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后知后觉(姜不复有什么好的?...)

书名:我死后师兄黑化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零落成泥 更新时间:2023-01-12 11:46:55

  辰婴发出邀请后就故作不在意地望着闻善, 实际心里忐忑又期待。

  闻善似乎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只羡慕地笑道:“不愧是妖王家庭,家里就是富。我还挺满意自己目前的修炼进度, 慢慢来不着急。”

  辰婴顿时垂下眼失望地应了一声,要是闻善答应的话,他现在就带她回去, 那个假魔主的事以后再说好了。

  闻善立即转开了话题:“你说要揭穿那魔域之主的真面目, 是打算直接打吗?我看他似乎有不少拥趸, 在你打到他面前之前只怕会损耗不少。”

  辰婴闻言烦恼道:“确实, 听到他打出这名号就赶来的蠢货太多了, 甚至还有金丹,这些妖是没长脑子吗?”

  闻善心想, 你倒是有脸去说别人呢。

  她说:“鬼咒是很多人的偶像, 还有些妖始终相信鬼咒没死,这个魔域之主能吸引到别人的追随并不奇怪。你父王是什么反应?他不好奇吗?”

  辰婴道:“哦, 我父王闭关了,但我相信他绝不会信!”

  闻善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子竟然又一次偷跑出来!果真是记吃不记打啊!

  “……如果我是你父王,上回把你带回去我就该狠狠揍你一顿。”

  辰婴小声嘀咕:“你怎么知道我父王就没打……”

  闻善恨铁不成钢地说:“打了你也没吸取教训吗?你上次就差点死在外头, 这次竟然还敢背着你父王跑出来,你父王在闭关都不知道你又在作死, 你这次要是出事都没人能救你!”

  明明是被闻善骂,但辰婴非但不生气,心底反而冒出甜意,闻善这是在担心他才会骂他。

  他保证道:“你放心吧, 我这次带足了保命的法宝,死不了的!”

  闻善心里一叹, 二代就是不一样,法宝足自信足,哪怕曾经“死”过,也不会心生惧意,照旧能无畏地面对未知。

  “……行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待着。”她也不再纠结此事。反正她已将他劝离魔域之主的据点,至少不会一个照面就被杀掉了。

  二人最终寻了个高处,可以远远地看到据点的大致情况。辰婴拿出鎏金塔,将二人罩进去,遮掩住二人的身形和气息。

  二人各自打坐。辰婴却好一会儿都没集中注意力,最终还是忍不住偷偷去看闻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面前的闻善,样子似乎跟以前有些不同,不是岁数大了长开的那种不同,反而看起来年轻了些许!而且,仔细查探还能发觉她身上的怪异感。

  他曾跟闻善一起半年,早对她熟悉,而且修士记性好,他不觉得自己会记错。不但是容貌,连神魂感觉都变了不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闻善正好好打坐着,忽然察觉到一阵杀意,睁眼一看,辰婴近在咫尺,他手中捏着一柄匕首,正横在她脖颈间,此刻他面上的表情很是凶狠。

  “你把闻善怎么了……不是,你把之前的闻善怎么了!”他又惊又怒地质问道。从前闻善的怪异并没有瞒他,她的修炼入门还是他教的呢,所以他一直猜测她也是夺舍的,因此如今察觉到异常,他以为跟他熟悉的那个闻善没了,眼前之人很可能是拥有“闻善”记忆的另一个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辰婴怒道:“少废话!你的神魂和修为都不对,样子也不太对……你不是闻善,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闻善!你肯定是看过她的记忆,拿那些记忆来骗我!”

