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回到未来(完)...)

书名:替嫁后我笑得想死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23-01-18 22:59:59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人虽然在过去待了五天, 但对于眼前的时间线而言,却只过去了几秒钟, 堪称是一瞬间的事儿。

  季郁呈一睁开眼, 见到宁绥,便酸溜溜地问:“见到十五岁的我了,不会不想回来了吧——”

  然而话还没说完, 他顿了一下,眉梢皱了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因为此时此刻, 两人同时拥有了十五岁的记忆。

  宁绥的脑子里冒出了大段大段的季郁呈带着自己去游乐园玩的记忆,而这段记忆的最后一个场景是季郁呈带自己在度假山庄滑完雪,送自己回学校,他穿了一件黑衬衣,站在校门口,目送自己走进学校。

  由于是瞬间涌进来的记忆,所以就好像上一秒刚经历完似的。

  宁绥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吃了一块糖, 即便是梦里的糖, 醒来后也还是有甜过的滋味。关乎童年的记忆, 也不再灰白和贫穷, 反而多了一段彩虹色。心情因此一瞬间好了起来。

  他在脑海里回想着这些回忆, 忍不住笑了:“什么啊, 你三令五申不准我谈恋爱也就算了,还骗我说你是我哥哥?”

  季郁呈还在发愣, 他忽然抬手摸了摸眼角。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宁绥看着他漂亮发红的眼角, 震惊地问:“你哭了?”

  季郁呈反应过来, 顿时恼羞成怒,耳朵红得要滴血:“这是十五岁的我的情绪, 不是现在的我!”

  宁绥不知道为什么乐不可支,说:“有什么区别?”

  这样看起来,倒果真如001所说,是同一条时间线上发生的事情了。

  换句话说他们十五岁的时候,可能真的发生过这么一段事情,和对方共处过一段时光,只是后来记忆被抹除,忘记了。而在相识相爱以后,来到这个时间点,穿越回了过去。

  季郁呈在脑海里回想着这五天里十五岁的自己和宁绥之间的记忆,穿越之前他还有点儿嫉妒,但现在有了这段记忆后,他倒琢磨出一些甜来。

  寂寥的过去,忽然多了一个人的身影。

  “所以你为什么不主动来找我?”季郁呈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郁呈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小妻子:“那天晚上,十五岁的我知道你还有一天半就要走,气到去别的房间睡了,哭了一晚上,你却一晚上都没来找我,第二天还优哉游哉地在那里炖鸡汤。”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所以现在到了互相指责的环节吗?宁绥吐槽道:“我还没怪你骗我叫你爸爸的事情呢,你好意思先说我?”

  说到这里,宁绥忽然想起来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他飞快地扑到自己的包旁边,掏出自己带过去又带回来的手机。

  他打开相册,疯狂翻了翻,猛然爆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女装照片怎么没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郁呈也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自己拍的十五岁的宁绥的照片也消失了。

  001解释道:“过去时间线的东西没法带过来,不然就乱套了。”

  季郁呈:“?”

  季郁呈有些无奈,但还是配合宁绥,开车去了山上。

  来到少年季郁呈住的房间外的庭院里,宁绥在那棵树下转了一圈,问:“你埋在哪儿了?快点挖出来。”

  宁绥转过身去,对季郁呈一本正经地道:“对了,我打算和你冷战。”

  就是在这里,自己见到少年季郁呈,他拿枪对着自己。当时季郁呈的脸色可冷得很,仿佛随时要送自己下地狱。

  季郁呈:“……”

  说完,宁绥摇了摇季郁呈的胳膊。

  虽然有点遗憾,但宁绥还是喜滋滋地抱着手机道:“幸好我已经用眼睛见过了,我的记性足够好,我想应该能记到七八十岁。”

  宁绥:“噗。”

  季郁呈却不愿意回答,支支吾吾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季郁呈揉了揉额头:“说了让你不要看。”

  ——“二十五岁的季郁呈大傻X,宁绥是我十五岁的季郁呈的老婆。”

  季郁呈见宁绥拿着纸条憋笑,忍不住问:“看了这种蠢事,不会对我滤镜掉光吧?”

  “不会啊,”宁绥说,“我觉得很可爱。”

  季郁呈耳根红了红。这都觉得可爱,老婆对自己不愧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快点。”宁绥围着树嘟嘟囔囔:“你不让我知道,我今晚真的会睡不着,你知道我好奇心一向很重。”

  季郁呈:“……”

  季郁呈拗不过宁绥这副可爱的样子,更何况宁绥还向他撒娇,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色令智昏地主动找到一把铲子,对着自己当时埋下的地点铲了下去。

  可他怎么没想到,既然是一条时间线,十年前的山庄现在还存在,那么埋在十年前的东西,中间十年如果没被人发现,现在也一定可以挖出来。

  季郁呈额角跳了跳:“……”

  宁绥把纸条收起来,朝廊下走去,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他也不知道十五岁的自己怎么会写下这种话,他一直觉得自己十五岁时心性便已经很成熟,可现在看来,十五岁的自己还幼稚得很。

  过去的东西无法通过穿越带回到未来。

  宁绥打开瓶子,倒出里面的纸条:“让我看看你写了什么?”

  季郁呈想起自己写了什么,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一言难尽,他想去抢,但宁绥转了个身,背对着他,飞快地将纸条上的字看完了。

  季郁呈抱臂站在一边,故意道:“不记得了。”

  “够了,不许再去想女装的事情。”季郁呈捂着宁绥的耳朵,把他脑袋晃了晃,试图把他脑子里和自己女装有关的记忆晃出去。

  本以为那瓶子会消失不见,可万万没想到,过了十年,瓶子居然还在地下。

  “对了,你当时把一张纸条放进瓶子里,埋在树下,到底写了什么?”宁绥好奇地问。

  他越这么说,宁绥越是好奇心爆棚,拉着他往外走:“趁着今天周末,你不去公司,现在就开车去挖出来。”

  宁绥见瓶子居然完好无损地跨越了时间,顿时扼腕叹息:“早知道我就把你的照片洗出来塞在瓶子里了!说不定能保存到现在。”

  宁绥:?

  看来他是留下一辈子的黑历史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37 592075 MjAyMi8xMS8xNS8jIyMxMzQzNw==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15/13437_592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