处理事情。

  宁绥掏出自己的手机,在自己的列表里找到曹诺的微信账号,把曹诺删了。

  曹诺愣了:“我手机里能有什么信息?”

  “不是说宁绥突然和别人结婚了,早就分手了吗?季少早和他没往来了,又怎么会帮他?”

  宁绥却觉得有点蹊跷,查个监控而已,为什么事务处的人这么不配合?

  除非,又是冲着自己来。

  “一般来说偷了手机会迅速关机,急着出手换钱,但对方却没有把你的手机恢复原厂设置后重新卖掉……”宁绥道:“说明对方很有可能是为了你手机里的信息。”

  “啪”地一下,脑内重新变成了一片漆黑。

  过了大约几分钟,他又向曹诺的微信发出了添加好友申请。

  其实这人老师都算不上,只是个后勤工作人员,但对方稍微有点儿权利,曹诺就怂了,拉着宁绥赶紧离开。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37 587104 MjAyMi8xMS8xNS8jIyMxMzQzN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15/13437_587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