  闻善:“……”怎么说呢,他的反射弧着实有点长了,刚相认的时候没发现不对,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闻善本来是觉得没必要提及她死而复生的事,但这会儿他都怀疑了,只能简单说说。

  她捏着匕首往外挪了挪道:“我修为远差于你,不用这样我也跑不了。”

  辰婴想说怎么没好处,他是妖王之子,骗了他她要什么有什么。但想到刚才她还拒绝了跟他回去做客,也根本不要他的东西,他就说不出口了。

  至于她说的复生成了另一个人,他倒很快接受了,他本来就觉得她是夺舍的,那换一个人不是很正常吗?

  辰婴死死盯着闻善,但还是随着她的动作稍稍挪远了些。说话语气和神态都是一样的,但神魂确实对不上……

  闻善忍不住顺着辰婴的话思索这个问题。所有人都能说出他好些优点,长得好看,天赋高又勤奋,正直有责任心……而在闻善眼中,他的优点更多。

  闻善白他一眼:“我骗你有好处?”

  “我还是你认识的闻善,这点你可以放心。”闻善平静地说,“只不过,十二年前我死了。再醒来就是十二年后,我复生了,就是这具身体。”

  闻善笑出声来,随后又敛了笑道:“事情比较复杂,不是师兄的错。”

  闻善道:“本来我觉得没必要说,既然你发现了,那我只能跟你说实话了。”

  辰婴被闻善说得脸红,一是他太后知后觉了,二是他好不容易才察觉到异常竟然还弄错了……太丢人了。

  闻善笑了笑:“我知道,谢谢你。只是……十二年前我以为我不会再回到这个世界,十二年后我又重回太清门,只是为师兄而来。”

  “我……本来就没怀疑,我只是担心而已!”辰婴为自己找补。他自己知道,刚才其实不只是担心,还有惧怕。闻善好好在太清门待着,哪怕见不着面也是好的,可她要是没了……光想想这个可能他都难受。

  “我明明是怕你又死了!”辰婴辩解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辰婴不赞同道:“你死了,那就是他的错。要是我,根本就不会让你死!”

  他没有被旁人赋予他的身份控制,即便曾有过迷茫,他依然成功走出来了,不再为旁人的期望停留。他爱她护她,即便认为是被她欺骗,依然想要她活着,与此同时,他也不逃避自己的罪责,他想让她活,他也愿意事后认罚……

  他最后怒气冲冲地说:“我就知道人修狡诈,没一句真话……”

  闻善道:“你这么积极要我去你家,我会怀疑你这是不安好心啊。”

  闻善不想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她只是调侃道:“这么容易就相信我还是原来的我了?我还以为我得拿出更多证据。”

  辰婴连忙收好匕首,整个人放松下来,似乎心有余悸:“你还是你就好……可真是吓死我了。不对!你十二年前怎么会死的?那个姓姜的不是说会保护好你的吗?怎么还让你死了!”

  他背过身,小声道:“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对他如此念念不忘。”

  辰婴听得心里咯噔一声,甚至有点不想再听下去了,难道他认识的闻善真的没了……

  辰婴稍微有些心虚,他确实是有些小心思来着……但那也不是坏心啊!

  辰婴刹那间蔫了,望着闻善的双眼就好像是被抛弃的宠物般可怜兮兮的,令她不忍再说出更直白的话。

  再一想,没发现她神魂不对之前他就没觉得她有异样,可见是他想多了,她确实还是闻善。

  如果他确实正在做错事,那她一定会阻止他。

  他正直却不死板迂腐,有温度也有原则,她喜欢这样的姜不复,不希望他滑向另一个极端。

  他忽然凑近闻善,旧话重提:“你不然还是跟我回我家吧。你再待在太清门,万一再死一次怎么办?你能复生一次,还能复生两次?我父王你也见过的,他很喜欢你,你在我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随便你做什么,不会有人敢对你不好的!”

  辰婴心中大起大落,迟疑地问:“真的?你真的还是闻善?”

  对上闻善的视线,他连忙改口:“你除外!”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13439 591575 MjAyMi8xMS8xNy8jIyMxMzQzOQ== https://m.clewxc.com/book/202211/17/13439_591575.html